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抗争未休 港人因人性走出来 “共党将流氓手段带来香港 港警大陆化了”

1 min read
5月10日香港各大商场都有市民响应号召“全港和你Sing”继续抗争。(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0年05月1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张晓慧采访报导)香港市民从去年6月开始一直在抗争,去年底爆发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加上“限聚令”,抗争活动从1月初停顿至今。原订5月10日下午举行的“母亲节九龙大游行”,遭警方以“限聚令”为理由反对。不过,香港人抗争的心没有冷却下来,10日再走出来以“全港和你Sing”的方式继续抗争,尖沙咀13岁小记者被捕后获释,旺角有议员及逾百市民被拘。

连登5月9日贴文“行动Post”,呼吁市民到全香港多个商场发动“全港和你Sing-抗争前奏曲”,指出即使原定的游行被取消,都可以给大家一个机会出来抗争,做好准备。活动地区全港都有,找各自住家的附近就最好。

贴文说:“背景不多讲了,好明白昨日(8日)大家都好愤怒,好需要发泄出无力感,但无奈港共政府藉武汉肺炎,以599G借故打压示威活动,令我们没办法游行以表愤怒。”

5月8日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的特别会议爆发混乱,人民力量陈志全议员被工联会郭伟强议员从后扯其衣领向后拖行数米,并掷落地下。另,民主党尹兆坚议员称被民建联黄定光议员及亲共何君尧议员袭击,令他心口几处瘀伤。两人均需送院治疗。

因应疫情,两条保持社交距离措施规例,分别为规管饮食业业务和其它处所的香港法例第599F章,以及禁止群组聚集的香港法例第599G章,将延长14天,至5月21日。

连登的贴文建议市民母亲节前往尖沙咀行街,引起警方的大反应,下午2时起,大批防暴警察在尖沙咀各处巡逻,并截查行人,多名市民被搜身。广东道有不少警车和大量警察。

在天星码头,警方拉起封锁线,不断警告在场人士尽快离开,否则会根据599G《预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组聚集)规例》发出告票,以及使用武力驱散。

市民揶揄警察 高呼毒犯 要“食刨冰”

针对最近有4名警察因为贩毒被拘捕,10日市民展示的标语和口号都与此有关,揶揄警察。有市民展示标语“唔使呃(不用骗)OT(超时工作补贴),贩毒好揾(赚)D”。不时有市民高声询问警察“食唔食刨冰(冰毒)呀?”

5月10日“全港和你Sing”活动,尖沙咀海港城不时有市民高声揶揄警察:“食唔食刨冰(冰毒)呀?”(宋碧龙/大纪元)

接近下午5时许,警察在尖沙咀海港城以大声公广播,要求现场的市民立即散去,反被市民喝倒彩,更有大批市民朝警察高呼“毒犯!毒犯!”有警车陆续驶走,围观市民一度高叫“我要买冰”。

13岁小记者被捕后获释

下午5时许,有防暴警察杀入尖沙咀海港城驱散,深学媒体(Student Depth Media)一名13岁学生记者一度遭警察恐吓及搜身。小记者姓陆,今年读中一,他在海港城手持智能手机和脚架拍摄报导时,遭多名防暴警察包围并质问他的年龄。陆同学报称13岁时,警察质疑他是否非法童工,并叫他“死返屋企”,同时有警察做出度高的手势,嘲讽陆同学的身高。

约6时,警方带走陆同学及另一名女学生记者,又阻止社工陪同被捕的少年及少女到警署落案。

一个多小时后,陆同学被释放。他对媒体说不断被警察询问是否非法童工,警察称他的记者证不是记者协会发出的。

陆同学对警察说,他没有收受金钱,是义务学生记者。他质疑警察歧视和滥权,说香港没有记者登记制度,“我做着记者做的事就是记者”。

陆同学对媒体表示,今次是第二次到前线采访,并认为采访工作很重要。他说,自己虽然只是中一,但都想为市民报导事实真相。他强调,面对警察的质问并不会畏惧,“他执法,我工作,无所谓,大家都温柔一点”。

陆同学“眼湿湿”(眼泛泪光)地说,会考虑会否再出来报导。警察向陆同学表示若再见到他在现场出现会票控其母亲。他指其母不反对他出来采访,认为可以令他成长。

因爱港 为人性 良知站出来

一名中年女市民Shelly在广东道上举起“割席暴力建制 踢走伤人建制”的标语。她批评政府用“限聚令”打压市民的游行集会自由,警察可以在街上聚集,市民就不可以集会,“假防疫,真打压”。

Shelly说,自己看不过建制派的暴力、无耻,“站出来是因为爱香港”,“我想多一个市民出来,学生就安全一些”。她又对记者说:“我见到学生站出来,感到很伤心。见到记者站出来,我很喜欢你们记者,很开心,多谢你们。”

一名女市民Jenny说,共产党是不讲人性的,而众多香港市民是因为人性而走出来。“有很多市民,虽然读的书不是很多,但是他们讲良心,甚至一个字都不识,也有人性。”

她看到,在母亲节这天有很多母亲也走上街头,“她们关心年轻人,以母亲的身份爱护下一代。”她提到,有些母亲以前是蓝丝、浅蓝,但是受到儿女的影响,或是渐渐看到政府隐藏的秘密,如今也走出来与年轻人站在一起。

Jenny说自己并不因暴政而恐惧,因为她是有信仰的人:“从小到大都信耶稣,我们有信仰,死去就是回天堂,有什么所谓?我一定要讲真话,让这个世界知道。”

长者:共党犯众怒必灭亡

热心社会运动的长者梁志洪也来到广东道。他表示自己已经入禀高等法院,对限聚令提出司法复核。他说:“林郑傀儡的限聚令是一个政治打压的手法。这条法例根本就是违反《基本法》,违法违宪的。限聚令与《基本法》第三章第27条、28条是有抵触的。”

梁志洪还说,经过中共肺炎疫情,“共产党的邪恶得罪了全世界”。“以美国为代表的文明进步力量会与它死战”。他相信天灭中共即将到来,“传统智慧告诉我们,众怒难犯,犯众憎是一定灭亡的”。

北京人:香港人不好欺负

来自北京的陈先生(化名)看到新唐人电视台标志,高兴地对记者说,他在北京经常通过卫星电视收看新唐人,称赞道:“你们是说真话的。”他还赞扬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特别厉害,写得相当好”。他说:“大陆的电视都是骗人的,中央台是一帮骗子,女广播员是贪官的后宫。”

他怒斥共产党是流氓,又将流氓手段带来香港。他说:“现在香港警察都大陆化了,学大陆的流氓那一套,现在管他们叫黑警。”

对于香港人的抗争运动,陈先生说:“香港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看香港的老一辈是怎么来香港的?都是躲共产党来的。大部分97以后生的年轻人都起来造反,他们的父辈跟他们讲过共产党到底是什么东西。”

附近居民:市民很和平 警察全副武装 官逼民反

穿着跑鞋、运动裤、黄色运动衫的Gary说,自己住在尖沙咀,看电视得知有情况而下楼看看。他说:“我看到市民都和平,可是这么多绿色制服的人士(指防暴警察),全副武装,带着盾牌,我觉得很奇怪。但我也不奇怪,因为每个人都有做错事,选择错误的时候,就像最近我在电视上看到有警务人员打仔被捕,有警务人员贩毒被捕,可能表面上看是好人,其实是作奸犯科的。”

有一位穿着“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黑色T恤衫的老婆婆向记者展示她在雨伞运动时拍的照片。Gary有感而发,说他也曾在铜锣湾留守数晚,“我亲眼见到他们多么和平,多么理性,多么令人肃然起敬。他们为了香港,为了社会,牺牲自己的前途,为香港争取一些未必争取得到的公义。”雨伞运动过去五年了,香港的社会运动曾一度沉寂。Gary说,因为政府“官逼民反”,如今市民不得不继续走上街头。

旺角有议员及逾百市民被拘

旺角也是10日抗争活动焦点。下午4时许,在旺角MOKO新世纪广场有配备盾牌的便衣警察及防暴警察持长盾牌组成防线,广场内店铺相继关闭。

有防暴警以胡椒球枪指向上层市民,另有防暴警登上扶手电梯。期后一间餐厅内有市民被警察查问。至少三名男子被警察包围,有人脸上疑似有伤痕。其中一男子疑似被捕。

5月10日,一名男子在旺角遭一名便衣警察暴力抓捕。(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约下午5时,据指,MOKO food court有8女1男(小朋友)被带走。有巿民问被捕人士叫什么名字时,一班警察冲向拍摄影片的市民,对着镜头喷胡椒喷剂。

约5时半,防暴警察突然冲去下层记者所在位置,并以现场不安全为由驱赶记者,阻止拍摄。早前一人被制伏,地上遗下一部相机。

入夜后,警察继续驱赶抗争者,防暴警察曾经发射胡椒喷剂,有人被拘捕。香港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及邝俊宇先后到场视察情况,邝俊宇被压倒地上,其后被带走。

10日旺角入夜后,警察继续驱赶抗争者。香港立法会议员邝俊宇议员到场了解,被警察暴力压倒在地上,面部等处有明显伤痕,其后被带走。(网媒PSHK图片)

消息指,警方晚上在旺角至少拘捕100人。

10日下午大批市民还在沙田的新城市广场和屯门市广场等商场“和你Sing”,期间都有警察进入商场内。有便衣警察多次以599G限聚令警告在场市民离开。也有便衣警察向市民发出违反限聚令告票,辩称指自己在执行职务,并与在场市民理论。

下午4时半左右,在荃湾广场内,多名记者被警察要求出示身份证明文件,并驱赶荃湾广场内逛街的市民。另在九龙塘的又一城,有记者指曾有便衣警察一度进入商场,但已回复平静。观塘apm商场也有警察曾进入商场中庭。

中国事务评论员季达表示,掌管香港的中共势力欲以香港警察做镇压工具;以“群众斗群众”方式,低成本高效率,企图尽快全面掌控香港。不过,香港人抗争的意志很坚定,要吞下香港这颗东方之珠并不容易。

责任编辑:连书华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5/10/n12097664.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