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组图:北京爆发疫情 民众偷偷摆摊艰难生存

1 min read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口两位老人卖水果,水果摊生意冷清,因附近没有指定摆地摊的地点,怕城管查,老人不时四处张望。(大纪元)

中共病毒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大批民众失业,此前中共总理李克强提倡摆地摊,全国掀起地摊潮,但媒体随后连连给地摊经济降温,城管再次驱赶小商贩,有民众则偷偷摆摊,在夹缝中艰难生存。

近日,北京又爆发疫情,全国最大市场之一的新发地成疫源中心。昌平一位租住在沙河村镇的卖水果的小贩,因去新发地批货,已被隔离在家。房东负责给他及家人买菜、生活用品。听说他家门上被安装了监视器,有关部门直接监控他家。

知情人说,“昨天他和周边许多去过新发地的人在沙河集中,统一乘坐大轿车(大巴士)去昌平区医院做了核酸检测,要隔离十四天。一共去了六辆大巴士。”

北京一摊主说,她因为摆地摊被抓到大兴派出所已经三次,被拘留过十天。她自己说(摆地摊)一天能挣几块钱,她和老伴挣的钱加起来还不够交房租,过一段时间她就回河南老家了。更多人晚上偷偷摆摊。

失业中年男人:每月挣不到三千

北京朝阳一小区里摆地摊的北京中年男人,没有工作,家有老人孩子。他说每月挣不到三千,自己上货,生活困难。

2020年6月15日,北京朝阳一小区里摆的地摊。(大纪元)
2020年6月15日,北京国贸地铁站,卖鲜花和五彩绳的地摊。(大纪元)

昌平沙河镇:商贩晚上偷偷摆摊

北京昌平沙河镇,晚上有偷偷在街上摆摊的,因为这时城管执法的人和村里保安都下班了。但目前流动人员少,所有这些摆摊的都坚持到半夜一两点才回家,也挣不了多少钱。

2020年6月15日,北京昌平沙河镇,晚上偷偷在街上摆摊的,所有这些摆摊的都坚持到半夜一两点才回家,也挣不了多少钱。(大纪元)
2020年6月15日,北京昌平沙河镇的一位摆摊者,要经常躲着城管到来。(大纪元)

昌平于辛庄:新搭棚集中商贩 摊位费4500元/月

北京昌平于辛庄,这几天新搭的棚,让所有街边胡同摆摊卖小吃的都集中在此,摊位费每月4500元。这些小商贩非常气愤却又无可奈何,本来现在村里租房人比去年少多了,挣的也少了,这样集中管理更难以生存,好多人也不会到这么远来买。

2020年6月15日,北京昌平于辛庄,这几天新搭的棚,让所有街边胡同摆摊卖小吃的都集中在此,摊位费每月4500元。(大纪元)

东直门地铁站门口老人拉三轮车

东直门地铁站门口拉三轮车的老人,他们骑着带篷的三轮车,排队等候地铁站出站乘车的人。他们都是北京退休工人,最年轻的是六十多岁,最大的是七十六岁右。

2020年6月3日,北京拉三轮车的老人。(大纪元)
2020年6月3日,北京拉三轮车的老人。(大纪元)

六环外建筑工地附近 民众摆摊卖回收的旧衣服和鞋

2020年6月12日,北京六环外建筑工地附近,有人摆摊卖回收的旧衣服和旧鞋。(大纪元)
2020年6月12日,北京六环外建筑工地附近,有人摆摊卖回收的旧衣服和旧鞋。(大纪元)
2020年6月12日,北京六环外建筑工地附近,有人摆摊卖回收的旧衣服和旧鞋。(大纪元)

两位老人卖水果 怕城管查 不时四处张望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口两位老人卖水果,水果摊生意冷清,因附近没有指定摆地摊的地点,怕城管查,老人不时四处张望。(大纪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采石北路旁几处街边商铺写着“拆”字,一老人坐着看手机。(大纪元)

北京田村路街边围上“隔离墙” 商家开“小窗”营业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边围上“隔离墙”,街边商铺正常营业受阻,商家在“隔离墙”上开“小窗”营业。(大纪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边围上“隔离墙”,街边商铺正常营业受阻,商家在“隔离墙”上开“小窗”营业。(大纪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边围上“隔离墙”,街边商铺正常营业受阻,商家在“隔离墙”上开“小窗”营业。没复课的小孩跟着家长在街上卖烧饼。(大纪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边不少商铺从疫情开始一直挂着出租的牌子。(大纪元)

责任编辑:孙芸#

【大纪元2020年06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沁莲报导)

来源 大纪元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6/15/n12187485.htm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