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实验室是病毒源头?美媒揭中共炮制谎言

1 min read
美国专家公布在扫描式电子显微镜上观察到的新型冠状病毒影像,病毒上黄色,细胞表面上蓝色和粉红色。(NIAID flickr; NIAID-RML, CC BY 2.0)

【大纪元2020年05月09日讯】在美国领军全球要求对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彻查的同时,中共官媒再次炮制“美军实验室是病毒源头”的文章,沿袭此前《人民日报》“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一文。美国之音采访了前美国防部助理部长等专家,澄清了被歪曲的事实,并直指中共官媒在炮制谎言。

中共官媒声称“美军病毒研究所泄露引疫情爆发”

5月7日,中共官方的《中国日报》炮制题为“美军生物实验室疑点重重,美国欠世界明确解释”的文章。

文章提出三个所谓的问题:第一、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突然关闭到底出于什么原因?第二、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为何事故频出?第三、美国在全球范围建立了多少用途不明的生物实验室?

这篇文章其实是重复了《人民日报》5月1日发出的题为“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的部分问题。

文章声称,“在美国,有人认为有多个证据表明,德特里克堡去年8月紧急关闭的原因非常蹊跷,认为那里可能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源头,并在美国造成了秋冬季节流感大流行,之后病毒通过参加武汉军人运动会的美国军人运动员传到中国,病毒发生变异后再次爆发。请专家解答。”

不过,在英文版的《人民日报》网站上,并没有提美国军人在武汉“投毒”的事情。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弗里德里克县,是一家能够处理埃博拉等危险传染病的4级生物安全实验室。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为何关闭?

对于该实验室为何关闭?美国之音报导说,这个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实验室去年被关闭,是因为“德特里克堡的蒸汽消毒工厂出现了故障”,并没有“足够完善的系统对其最高安全等级实验室的废水进行净化”,因而未能通过美国联邦疾控中心的安全检查。

今年3月27日,美国联邦疾控中心已经批准德特里克堡基地的三级和四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全面恢复传染病毒的研究。实验室一个月前从联邦疾控中心拿到了第一批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样品,已开始进行病毒的基因序列排序。

值得指出的事实是,德特里克堡是去年7月被关闭,而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弗里德里克县第一起确诊病例是在今年3月16日发现的。

《人民日报》的文章还声称,“美军欲重启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研究基地,那里很多居民得到消息后,开始外逃。”

但是美国之音记者查询的结果显示,并没有任何有关德特里克堡重启后,当地居民逃离的报导,虽然当地居民有对实验室重启表示不满。

前美国防部助理部长:美军撒毒没有动机

至于美军撒播病毒?美国智库“战略风险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安德鲁·韦伯(Andrew Weber)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认为,中共提出美军德特里克堡的事故就是为了转移责任。美军撒播病毒没有动机。

韦伯曾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防部助理部长,负责核、化学和生物防御项目。

他说,“这种病毒是由美国客人以某种方式带进(中国)去的想法,是令人发指的。我没有看到丝毫这样的证据。这本质上是一种犯罪,当我们在调查犯罪时,您需要动机。”

“美军提供这种病毒并将这种疾病传播到世界各地的动机是什么?尤其是因为没有治愈方法,疾病正在广泛传播,而美国遭受的苦难最大。”

美国去年为何进行传染病演习?

2019年1月至8月,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发起组织了一场代号为“赤色传染”(Crimson Contagion)的推演,演习以中国最早出现病毒为模拟情景,目的是为了测试联邦政府和12个州政府面对流感大流行的应对能力。

《人民日报》的文章问,这是不是只是巧合?暗示可能是美国研制了病毒。

“不,不是巧合。根据我们的对萨斯、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和流感的认知,我认为进行这样的演习非常重要。”韦伯说。

他告诉美国之音:“这是科学家们一直以来警告我们的,特别是来自中国和其它地方的病毒疫情可以蔓延到全球。不幸的是,我们的准备不足,我们应该对这样的大流行病进行更多的投资。”

病毒作为生物武器?专家:存在问题

不过,中共官媒仍然热衷于“起底”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所谓“黑暗历史”。

韦伯在战略风险理事会的两位同事娜塔莎·巴吉马(Natasha Bajema)和克里斯汀·帕萨墨(Christine Parthemore)在“防御第一”(Defense One)网站发表文章认为,德特里克堡美军生物防御项目建立在原来的美军生物武器项目的原址上,确实给俄罗斯、中国和伊朗撒播不实消息带来了方便。

巴吉马专注研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帕萨墨为美国国防部负责核、化学和生物防御武器项目的助理部长的高级顾问。

两人认为,对任何国家来说,有关中共病毒是生物武器的任何阴谋论都存在明显错误。

“对任何国家来说,掀起使世界经济瘫痪,并导致数百万人丧生的全球性大流行是一个真正可怕的战略。即使生物武器对某些国家具有吸引力,这种高度可传播且几乎不可能控制的病毒,也是最不理想的选择。”

生物武器缺乏军事用途 早已放弃

两人说,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研发了生物武器,但因为可能在战场上引发的问题而从未使用过。美国担心一旦传染性疾病被释放,就无法控制并可能适得其反。

也是因为上述的原因,对生物武器缺乏军事用途的认知,促使尼克松总统在1969年放弃了生物武器,致力于销毁美国库存,并签署了《生物武器公约》(BWC)。

在尝试了生物武器计划三十年之后,中国也于1984年加入了《生物武器公约》。

防止全球大流行病 美国海外建生物实验室

《人民日报》第十个追问是有关美国海外建生物实验室,“美国建立的这些生物实验室到底在进行什么研究?美国为何对这些生物实验室的功能、用途、安全系数等三缄其口?”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负责监督美国生物防御项目的韦伯告诉美国之音,美国在这些国家帮助建立这些海外公共健康实验室,就是为了防止大流行病的发生。

“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对此‘三缄其口’。这是公开的研究,是在杂志上公开发表科学研究报告,并得到同行审议的。

“美国国防部资助的海外实验室里没有任何秘密。全部都与公共健康和全球卫生有关。我们的研究人员到那些大流行病可能对其人口造成高风险的国家进行研究非常重要。我们需要把人员派向那里,我们需要了解疫情并为他们研发疫苗。”

生化实验室泄露还是有可能的

全球大约有40家类似武汉病毒所级别的P4实验室,其中美国有大约13家。

韦伯认为,虽然这些实验室设施对人类了解病毒的威胁、研发诊断试剂、疫苗非常重要,对全球健康也非常必要,但是,其从事的高风险研究也确实会对公众健康形成威胁。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生物防御系教授格利高里·柯伯伦兹(Gregory Koblentz)认为,实验室对公众健康构成的风险来自于实验室的事故。

鉴于中共病毒在拥有两家病毒所的武汉爆发,柯伯伦兹认为,对这样的两家病毒所进行调查还是有必要的。

他说:“这两家病毒所,其中一家还是生物安全级别最高的4级,而且以前他们也从事冠状病毒的研究。”

“这就令人不得不联想到有这么一种可能。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在一个拥有曾经研究冠状病毒的P4实验室的城市首次爆发,是可能还是巧合?需要进行调查,才能更好地了解病毒的起源问题。”

责任编辑:孙芸#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5/8/n12094005.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