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4/19 与中共竞争6G 美日将联合投资45亿美元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与中共竞争6G 美日将联合投资45亿美元

纽约逾千人集会纪念“四二五”上访22周年

被提告之后 密歇根州长称春季不再下封锁令

以渔船做幌子 揭秘中共海上神秘“部队”

加密货币集体闪崩 比特币暴跌 近50万人爆仓

耐药菌成医疗难题 新材料可将其杀灭

除美军舰队 传日本护卫舰也“护航”辽宁号

以下是详细内容:

与中共竞争6G 美日将联合投资45亿美元

美国总统拜登4月16日在白宫接见日本首相菅义伟,双方重申美日同盟、以及共同应对中共挑战。

美国总统拜登和日本首相菅义伟已经达成共识,联合投资45亿美元,用于开发下一代通信技术6G或“超越5G”(beyond 5G),并在制定全球标准方面与中共竞争。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导,根据拜登菅义伟周五(4月16日)在华盛顿会晤后公布的文件,两国将这笔投资用于研究、开发、测试和部署安全网络以及先进的信息和通信技术。

“美国已承诺将投入25亿美元,日本也承诺投入20亿美元。”文件说。

两国还追求“安全和开放”的5G网络,包括推进开放网路框架(Open-RAN),显示两国领导人有意针对中国(中共)领导的通讯网络,创造一个替代方案。

目前,华为、中兴通讯(ZTE)等中企在基站领域占据了大约40%的市场份额,再加上欧洲企业爱立信(Eriksson)和诺基亚(Nokia),以及韩国三星电子,这些企业在基站领域总计占据90%的市场份额。相比之下,美国和日本企业的市场占有率比较小。

但是,美国业界龙头高通(Qualcomm)拥有约10%的5G专利,和华为差不多,而日本主要电信公司NTT Docomo仅有6%的5G专利。

“日经”称,为了避免犯下同样错误,日本决定在6G开发之初就加入国际竞争,以将日本的专利份额提升到10%。

日本表示,为开发下一代通讯技术制定全球标准至关重要,因此决定与美国合作。

这份文件所概述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美日通信合作扩大到其它国家,以促进安全的通讯方式。“日经”称,在美日主导的倡议中增加合作伙伴,应有助于在制定全球标准方面与中共竞争。

这份文件还主张在包括半导体在内的敏感供应链上进行合作。

除了6G合作外,拜登和菅义伟在联合声明中还特别提到“台海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达成一致认识”,这是自1969年以来,美日两国领导人在联合声明中首次提及台湾。

拜登说:“我们致力于共同努力,应对来自中国(中共)的挑战、东海和南海以及朝鲜等议题,确保印太地区自由与开放的未来。”

纽约逾千人集会纪念“四二五”上访22周年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大上访事件22周年。

在集会上,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等组织的代表以及时政评论家、社会团体负责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等发表演讲,并有民众在集会现场公开宣布退出中共。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戴兵/大纪元)

张而平: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慈悲救人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言人张而平第一个发言,他表示,22年前,法轮功学员怀着大善大忍慈悲救人的心上访,是给共产党当权者机会。但不幸的是,江泽民和中共一意孤行,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更加残酷的迫害。二十多年中,法轮功学员和平反迫害已经让全世界觉醒。

他说,“希望所有观看我们活动的人,中国人也好,西方人也好,能站在正义的一边来。”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言人张而平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社区领袖玛莎:CCP 停止迫害好人

纽约民主党法拉盛社区领袖玛莎( Martha Flores-Vazquez)首先感谢游行主办方给法拉盛社区带来上千善良的人。

“我支持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是一个好功法,带来身体的健康,让人善良,带来和平和正义,我们支持法轮功是基于常识和逻辑,他值得我们尊敬。”玛莎说。

“我们在这里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住手共产党!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法拉盛社区领袖玛莎( Martha Flores-Vazquez)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庆祝3.7亿中国人三退

易蓉说,在我们纪念4‧25法轮功反迫害22周年的时候,也是庆祝3亿7千万勇士退出中共党团队的时候。

“22年来,无数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中共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易蓉说,但是,中共的迫害没能摧毁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一直坚持不懈的反迫害,并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民众传播真相,揭露共产邪恶。“为危机四伏的世界带来了光明与希望。”

易蓉说,特别是《九评共产党》的问世,如灯塔驱散了生活在共产专制下亿万民众心中的阴霾,引发滚滚退党洪流。“国际社会也更加清醒地认识了共产主义对全世界的祸害。香港民众抗共也喊出了‘天灭中共’,更多的人心觉醒就是暴政终结之时。”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汪志远:中共是毁灭人类的祸根毒源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长年来一直搜集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名单以及他们的犯罪证据。主席汪志远表示,中共在瘟疫全面爆发的同时也没有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还在继续;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中共几十年来对全体中国人迫害的延续;中共病毒祸害全世界,清除共产邪灵是人类共同的责任。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主席汪志远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汪志远说:“我们告诫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中共正在解体,全面清算中共的大潮即将到来。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将面临人类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审判和惩罚!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都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无论是最高层决策者,还是最底层的警察打手,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自首坦白、揭露黑幕、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他说,追查国际一如既往,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这就是我们对神的承诺,我们永不放弃。”

4‧25亲历者石采东:认清中共 善待法轮功

原中国科学院博士石采东是1999年4‧25大上访的亲历者,并随朱镕基进入中南海信访反映情况。他在今天的集会上表示,纪念对4‧25的纪念不只是法轮功的集会,不只是一个受迫害的信仰团体的集会,而是一个告诉人们真相以及揭露中共反人类本质的集会。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4‧25亲历者石采东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历史已被中共扭曲得面目全非。今天,世界正在中共的谎言中遭受灾难。”石采东并列举了中共在一百年的历史中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以及中共歪曲事实,包括在抗日、大饥荒、六四屠杀、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镇压法轮功以及武汉肺炎上面所撒的弥天大谎。

“如果以前有人说法轮功讲的真相离自己很远,与自己无关,那么今天你再回头看一看,你会发现不但他们说的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器官是真的,而且他们说的中共危害全人类也是真的。”

“而这些真相关系到你如何看待像中共这样的邪恶组织,如何逃离像中共病毒这样威胁全球的大灾难,如果您了解了这些真相,那么今天您就会远离中共,避免被中共祸害。”

他说,如果这些传播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是带给人们希望的人的话,“是时候善待法轮功学员了”。

阿德勒:共产党继续扩大对无辜者的迫害

法轮功之友主席艾伦‧阿德勒(Alan Adler)说,作为一个在过去30年内跟踪法轮功故事的美国人,他注意到中共一直到目前还在残酷地迫害着无辜的修炼群众。并且通过武汉肺炎,中共把它的迫害扩散到全世界。

“如果我们不制止中共,它就得逞了。”他说,“作为法轮功之友,为法轮功站出来,等于为我们自己的自由而站出来。因为如果我们现在不站出来,压迫者就会扩大他们的领域,我们可能失去未来站出来的机会,也没有人会为我们站出来了。”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法轮功之友主席艾伦‧阿德勒(Alan Adler)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米瑞晶:4‧25是永远的回忆

法轮功学员米瑞晶是22年前4‧25上访的亲历者,她回忆了当年上访时法轮功学员们的和平理性与秩序井然。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22年前4‧25上访的亲历者米瑞晶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中午大家在用餐过程中把垃圾都随手放入垃圾袋,同时把周边地上的垃圾杂物和警察丢的烟头等也都捡得干干净净,能看到警察脸上显露出惊异的表情。”米瑞晶说,“大法弟子的这些行为不需要谁去指使命令,都是通过共同修的一部大法_《转法轮》,按照真善忍的标准,用心法指导着自己去做的。”

她表示,法轮功学员今天做的事情与当年的4‧25上访一样,没有个人目的,没有政治诉求,只是告诉人们真相。

“人的一念决定自己的选择,人的选择决定了自己的未来”,她希望中国人在真相面前赶快觉醒,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从而得到神佛的庇佑。

独立专栏作家戈壁东:支持法轮功

独立专栏作家戈壁东是从加州到大美东,再从华盛顿赶到纽约,就是为了专程参加法轮功学员的纪念“4‧25”22周年纪念活动。

他说,迫害法轮功是中共制造的最大规模的人权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只是一些最善良的普通中国人,而他们却遭到了最残酷的迫害,而且现在还继续进行着。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独立专栏作家戈壁东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今天我从远方赶来,站在这里,就是要告诉全世界,”戈壁东说,“继续容忍这样的邪恶政权存在,是这个人类社会的耻辱!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里大声呼吁,全世界所有的正义人士联合起来,消灭中共这个人类社会的灾难,还人类社会一个正义和公道!”

法轮功学员陈法缘:呼吁营救被绑架父母

十六岁的陈法缘说,她的工程师爸爸和英文老师的妈妈于去年10月27日晚遭到中共绑架,只因为他们与其他七位法轮功学员在湖南长沙的一所民宅中学习叫人向善的书——《转法轮》。

“我的父母没有犯任何罪,仅仅因为修炼“真、善、忍”就遭到迫害,我感到这是极其荒唐的。”她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父母的消息,“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酷刑折磨?我非常着急,非常想念他们。”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法轮功学员陈法缘呼吁营救被绑架的父母。(戴兵/大纪元)

父母的被捕让她精神上受到很大打击,而且严重地影响了陈法缘的学习和生活,经常在半夜哭泣。她对中国人隔空喊话,希望参与迫害的人悬崖勒马,释放她的父母及其他法轮功学员。

“警察叔叔们,你们也有父母和儿女,如果你们的家庭和孩子,遭受了这样的迫害,你们是什么感受?我希望为中共做事的警察们能够真正的看清真相,停止参与迫害,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而美好的未来。”

李天笑:长夜将尽 天灭中共终将到来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时政评论家李天笑说,如果说当年4‧25上访发生的时候,这个正义声音背后的巨大力量和伟大意义还没有被人们认识的话,那么今天,法轮功的道德力量已经震撼了巨大的人群。

“实际上,法轮功的4‧25和平上访维权和随后的讲真相救世人,已经扭转和奠定了历史的乾坤。”他说,虽然中共的迫害机器仍在运转,但中共的最后解体是历史注定的结果。“追查国际组织和各种机构已经为起诉中共罪犯收集了大量证据,江泽民一伙即将被押上审判台。天灭中共不是遥遥在望,而是近在眼前。”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时政评论家李天笑在集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现场有七位中国民众宣布退出共产党的党、团、队组织。其中来自河南省的广告业企业家杨士松是当天听说集会上有退党仪式,特地赶过来宣布退出共产党的共青团组织的。

他说,他在国内是用自由门翻墙看到真相的,“为此我要感谢法轮功”。“参加过共产党的共青团,这是我一生的耻辱,是我灵魂的罪孽,是我的良知和正义的污点。所以我今天要正大光明地告诉所有人:我要和中共恶党划清界线!”

4月18日,纽约民众逾千人在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会,纪念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22周年。退党中心主席易蓉给三退人士颁发了三退证书。(戴兵/大纪元)

退党中心主席易蓉给他们颁发了退党证书。法轮功学员们还表演了文艺节目。集会盛况吸引了很多法拉盛居民观看。

被提告之后 密歇根州长称春季不再下封锁令

2020年10月16日,密歇根州州长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在密歇根州南菲尔德(Southfield)的比奇森林娱乐中心(Beech Woods Recreation Center)发表演讲。

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表示,在春季病例激增之下,她的州不会再实施与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相关的封锁措施。此前,共和党在2020年对其提起诉讼,称她越过了宪法赋予权力。

民主党人惠特默周日(4月18日)在接受《与媒体见面》(Meet the Press)节目采访时说:“我已经被我的立法机关起诉了。我已在共和党控制的最高法院败诉了,而且我也没有(15个月前所拥有的)完全相同的工具了。”

她详细解释说,即使中共病毒感染病例出现激增,这些诉讼也使她无权再单方面实施疫情封锁措施。

共和党人则指责说,州长所实施的疫情封锁政策,对经济和居民的生计造成了损害。同时指出,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等地区,最近都不再实施封锁政策,因此可被效仿。尽管官方表示,佛罗里达州的春假期间,感染病例有所增加,但在最近几天,这两个州的COVID-19(中共病毒)感染病例数量似乎已经趋于稳定。

惠特默还表示:“嗯,归根结底,这将取决于是否每个人都履行了自己的职责,这是最重要的。我们恳求人们认真对待这件事,戴上口罩,接受病毒检测。”她还继续说道:“如果你身边的人的检测结果为阳性,那就待在家里。如果你真的感染了COVID(中共病毒),就使用这些单株抗体(monoclonal antibodies)中的一种。这样,我们就可以让你远离医院,帮助你保持健康。”

去年,密歇根州最高法院裁定,惠特默没有宪法赋予的权力,以继续延长因疫情而宣布实施的紧急状态。与此同时,惠特默受到了共和党人的尖锐批评。他们认为,她的疫情封锁令过于严厉,损害了商家和企业的利益。

州最高法院大法官斯蒂芬·马克曼(Stephen J. Markman)代表多数派意见写道:“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根据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2020年4月30日之后,州长没有权力,再依据《紧急管理法案》(Emergency Management Act)宣布‘紧急状态’或‘灾难状态’。”

“此外,我们得出结论,《州长紧急权力法案》(Emergency Powers of Governor Act,EPGA)违反了我们州的宪法。因为它声称,将州立法权(包括全权警察权)授予行政部门,并允许无限期地行使这些权力。”

在密歇根州卫生和公共服务部(Michigan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MDHHS)主任伊丽莎白·赫特尔(Elizabeth Hertel)于本月早些时候,前往阿拉巴马格尔夫海岸度假胜地(Alabama Gulf Coast)之后,惠特默的办公室近日面临批评。

密歇根州共和党发言人泰德·古德曼(Ted Goodman)周三(4月14日)就此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评论说:“惠特默州长及其幕僚的纯粹的厚颜无耻真是另类。”他补充说:“惠特默在实施严厉的封锁令方面的立场很简单:规则只针对你,但绝不针对我。”

以渔船做幌子 揭秘中共海上神秘“部队”

近期,由于中国船队大量积聚与菲律宾海域牛轭礁,图为2021年3月23日,牛轭礁附近的中国渔船。

近期,由于中国船队大量集聚菲律宾海域牛轭礁,中共的一只神秘的、对外不愿承认的“海上民兵”,成为热门话题。

海上民兵”被看作继海军和海警之后,中共的第三股海上力量。有趣的是,当外界都在议论“海上民兵”之时,4月2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却坚持说,这些只是避风的中国渔船,中共驻菲律宾大使否认这是“海上民兵”,中共外交部另一发言人赵立坚也称, “海上民兵”的说法“别有用心,意图险恶”,《环球时报》发文,标题是“他们为何捏造“中国海上民兵船”。

中共这种百般抵赖的做法,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事实上,不但美军对中共“海上民兵”行动了如指掌,中共自己都在吹嘘自己是如何利用“海上民兵”,通过“低强度对抗”,对海洋“维权”做出“巨大贡献”等等。

专家们表示,中共在灰色地带行动,追求海上目标而不至于引发武装冲突,最重要的手法,就是利用海上民兵。估计中共全职海上民兵,人数可能达到数万人,船只数千艘。

不捕鱼的全职海上民兵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中国海事研究中心(CMSI),一直都在研究中共的“人民武装海上民兵”(PAFMM),根据去年7月美国《外交家》(the diplomat)报导,CMSI的研究表明,“海上民兵”不是一个独立兵种,而是由地方政府和省政府成立了一个国防组织,归地方管理,但行动需军队批准。

“海上民兵”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为数众多的普通捕鱼船队,只是偶尔为中共海军工作。另外一些则是全职海上民兵,更加专业化,拥有更好的装备,能够直接执行任务,它们是海军辅助舰队的海上先锋队,目标不在捕鱼。

美国国防部在2020年中国(中共)军队的报告中,只提到了84艘实际的专业“海上民兵”船只,全部归西沙群岛的三沙市管辖。这支成立于2016年的部队,获大量政府补贴,在南沙群岛一带活动,是中共最专业的“海上民兵”部队,无商业捕捞责任,并从最近离职的退伍军人中招募船员。

前美军太平洋司令部联合情报中心作战主任舒斯特(Carl Schuster),在近日接受CNN访问时表示,“这些(专业)“海上民兵”不去捕鱼,他们船上有自动武器,船体也经过加固,因此在近距离内接近非常危险。另外,这些船只最高航速约为18~22节,比世界上90%的渔船都要快。”

中国二百多艘船只集结在南海牛轭礁附近。(Philippine Coast Guard Handout/AFP)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国海事研究中心教授艾瑞克森(Andrew Erickson)3月份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撰文指出,“他们(海上民兵)的船,比典型的菲律宾或其它国家的渔船都要大得多,坚固得多,船体设计相对坚固,船首后面的钢板上,焊接了额外的摩擦条,高压水枪安装在桅杆上,使得在大多数突发事件中,成为强大的武器,对于一般捕鱼船或警察这样的对手,能够进行攻击性地肩扛、撞击和喷射。”

台湾网刊“鸣人堂”去年8月份则对三沙市全职海上民兵有更详细的报导,文章说,三沙海上民兵部队2013年创立,2015年注册为三沙市渔业发展公司,大量招募具专业技能的退役官士兵和大专人才,快速扩充所属船队。

文章说,“自2015年起,三沙市渔业发展公司至少新建了20艘以上的大型渔船。这些新船的特点除了排水量大适合远洋航行之外,船体更采用能承受战损的钢造设计。

“除此,渔船内部已经有军械室和弹药库可供储藏轻武器和弹药,甚至在舰艏和舷侧也都预留重机枪/机炮使用的炮座卡榫插孔,只需短时间就能摇身一变成为简易炮艇,有效威吓和对抗无武装渔船甚至是轻武装海巡舰艇。

“而就排水量和船体构型来看,配发重型反战车飞弹和肩射防空飞弹也绝非难事。是以,三沙市渔业发展公司在本质上已成为国营军事公司,而所属渔船队,也形同不挂牌的准军事组织。”

全职海上民兵可能几万人员、数千船只

根据艾瑞克森的分析,最近几周积聚在牛轭礁二百二十多艘船,看起来与三沙市全职民兵船只有所不同,这表明中共全职民兵船只的数量,比之前想像的要多,可能有数千艘船只和数万名人员。美军所估计的84艘,过于保守。

在3月底发表在《外交政策》的另一篇文章中,艾瑞克森追踪了聚居在牛轭礁规模庞大的“渔船”中,有隶属广东江门市台山帆程渔业发展公司的7艘巨大的拖网渔船,是专业的全职“海上民兵”船。

这些船(一共建造了9艘)是广新造船重工建造的,在2017年12月5日的交船仪式上,江门军分区副司令员万良安,江门军分区战备建设处处长张远发,都参加了交船仪式。这表明了帆程渔业的9艘拖网船,并不是普通的渔船,而是台山“海上民兵”的新成员,归中共军队指挥。

帆程渔业的9艘拖网渔船以台山沙堤湾为基地,成为“远海民兵中队”的核心力量。2016年3月,也就是帆程渔业成立的同一年,台山“武警工作会议”上讨论了成立远海民兵中队的计划。在“海上民兵”的术语中,“远海”往往指的是第一岛链内的偏远海域,包括南海南端。

2019年4月,江门市退役军人事务部主任李广义,到沙堤湾远海民兵中队视察。他登上其中一艘“民兵骨干船”,“鼓励船长和船员要当好南海‘维权’先锋,完成上级赋予的各项任务”,强调了中队在为中共老兵提供优先就业方面的责任。这一切都有力地表明,远海民兵中队,由前中共军人担任。

艾瑞克森根据对过去12个月的AIS数据(船舶自动识别系统)的观察和分析,发现帆程渔业的9艘拖网渔船的行为模式,不同于任何普通渔船。

自2020年3月以来,9艘拖网渔船有计划地从台山到南海的九章群礁(牛轭礁在九章群礁的东北部)巡逻,然后直接返回广东老家。艾瑞克森分析说,对于渔船来说,这些行为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渔船有强烈的经济动机,经常捕鱼。这种行为模式与三沙市的84艘专业民兵船类似。

艾瑞克森说,自从1974年西沙群岛海战以来,北京就一直在使用海上民兵,来推进其在南中国海主权的争议主张。一直在增加专业的、军事化的全职海上民兵的精锐力量,这些人员从前中共退役军人中招募,拿着丰厚的薪水和福利,不断追求中共领海主张。

前面引述的《外交家》文章分析说,在2008年之前,中国一直在减少捕捞能力,但后来中国渔船队又进行了长达十年的扩张,这种扩张与“海上民兵”的崛起直接有关。中共为渔船队提供了新的钢壳船补贴,免费的导航卫星系统以及准军事训练。渔船队与中共海军和海警进行军事演习,同时从地方获得包括补贴、社会福利和养老金在内的补偿。

艾瑞克森表示,这些民兵和中国捕渔船队整合在一起,民兵可率领大批渔船执行任务,中国的渔船队规模堪称世界第一,约有18万7千艘渔船,到现在西方还不知道到底其中多少与海上民兵有关。

中国二百多艘船只集结在南海牛轭礁附近。(Philippine Coast Guard Handout/AFP)

游走于灰色地带 胁迫南海诸国

今年年初,《陆军大学通讯》( army university press)发表一篇长篇报告《中国的海上民兵和渔船队》(China’s Maritime Militia and Fishing Fleets),对中共海上民兵崛起的背景进行了分析。

文章认为,自1992年以来,中共外交经历了三个阶段,邓小平时期的“韬光养晦”阶段,上世纪90年代为了让其它国家放心的“和平崛起”阶段,习近平时期的“中国梦”阶段。

2012年上台后,习近平认为“韬光养晦”和“和平崛起”已经不合时宜,他更倾向于行动主义的做法,中共为了维持自己“合法性”,在诋毁西方自由,宣扬“百年屈辱”的同时,“更坚决地抵制对核心利益的挑战”。

作为中共海上第三支力量,“海上民兵”游走于灰色地带,通过用成群结队的渔船,压倒对手,渐进式地完成对整个南海的实际控制和主导权。从而能够让中共可以在不动用军队的情况下,提出大量领土要求。

相反,在遭遇美国海军或其它有能力强大的外国军队时,他们将“弱小”作为武器,亮出他们所谓的平民身份,使得外国军舰犹豫不决。中共同时也会籍机加紧国内宣传。

2017年搜狐网有一篇公众号为“热血武器”的文章:“中国(中共)最神秘的海上民兵部队 一直处在第一线发挥巨大作用”,自爆海上民兵的是如何在灰色地带发挥作用的。

文章说,“作为海上民兵,他们没有强悍的火力装备,为什么能发挥出如此重要的作用呢?那是因为,有一些不明舰船的扰乱,军方不好直接出手,而海上民兵作为非正规部队,在事件没有上升到战争状态时,用他们来抵御是更好的选择,而一旦发生变故,中国(中共)海军就是海上民兵们最坚实的后盾,这种御敌办法被称为海洋纠纷中的低强度对抗。”

比如,2009年,当美国海军“无瑕号”(Impeccable)调查船,在中国领海以外的水域进行军事调查时,遭到了海上民兵的包围。

2012年,海上民兵在中共海警的协调下,成为占领黄岩岛的先锋队。

2014年5月,一个中国石油钻井平台被拖往长期被视为越南专属经济区(EEZ), 引发中越双方百余船只的对峙,两个多月来,中共“海上民兵” 船只在石油钻井平台周围围成保护圈,驱赶越南船只,并撞沉3艘越南船。

2015年5月,广东省江门军分区组织海上民兵进行军事演习,重点演练其战时任务,内容包括集结动员、海上维权、巡逻、后勤保障、战斗中受损码头的抢修等。

2016年3月,约100艘中国渔船,出现在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内。这些船只没有悬挂任何国旗,也没有明显的标记,随行的还有两艘中共海警船只。

2019年,“海上民兵”船只在距离菲律宾位于南沙群岛南钥沙洲的前哨基地半海里内接近。菲律宾部署了一艘前美国海军坦克登陆舰,来监视这两艘中国拖网渔船。

在东海也重复同样的故事。自2010年日本政府从日本民间购买了尖阁列岛中的3个岛屿以防止其被占领以来,“海上民兵”和中共海警船,经常进入尖阁列岛领海,骚扰日本,破坏现状。2020年,中共已将这些行动升级,向东京施压。

加密货币集体闪崩 比特币暴跌 近50万人爆仓

本周日成为数字货币的“灾难日”,多种加密货币集体闪崩。

本周日(18日)成为数字货币的“灾难日”,多种加密货币集体闪崩。其中比特币现崩盘式暴跌,跌破52,000美元/枚,目前已有近50万人爆仓。

加密货币暴跌之际,全网加密货币过去一小时爆仓达到42.87亿美元,过去24小时有超过62万人爆仓,爆仓量55.79亿美元。

24小时涨跌幅计算,比特币暴跌17%,以太坊暴跌20%,币安币暴跌17%,瑞波币暴跌26%,狗狗币暴跌19%,莱特币暴跌28%,波场币暴跌25%,柚子币暴跌29%。

每经网报导,比特币在4月13日曾一度突破64,000美元关口,最高达到64,778美元,当比特币“玩家”以为比特币会继续走高时,此时,比特币又连续几天回落。

比特币的快速下跌,做多的投资者损失惨重,据比特币家园最新数据显示,近24小时,爆仓人数急剧上升,超47万人爆仓,379亿元人民币灰飞烟灭。

那么,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券商中国引述分析人士认为,刚刚发生的暴跌可能与三个因素有关:一是土耳其从4月30日开始实行加密支付禁令,Coindesk预计印度与摩洛哥也将出台类似政策;二是刚刚上市不久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Coinbase被高管抛售,套现近3亿美元股票;三是有消息指,美国财政部将指控多家金融机构使用加密货币进行洗钱。

耐药菌成医疗难题 新材料可将其杀灭

黑磷可有效杀灭耐药细菌和真菌。图为黑磷晶体

耐药性细菌和真菌目前已成为医学难题,许多常规手段(如抗生素治疗)对这些耐药菌无效。医学界也不断在研发新治疗手段以应对这一日益严重挑战。

最近科学家发现一种叫黑磷的材料,可以高效杀灭耐药菌。它的杀菌方法是,当其分解时会氧化细菌和真菌细胞表面,在这一氧化过程中,细菌和真菌会撕裂从而被杀死。

“找到一种可以同时预防细菌和真菌感染的材料是一项重大进步。” 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的研究人员亚伦·埃尔本(Aaron Elbourne)博士说:“这些病原体造成巨大健康负担,并且随着耐药性持续增长,我们治疗这些感染变得越来越困难。”

联合国、国际机构和有关专家曾于2019年4月29日联合发布一份报告称,如果不采取行动,到2050年,耐药性疾病每年可导致1000万人死亡。

黑磷杀菌特性新发现让科学家很振奋。

在研究这种材料时,埃尔本和同事利用黑磷纳米(一纳米等于百万分之一毫米)薄层来测试该材料杀灭五种常见细菌菌株(包括大肠杆菌和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以及五种真菌(包括金黄色念珠菌)的有效性。

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多达99%的细菌和真菌细胞被黑磷破坏。

而且在这一过程中,黑磷开始自我降解,并在24小时内降解完毕,这个特性预示着黑磷不会在人体内累积。

有趣的是,当初研究黑磷这一材料的目的是为了将其应用于未来的电子产品-节能晶体管,这一发现将使黑磷在医学上也能发挥重要作用。

RMIT工程学院研究员苏梅特·瓦利亚(Sumeet Walia)博士说:“黑磷在氧气下会分解的特性在电子设备上是巨大问题,有时我们必须很艰难的通过缜密的工程技术来克服这些困难。”

“但事实证明,容易被氧气降解的材料非常适合杀死微生物,这正是从事抗菌技术研究科学家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所以我们的难题成为他们的解决方案。”

图为块状正交六方黑磷3d结构,单层为磷光体或2D膦(Nickclark/维基百科)

另外黑磷是一种类似于石墨的磷,具有层状晶体结构,其可以用机械方法剥离成原子层厚度。这也使它有能力成为迄今为止最薄抗菌涂层之一,可应用于超薄伤口敷料或成为植入物。

除美军舰队 传日本护卫舰也“护航”辽宁号

日本航母出云号直升机护卫舰。

美国海军公布美军舰队与中共航母“辽宁号”近距离并行之后,“辽宁号”被发现原地停留一天之时,网络热传,日本护卫舰也在与“辽宁号”平行行驶,相关照片用中文标识,发布者的推特账号已经被锁。

近日推特上热传,除了美军舰队,一艘日本护卫舰也在中共航母辽宁号旁边“护航”,推特账号“@shiwenye3”发布了相关照片。

目前@shiwenye3的推特账号被锁。但是,其发送的图片在网络热传,其中的说明用中文标识,有推特网友转发了这张图片。

Japanese destroyer (Maybe Murasame or Takanami) seen cruising next to Chinese aircraft carrier Liaoning. It was shot by US navy officer — with Chinese captions — but the account @shiwenye3 has been lockedhttps://t.co/Nu8KAdj3P0

— Kris Cheng (@krislc) April 18, 2021

雅虎日本(Yahoo!JAPAN)4月18日报导这则消息表示,照片中的中国(中共)航空母舰后面,可见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护卫舰,放大照片并进行比较后会发现,这艘护卫舰与日本“村雨( Murasame)”型护卫舰或“ 高波(Takanami)”级护卫舰完全相同。

照片中还可以看到日本护卫舰的独特设计,比如后机库的形状和船尾的轻微倾斜度。

报导表示,这不是中国或美国的船舰,而是日本的护卫舰,日本护卫舰也在与中国(中共)航母平行行驶。

中共“辽宁舰”及其三艘驱逐舰、一艘护卫舰、一艘补给舰4月3日通过冲绳本岛与宫古岛,进入太平洋。中共4月5日晚称,辽宁舰航母编队4日在台湾周边海域进行了训练。

美海军舰长翘脚看辽宁舰

4月4日上午8时,美国海军航母“罗斯福号”(USS Theodore Roosevelt)经由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

4日当天,美国海军拍摄下一张美军驱逐舰马斯廷号(USS Mustin)舰长翘脚监测中共“辽宁号”的照片,并公布在美国海军官方网站上,引发各界热议。

(菲律宾海,美国海军与中共辽宁舰近距离并驾航行,美军指挥官正在监测。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3rd Class Arthur Rosen/美国海军官方网站)

“辽宁号”原地停留一整天 引猜测

美国海军公布上述照片后,网络热传中共“辽宁号”在海南岛东方外海距离三亚港约290公里处,原地停留一整天,引发各种猜测,但中共没有进行说明。

台湾军事专家吴明杰在台湾政论节目中表示,“辽宁号”下水已三十多年,重要动力来源靠舰上约八具旧型蒸气锅炉烧重油,据中方自称发航要启动至少十小时热机,长天数运行中其动力系统确实存在风险,有可能发生故障,但也不排除在此海域进行载舰机的歼-15的起降训练。

亚太防务杂志总编辑郑继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辽宁舰”是机械故障,还是定点停靠,或是采取低速前进?这些目前都是外界臆测,没有证据可佐证。

台湾军事评论员亓乐义介绍表示,辽宁号原是(前苏联)“瓦良格号”,原要做海上娱乐城,后来翻修成航空母舰,属中型航母,是传统动力,不是核动力,当初的定位是作为试验舰跟训练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