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分子占领市区 西雅图共产魔影挥不去

1 min read
极左分子借机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在数十个城市煽动暴乱,放火、砸店、抢劫、打人、一时间黑烟弥漫。(CHANDAN KHANNA/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是世界首富比尔.盖兹(Bill Gates)和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家园,如今成了激进左翼组织Antifa 的安营扎寨之处。6月9日,西雅图的警察主动放弃防卫,Antifa组织的抗议者占领了西雅图市中心国会山(Capitol Hill)周边的6个街区后,宣布占领区为他们的自治区域CHAZ(Capitol Hill Autonomyous Zone)。

非裔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发全美暴乱和抗议,虽在全美多个州的城市爆发,西雅图却成为全美唯一被Antifa成功占据的城市。

川普总统把Antifa占领社区的行动定义为“国内恐怖主义”(domestic terrorist),他要求华盛顿州民主党州长杰伊.英斯利(Jay Inslee)和西雅图民主党市长珍妮.杜肯(Jenny Durkan)及时解决问题,恢复西雅图的法律和秩序。

极端左翼组织Antifa是共产主义在西方自由势力掩盖下的一个暴力组织,它最早起源于上世纪20年代的苏共第三国际,在美国受到由左派律师组成的全国律师公会”(National Lawyer’s Guild,简称NLG)的支持,金融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被曝是幕后金主。

西雅图也是中共与美国建交后开始系统和策略化渗透美国的第一站,从邓小平到习近平,西雅图都是中共领导人访美的首选之地。屡次收到中共领导人派出慷慨大单的波音公司,经济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冲击;国际航空业营运近乎瘫痪状态导致波音订单剧降,上半年财务报损,近期裁员10%。此外,西雅图也是与中共合作密切的微软和亚马逊总部所在地。

女市长杜肯:把他们当作社区派对

《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6月11日发表社评文章,题目为“西雅图无法无天:城市让无政府主义者占领城市街区”(Lawless in Seattle: City lets anarchists seize downtown blocks)。

文章一开始就指出,装备了武器的激进分子能够得以攻占西雅图的6个街区,是得到市政府官员支持。

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在西雅图的抗议活动从一开始就充斥着暴力。5月29日少部分抗议者砸毁市区国会山的一些商店的橱窗,包括Amazon Go、Old Navy、Nordstrom和Cheesecake Factory等一些品牌店。

2020年6月10日,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CHAZ)内的抗议者在地上涂写“黑命贵”。(David Ryder/Getty Images)

抗议群体的暴力行动很快在第二天升级,除了数千人在警察总局外与警察对峙之外,砸毁商店、抢劫物品和纵火等暴行已经遍及整个西雅图市。

当警察开始使用催泪弹对付暴力,女市长杜肯立即下了30天的禁令,称“不需要把催泪弹当作工具用在抗议集会上”。当Antifa抗议者积聚在市区的国会山附近的街区时,警察却做出了撤出警力的决定。

6月9日当管辖国会山地区的西雅图东区警局(East Precinct)空城之后,Antifa抗议者占领了东区警局的六个街区,并宣布成立CHAZ自治区,声称脱离美国的管辖。

抗议者在街区内扎设帐篷,用警察的铁马设置路障,不允许外面车辆进入;对街区居民进出检查证件,多家媒体影片新闻中可见多个持枪巡逻者。

2020年6月10日,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CHAZ)入口处的路标和路障。(David Ryder/Getty Images)

《纽约邮报》文章指Antifa组织的行动得到了女市长杜肯的纵容,尽管Antifa抗议者后来还到市政厅抗议要求杜肯下台。

杜肯把Antifa抗议者的占领说成是社区聚会(Community Party)。她对记者说,每年夏季西雅图和国会山周边都要为举办派对和游行封路,因而不存在运作上的问题。

警察局长:强奸、抢劫等紧急呼救增三倍 警察无法到场

《纽约邮报》文章比较了Antifa的占领行动与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前者除了人数规模上是占领华尔街的10到20倍以外,华尔街运动的抗议形式不过是敲鼓和喊口号,但Antifa抗议者中至少看到一个手持AK-47冲锋枪的人在巡逻。

调查记者安迪.恩戈(Andy Ngo)在福克斯新闻的采访中描述了Antifa占领区内快乐与恐惧同在的场景。

路面上随处搭设的帐篷还有免费提供食品的摊位,周围是被砸毁跟涂鸦的建筑。他说,“除画面中跳舞的快乐场面,还有持枪荷弹的人充当警卫巡逻。”他表示真正的警察已经完全放弃了被占领街区,置之于完全无政府状态。

据《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报导,西雅图警察局长卡门.贝斯特(Carmen Best)在6月11日(周四)的媒体会上表示,警察无法到达现场处理占领区内“强奸、抢劫”的求救电话。她说,自从警察撤出国会山的东区警局之后,“911报警中心收到的强奸、抢劫和其它暴力行为的紧急呼救比平常增加三倍”。她同时透露让警察撤退的决定不是她个人做出的。

西雅图市议员竞选人阿里.霍夫曼(Ari Hoffman)在新闻网站“The Post Millennial”撰文说,被Antifa暴徒占领区的商家遭盘剥保护费。两名西雅图西区警局的警察对该网记者透露了一些细节,但条件是不能公开他们的姓名。

其中一名以前在东区警局工作的警察说,“Antifa正在勒索国会山地区商家交保护费。”另外一名警察补充说,“他们对进出国会山地区的人员拦截搜身,并向商家索要500美元保护费。”

霍夫曼的文章还提到,当前西雅图的警力只有中共病毒和发生Antifa暴乱前警力的60%。现在很多警察要求调到其它城市,也有的退休或者辞职,主要是警察被妖魔化,还得不到政府的支持。

2020年6月9日晚间的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CHAZ)。(David Ryder/Getty Images)

川普谴责政客不作为

长期调查Antifa组织的记者吴安迪(Andy Ngo,音译)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中表示,华盛顿州和西雅图市的政客们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对Antifa组织的行动采取配合和纵容的态度。

华盛顿州长英斯利(Jay Inslee)10日在媒体会上表示自己对Antifa的占领和宣布自治不知情,他对现场记者说,“这对我是个新闻,我还没有收到可靠信息。”

川普总统当晚谴责英斯利和杜肯不作为,要求他们恢复法律和秩序。他在推文中说,“激进的民主党政客控制的城市已被‘国内恐怖主义分子’占领。”

杜肯和英斯利并不认为他们的管理有任何问题,他们分别在推特上回击川普不要插手华盛顿州的事务。

前述霍夫曼文章中引用一位不敢透露姓名的知情者的话称,Antifa组织的目标是占领更多的地区,可能预计市中心的西区警局也会被占领。政客们可能要把更多的地方让给Antifa,警察现在已经开始转移西区警局的重要文档和器材,关闭了警局大厅内步入式大堂。

另有媒体报导,弗罗伊德之死只是提供了一个爆发点,Antifa组织蓄意攻占西雅图早在2019年11月份就开始计划了,目的是破坏大选、阻止川普总统连任。

川普总统10日晚上谴责华盛顿州长英斯利(中)和西雅图市长杜肯(右一)不作为,要求他们恢复法律和秩序。图为2020年3月28日华盛顿州疫情发布会后。西雅图是中共病毒入侵美国的第一站。 (Karen Ducey/Getty Images)

西雅图多次被中共首先选中 病毒也没错过

跟Antifa同样信奉共产主义和暴力革命的中共也把西雅图当作占领美国的第一站。

中共对华盛顿州,其实主要是西雅图的喜爱从1970年代邓小平开始,延续四代领袖一直到习近平,他们每次访美的日程上都不会落下这个城市。

在美国和中共交往的历史上,西雅图在多个历史事件中被中共选中,帮助中共转移危机。例如中美建交后邓小平访美所谓的“破冰之旅”首选城市就是西雅图,在登启程之前与波音飞机的合同已经握在邓的手上了。

中共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之后,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制裁。因支持镇压学生,中共党魁江泽民在国家正面临四面楚歌之时,波音公司游说美国政府,成为首个破除禁令的国际企业。1993年江泽民如愿以偿登上飞往西雅图的飞机,并在那里与克林顿总统会面。90年代卷入克林顿“政治捐款案”的澳门富商吴立胜与江泽民关系匪浅。

西雅图也是中共病毒入侵美国的第一站。从今年1月21日全美的第一宗感染病例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市被发现,一直到3月底,西雅图感染病毒死亡人数占据了整个州的90%,全美一半以上的死亡发生在这里。

航空业是受中共病毒全球传播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据美国CBS网站5月27日报导,波音公司在2020年第一季度交付飞机只有50架,较2019年同期的149架缩水了66%;同时公司的债务也从273亿美元提升到390亿美元。订单数量的减少促使波音在近期宣布裁员10%,业内人士分析进一步削减雇员可能已在波音的计划之中。

Antifa组织简介

Antifa是Anti-Fascist(反法西斯)的缩写,通称“安提法”,亦简称“反法”。Antifa起源于1930年代,在欧美各国都有分布,成员多是年轻人,崇尚暴力,认为暴力攻击是必要手段,反政府、蔑视法律,属于极左。意大利和西班牙的Antifa干脆奉行共产主义。

英文大纪元早前报导,据“反法西斯自治”(Autonome Antifa)组织的高层人士、德国的兰格(Bernd Langer)编写的德文小册子《反法行动80年》一书,Antifa其实可以追溯到1921年的苏联第三共产国际的联合阵线。

在美国Antifa得到“全国律师公会”(NLG)的支持。NLG倡导“好战和直接对抗”(militant and confrontational direct action)。

NLG由福特基金会和美国投资大鳄索罗斯等大型慈善家资助,由遍布全国150多个分会的数千名左派律师组成,NLG明确公开地协调法律诉讼和公众活动关系,来支持Antifa运动。NLG律师的联系方式和电话帮助热线常出现在Antifa网站和社交媒体上。

【大纪元2020年06月14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李思璐综合报导)

责任编辑:连书华

来源 大纪元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6/14/n12184048.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