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4/11 《纽约时报》多名员工曾为中共官媒工作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纽约时报》多名员工曾为中共官媒工作

阿里巴巴被罚182亿元 谁会成为下一目标

美专家:社交平台有沦为中共第五纵队同谋之虞

纽约州给无证移民21亿元 比小企业多11亿

持续抱怨政府 朝鲜高官被金正恩处决

来自波罗的海琥珀或成对抗抗药性细菌新药

美参议院共和党人抨击拜登国防预算

以下是详细内容:

《纽约时报》多名员工曾为中共官媒工作

纽约市《纽约时报》大楼。

纽约时报》的多名员工此前曾在中共控制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工作。近年来,《中国日报》向美国媒体支付了数千万美元,以刊登北京批准的宣传内容。

《国家脉搏》(National Pulse)发现,曾在中共官方媒体工作的现任《纽约时报》员工包括:《纽约时报》摄影部主任乔纳‧凯塞尔(Jonah Kessel);《纽约时报》现任编辑兼设计师迪亚穆德‧麦克德莫特(Diarmuid McDermott);以及欧洲文化记者亚历克斯‧马歇尔(Alex Marshall)等等。

曾在2009年7月至2010年11月期间,担任《中国日报》创意总监的凯塞尔,在推特(Twitter)上发帖称,为中共工作有时也有“好处”。他还提到,他当时对开始这个角色感到“兴奋”,其中包括“重新设计”中共的“宣传武器”。

他在几篇帖子中透露,自己“在为”中共官方媒体“工作”并“收取报酬”。

2009年11月,凯塞尔还在推特上写道:“当你被要求描述一下你的工作地点时,如果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就是‘和谐#中国’,那么你就知道,你是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工作。”

据麦克德莫特的LinkedIn个人资料和个人网站信息显示,他曾在《中国日报》担任编辑和设计师。从2012年11月到2020年11月,在香港工作了8年。他去年在《纽约时报》担任同样的职务,现在仍驻香港。

他改版了《中国日报》的《亚洲周刊》(Asia Weekly),根据他的个人简介,在这份出版物的工作涉及“文字编辑;重写原稿;设计版面和图形;寻找新闻故事和图片来源;跨越多个平台开发和维护网络形象;为整个地区的印刷商输出网页”。

据报导,马歇尔在2003至2004年期间受雇于《中国日报》,担任编辑。

《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已经向《纽约时报》寻求置评。

多年来,《纽约时报》一直寻求扩大进入中国市场的渠道,并从中共国有媒体那里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广告收入。

美国司法部去年的记录显示,在过去四年里,《中国日报》向美国媒体公司支付了近1,900万美元的广告和印刷费用。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和《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等报纸刊登了《中国日报》制作的,带有亲北京宣传内容的付费增刊。

司法部的记录显示,这家由中共控制的媒体,向《纽约时报》支付了5万美元的广告费。

阿里巴巴被罚182亿元 谁会成为下一目标

阿里巴巴集团

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周六(4月10日)宣布,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违反《反垄断法》被罚款182.28亿元人民币(27.8亿美元)。专家认为,中共此举是一石二鸟,警告整个中国高科技公司,让科技公司警惕谁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这是中共执行《反垄断法》以来开罚金额最高的一次;也是中共当局对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执法经过多年的放任自流之后,首次对高科技公司开罚。

中共官方说,阿里巴巴滥用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禁止或限制平台内商家到其它平台开店,限制市场竞争,侵害平台内商家合法权益和损害消费者利益。

象征性罚款?

中共国家媒体《经济时报》引述国务院反垄断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时建中的话说,该罚款案是一个里程碑和路标,这表明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执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并释放出清晰的政策信号。

但也有体制内专家坦言,惩罚是象征性的。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刘旭说:“27.8亿美元罚单没有我们之前想的那么大,几乎就是对阿里巴巴的象征性罚款……对中国其它互联网平台的影响也有限……”

182亿元的罚款金额约占阿里巴巴2019年国内销售额的4%,远低于之前外界的预期;加上从去年开始对阿里巴巴的调查到现在已经过去数月,市场与高科技行业已经对阿里巴巴被罚的效应吸收完毕。

据路透社2月的报导说,在中共监管机构打击反垄断和数据隐私的情况下,中国的大型科技公司一直在加紧聘请法律和合规专家,并为可能的罚款预留资金。

“谁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但是阿里巴巴被罚款会让其它中国科技公司警惕成为下一个目标。《中国反垄断例外主义》(Chinese Antitrust Exceptionalism: How the Rise of China Will Challenge Global Regulation)的作者、香港大学法律学系中国法研究中心主任张湖月说:“这是一石二鸟。”

“高额罚款让监管部门成为媒体的焦点,并向科技行业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即不再容忍此类排他性行为。”她说。

香港金利丰证劵研究部执行董事黄德几(Dickie Wong)说:“自蚂蚁集团IPO叫停以来,阿里巴巴一直受到监管层的关注。短期内,股价可能面临压力。不仅是阿里巴巴,包括腾讯在内的所有其它中国互联网大佬,市场都会开始猜测哪家公司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香港智易东方证券有限公司(Geo Securities)首席执行官蔺常念(Francis Lun)也说,在阿里巴巴被罚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中国其它互联网巨头很可能会受到损害。

蔺常念解释说,可能会看到阿里巴巴的股价因为这次罚款而出现修正……。美团等其它科技股也将遭遇同样的命运,我们将看到整个科技行业的疲软。

更有人提醒说,阿里巴巴反垄断案已告一段落,接下来要关注的是中共当局是否会进一步要求阿里巴巴剥离媒体业务。

香港科技投资公司博康国际控股(Bocom Holding)主管洪灏认为,对阿里巴巴的处罚现在是靴子落地,但市场仍会关注反垄断调查之外的措施。

“这次处罚将被市场视为反垄断案暂时告一段落。这的确是中国最高规格的反垄断案。”洪灏说,“市场对某种处罚的预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人们需要关注反垄断调查之外的措施,比如剥离媒体资产。”

美专家:社交平台有沦为中共第五纵队同谋之虞

瑞典时装品牌H&M拒新疆棉事件持续发酵,还波及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图为2021年3月25日北京H&M及优衣库商场画面。

日前新疆棉事件,引发各界关注中共迫害人权议题,不过中共随后在脸书、YouTube等平台上大肆宣传洗白。美国商界领袖和专家警告,这些平台有沦为中共“第五纵队同谋”之虞,并提醒他们与中共经济往来“有进无出”的风险。

日前瑞典时尚品牌H&M,因怀疑中共强迫新疆少数族裔劳动生产“血棉花”,宣布终止与中国厂合作,并停止从新疆采购原料,引发中国网友纷纷抵制,连带许多其它国际品牌也面临抵制。

中共近年来针对新疆少数民族维吾尔人实施“再教育营”拘禁,除了大规模关押外,更进行洗脑教育、酷刑虐待以及性侵等不人道事情,引起人权团体抗议,更有证据显示,新疆棉就是维吾尔人被迫劳动下的产物。

根据美国之音中文网报导,美国创投界名人、脸书董事会成员泰尔(Peter Thiel)6日在尼克森基金会(Richard Nixon Foundation)主办的网路论坛直指,他曾与谷歌(Google)的人工智慧团队交流,却发现谷歌团队对其技术是否被用在新疆的劳动集中营并不关心,也从不过问。

泰尔表示,他们(谷歌团队)“一厢情愿地假装一切都很好”。但这些技术领域的佼佼者,实际上却沦为中共的“第五纵队同谋”。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赫曼(Arthur Herman)指出,俄罗斯的虚假讯息曾在美国产生很大影响。但中共在操纵讯息的方式上越来越老练,在某种程度上具有更大的影响力。

赫曼表示,最近关于中国的新疆、香港及疫情等3件事,在美国主流媒体上的报导很少。但不是这些媒体缺乏好奇心,而是知道如果追根究底,商业广告收入就会减少。他坦言,如果这样下去,“我们将在未来的几年中付出代价”。

他比喻,这些社交平台和媒体与中国的生意往来就像“捕蝇草”,看起来很具诱惑,市场很大且机会一很多。可是“一旦进去就很难挣脱”,媒体尤其如此。

不过也有脸书员工对于公司的做法感到忧心。根据《华尔街日报》先前报导,有脸书员工在内部留言和讨论中,对脸书正被当作中共国家宣传的管道表示担忧,并直言公司允许中共进行“快乐维吾尔人”的洗白宣传。

报导提到,脸书高层正在观察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如何因应新疆问题。日前联合国呼吁,与新疆有业务往来的企业,应对相关业务进行深入的人权调查。

纽约州给无证移民21亿元 比小企业多11亿

由纳税人资助的援助 非法移民一次性可获最高15,600美元 合法身份没资格领取

“被排除工人基金”(Fund excluded workers)策划了在纽约的绝食行动,以争取对非法劳工的政府援助。

纽约州高达2,120亿美元的州预算中有一笔21亿美元援助基金,为许多非法移民一次性支付最高15,600美元的款项,以帮助那些没有资格领取联邦纾困款和失业救济金的人。

“被排除工人基金”(Fund excluded workers)策划了在纽约的绝食行动,以争取对非法劳工的政府援助。图为4月4日他们在纽约的第20天绝食行动。
“被排除工人基金”(Fund excluded workers)策划了在纽约的绝食行动,以争取对非法劳工的政府援助。图为4月4日他们在纽约的第20天绝食行动。(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具体来说,在疫情期间失去工作并处于失业状态的无证移民才有资格领取,绿卡、持有H1B等合法身份的没有资格领取。

据报导,这笔预算是由于一个名为“被排除工人基金”(Fund excluded workers)的非营利组织,策划了在纽约的绝食行动,以争取对非法劳工的政府援助。最终,纽约州参议院民主党人向这群激进分子投降。

相比之下,遭受疫情打击的小企业仅获得10亿美元的税收抵免和赠款,比无证移民获得的21亿少11亿美元。这些钱都由纳税人资助。

据纽约州地方媒体《时代联盟报》(Times Union)报导,当初这笔预算被纳入上个月国会和参议院提议的预算中时,让一些政治观察员甚至议员感到惊讶。

这导致了民主党中进步派和温和派之间的分裂,州参议员兼卫生委员会主席里维拉(Gustavo Rivera)威胁要阻止众议院不支持“被排除工人基金”的法案,而州长库默的亲密盟友、州民主党主席雅各布斯(Jay Jacobs)发表声明,公开谴责法案的支持者将批评者称为“种族主义者”。

《时代联盟报》指出,基本上,纽约州议会已戏剧性地转变为全面社会主义,并使用典型的“社会正义”策略,把所有反对给无证移民21亿美元的人都称为“种族主义者”。

于是,受丑闻困扰的州长库默毫不犹豫地签署了符合社会主义要求的预算,同时剥夺了小企业的纾困资金。

与此同时,劫持了纽约州政府和预算的社会主义团体在纽约市庆祝他们的计划成功。

共和党主席:这比拜登-贺锦丽政府更激进

纽约共和党主席兰沃西(Nick Langworthy)称纽约州立法机关“比拜登-贺锦丽政府更为激进,以醒目的精神错乱取代了常识。”兰沃西在给《大纪元》的声明中表示:“这项预算的唯一目的就是加速纽约州的衰落。这笔高达2120亿美元的税收和支出大礼包,将把纽约人的大规模外逃推向无可挽回的地步。”

他说,少数敢于反对这一提案的勇敢的民主党人被自己的政党称为种族主义者。“令人震惊的事实是,纽约州已被极端左翼分子劫持,种族主义被滥用,而违反法律的人再次获得优先权。”

中华公所主席:让公民合法移民情何以堪

中华公所主席于金山表示,纽约州全体州民,不论是公民合法移民或无证移民,都同样是瘟疫的受害者,都应当一视同仁。“州长拨款给非法移民,是直接给钱补贴,或是赠款给所谓的移民团体机构。直接赠款给非法移民,那么公民及合法移民情何以堪?如是给移民权益团体,那就是给打着移民服务旗号的利益集团,非法移民根本拿不到任何好处。”

根据“被排除工人基金”计划,全州有约27.5万人受惠,当中包括18.7万名无证移民及8.7万名近期释囚。于金山说,许多服务无证移民和释囚的团体“都是谋利的‘非谋利’团体,非法移民越多,美国移民政策越乱,移民权益团体经费越多。无证移民拿不到钱,有人用他们的名字拿政府——纳税义务人的钱。”

布碌崙八大道市议员参选人林煜指出,很多人混淆了非谋利组织,“它是一种税号,就是非盈利的税号,不用交税而已,和那些负责人有没有盈利是两码事,他只是盈利后不用上税。一般人以为他是不赚钱的,其实他们绝对是赚钱,甚至可能赚很大钱。”

一些富豪使用慈善基金的方式避税,也是这个道理,例如盖兹基金会每年将总资产的5%用于捐赠以维持作为一个慈善基金会的地位,也有利于企业公关,剩下95%的投资赚钱还免税。

于金山说,美国一些头号慈善巨头就是用非谋利基金会“推动他暗藏玄机的社会变更。用资本主义的税务机制,推动社会主义的社会改变。”

小企业主:简直是鼓励人非法进来

布碌崙日落公园区一名小企业主凌飞认为,给无证移民发21亿美元是非常荒谬的做法,如同对那种合法工作的人的一种侮辱。“我知道身边就有很多华人,他们有工卡,但是不符合领失业金的标准,所以他们拿不到钱”。

“结果政府这种做法,那些不合法的人,反而可以比合法的有身份或者是有工卡的人,能够拿到更多,这是完全不合理的。”凌飞说,纽约州一次性发给无证移民一人最多15,600美元,“如果这样子的话,那简直就是在鼓励人们不要有身份,鼓励人们就是要违法非法地进来”。

持续抱怨政府 朝鲜高官被金正恩处决

金正恩

据报导,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下令处决一名教育部门高官,理由是这名官员有“反党行为”,其抱怨没有得到政府的支持和资源。

福克斯新闻援引由脱北者在韩国经营的网路媒体“每日朝鲜”(Daily NK)4月10日的报导,这名官员姓朴,现年五十多岁,此前是朝鲜高等教育部“远距教育法非常设实施委员会”主席。

报导说,朝鲜劳动党组织指导部(Organization and Guidance Department,简称OGD)对该委员会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朴姓官员未能在朝鲜远程学习推动方面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且该委员会只是聚在一起批评朝鲜政府。

一名朝鲜消息人士对《每日朝鲜》说:“这个非常设委员会是去年6月成立的。”“OGD进行了调查,因为(该委员会未能)取得任何进展,并且某些人批评了政府的政策。”

报导说,这个委员会之所以对政府不满,是因为他们认为在实施《远程教育法》(Distance Education Act)之前,必须安装必要设施和设备。

朴姓官员一再对上级进行抱怨,他的上级回答说:“没有中央指示,所以请保持沉默。”

但是据报导,朴姓官员仍持续抱怨。

朴姓官员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当局)会选择实施该法案,成立该委员会,并让繁忙的教授离开大学工作岗位(如果他们不愿意给委员会任何资源的话)。”

据报导,他告诉委员会成员:“即使(我们)提出建议,(他们)只是告诉(我们)闭嘴,所以让我们先开会,然后就回家吧。”

该委员会由大约20名教授组成,每周举行会议。

金日成综合大学(Kim Il-sung University)校长李国哲随后查出朴姓官员的言论,并向中央委员会报告。

在收到李国哲的报告后,OGD进行了调查,促使国家安全部处决朴姓官员,因为他进行“教育部门的反党和反革命派系活动”。

来自波罗的海琥珀或成对抗抗药性细菌新药

波罗的海琥珀由于其具有增强人体免疫力、帮助伤口愈合、止痛、抗炎、抗感染、抗真菌和抗癌的特性,已经在医学上被使用了长达几个世纪。

研究人员发现,来自波罗的海针叶树化石——琥珀对人体疾病有相当疗效,并有可能借此开发出对抗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等抗药性细菌的新药。抗药性(或称作耐药性)一旦产生,药物的化疗作用就明显下降。

金黄色葡萄球菌隶属葡萄球菌属,是革兰氏阳性菌*代表,为一种常见的食源性致病微生物,金黄色葡萄球菌是所有常见的葡萄球菌细菌中最危险的。这些革兰氏阳性球形菌常会引起皮肤感染,但也可引起肺炎、心脏瓣膜感染和骨感染。

位于北欧的波罗的海有着全世界最大的琥珀矿床,琥珀矿床起源于目前已经灭绝的针叶树物种。

波罗的海琥珀由于其具有增强人体免疫力、帮助伤口愈合、止痛、抗炎、抗感染、抗真菌和抗癌的特性,已经在医学上被使用了长达几个世纪。

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分校(University of Minnesota, Twin Cities)的一组研究人员从波罗的海琥珀中萃取出了有治疗效果的化合物,并可能开发出抗金黄色葡萄球菌等抗药性细菌的新药。

尽管波罗的海琥珀已在民间医学中获得广泛使用,但在学术上尚未对其生物活性成分进行全面研究从而对其治疗效果进行数据分析。

该项研究的主要负责人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分校药物化学系研究员伊丽莎白‧安布罗斯博士(Dr. Elizabeth Ambrose)表示,他们已经提取并鉴定出波罗的海琥珀中的几种化合物,这些化合物对革兰氏阳性细菌、抗药性细菌具有活性。

“从过去的研究中知道,波罗的海琥珀中所含有的化学成分有可能成为新的抗生素类药物,但是它们尚未被系统地研究过。”安布罗斯博士说。

安布罗斯博士和她的同事,目前正在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分校攻读博士学位的康纳·麦克德莫特(Connor McDermott)分析了波罗的海琥珀的样本。

麦克德莫特解释说,“一个主要的挑战是从从琥珀卵石中制备出可以用溶剂提取的均匀细粉。”

研究小组使用气相色谱-质谱法(gas chromatography-mass spectrometry)鉴定了琥珀粉末提取物中的数十种化合物,其中包括松香酸、脱氢松香酸和棕榈酸等,这些具有已知生物活性的20碳三环有机化合物。

麦克德莫特还表示,一个最重要的发现是这些化合物对革兰氏阳性细菌(例如某些金黄色葡萄球菌)具有活性,但对革兰氏阴性细菌则不具活性。“这意味着细菌膜的组成对于化合物的活性很重要。”他说。

研究小组还将波罗的海琥珀样品中萃取的化合物与日本金松树(Sciadopitys verticillata)中的化合物进行比较发现,后者与已灭绝的针叶树是近亲,本文开头提到的,针叶树产生的树脂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演变成为了现在的波罗的海琥珀。

研究人员对能够得出这一结果感到兴奋,他们认为,松香酸及其衍生物有可能是尚未开发的新药来源,特别是可用于治疗由革兰氏阳性细菌引起的感染,这种细菌对已知抗生素的耐药性正在日益提高。

*编者注:革兰染色法由丹麦病理学家克里斯汀·格兰(Christain Gram)于1884年创立,是细菌学中重要的鉴别染色法,通过此法染色,可将细菌鉴别为革兰阳性菌(G+)和革兰阴性菌(G-)两大类。

美参议院共和党人抨击拜登国防预算

2020年12月8日,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国会大厦发表讲话。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其他共和党高层,批评了拜登总统的国防预算。在提议适度增加军费开支的同时,拜登还试图增加16%的非国防项目预算。

据华盛顿《国会山报》(The Hill)报导,麦康奈尔,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高级成员、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英霍夫(James Inhofe)和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副主席、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其他共和党参议员,指责拜登优先考虑了“自由派的愿望清单里的优先事项”,而“美国的军事领域的预算被忽视”。

共和党参议员警告说,拜登的国防预算无法跟上中共的步伐,因为中共“渴望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的超级大国”。

这些参议员写道:“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中共)的国防开支增加了2000亿美元,而美国减少了4000亿美元。中国(中共)的军事投资符合其在竞争中超越美国、让我们的军队处于危险之中的愿望。”“拜登总统的国防开支削减甚至跟不上通胀的步伐。”

拜登提议,将非国防开支增加相当可观的16%,计划提出的非国防预算总额为7690亿美元,比目前的水平增加了1050亿美元。

与此同时,他将把国防预算提高1.7%,达到7530亿美元,比目前的水平增加123亿美元。

共和党参议员们写道:“如果拜登总统对美国军队的支持,与他对国内开支的热情相一致,那么中共就将无法超越我们。”“拜登总统的预算提案削弱了国防开支,不仅向我们的北京和莫斯科对手,也向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发出了一个可怕的信号。”

参议院预算委员会(Senate Budget Committee)资深成员、南卡罗来纳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和参议院拨款委员会(Senat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副主席理查德·谢尔比(Richard Shelby)也在信上签了名。

参议院共和党助手警告说,如果拜登的国防开支提案未能达到共和党的期望,这将危及两党通过这个可提高美国与中共竞争力的法案的机会,并使一些政策制定者所认为的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威胁恶化。

共和党参议员周五(4月9日)表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希望提出的任何针对中共的两党立法,都将被拜登的国防预算提案削弱。

参议员们表示:“我们准备通过常规程序来制定更多的两党立法,以应对中共问题。但如果拜登政府坚持削减我们工具箱中最重要的工具的预算,那么这一进程就不会奏效。”

与此同时,参众两院的自由派(liberal,左派)都对拜登的预算中,国防开支过高提出了警告。

参议院预算委员会(Senate Budget Committee)主席、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周五表示,他对于将7530亿美元用于“臃肿的五角大楼”表示“严重关切。”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在军事上的开支,已经超过了其后的其它12个国家的总和,现在是我们认真考虑,目前五角大楼存在巨大的超支、浪费和欺诈的时候了。”

在众议院,威斯康星州民主党自由派众议员马克·波坎(Mark Pocan)评论说,鉴于五角大楼近年来的预算增长幅度,123亿美元国防开支的增长“太大了”。

在一份声明中,他指出,五角大楼所增加的开支,“占用了本来可以用于其他以人为本的政策的资金,比如医疗、教育和住房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