廣告

微信过渡疫情敏感词 海外华人被屏蔽

1 min read
大陆社群平台微信(WeChat)。(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20年03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施虐全球之际,中共对国内信息封锁变本加厉,海外微信用户发现贴发给国内亲朋好友的信息,这边显示已贴出,但国内用户却看不到,收不到。无形中,海外华人成了微信群中的“隐形人”。

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当局隐瞒数周,压制提前预警的医生言论、打压记者实情报导、阻碍科学研究,关闭第一个公开发布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的上海实验室等等举动,导致瘟疫在两个月内扩散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各国公共卫生和经济遭受严重损失。

其中,法国巴黎也成为重灾区,全国限制出行。居住巴黎的德龙被限制在家期间,有时间和朋友们打电话聊天,了解到一些朋友们被中共封网和限制打电话的情况。

近日,德龙投稿明慧网表示,原以为国内警察只是监视他们认定的“敏感”人物而已,这次因武汉爆发中共病毒后,才发现,中共在网络上监视的范围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像。

莫名奇妙成“隐形人”
德龙揭示,她先生的微信里有个大学同学群,“同学之间只是转贴了几个所谓的敏感帖,就被查封关闭了两次。于是同学们之间开始紧张了,为了保持彼此能有聊天的机会,只好自发的开始“自律”,互相嘱咐不要谈敏感话题。”

“可是敏感话题太多了,甚至某些敏感的词句都可能引起网络警察的注意导致被封。”

其中,徐同学就是一个例子。

德龙讲述:“这位徐同学莫名奇妙的成了群里的“隐形人”,只因她在群里问了一下“武汉的死亡人数是不是少了点?”网络警察就把她在这个同学群里对国内的话语权给封了。”

“被封后的结果是群里居住在国外的同学可以看到她发出来的信息,国内的同学却看不到了。”

这样的话,国内的同学浏览平台时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他们只能看到国外的其他同学在自说自话般的点赞或评论什么,忍不住就问:“你们在和谁说话呢?还如此热火朝天?”

国外的同学问:“难道徐同学的帖子你们看不到了吗?”徐同学这时才发现自己被封了,只能和群里国外的同学互动,在国内的同学眼里自己就成了“隐形人”。

大陆移民王女士与武汉亲属在微信上的对话,显示微信屏蔽信息(屏幕截图)

此外,居住在加拿大的大陆移民王女士在给国内朋友发有关中共病毒相关信息时,也经历过被“隐形人”的遭遇。

2月中旬,王女士通过微信给一位在武汉的亲属发了一段小视频。 视频内容是美国病毒学家詹姆斯·里昂斯·韦勒(James Lyons-Weiler)博士对中国研究员发表在美国科学杂志网站(sciencemage) 关于武汉肺炎暴发相关病毒基因组序列的分析。

韦勒博士发现, 一个不应该存在病毒里的奇怪元素,“这是一种矢量技术,能将新的基因插入病毒和细菌中,这种技术叫“p- Shuttle SN Vector”。“这很不寻常”韦勒说,他能确定这个特别的病毒“来自于实验室 ” “它不可能存在任何地方的野外动物体内。”

王女士的微信截图屏幕显示,视频确实是发过去了,但对方说没有收到。为此,王女士又发了一次视频,然后问对方看到没有? 但对方还是回答:“没有,看不到,完全收不到。”

账号被封 安全局找谈话
中共信息封锁除了直接屏蔽海外用户发送的信息以外,还对用户的账号进行封号。

德龙出国前在国内有位男同事,现居住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同事的微信上有一个二十几人的亲朋好友群,七姑八姨,侄子外甥好不热闹。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他在这个亲友平台发了一则网上调侃中共的“武松打狗”的贴子后,微信账号很快被封了。

德龙说,“这位同事刚开始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通过电话询问国内的亲戚,才知道是因为“不该发”这样的贴子(特别针对国外人群),只好再建个账号,从新再加亲友,可是很多历史记录就都丢失了,他气愤不已,特地找我诉苦。”

德龙的另一位高中同学现住在美国,疫情发生后,这位高中同学给中国内蒙包头市的家人打电话,闲聊中谈到了国外有人质疑武汉病毒研究所有泄露病毒的可能。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了国内哥哥的电话,告诉他昨天安全局的人找他谈话了,让他告诉国外的亲戚以后在电话里不要乱讲话。他嘱咐弟弟以后只谈亲情就好了。

中共审查网路言论已行之有年。美国“Slate”网络杂志曾报导说,当你在微信上发出一条短信,它会通过由腾讯托管的中央服务器。这些服务器大多在中国境内,通常在上海的数据中心。

“Slate”文章分析,微信带来的第一个担忧是,中共审查特定话题和关键词的要求扩张到国境之外。第二是,中国境外用户的通信被监控和记录,并在未来被用来对付他们。第三是,微信可以激活手机麦克风和摄像头、追踪用户的位置、访问用户地址簿和相册,以及复制数据到其服务器。这类功能是所谓RAT远程访问木马攻击的无敌模式。

《国家邮报》去年12月报导,加拿大《大中报》社长贾宁杨通过在微信上贴该报文章来增加读者量,微信在11月开始限制他对该平台的使用,阻止他访问自己的账户,并发信息说,贾被举报“多次违规”。

不止于此,贾宁杨在该平台上发的帖子,在中国的用户看不到;他在微信朋友圈张贴的文章和其它帖子,在加拿大和美国的用户也看不到。

多伦多大学的知名互联网监察机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在2016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微信的关键字过滤及其它一些审查方式,是用来针对拥有中国手机号码的用户,一般不针对国际手机号码的用户。

《国家邮报》的报导说,这一切似乎正在改变。

《遭审查的传染病》的报告

中国的微信用户收不到美国的微信用户发出的帖子,因为里面含有敏感词“冠状病毒”与“美国疾控中心”。(公民实验室提供)

2020年,3月3日,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又发表另一篇题为《遭审查的传染病》的报告。内容说,早在去年12月,中共官员承认疫情严重的前几周,微信就开始过滤有关中共肺炎病毒的帖子。

公民实验室的研究员花几个月时间,用中国大陆、加拿大及美国的手机号做实验,找到微信过滤数百个关键词的证据,以阻止网民批评中共政权。

这份报告称, 微信过滤了“很多”与冠状病毒有关的帖子,并在今年2月扩大过滤范围。

1月1日~31日间,微信过滤了含有132个关键字组合的帖子;2月1日~15日间,微信过滤了含有384个关键字组合的帖子。

被过滤的内容包括对政府的批评,所谓的疫情谣言和猜测等帖子。

例如,美国的微信用户向中国的微信用户发送一个帖子:“美国疾控中心称,勤洗手比戴口罩更能有效防止冠状病毒的蔓延。”中国的微信用户收不到这个帖子,因为它包含微信过滤的关键词组合“美国疾控中心+冠状病毒”。

这份公民实验室的报告补充称,中共的审查制度是民间“自律”,公司必须对其平台上的言论内容负责。

真相是什么? 国人有知情权 也有问责权
微信是全球第4大社群媒体平台,每月活跃用户有8.06亿人,除了能通讯聊天,还提供支付、叫车与其他服务,政府部门通常通过该应用程式发布官方声明,可说是中国人不可或缺的通讯软件。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向BBC表示,中共变本加厉的审查制,“展现了中共政府对超出官方论述的讨论有多么紧张,这控制了社会并剥夺公民获取信息及言论自由的权力。”

德龙也在他的文章最后表示:“我为中国人不平,为我在国内的亲人们心痛——我们彼此可以通话却不能畅所欲言。2002年,人类科技已经在关注外太空了,可是我的亲人们却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模式里。”

“疫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国人有知情权,也有问责权,但事实上连讨论的权限都被剥夺了。悲哀啊。”

责任编辑:叶梓明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3/27/n11981644.htm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