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5/12 成都高二男生离奇坠亡 大批民众校门口要真相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成都高二男生离奇坠亡 大批民众校门口要真相

价值千万药企遭强拆 企业家揭中共割韭菜伎俩

美国务院谴责对香港大纪元记者的攻击

“我都要疯了!”华裔母亲谈孩子远程上课

• 消息:特斯拉停止上海购地扩厂计划

印度疫情雪上加霜 患者惊现可怕毛霉菌感染

德国下令 脸书须停止收集WhatsApp用户数据

美44州总检察长促脸书放弃推出儿童版IG

以下是详细内容:

成都高二男生离奇坠亡 大批民众校门口要真相

大批民众在49中校门口呼求真相。

成都49中高二学生林唯麒在母亲节当天离奇坠亡,学校阻挡家长进入学校,并拒绝家长查看监控,学生们被警告不准说出真相。11日,大批民众到校门口抗议呼求真相,遭到大批警察暴力相向,多人被带走。

死者母亲(微博@人生就像泡沫)5月10日在网络上痛斥,学校在当天晚上9点简单通知了她,称她的儿子从楼道坠落死亡,但是其它情况都不再透露,监控也不给她提供,而且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学校还将家长全部拒之门外,并警告其他学生对此事三缄其口。

死者家人求真相无门。(微博)

死者母亲还表示,她第一时间通知了各路媒体,但都是表示无能为力,不敢发声,甚至有的说背后的水太深,让她不要白费力气。

死者母亲讲述事发经过。(微博截图)
死者母亲讲述事发经过。(微博截图)

此后,孩子母亲多次发声,称从警方处得知救护车赶到时儿子已经心跳停止,没去医院却被拉去殡仪馆,查看监控时,唯独事发那一段没有监控。

救护车用了2个小时才到达现场

学校次日14:30发布通报称,学生是在18:40左右坠楼的。但是家长从警方那里得知,救护车是晚上8点半才到达现场,并且直接将孩子拉到殡仪馆,引发救护车为何用了2个小时才到达现场的疑问。

网民更加质疑,为什么不是警方通报,为什么不让家长看孩子?为什么不公布监控?

据称死者尸体上有烧伤的痕迹。网上疯传林唯麒是因占了该校化学系领导孩子的留学名额,被泼硫酸推下楼,直指该领导丧心病狂。

(截图)
有人自称是死者同学的家长,冒着危险讲述真相。(截图)

学校封口

事发后,学校师生都被封口,并遭到威胁,在学生中讨论此事者一律开除学籍。

有一名学生自称是死者同学,他表示全班都被告诫“谁要说出去就处分谁”,如果被开除没有学校可以接收,不能参加高考。并被威胁如果发到社交媒体都可以查出来。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有一名自称是在校生的学生表示,事发后,他们不管是上厕所还是接水,都必须报备去多久去哪里。

民众在校门口聚集,呼求真相

5月11日,推特网民爆料并上传视频表示,当日一直很多人聚集在成都49中门口讨说法,当局出动大批警察驱散了民众,死者母亲被警察拖进学校,视频显示多人被拖走。

尤其到了11日晚上,大批民众手持菊花,高呼真相。

有学生表示,从早上到晚上,一直都看到门口聚集的家长,当局调集了一辆警用大巴和至少十辆警车,数十名警察到场戒备。

5月11日凌晨成华区教育局通报,未发现学校存在体罚、辱骂学生等师德失范问题,未发现该生在学校受到校园欺凌情况。基本认定高坠属个人行为,排除刑事案件。

死者母亲微博据称已经被警方和新浪封锁。死者母亲另外以“四十九中林同学妈妈”注册账户再次发声,不认同成华区声明,要求看到全部视频,要求找出事实的真相!。

死者母亲表示不认同成华区声明。(微博截图)

价值千万药企遭强拆 企业家揭中共割韭菜伎俩

广西桂林制药厂。

近日,现居海外的大陆医药业某知名企业家Edward找到当地《大纪元时报》报社,讲述了他在中国大陆创办企业的心酸遭遇,并分享了他对中共的认识。他认为,中共的立国之本就是在欺骗,其真正目的就是长期统治、奴役人民。

参加集会声援港人 住处遭强行闯入

据Edward透露,他在医疗领域从业已有近20年,拥有完整的一套产业链,包括诊断试剂公司、实验室仪器公司、原料药生产公司、制剂生产公司、研发公司,以及医药分销公司。

近年来,由于在国内个人安危和企业都受到中共的威胁,Edward选择来到海外,并在2019年参加了一场当地反送中示威游行集会,声援港人守护普世价值。

然而,就在他参加抗争活动约一个星期后,几名陌生人就找到并试图闯入他的住所,他的朋友恰好目睹了事情的经过。

“当时我正好看了一下监控系统,那辆车从大门直接进到了院子里,”他说,“那时有一个房间门是开着的,车上就下来了三个男的、一个女的,直接要冲到没锁门的房间里去。我就赶紧出来问他到底有什么事儿,那几个人就迅速上了车。”

就在几名陌生人驶离大门前,Edward的朋友马上回到房间调取监控,“那个监控当时就不行了,就被黑掉了,包括房间院落的镜头,全都处于黑屏状态,持续了十秒,直到他们的车驶离院子,监控才恢复正常,中间回放的那些镜头也都没有了。”

在与陌生人短促对话期间,Edward的朋友刻意用中文开场。“那个年龄大一点的男人,有五十多岁吧,他马上的反应就是用中文回答。和我对话的那个男人一看就是负责指挥的领导,另两个辅助他的年轻人说白了就是协警这类人,很彪悍,穿的都是黑上衣,很像当时香港那些黑警,不像寻常来问事的人。”

“因为我们在国内经历过抄家、抄企业,这几个人只不过是没穿制服的警察。”

千万资金建厂 标杆企业遭强拆

Edward在三年前辗转来到海外,他所拥有的一家医药公司遭到北京当局强拆。

2017年5月,蔡奇接替郭金龙出任北京市委书记,同年11月,北京巿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聚福缘公寓”发生大火,造成19人惨死。事发后,政府以排除安全隐患为由,在没有任何过渡措施和安置方案的前提下,暴力驱逐所谓“低端人口”。

“新来的领导不认了,通知说我们的经营地点是非法建筑,都得拆掉。”Edward说,“其实我们搞医药公司是需要药监局备案审批的,我们所有的手续都是全的。”

“一分钱补偿都没有,他们就把厂子封起来了。厂里的东西都得变卖处理,大的空调装置、大的货架、多少吨东西,都得他们指定收废品的人来收,我们自己都没有权力去卖。”

“当时建这个公司花了上千万,设备都是很新的,都是很好的;而且因为当时管理得好,我的企业都上过中央电视台,作为我们这个行业的标杆企业。”

“到拆的时候,必须一个月以内搬走。要知道,这个企业根本没法搬,也找不着地方搬,而且没法重新建,所以当时没办法,只能等着被强拆。”

“当时我们那(大兴区)所有的企业都被拆掉了,有去维权的,但我听说去维权的就给抓走了,进去了就没出来,没下文了。”

据大纪元以往报导,当时强拆的对象包括建筑、厂房、城乡结合部的出租公寓和出租大院等,覆盖面之广,前所未有。

革命与“共产”

“我觉得第二次土改,第二次文革肯定就会起来,”Edward说。

Edward家自祖上开始经营北京便宜坊烤鸭店,从最早的一家小店发展成批发型企业。他说:“我听说是在清朝咸丰年间,我们家的烤鸭店就给北京所有的餐馆供应烤鸭,后来共产党搞公私合营就把我家的买卖给合营了。”

他说:“第一次土改的时候,我爷爷被打成了反革命,结果就给镇压了,那是在1952年。共产嘛,就是要把别人的财产抢走,用的方式是革命,说白了就是杀人,怎么杀人呢?就是给你定个罪,叫反革命。”在财产遭到剥夺以及精神压力的双重打击下,Edward家中有人甚至精神失常了。

现在,Edward在海外看到一些大企业被中共整垮并据为己有,他认为,第二次土改已经开始了,“现在在整这些大商人”。

“它就是拉着一帮穷人,‘咱们一起去共产,’骗人说把有钱人的财产给剥夺了分给大家伙。那穷人肯定就支持了,抢了有钱人一万块钱,最后拿出一千块钱、五百块钱分给穷人,这么多穷人一人哪怕就得了一块钱那也是白来的,所以他们觉得共产党好啊,就跟着共产党去抢有钱人的钱。”

Edward说:“但实际上他们不知道,有钱人的钱都是一点一点靠自己的劳动双手创造出来的。就像我做这个企业也是,得有20年了,我自己一点一点地做,发展成了一个小型的企业集团。每天工作都超过15个小时,没有休息,都是这么做出来的。”

“在国内,即使你开个小早点铺,你也会受到这些‘欺民贼’的剥削和欺压,比如工商、税务、城管,”他说,“等你做到中型企业以后,一年几个亿的销售额、有几百个员工,那就会被更大一级的‘欺民贼’盯上,比如说各个局、稽查部门等等。因为看你有油水、有肉,就到你这来揩油,包括药监局、派出所、环保局、安监局、税务局、市场管理局、城市运行局,还有综合执法部门。”

制造矛盾,输出革命

Edward所有的企业已经转交别人管理。他说,近期,园区物业变相强制他的员工们接种国产疫苗。

“在中央政府的网站上,他们发布了‘不准强制接种疫苗’的通知,而在底下执行的时候,他就逼着企业老板让员工打疫苗。”Edward说,“物业把门拦住,不打疫苗不许进园区。”

他认为,中共上下层级言行不一背后的宗旨,为的就是“逼良为娼然后抓嫖”,“逼着所有的企业家去侵犯人权,最后把这些‘不良’企业家揪出来,再平民愤。说白了共产党的这一套,永远是挑动群众斗群众。”

Edward说:“谁都知道中国的税率是‘死亡税率’,如果你按照他的各种税收文件规定去执行,没有一家企业能活,这是税务局的人说的。”

“但是在几年前,税务局就开了好多班,叫合理避税研习班,还收费,让企业家、财务人员来学习怎么去合理避税;等你按他说的去做了,合理避税了,某一天他就突然来个新政,要强制纠正某一方面的错误,就开始对所有的企业进行普查,把他讲的东西作为抓你的依据,查你偷漏税。”

“他们就是整人,为了他的政治目的,‘你看,都是黑心企业家吧。’这样就挑起了社会上一拨人和另一拨人的矛盾。”

群众斗群众:疲民策略

Edward表示,“《商君书》里讲的‘驭民五术’,其中一条叫疲民,就是‘为民寻事,疲于奔命,使民无瑕顾及他事。’中共这样就好统治了,挑动企业主和员工打起来。”

“我们的企业,近三年了,所有的高层管理人员和企业的股东,一分钱回报我们都不拿,因为没有利润了,所有的钱必须支付员工开销。员工也知道,都知道这些老板是什么样的。但是它(共产党)一定要挑起这种仇恨,就是为了让大多数员工和他们的老板打起来,这样他就可以当好人了。”

“工会组织的群里每天散布的就是你怎么给企业做记录,怎么给企业整黑材料,怎么去告你的企业。在这种挑动下,企业的劳动纠纷不断。”

“等打到法院的时候,法院的态度是什么呢?‘你们这些企业家居然颠倒黑白,员工告你们,你们还敢来这上诉,这就是错的。’这就鼓励了员工起来(闹事),这和土改、跟文化大革命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正在经历的一个诉讼就是员工告企业。这个员工从入职到离职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实际在岗工作一周,这个人每天都找不着,打电话也联系不上,到最后只能解除劳动合同。他试用期的四分之三时间都在旷工。”

“最后他把企业给告了,告了以后法院还支持他。更有趣的是,开庭了以后法院也找不着他,在这种情况下,(法院)还判企业赔偿他。”

“中国的法律在哪呢?它支持流氓无产者的恶意行为。”

中共的立国之本就是在欺骗

Edward表示,自己多年来用心钻研并尽力遵守国内每一部与经营相关的法律,其中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最后我发现它都是错的,这个法律是为政治需要服务的。”

“员工不来上班,我们做了所有的记录,包括考勤记录,因为我们的员工上班都是要打卡的。我们把打卡机所有的记录下载下来,提供给法院,法院说了,‘你们提供的不认。’”

“企业依法依规,我们还专门买了考勤记录系统的软件、硬件,这里出来的证据法律是不认的;而员工自己做个表,法院却是认同的。这不是按政治需要吗?”

“你即使都按照它做了,政治需要‘企业家现在就是万恶的罪人’,那么在所有的判决当中,你(企业家)就没有可争辩的权利。”

过去的经历让Edward了解到,“党政府”不同于“人民政府”,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党永远高于国家。

他认为,中国共产党制定的法律根本就不是符合普世价值的,它的前提都是错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这就是错的。你叫人民共和,怎么叫党管理一切了呢?它的逻辑都是错的。从它的宪法就可以看出是阳奉阴违,说的是民主,实质搞的是独裁:‘咱们是民主的国家,但都得听我的。’那这到底是什么?”

“中共的立国之本就是错的,就是在欺骗。”他说。

中共洗脑 企业家受蒙蔽

Edward说,独裁是共产国家的通病,“共产党就是人类的肿瘤,它就是要去奴役别人。”但可惜很多企业家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有很多人还意识不到,第一有网禁、防火墙;第二,它给企业家洗脑,天天上课、培训,给所有中国人洗脑。他们(中共)还给企业家灌上一大堆好的名头,实际就是为了自己的统治。”

“这个体制这样走下去的话,无论你是企业家,还是你是打工者,最后都得遵从这个体制,你不就是它的奴隶了吗?从长久来看,这些企业可能都不会再做了。”

“现在好多企业是想关舍不得关。像我们这个行业的企业,你要想把它做成,一家药厂,前后的投资至少三千万,而且要经过三年到五年,这家药厂才能拿到经营许可证,谁愿意把企业就这么关掉呢?他前面付出了多少心血才让他获得了经营的资质。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放弃,他想让企业活下去。”

“积累起来是很难的,而共产党它是一个破坏性的政党。共产党的国有企业里,哪个国企是他们自己创建出来的?哪个企业不是他们掠夺来的?”

“我觉得企业家应该看到,只要共产党在,早晚是死。要么被你自己的员工整死,要么让这些‘欺民贼’整死。”

在大陆经历的重重磨难,不禁让Edward联想到创业的初衷:“为什么我要创建这个企业?因为认为自己有能力,我能为社会创造出这种巨大的价值,也能展现我自身的价值,所以我才创建了这个企业。”

“但现在发现是什么呢?这都是错误的:你展现不了价值。你在中国只要成立企业,你就变成了它政治棋盘上的一颗棋子,想丢车保帅把你打出去就把你打出去,你不可能最后成功的,你成功的那天就是你死亡的那天。”

“我在这也开企业,在重新开始做。我就发现好多(西人)员工的想法也是一样的,但没有中国这么恶。比如说,不是自己的东西,公司买单的,他就使劲地给你浪费。”

“背后是什么呢?就是共产党思维,反正就是不让你得利。”

“人的思维方式突然间变了,我上班的时候,大家从来没想过要去拿公司的什么东西,包括我们那一代人,大学毕业后工作的时候还挺勤勤恳恳的,我们一定要在多长时间之内把工作完成,加班也不敢跟老板要钱,因为我们想把工作完成,能让领导认可我的工作,我们是这种思维方式。”

Edward认为,其根本原因是人们的价值观发生了改变。“举个例子,你看近些年来微信朋友圈都在晒什么呢,晒自己怎么挣得更多而付出得更少、我又去哪玩了、我又在享受生活了,一般都是晒这些东西,而没有说是晒我多么辛苦的工作,一天干15个小时——没有。”

“信仰极其重要 我们相信大纪元”

Edward曾在给员工的入职表格的个人信息栏中添加了一个问题:你有没有信仰?

“很多人回答的都是什么呢——无。当然了,有信仰的人在中国就特别少,凤毛麟角。而这些没信仰的人,其实根儿上,他们就是信钱。这是共产党教育的。”

Edward和伴侣都发现,这一点在80、90后的年轻人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中国现在是没有信仰的国度,”Edward说,“共产党教育的是什么呢?你不用信任何东西,你就信钱,就信眼前最实际的东西。所以你看现在中国人是不是都成这样了?说白了,信钱的人,共产党就好去驾驭,因为共产党可以给你钱啊——你没钱了没关系,这人有钱,抢他的,我可以带你们一起去。打土豪,分田地,共产党不就靠这个起家的吗?”

Edward认为信仰特别重要,“当一个人失去了信仰,只认钱的时候,谁给钱他就认谁,他就投降,他就能出卖自己的灵魂。”

“这是我自己的经历让我得到的结论,就得找有信仰的团体,信钱的人都不可靠——我们相信大纪元。”

美国务院谴责对香港大纪元记者的攻击

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被暴徒以球棍袭击十多下受伤,被救护车送往医院。

周二(5月11日),美国国务院、欧美政要及专家组织对香港《大纪元时报》记者梁珍(Sarah Liang)遭到凶徒袭击的事件予以强烈谴责,并表示支持《大纪元》在致力报导真相,揭露中共本质的努力。

5月11日中午,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在住所楼下被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手持铝制垒球棒殴打,遭袭击约一分钟后,凶徒立即驾车逃离现场。暴徒乘坐同伙接应的奔驰车逃离,车牌号为“TV3851”。梁珍身体多处受伤,已就此事件报警,并到伊莉莎白医院验伤。

梁珍表示,腿部被凶徒打伤并出现多处瘀伤,详细伤势还有待详细的检查结果。据梁珍提供的照片,肉眼观察可见有多处瘀伤。

据信,这次袭击由中共策划,以试图压制独立媒体的报导。

香港《大纪元时报》社长郭君就此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中共雇凶袭击香港大纪元记者,并紧急敦促香港警方尽快破案,同时呼吁香港市民保护敢于讲真话的记者,并呼吁全世界关注中共在香港制造的白色恐怖。

美国国务院周二表示,“美国谴责最近(凶徒)对大纪元记者实施攻击的事件。对记者的攻击是不可接受、也不能容忍的举动。我们要求当局完成对这一事件的全面调查,以及最近香港大纪元印刷厂的袭击案件。”

美国联邦众议员格雷格‧施托伊贝(Greg Steube)在给《大纪元》的声明中说,“这次袭击很可能是中共利用暴力压制批评者,和那些试图追究他们在香港侵犯人权和压迫行为者的又一个恶劣例子。”

“然而,尽管他们的印刷厂被毁,他们的记者成为攻击目标,但《大纪元时报》从未退缩说出有关中共恐怖的真相,我们为他们的勇敢而鼓掌。对于这次袭击,中共特工需要被追究责任,我们将继续在国会尽我们的职责,捍卫香港的民主和新闻自由。”施托伊贝补充道。

2019年12月4日,美国联邦众议员格雷格‧施托伊贝(Greg Steube)在国会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发言。(Saul Loeb-Pool/Getty Images)

4月12日凌晨,香港《大纪元》的印刷厂遭四名戴着口罩的男子(其中两人挥舞着大锤)闯入,在大约两分钟的时间里,砸毁诸多机器和电脑。然后带着一台电脑离开。该事件迫使大纪元印刷厂暂停运营数日。

2021年4月12日,香港大纪元印刷厂遭到歹徒袭击,印刷设备被打坏。(《大纪元时报》香港印刷厂的闭路电视监控系统截图)

英国政治家、阿尔顿勋爵(David Alton)也谴责了这次袭击。

“梁珍遭受的野蛮攻击应受到谴责,这是极其恶劣的事件。该事件表明了一种意识形态的暴力,试图胁迫、吓唬和恐吓讲真话的人们。这次袭击发生在世界新闻自由日之后几天,该日标志着新闻自由的基本原则。那些有幸生活在民主和自由社会中的人必须始终捍卫媒体的独立性不受攻击。”

阿尔顿勋爵表示,“这次(恶人)对梁珍的懦弱攻击应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维护《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所颂扬的这些自由。”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联合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本‧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告诉《大纪元》:“这次的袭击令人震惊和愤慨,再次说明香港的媒体自由、言论自由、宗教或信仰自由受到危险的威胁。我敦促国际社会大声疾呼,要求将攻击者绳之以法。”

保护记者委员会(CPJ)周二表示,香港警方必须对袭击事件进行迅速和彻底的调查,并追究责任。

亚洲项目协调员史蒂芬‧巴特勒(Steven Butler)指出,“香港警方不能允许​​《大纪元时报》记者梁珍遭受到无耻和无法无天的攻击得不到解决。当局必须不失时机地将肇事者绳之以法,并且必须确保所有在香港工作的记者的安全。”

香港记者协会稍早发声明,谴责这次袭击,并敦促警方展开调查。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是一个旨在捍卫全球新闻自由的国际非营利组织,它在推特上发表声明谴责这次袭击事件,并要求林郑月娥“立即采取行动”。

该组织写道:“无国界记者组织谴责今天(恶人)对大纪元香港记者@SarahLiangHk1的袭击,她在香港被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用棒球棍袭击后住院。今年4月,梁女士还报告,她被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跟踪。”

“我都要疯了!”华裔母亲谈孩子远程上课

安省的学校第三次关闭,大多数学生在家中参加在线课程。父母们最近接受调查时,描述了这个学年的感受,使用了“深渊”、“家庭地狱”和“混乱”之类的用词。

自去年三月以来,加拿大安省的学校第三次关闭,大多数学生在家中参加在线课程。父母们最近接受调查时,描述了这个学年的感受,使用了“深渊”、“家庭地狱”和“混乱”之类的用词。

“这简直太疯狂了,我要疯了。”万锦市居民熊莉莉(Lily Xiong,音译)对约克区新闻脱口而出。她有两个孩子,一个上幼儿园,另一个上九年级。她承认,有时候,她对孩子们大吼大叫,然后烤了一些美味的香蕉松饼来弥补。

熊认为虚拟教室在许多层面上对年幼的孩子都是有害的,虽然教师们很有耐心,而在线课程非常灵活,但网上上课的坏处包括不断地维持纪律,上课拖延,学生在屏幕前时间太长,参与度低和互动不足。

熊说:“孩子们需要与同龄人建立身体和语言上的联系。他们喜欢一起玩耍和交谈。”“在学校停课之前,我的小儿子问我:‘妈妈,请稍后再接我,我要和我的朋友聊天五分钟。’”

熊女士说,作为一名房地产经纪人,有时她不得不在“月光下”工作,因为她只能在晚上找到时间安排看房。

熊说,监视孩子们的在线学习情况,同时操心工作,耗尽她的身心。

熊最近做了乳房X线照片,她的医生想对她做进一步的检查。她说,这个消息让她感到苦恼,她刚刚得知邻居确诊患上癌症。

“两个星期等待检查结果,那段时间压得我透不过气,幸运的是,不是癌症。”熊松了一口气。

她说,这种大流行病也使人际关系紧张,例如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以及婚姻关系。熊正在考虑预约治疗师。

新市的脊骨疗法和经认证的运动治疗师卡尔内瓦莱(John Carnevale)说,疫情期间,很多父母来诊所治疗颈部和背部的疼痛,儿童和父母的焦虑和沮丧感大大增加。

卡尔内瓦莱说:“我注意到,孩子在家上网校,父母感觉像从事了两份全职工作,他们担忧。孩子们的学习会落后。”

父母感觉不好 孩子就不会好

列治文山的注册心理治疗师雪莉·怀特豪斯(Shelly Whitehouse)说:“孩子的神经系统直接附着在父母的神经系统上。如果我们感觉不好,他们就不会好。”

怀特豪斯在年轻患者中观察到更普遍的轻郁症(Dysthymia,持续性抑郁症),她警告说,许多学生确实在成长过程中挣扎。远离同伴会导致他们感到想“放弃生活”。

“他们也为无法通过这种完全在线的学习方式而有效学习苦苦挣扎。”

怀特豪斯也是两个学龄儿童的母亲。

“我的儿子觉得这对他来说是浪费的一年。作为妈妈,我看着他错过了艺术奖和宴会、舞会和12年级毕业。我看着他过去1年来对许多事情的愤怒和怀疑。但他最终还是很好地处理了这些问题。”

消息:特斯拉停止上海购地扩厂计划

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

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公司(Tesla Inc)此前曾打算在上海买地、扩大厂房,建立全球出口中心。消息人士透露,由于中美关系紧张造成的不确定性,这一计划已经停止。

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前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时期对进口中国电动汽车征收25%的关税,这一政策仍在实施中。特斯拉因此打算限制其“中国制造”产量在全球生产中的比重。

特斯拉上海工厂设计为每年生产50万辆汽车,目前正以每年45万辆的速度生产Model 3和Model Y汽车。

消息人士说,特斯拉取消大幅提高中国产能的计划,至少目前是这样。该公司今年(2021年)3月未竞标该工厂对面的那块地。

三位消息人士拒绝透露姓名,因为这些讨论是私下进行的。

特斯拉在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说,其上海工厂正在“按计划发展”。

特斯拉目前在上海的工厂占地200英亩(80公顷)。两位消息人士说,特斯拉从未表明有意向购买现有工厂对面那块地。那块地的面积约为现有土地的一半,可使该公司产能再提高20万至30万辆汽车。

一位直接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说,上海市政府一直在与几家公司商谈出售土地用于新能源商用车生产。

其中一位人士说,特斯拉可以将上海厂区的产能扩大到50万辆以上。该公司在现有厂区仍有地可用,按照设计将用于生产,但现在做了停车场。

特斯拉早些时候曾考虑将其中国制造的入门级Model 3出口到更多市场,包括美国。

特斯拉目前将其中国制造的Model 3运往欧洲。该公司正在德国建厂。

印度疫情雪上加霜 患者惊现可怕毛霉菌感染

2021年5月3日,印度新德里医院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急诊室内的染疫患者正在吸氧。

中共病毒(冠状病毒)在印度疯狂肆虐,已经夺走无数人的生命。疫情告急、卫生系统不堪重负之际,印度卫生当局发出警告说,一些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肺炎疾病)患者身上发现毛霉菌感染,可造成面部变形甚至导致死亡。

据彭博社报导,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ICMR)在周日(5月9日)发布的健康咨询中称,这种名为“毛霉菌病”(Mucormycosis)、也称“黑真菌”(black fungus)感染的真菌感染会损害鼻窦或肺部。ICMR称,服药一段时间或在重症监护室(ICU)病房时间过长的患者特别容易感染上。这种罕见但致命的感染可以使病人失去生命或致残。

印度卫生官员警告COVID-19出现毛霉菌病症状

毛霉菌感染非常罕见,这种感染也可导致面部疼痛、麻木或肿胀,发烧,胸痛、牙齿松动或其它问题。严重的病例需要手术,包括切除眼睛,这取决于感染组织发生的位置。用于治疗的抗真菌药物则可以通过静脉注射或口服给予。

据当地媒体报导,部分遭受毛霉菌感染的COVID-19患者失去了上颚骨或眼睛。

在过去19天中,印度报告的单日新增COVID-19病例数连续超过30万。与此同时,急诊室医生正看到这种真菌感染病例出现,这是重度医疗干预(有时包括鼻腔插氧气管)意外带来的结果。

印度卫生官员警告医疗人员,要警惕在COVID-19患者、特别是糖尿病患者中出现毛霉菌病的情况。

ICMR称,这种真菌感染的警告信号包括眼睛周围和鼻子周围疼痛、发红,呼吸急促,吐血,视力模糊甚至失明和精神状态改变。医生们被建议监测患者的血糖水平,并在用于氧气治疗的加湿器中使用干净的无菌水。ICMR警告说,不要过度使用类固醇,并指出,类固醇可能会使感染恶化。

路透社报导称,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授、全球真菌感染行动基金(GAFFI)慈善机构的专家大卫·丹宁(David Denning)说:“其它几个国家也有(毛霉菌病的)病例报告——包括英国、美国、法国、奥地利、巴西和墨西哥,但印度的数量要大得多。”

为了保命 患者甚至要被切除眼睛

BBC报导,上周六(8日)上午,孟买的眼科医生阿克沙伊·奈尔(Akshay Nair)正在等待为一名25岁的糖尿病女患者做手术,她在三周前从一场COVID-19中恢复过来。

在手术室内,一位耳鼻喉专家已经在为这位患者治疗。他在她的鼻子里插了一根管子,正在切除感染了毛霉菌的组织,这是一种罕见但危险的真菌感染。这种侵袭性感染会影响到鼻子、眼睛,有时还会影响到大脑。

在他的同事完成后,奈尔医生将再为这名患者进行一个三小时的手术,切除她的眼睛。

“我将切除她的眼睛以挽救她的生命。”奈尔医生告诉BBC驻印度记者。

奈尔医生在孟买的三家医院工作,孟买是印度第二波疫情中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之一。他说,他在4月份已经接触过大约40名患有真菌感染的病人。其中许多人是糖尿病患者,他们在家里已经从COVID-19中恢复过来。其中11人不得不通过手术切除一只眼睛。

在南部城市班加罗尔(Bengaluru),眼科医生拉古拉伊·赫格德(Raghuraj Hegde)描述了类似情形。在过去的两周里,他已经看到了19例毛霉菌病患者,其中大部分是年轻病人,“有些人病得很重,我们甚至无法为他们做手术”。

医生们说,他们的大多数病人就诊太晚,就诊时他们已经失去了视力,医生不得不通过手术切除眼睛,以阻止感染进入大脑。

印度的医生说,在某些情况下,病人的双眼都失去了视力。在极少数情况下,医生不得不通过手术切除下颌骨,以阻止疾病的蔓延。

毛霉菌病是印度在抗击中共病毒疫情中发现的最新并发症,随着病例数不断上升,该国仍面临病床、氧气、中共病毒药品和疫苗短缺的问题。专家警告说,印度疫情规模太大,必然会产生新的病毒变异和病毒后遗症。

德国下令 脸书须停止收集WhatsApp用户数据

WhatsApp近日强制用户从5月15日开始与母公司脸书共享用户资料。

脸书(Facebook)旗下应用程式“WhatsApp”近日又再次更新用户私隐条款,强制用户必须在5月15日前同意将用户资料分享给脸书,否则相关账户将无法再继续使用。对此,德国监管机构周二(5月11日)发布紧急禁令,要求脸书停止收集WhatsApp的用户数据长达三个月。

据CNBC报导,脸书执行长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自2014年、以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以来,一直在寻找新的盈利方式,该应用程式在德国约有6,000万人在使用。在最新的举措中,WhatsApp全球的用户都被邀请同意新的使用和隐私条款,该条款赋予该公司与脸书分享数据的权力。

WhatsApp用户被告知,如果他们想继续使用该应用程式,必须在5月15日之前同意新的条款。

德国资料保护与资讯自由委员会(HmbBfDI)主席约翰尼斯‧卡斯帕尔(Johannes Caspar)周二表示,由于这项更新并不合法,他已经发布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紧急命令,阻止脸书继续在德国处理WhatsApp的个人数据。同时,他还敦促欧盟数据监管机构效仿,使该禁令适用于所有27个欧盟成员国。

卡斯帕尔在声明中说:“这项命令旨在保障全德国数百万同意使用条款的用户权利和自由,还有重要的是,防止与这种黑箱程序有关的不利因素和损害。”

卡斯帕尔指出,过去,剑桥分析公司的丑闻事件影响到5亿多脸书用户的数据泄露,显示出大规模分析带来的危险规模,这些档案甚至可被用来操纵民主决策。

卡斯帕尔说:“全球对(WhatsApp)新使用条款的批评应该引起(人们)重新思考这些许可机制。没有用户的信任,任何基于数据的商业模式都不可能获得长期成功。”

脸书表示,大多数收到新服务条款和隐私政策的用户都接受了这项更新,该公司正在考虑如何对禁令提出上诉。

美44州总检察长促脸书放弃推出儿童版IG

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和Instagram的商标。

美国两大政党总检察长所组成的联盟呼吁脸书(Facebook)放弃为13岁以下儿童创建社群平台的计划。

总检察长们致信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他们认为使用社交媒体恐对儿童造成伤害,并且此前脸书也未能保护儿童用户的利益。

他们在信中写道:“总检察长们希望能保护我们最年轻的公民,而Facebook计划创建一个鼓励13岁以下儿童在网上分享内容的平台,这与我们的意愿相悖。”

此前,美国网络媒体Buzzfeed引用了该公司内部帖子,并披露了该计划。该帖子称,Instagram的高管们正考虑为13岁以下的儿童,建立分享照片的儿童版IG。根据目前的Instagram政策,只开放给13岁以上的用户使用。

来自44个州和地区的最高执法官员,对这一计划表示了担忧。他们引用的研究表明,使用社交媒体可能导致“年轻族群的精神困扰,以及自残行为和自杀行为的增加”。信中引用的其它研究发现,观看自拍照片将导致“自尊心下降”和“生活满意度降低”。

总检察长们还认为,年幼的孩子也没有能力面对拥有Instagram账户所带来的挑战,包括:对隐私的理解、分享的内容是否合适、内容的永久性,以及谁可访问网上分享的内容等等。他们警告,网络霸凌可能因这样的平台而加剧。

官员们还列举了脸书过去未能保护儿童权益的案例。例如总检察长们认为,脸书的儿童版Messenger存在一个小故障,允许儿童绕过限制,加入未经父母事先批准的陌生人群聊。

他们还对Instagram算法最近的一个“错误”提出质疑,该算法向有饮食失调的用户推广饮食内容。

“看来脸书不是在回应需求,而是在创造需求,因为这个平台主要吸引了那些本来没有或不会有Instagram账户的儿童”,他们写道,“简而言之,出于各种原因,为儿童设计的Instagram平台是有害的。”

签署这封信的总检察长们,分别来自马萨诸塞州、内布拉斯加州、佛蒙特州、田纳西州、阿拉斯加州、加利福尼亚州、康涅狄格州、特拉华州、哥伦比亚特区、关岛、夏威夷、爱达荷州、伊利诺伊州、爱荷华州、堪萨斯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缅因州、马里兰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内华达州、新罕布什尔州、新泽西州、新墨西哥州、纽约州、北卡罗来纳州、北马里亚纳群岛、俄亥俄州、俄克拉荷马州、俄勒冈州、波多黎各、罗德岛州、南卡罗来纳州、南达科他州、德克萨斯州、犹他州、弗吉尼亚州、华盛顿州、威斯康辛州和怀俄明州。

脸书没有立即回应《大纪元时报》的置评请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