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王友群:致9千万中共党员的一封公开信

1 min read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大纪元2020年06月25日讯】9千万中共党员:

7月1日,是中共确定的“党的生日”。实际上中共不是7月1日成立的,这个“党的生日”是假的。鉴于中南海最大的奸臣、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可能又要搞出个为中共歌功颂德的东西来,特写此信。

由中共隐瞒疫情等导致的大瘟疫,仍在全球188个国家蔓延,已感染953万人,死亡48万人。因中共的数据是假的,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更多。这是二战结束以来全中国、全世界遭遇的最大灾难之一。

大灾大难当前,中共不顾香港各阶层人士的坚决反对,不顾6亿中国人月收入仅1000元,许多人吃不上饭、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养不起老,不顾美、英、法、德、意、日、加7国集团,欧盟,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强烈反对,非要强推港版国安法不可。中共到底想干什么?

中共说是为了反对“港独”,“维护国家安全”。这都是借口。客观事实是,中共才是“港独”、“台独”、“藏独”、“疆独”的始作甬者。1931年9月18日,日本出兵强占中国东北三省。1931年11月7日,国难当头之际,中共在中华民国境内的江西瑞金,成立了一个“国中之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是公然在中华民国境内搞“共独”。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第14条规定:“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这是鼓动中国境内的西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回族人、壮族人、满族人、朝鲜族人等搞独立。

至于“维护国家安全”,也是骗人的鬼话。

香港最早是什么时间被割让给英国的?是清朝政府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战败后,1842年8月29日,与英国签订《南京条约》时割让的。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是什么时间被割让给俄国的?是1858年5月28日,在沙皇俄国的强迫下,由清朝政府的黑龙江将军奕山签定的《瑷珲条约》割让的。《瑷珲条约》被认为是“俄罗斯迫使中国签订的一个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不平等条约”。

1982年9月24日,邓小平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时说:“(香港)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如果中国在1997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8年后还不把香港收回,任何一个中国领导人和政府都不能向中国人民交代,甚至也不能向世界人民交代。如果不收回,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任何中国政府都应该下野,自动退出政治舞台,没有别的选择。”

1997年7月1日,中共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但是,到1999年,“中共国”成立50周年,中共“改革开放”21周年,苏联解体、苏共亡党8周年时,中共不仅没有收回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中的1寸领土,而且,这些神圣国土全部被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无条件送给俄罗斯了。

1999年12月9日,江泽民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北京签署《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将上述6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乌苏里江以东4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唐努乌梁海地区17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相当于两个台湾面积的库页岛,共10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全部送给俄罗斯。

按照邓小平的话说,中共政府是不是晚清政府?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是不是李鸿章?中共政府是不是应该下野,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答案无疑是肯定的。更确切地说,中共政府是全世界最大的卖国政府,江泽民是全世界最大的卖国贼

江泽民与叶利钦签署的边界协议,是经过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也就是说,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最终为江泽民“危害国家安全”的卖国行为,盖上了合法的法律图章。更进一步说,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是全世界最大的“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犯罪组织。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有什么资格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借口,制定港版国安法

中共要求所有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必须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跟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江泽民的卖国决定,是代表“党中央”作出的。中共所有党组织、全体党员都必须与之保持高度一致。也就是说,江泽民卖国,中共所有党小组、党支部、党总支、党组、党委都必须跟着卖国,全体中共党员都必须跟他一起当卖国贼

根据中共宪法,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是“中共国”的最高权力机关,它通过的法律,“中共国”的所有公民都必须遵守。据此,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卖国法律,14亿中国人都必须遵守。江泽民卖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卖国,不仅要绑架所有党组织、全体党员一起卖国,还要绑架14亿中国人一起卖国,一起当卖国贼。

中共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卖国政党,是中国“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最大的破坏者,怎么可能“维护国家安全”?

维护国家安全,首先要维护每一个公民的安全。举一个具体例子。被誉为“中国的良心”的高智晟律师,是当今中国在全世界知名度最高、受褒奖最多的人权律师。2017年8月13日上午9点多钟,高律师的家人到他住的房间——陕北的一个窑洞,喊他吃早饭,推门进去,没见到人。从此至今,高律师的家人,全世界所有关心他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哪里,是死是活。

一个中国公民,一个大活人,一个以法律为武器维护人权的人,一个香港人、台湾人、海外华人高度关注的人,一个世界各国关心中国法治建设的官员、律师、学者等高度关注的人,一个丈夫、父亲、基督徒,在中共的统治下,一夜之间,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600多天时,他的妻子、身在美国的耿和女士,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中共)当局不告知家人高智晟到底被关在哪里,也不给家人逮捕证之类的东西,更不让家人去看望他。当地派出所还老踢皮球,一会儿说高智晟被关在榆林,一会儿又说被关在佳县,一会儿又说被关在北京。”

“中共国”有宪法,刑事诉讼法,这个法,那个法。从1997年中共十五大提出“依法治国”方略至今,“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办事”的口号,中共官员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一直讲到2020年的今天。但是,高智晟律师被中共依据什么法?弄到什么地方去了?是否还活着?至今2年零10个月过去了,除中共内部的极少数人之外,全世界其他人都不知道。请问9千万中共党员:如果高智晟是你家的兄弟,你会作何感想?

高智晟律师“被失踪”了,他的妻子、儿子、女儿能“安”吗?他的兄弟、亲戚、朋友、老师、同学能“安”吗?当年他帮助过的那些当事人,当事人的家属,亲朋好友,能“安”吗?全中国像高智晟一样忧国忧民、希望中国走向法治、希望中国人的基本人权得到尊重和保护的人,能“安”吗?那些无权无势的工人、农民、军人、学生、小商小贩,能“安”吗?个人不“安”,家不“安”,国能“安”吗?

2019年6月,香港爆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条例”运动。中共之所以要在香港强推“送中条例”,是因为香港与大陆之间没有引渡协议,中共在香港抓的犯罪嫌疑人,押送到中国大陆受审,没有法律依据。中共强推这个法规,就是为了方便中共在香港抓人,然后送到中国大陆受审,因此,这个法规被称为“送中条例”。香港人为什么反对“送中条例”?就是因为担心高智晟律师的命运发生在他们身上,“被中共失踪了”,却找不到任何救济方法。

2019年6月16日,200多万香港人,扶老携幼,上街游行,提出的“五大诉求”是:第一,撤回“送中条例”;第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第三,撤回612暴动定性;第四,释放所有被捕人士;第五,林郑月娥下台。当时,天气非常严热,游行的秩序之好,香港人的公德意识之强,令全世界为之惊叹,以至于有人提议香港人应获诺贝尔和平奖。

这“五大诉求”,是香港主流民意的表达。其中,哪一条是“港独”?哪一条“危害国家安全”?但是,从去年6月12日起,中共就开始对香港反送中运动进行野蛮的暴力镇压。从此,香港陷入中共不断升级暴力镇压的血雨腥风中。

据香港电台去年12月9日报导,6个月内,香港警方发射弹药29,863枚,其中催泪弹15,972枚。11月18日,围攻香港理工大学,一天发射各类弹药7647枚。至12月9日,共抓捕6022人,最小的11岁,最大的84岁。香港抗争者被中共黑警抓住后往死里打的血腥画面,黑警随意开枪杀人的画面,无数被失踪、被自杀、被强奸、被轮奸、被毒打的案例,真是惨不忍睹,令天地为之震怒,人神为之共愤。仅半年时间,一个好端端的香港,曾经光彩万千的“东方之珠”,被拖入了有史以来最黑暗时期。

到2019年12月24日,香港举行区议会选举。这是香港人用“一人一票”的民主权力,表达诉求的唯一和平渠道。香港人万分珍惜这最后的权力,最后的机会,能出来投票的,都出来了。12月25日,选举结果揭晓:支持反送中运动的民主派大胜,获388席;支持中共的建制派大败,获59席。这个选举结果是香港主流民意的反映。

任何一个正常的政府,正常的政党,面对这样的选举结果,必定会对自己的施政进行深刻反思,顺应香港主流民意的要求,接受香港人的“五大诉求”。然后,对为什么香港会发生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进行全面、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有针对性地改进工作,如此这般,一顺百顺。

其实,香港问题非常简单。按照中共在《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基本法》中的承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50年不变,中共只管国防与外交,其他事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共不在香港瞎折腾。果真能这样,香港老百姓就谢天谢地了。这也是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自由世界所希望的。

内因是万事万物变化的根本原因。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爆发,错不在香港抗争者,不在美国,不在台湾,不在所谓“国内外敌对势力”,而在中共自身。

香港问题发生的关键,是1997年7月1日以来,中共管了许多国防与外交之外不该管的事,一点点蚕食香港的自由与自治,矛盾日积月累,到2019年达到一个极点,香港人实在忍无可忍,来了一个总爆发。

2020年,由于中共的人祸,导致一场大瘟疫,从武汉传到全中国、全世界,给全中国、全世界造成空前未有的大灾难。中共不仅不反省自身的问题,而且继续按照“错的都是别人,对的都是老子”的极左思维,将香港问题归结为所谓的“港独”,所谓的“国内外敌对势力”搞破坏,开出了由全国人大强推港版国安法的“药方”。

历史和现实的经验教训反复告诫大陆人、香港人、世界各国人:中共对“国家安全”的定义是非常随意的。任何中共不高兴的言行,即便是“维护国家安全”的言行,都可能被中共认定为“危害国家安全”。

如果实施港版国安法,香港人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都可能被剥夺,“一国两制”将变成“一国一制”。香港的司法独立将丧失,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失去。习惯了在自由、法治、人权得到基本保障的情况下生活的香港人或外国人,很多会离香港而去。香港的生机与活力将被窒息。

因此,港版国安法,是比“送中条例”坏百倍、千倍、万倍的恶法。它是要从根本上毁掉香港。

如上所述,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反对“港独”是假,“维护国家安全”是假。那么,中共到底想干什么?

有人说,中共主要担心9月香港立法会选举,会再现去年香港区议会选举那样的结果。港版国安法出台后,中共可据此将民主派候选人,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或取消候选人资格,或直接抓起来,进而为亲中共的建制派,在立法会占多数,铺平道路。

中共控制了香港立法会,就控制了香港政府,进而控制了香港。香港立法会失守,中共就会失去对香港的控制。台湾已失守,香港再失守,大陆也将失守。因此,香港是中共的命门。控制香港,就保住中共政权了。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

但是,中共控制香港,就真的能保住政权吗?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喊出的最响亮口号是“天灭中共”。面对中共黑警黑洞洞的枪口,香港人高举的是“天灭中共”的标语牌。“天灭中共”就是“神灭中共”。神要灭中共,中共还能保住政权吗?绝对保不了。看一看今天中国大陆的天灾人祸吧。瘟疫、洪水、火灾、蝗虫、地震,一个接一个,没有消停过。

从6月11日北京疫情再次爆发到今天,7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公众活动急剧减少。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的公开报道,停留在5月29日,6月的25天里没有任何报道,以至于有人怀疑:赵乐际感染了“中共病毒”。

“中共病毒”会不会攻入中南海,或其他中共高层藏身之地?现在都很难说。有人预言,今年秋冬之季,还会有一场更大的、死更多人的大瘟疫爆发。7位中共政治局常委能躲过这一劫吗?那些强推港版国安法的中共高官能躲过这一劫吗?老天爷会放过那些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毁掉香港的中共高官吗?

在“天灭中共”的大背景下,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不作不死”。中共如此逆天叛道,如此疯了一样的折腾,最终结果必然是:自取灭亡。

孟子讲:“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卖国政党,中共还要绑架9千万中共党员跟它一起当卖国贼,一起泯灭良知、道德、正义与人性,做“无是非之心”的“非人”。

每当遇到大灾大难的时候,人们常常会祈求神的保佑。神会保佑“无是非之心”的“非人”吗?绝对不会。做回一个明辨是非的有良知的人,才可能得到神的保佑。

这里,我再次诚恳地奉劝9千万中共党员中良知尚存者,立即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抛弃党性,回归人性。这样,在神最后淘汰中共时,才能得到神的护佑。

2020年6月25日于美国纽约

责任编辑:高义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