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转折 中西将在5G技术上分道扬镳

1 min read
在美中5G之战中,越来越多西方国家抛弃华为5G技术,选择和可信的西方电信公司合作。有专家表示,5G的推出将成中共和西方国家地缘政治的分水岭。(大纪元资料室)

2020年是5G网络技术持续研发推广的一年,在美中5G之战中,越来越多西方国家抛弃华为5G技术,选择和可信赖的西方电信公司合作。有专家表示,5G的推出将成中共和西方国家地缘政治的分水岭。

自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全球爆发以来,西方多国谴责中共在疫情初期的隐瞒行为,为了转移视线而进行的虚假宣传,以及将病毒起源嫁祸他国的企图;西方也进一步认识到中共带来的风险和威胁。

美国商务部上个月修改“外国直接产品原则”(Foreign Direct Product Rule),禁止芯片制造商向华为出售使用美国技术和设备生产的芯片,促使西方国家放弃华为5G技术。

林赛·高曼(Lindsay Gorman)是“民主保障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的新兴技术研究员,美国《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网站曾发表了高曼的文章,题为“5G是中国(中共)和西方的最终分水岭”。

高曼在文章中表示,5G的速度之快意味着“物联网”将带来意想不到的功能,而这样的不确定性却能让华为帮助中共控制杀伤开关,从而威胁全球。高曼认为,西方国家应认识到华为作为中国公司的特性,共同设计解决方案来保护未来的5G网络。

科技未来主义者说,第五代网络将支持大量与互联网连接的传感器、车辆、电器和其它设备,这些设备将执行意想不到的功能。(JUNG Yeon-Je/AFP)

互联网全新战场 5G争什么?

高曼指出,在公众如此冷漠的情况下,5G似乎不太可能成为中西方之间的战场。然而,在中国融入全球化经济数十年之后,向5G的过渡可能标志着北京的利益出现了与美国、欧盟及其民主同盟的利益无法调和的分歧。西方大国忧虑在关键的地缘政治舞台上受挫,简而言之,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民众,似乎都没有将提供Snapchat剪辑和Uber汽车的网络视为接近安全威胁的事物。

一些世界领先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包括华为和中兴通讯,都是中国公司,其所有权结构不明确,并且与中共专制一党政府关系密切。美国国家安全机构中的许多人担心,这些公司制造的设备可能会使北京窃取敏感的个人或公司数据;或者,北京可以使用隐蔽的杀伤开关在战争中使西方电信系统瘫痪;更具威胁的是,仅此控制开关一项就将使中共领导层始终具有地缘政治影响力。

对于西方民众而言,5G主要是一种消费技术,这促使中共利用宣传诱惑民众。华为在布鲁塞尔机场打出“选择5G”广告,旨在引导民众在华为与当前的4G之间做选择的错误信息。因为民主国家有三个供应商同样提供5G,他们是欧洲公司爱立信、诺基亚和韩国的三星。

中共也威胁说,如果欧洲官员禁止在5G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它们就会让与丹麦法罗群岛的贸易协定成为泡影,还要报复德国的汽车业。

一些世界领先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包括华为和中兴通讯,都是中国公司,其所有权结构不明确,并且与中共专制一党政府关系密切。(LLUIS GENE/AFP/Getty Images)

英国、丹麦、加拿大三大电信巨头弃华为

到目前为止,除美国外,一些国家已放弃使用华为设备,去年澳大利亚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为其电信运营商提供5G设备,新西兰和日本、格陵兰等都已相继排除华为5G设备。

中共病毒给英国带来巨大损失,导致几万英国人死亡,这促使许多保守党议员呼吁首相减少对中国产品的依赖,重新考虑允许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的决定。

今年5月底,英国政府消息人士对《星期日邮报》披露,美国最新做出的制裁华为的决定意味着华为设备的质量将很难得到保证,英国可能因此拒绝使用华为的设备。

《每日电讯报》披露,首相约翰逊已经要求政府官员制定计划,减少英国5G网络中的华为设备,在三年内将华为设备降低至零。

6月2日,加拿大贝尔(Bell)及研科(Telus)公司宣布各自的5G网络合作伙伴,华为被排除在外。至此为止,加拿大的三大电讯巨头都不采用华为的5G设备。

另一家该国电信巨头罗渣士(Rogers)早已决定弃用华为的5G设备。

贝尔公司宣布,该公司将与瑞典电信设备制造商爱立信(Ericsson)合作,在加拿大建立贝尔的5G网络。研科宣布,他们选择了爱立信和诺基亚(Nokia),支持其5G网络的建设。

在线技术新闻媒体ITWatch6月8日报导,丹麦将不会选择非安全盟友国家的5G技术供应商。国防部长特里恩·布拉姆森(Trine Bramsen)告诉ITWatch:“为了保护丹麦和丹麦人,我们希望与已经是同盟的人合作。”

去年,丹麦最大的单一电信运营商TDC选择爱立信(Ericsson)而非华为,为其5G网络提供技术和产品。TDC表示,这是一项商业决定,但对于华为和信息安全的广泛担忧“并非盲目”。

据美媒的首次分析,披露中共补助华为的数百亿美元,是该公司击败对手取得不公平竞争优势的主要原因。(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美欧在大数据时代减少对中共地缘政治依赖

西方有足够的理由对中国5G供应商保持谨慎。首先,中共《中国国家情报法》要求这些公司遵守共产党的要求,交出数据或从事监听活动,或从事破坏网络的活动。在中国的公共和私营部门中,由中共支持的黑客长期对西方网络实施攻击,包括从公司窃取知识产权和民众的个人敏感信息。

2012年,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众议员鲁珀斯伯格(Dutch Ruppersberger)曾飞往香港,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会面。在一次采访中,鲁珀斯伯格先生回忆起他问过任正非和华为高管的一个问题:“如果北京告诉你们,他们希望你们用你们的技术在美国进行暗中监视,而你们不这样做,你们会被关监狱吗?”

“他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鲁珀斯伯格说。

高曼指出,美国可以与欧洲伙伴合作,在以数据为中心的时代减少对中共地缘政治依赖,并保护隐私和人权。这将要求西方政策制定者和公众应该不仅将5G视为消费者问题或贸易问题,并应设计一种共享解决方案来保护在我们生活中日益重要的网络。

【大纪元2020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夏雨综合报导)

责任编辑:叶紫微

来源 大纪元 https://www.epochtimes.com/gb/nf1142556.htm#1217369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