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6/26 美国女星卡梅隆希望孩子未来伴侣是基督徒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美国女星卡梅隆希望孩子未来伴侣是基督徒

美司法部对乔治亚州的选举法提告

深圳楼市跌跌不休 全新楼盘88折降价促销

北京烟火彩排被揭耗七千万 再传重兵入京

再反转? 中共官媒规劝特斯拉维权女车主

苹果日报停刊 德议员:欧洲决不能保持沉默

中共全面封杀比特币 矿工: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以下是详细内容:

美国女星卡梅隆希望孩子未来伴侣是基督徒

2018年8月12日,卡梅隆和女儿娜塔莎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Lisa O’Connor/AFP via Getty Images)

出演情景喜剧《欢乐再满屋》的女演员坎迪斯‧卡梅隆‧布雷(Candace Cameron Bure)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三个孩子都到了适婚年龄,开始谈恋爱了。这位直言不讳的基督徒女星表示,对于孩子们的未来伴侣,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她)要有信仰,她希望对方能是个基督徒

“归根结底,我只希望对方能像我一样爱耶稣。”卡梅隆告诉《美国周刊》,“这样的要求太过分了吗?这并不过分。”

2018年3月24日,坎迪斯‧卡梅隆‧布雷在加利福尼亚州。(Frazer Harrison/Getty Images)

45岁的卡梅隆和她的丈夫(NHL退役球员瓦莱里‧布雷Valeri Bure)有三个孩子——22岁的娜塔莎(Natasha)、21岁的列夫(Lev)和19岁的马克西姆(Maksim)。

儿子列夫最近与他的未婚妻泰勒‧哈钦森(Taylor Hutchinson)分道扬镳。说到两人的分手,卡梅隆说:“没有人感到不安和心碎。”

而她的女儿娜塔莎也开始约会了。“娜塔莎当时没有告诉我她在约会。”卡梅隆告诉《美国周刊》,“她在约会,我很高兴,她应该和正确的人约会。”

2018年1月13日,卡梅隆(左)和女儿娜塔莎抵达加利福尼亚州。(Michael Tran/Getty Images)

卡梅隆很喜欢向孩子们的追求者展示孩子们的婴儿照片,以便让对方融入自己的家庭生活。她说,孩子们不介意她那么做,只是他们那一代的人“只喜欢看自己的照片”。

卡梅隆在2020年接受《基督教邮报》采访时说,她的信仰是她的指路明灯。“我是一名基督徒,我全心全意地爱着主。”她告诉该媒体,“上帝和他的教导是我生命中的真理,我很愿意和别人分享。我认为那是希望的唯一来源。”

2014年10月11日,孩子列夫和娜塔莎与妈妈卡梅隆在加利福尼亚州贝弗利山庄。(Kevin Winter/Getty Images)

已婚25年的卡梅隆,希望孩子们能找到基督徒伴侣,她甚至考虑过担任媒人的角色。她说,如果她知道22岁的娜塔莎“来自一个很好的家庭,并且可能会与某位年轻男士相处得很好”,她肯定会“把娜塔莎介绍给那位男士”。

卡梅隆是美国女演员、作家、制片人和脱口秀主持人,以在《欢乐再满屋》(Fuller House)中扮演的角色而闻名。她主演了许多圣诞节电影。她还以霍尔马克频道(Hallmark Channel)出名,正在宣传《极光茶园》(Aurora Teagarden Mysteries)的第16季《至死不渝》(Til Death Do Us Part)。

美司法部对乔治亚州的选举法提告

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司法部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周五(6月25日)宣布,司法部正在起诉乔治亚州,反对该州通过的法律中加入的投票限制内容。

“今天,司法部正在起诉乔治亚州”,加兰说,“我们的起诉书指控,最近对乔州选举法的修改是为了以种族或肤色为由,剥夺或限制乔州非裔的投票权,这违反了《投票权法案》第2条。”

乔州于3月通过新的选举法,该法律规定了一些投票限制措施,包括:选民须出示身份证件才能申请邮寄选票,设立选民登记系统检查选民资格,限制投票箱的数目及放置地点;禁止提供饮食给等待投票者,违者属犯法。立法机构从州务卿手中收回对选举的控制权,包括最后决定选举结果和撤换郡选举官员。

投票权团体称,这些限制措施将对少数族裔产生最严重的影响。

这起诉讼是司法部准备挑战大量州法中的第一起案例,认为乔州的州法将限制投票机会。

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演讲中,加兰点名了14项“使投票更加困难的新法律”,誓言要仔细审查“现行法律和做法,以确定它们是否歧视非裔选民和其它有色人种选民”。

乔州共和党人则认为,该州的选举法是保护选民诚信必要的。

“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投票。我们希望选举是安全的。我们对解决方案持开放态度,但乔州不能受到选民欺诈的影响。”共和党人说。

在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民主党拿下乔州的所有总统选举人票、两位联邦参议员以及数个国会众议员席位。但同时,乔州也有许多关于投票违规和选举舞弊的指控。

根据纽约大学法学院的追踪,到3月24日,全美47个州立法者提出了361项限制性法案,其中5个限制性法案已经签署成为法律,至少24个州的55个限制性法案进入立法程序,其中29个已经至少通过了州的一个立法机构(指众院或参院),另外26个已经通过了某种委员会程序。

限制性法案指选民需要有资格才能投票,主要是保守派的立场;与之相反的是,激进左派推动,不用限制身份就能投票的方案。

深圳楼市跌跌不休 全新楼盘88折降价促销

图为深圳一景。(ChinaFotoPress/Getty Images)

深圳二手房“跌跌不休”,深圳楼市凛冬已至。日前,全新的楼盘88折降价促销。一套房降了30万—45万元(人民币,下同)之间。

财经资讯服务商财联社6月25日报导,日前,位于深圳东部的某纯新盘打响了降价促销“第一枪”。该刚需楼盘在6月24日发布的折扣说明中表示:“最高可打到88.6%的折扣,即使是首付三成客户,只要开盘后3天内准时签约,折扣也在91.3%。”

今年5月,深圳的新房楼盘已经开始出现大面积降温,多个楼盘“打新”遇冷,并出现近两年少有的开盘未售罄的局面。“打新”其实就是摇号买房。

上述率先打出“价格牌”的新盘位于深圳布吉,其于6月23日正式开盘。按照其提供的折扣说明计算,如果是3成首付客户准时签约,房屋签约总价打完折后为331.4万元—482万元,一套房便宜了31.6万元—45万元之间。

值得关注的是,这是自2020年以来,深圳首现打折新盘。数据显示,该楼盘开盘销售373套,入围客户391批,销售率77%,并未售罄。

而这只是深圳楼市持续降温的一个缩影。

深圳中原总经理郑叔伦说,“最近市场压力比较大,投资氛围差,金融卡的比较死,买房后房价就会上涨的‘神话’受到挑战。加上最近广东疫情有所反复,正在开盘的楼盘销售情况都不太理想。”。

及至今年5月,深圳新房成交量降至近一年新低,据深圳市住建局房地产信息平台数据,2021年5月,深圳新房住宅成交2,677套,环比下滑23.6%,同比下跌14.76%;成交面积为26.5万平方米,环比下滑24.9%。

与此同时,深圳楼市“打新”的热度也在迅速下降。

新楼盘“打新”遇冷的现象蔓延至深圳西部。6月4日开盘的南山蛇口半山港湾花园,共1,103批客户选586套住宅,不看积分,入围比例1:1.9,中签率约为53%,线上选房前期弃选率为25%,最终弃选率约为47%。

位于宝安区的万科都会四季也出现开盘未售罄的情况。6月20日,万科都会四季线上选房,弃选率约四成。据媒体报导,至6月21日夜间23时,万科都会四季项目还有近三成房源未售出。而该楼盘几乎符合“网红盘”的所有特征:地处西部、与周边二手房倒挂、户型主打刚需。

“今年确实冷了,西部住宅开盘都卖不完。”深圳一知名楼盘的营销人员对陆媒说,“我们往往能一眼分出来看房的是投资客还是刚需客,今年进出售楼处的投资客明显变少了。”

今年2月8日,深圳住建局出台“二手房成交参考价”政策。严厉的调控给房地产市场浇了一盆凉水,二手房成交量开始持续缩水。据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披露的数据,2月深圳二手房网签量仅有5,272套,相比1月8,971套的网签直接下降41.2%。

3、4两月深圳二手房网签量都仅有4,000多套;5月,深圳二手房网签量甚至失守4.000套关口,成交共计3,781套,环比下降14.0%,同比大幅下滑65.7%。

在深圳的二手房市场,月度成交量5,000套是一条“荣枯红线”,而跌破3.000套则意味着市场降至冰点。近十年来,这样的情况仅出现过12次,最近3次均在过年期间。上一次常规月度成交量跌破3,000套发生在2011年12月。

这一天的到来或许不远了。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数据显示,上周二手房网签量704套,环比下滑10.2%。而6月第一周二手房网签量也仅有784套,6月前两周成交套数累计不足1,500套。市场人士认为,6月二手房成交很有可能跌破3,000套大关,创下历史新低。

6月17日,中共统计局发布的《5月70个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显示,深圳二手房价格由上月持平转为下降0.1%。这是自2019年7月以来,深圳二手房价格指数首次出现下降。

在市场冰封的情况下,着急脱手的业主为了卖房奇招出尽。下调挂牌价吸引购房者已是常规操作,但在一片死寂的深圳楼市里,购房者观望情绪渐浓。急售卖家想要扩大房源曝光度早日脱手,开始重金悬赏。

数日前,福田某改善型楼盘业主为了将自己那套157平方米的房子卖出去,不仅将挂牌价下调60万元,还答应出1个点佣金,并将单独奖励业务员10万元“辛苦费”。在以卖方为主导的深圳二手房交易市场里,佣金通常为买家支付,业主付佣金的情况极为少见。此次急售的房源,业主支付的佣金加上给中介的奖励超过20万元,可见其出手之急迫。

北京烟火彩排被揭耗七千万 再传重兵入京

7月1日中共“百年党庆”临近,北京街头出现大批牵着警犬的警察巡逻。(推特截图)

七一将至,北京草木皆兵北京鸟巢(国家体育场)周遭戒严中举行党庆焰火彩排,被揭耗资七千万元人民币。而尽管中共宣称不举行大阅兵,但近日再传,大批军警特荷枪实弹进驻北京。民众表示,党的遮羞布已被撕开,只剩下暴力,也不会长久了。

综合陆媒报导,6月22日至6月25日,中共在北京朝阳区奥林匹克公园的鸟巢(国家体育场)举办多场党庆文艺演出活动。有住鸟巢附近的网民发帖说,连续几晚8点以后都有好几场烟火燃放。而鸟巢周边地区已全部戒严。

朝阳区民众岳先生24日对大纪元表示,现在都在彩排,“交通管制了。看到有飞机在彩排、拉彩虹啊,晚上有烟火、有放那个烟花。花多少钱那谁知道,它想放就放呗,老百姓又没有说话的权利。”

网民“Flyfire999”表示,就算是2008年的奥运会,我也没有见过烟花彩排。“众所周知,燃放烟花不但污染环境,而且成本高昂。北京的空气质量是牺牲了附近省份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质量才换来的,如此铺张浪费,我看到的不是盛世繁华,而是上面任意妄为一意孤行,下面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真的令人心痛!”

22日首次烟火彩排后,有网民披露,这一次彩排耗资7,000万人民币:“鸟巢彩排,你知道烧了纳税人多少银子吗?7,000万。但这仅仅是第一次彩排。”

北京访民倪玉兰24日对大纪元表示,一个彩排就要花7,000万,让人瞠目结舌,“如果彩排花那麽多钱,我们都在要饭啦,我们因为被强拆之后安置补偿都没有拿到,他们做这么一个彩排都要花这么多钱,那真是让人瞠目结舌,还有多少人都在讨饭,无家可归。”

北京一直没有公布党庆预算。而通常中共所有的花费因属于“国家机密”,信息都不透明且数据混乱。例如,2009年6月19日,中共审计署公布北京奥运会财务收支,自2001年北京申办奥运至2009年3月15日为止,北京奥组委共支出了193.43亿元人民币;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开闭幕式共支出8.31亿元人民币。

但2008年8月10日《新京报》报导,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表示,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开闭幕式,4个仪式加起来,也没有多哈亚运会开幕式一个仪式多。2006年在多哈举行的第15届亚运会开幕式耗资2亿美元(约13亿人民币)。

路透2008年8月4日报导,北京奥运会和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刘志表示,初步估计筹备奥运会的总开支大约达到447亿美元,直接或者间接的支出超过3,000亿人民币。

流亡海外的北京陆先生对大纪元表示,只是彩排就花了7,000万,整个党庆活动的开支可能会达到数亿人民币。从7,000万彩排烟花可以看出他们对七一庆典的重视程度,“它的彩排是为了七一正式庆典做准备的,因为对正式庆典的重视程度,所以在彩排上不惜血本,彩排也要做到万无一失。”

中共管控越来越严 传大批军警进驻

距离中共百年党庆还有一周,中共的管控越来越严。倪玉兰说,现在几乎看不见在京的外地访民,“都被抓回去了,目前北京应该是很紧张。”

“上访的人都被看起来了,交通也进行了管制,不准随便进,一般的人参加不了(庆典)。”北京的余女士24日对大纪元说,她还住在帐篷里,“腐败官员拒绝解决(拆迁的事),现在腐败分子都抱成团了,看过了七一之后怎么样,不可能老这样,老百姓还会上访。”

严管让市民开始抱怨,网民“科技密码”说,“北四环堵死!堵的太恶心!”

官方宣称,这次党庆没有阅兵式,然而网上多则视频显示,大批军警进驻北京:多辆军用大巴载满穿着迷彩服的军人开进鸟巢,鸟巢附近的停车场也停满军用大巴,并占据半边马路。中国问题专家陈破空在直播中称,北京这两天又发生了更异常的情况,有体制内人士介绍,进入北京鸟巢一共大约3万多军人。

另有视频显示,崇文门大街上也有大批警察警犬出动。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连潮发推文表示,几十条狗加几十个警察巡视,很鲜明地反应出中共与民众的真实关系,表现出中共内心的深深恐惧。

陆先生说,也反映出中共对军事的重视程度,“他们要向全中国展示它党的所谓力量,用一个所谓非常大的庆典来展示党的强大,”而中共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统治的中共,现在谎言不灵了。”

陆先生表示,现在无论是国际上还是国内,人们都看清了中共的谎言,“在国内很多论坛,只要把评论打开,整个论坛绝对翻车,现在谎言不灵了,党的遮羞布已经被撕开了,现在就剩下暴力这招也不会长久了。”

网民“Michael”发帖说,“冠状的烟火为百年邪共划上了句号。”

再反转? 中共官媒规劝特斯拉维权女车主

示意图,图为今年3月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的鸟瞰图。(Xiaolu Chu/Getty Images)

日前,中共官方媒体发表了关于特斯拉风波的最新报导。文章称,经过对两款特斯拉车型的详尽测试,没有发现任何刹车失灵现象,全部在规定距离内刹停。还规劝今年4月在上海车展站在车顶上维权的张女士“不要心存恶念、颠倒黑白”等。

6月23日,《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平台“人民车市”发文称,上周在封闭场地对特斯拉旗下的Model 3和Model Y两款车型进行了详尽的测试,Model 3在时速60、80、100公里时速下进行多次刹车测试,没有出现任何刹车失灵现象,全部在规定距离内刹停,并提供了测试视频。

文章还附上测试画面,并称“会在近期放出两款车型的评测视频,用事实回击质疑”。

据媒体报导,6月21日晚,上海车展特斯拉展位上站车顶维权的当事人张女士再次通过社交媒体发布声明,称受到恐吓、家人被人肉、被不实言论攻击,已做好证据保全,会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并表示接下来会把之前特斯拉提供的不完整数据公诸于众。

“人民车市”等文章最后表示,“在此也要规劝张女士,适度维权可以,但不要心存恶念、断章取义、颠倒黑白、存司马昭之心。”

4月19日上海车展现场,张女士身穿上写有“刹车失灵”字样的T恤,在特斯拉展台上站到车顶维权,并大喊“特斯拉刹车失灵”,之后被保安强行拖离现场,并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5天的处罚,事件随即引爆全网。

4月21日,特斯拉发表声明,愿意全力配合提供事发前半小时的车辆原始数据给第三方鉴定机构,或政府指定的技术监督部门或者消费者。并希望尽快对车辆进行检测,但遭到张女士反对,车辆何时能检测成谜。

4月22日,特斯拉公布事发前半小时的车辆原始数据。数据显示在发生事故前的30分钟内,车辆有超过40次踩下制动踏板的记录。在驾驶员最后一次踩下制动踏板时,数据显示,车辆时速为118.5公里/小时,发生碰撞前,车速降低至48.5公里/小时。也就说,车辆不存在刹车失灵的情况,但张女士不认可此份数据,事件进入罗生门。

从今年3月底开始,大陆就不断发生攻击特斯拉的事件,且口径一致,无论发生什么意外,一切归咎于“刹车失灵”。

媒体报导,今年5月,住在河南郑州的温先生驾驶他的2017版Model X行驶于高速公路时,车的右前轮发出警报并忽然降速,让温先生非常不满,于是跟着“潮流”指控特斯拉刹车失灵,要求特斯拉赔他一辆全新的Model X。

6月6日,一位名为“特斯拉_bot”的网民在微博上曝光了一段录音。内容是在5月8日和5月31日分两次录下的,录音中讲话的人就是指控特斯拉汽车刹车失灵的男车主温先生。

从录音的内容听,是温先生与媒体的对话。温先生在录音中说到几点,主要的几点是:一、他的车可能只是线圈老化导致刹车失灵,换个零件已无事;二、他想趁着舆论热度将事情闹大;三、上海车展女车主维权一事是河南电视台背后操作的;四、特斯拉是美国的,他做局捣乱,谁敢说他不好就是汉奸、卖国贼。

从曝光的录音来看,温先生疑似自导自演以博取更高关注度,希望特斯拉能够“一赔三”。

这段录音在网上曝光后,迅速吸引了大量网民围观并转发,成为网络社群中的热议话题。不少网民认为,温先生间接承认了录音中的话是他说的;认为指控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逆转。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录音曝光后,河南电视台清空了其官方微博,网民质疑其“毁灭证据”。

苹果日报停刊 德议员:欧洲决不能保持沉默

2021年6月24日,《苹果日报》出报的最后一晚,有市民冒雨来到位于将军澳的《苹果》大楼门外,亮起手机灯并高喊“香港人加油”,“多谢《苹果》员工”等口号,声援仍然紧守岗位的《苹果》员工。(宋碧龙/大纪元)

6月23日,香港《苹果日报》在经历了警方突击搜查、账户被冻结,及高级编辑被捕后宣布停刊。多位德国议员谴责中共封杀香港新闻自由。前欧洲议会副主席、国会议员兰布斯多夫对《图片报》表示:欧洲决不能对此保持沉默。

中共强施《港版国安法》以来,重点打压香港新闻、言论自由。6月17日警方大搜捕壹传媒旗下《苹果日报》5名高层、500名国安警察查抄苹果大楼,6日23日以《国安法》“勾结外国”罪拘捕《苹果日报》的“蘋论”专栏主笔李平。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前顾问Mark Simon近日向外媒透露,有不明人士威胁《苹果》员工,称香港警察还会再次到总部大楼逮捕100人。

目前,《苹果日报》被迫停刊,壹传媒旗下《壹周刊》也在23日宣布告别读者。24日最后一期《苹果日报》发行了100万份,告别其26年的历史。香港民众排长队买空。

欧洲议会副主席:香港民主死去 欧洲决不能沉默

据德国《图片报》(BILD)报导,前欧洲议会副主席、德国外交政策专家、联邦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亚历山大‧格拉夫‧兰布斯多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自民党FDP)对《图片报》表示,“香港民主正在世界面前死去。随着《苹果日报》的停刊,北京(中共)《国安法》正在继续封口独立声音,欧洲决不能对此保持沉默。”

联邦人权委员会主席:香港新闻自由成为历史

国会议员、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吉德‧严森(Gyde Jensen,FDP,自民党)在推特上发推,“6月23日,香港的新闻自由终于成为历史,《苹果日报》不得不关闭,北京(中共)的下属机构封杀了最重要的民主声音。欧洲不能忽视,而是必须制定一个国际合作记者项目。”

严森还对德国一些媒体表示,她呼吁欧盟对香港(封杀新闻自由)责任人实施个人制裁。

国会议员、前部长:必须立即释放逮捕的人员

德国联邦议员、前环保部长、德国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约根‧特里汀(Jurgen Trittin)在绿党党团网页上声明:中国政府用《苹果日报》及其员工作为警告,在北京以所谓的《国安法》为幌子定罪数月之后,民主派报纸《苹果日报》于周四被迫关闭了香港业务。中国政府(中共)以停刊《苹果日报》,作为封杀香港新闻自由的象征,重创了支持民主的对立派。

关闭《苹果日报》和出于政治动机逮捕记者的事件表明,香港的对立派和新闻自由面临着危险。北京(中共)能用任何手段封口批评者,并将香港民主赶出历史舞台。

最后,特里汀声明:必须立即释放被逮捕的工作人员和报社创始人黎智英。

中共全面封杀比特币 矿工: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比特币是萨尔瓦多的官方货币,图为比特币ATM上的比特币标识。(MARVIN RECINOS/AFP via Getty Images)

继上月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强调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后,内蒙、青海和四川等地陆续关闭虚拟货币矿场,中共央行更在近日约谈多家银行和支付宝等机构,要求他们严格落实监管规定。中国比特币矿工慨叹: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6月21日,中共央行发布消息明指,要打击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炒作行为,央行有关部门约谈了工行、农行、建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等机构,要求严格落实《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2013)和《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2017)等监管规定,不得为相关活动提供产品或服务。

被约见的机构均承诺坚决照办,不开展、不参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活动,加大排查和处置力度,采取严格措施,坚决切断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的资金支付链路。

中共近期加大打击力度

5月19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银行业协会及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称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开展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兑换等交易活动,属违法犯罪行为。法偿性是指法律认可的货币对特定范围的债务具有法定偿付能力。

5月21日,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相关会议,明确提出要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随后,内蒙、青海、新疆、云南和四川等比特币主要矿区陆续展开打击行动,清理各地加密货币矿场。

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宣称“对工业园区、数据中心、自备电厂等主体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和电力支持的,核减能耗预算指标;对存在故意隐瞒不报、清退关停不及时、审批监管不力的,依法追责问责。”

6月9日,青海省发布《关于全面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严禁各地立项批复各类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对现有项目全面关停,同时坚决查处以大数据、超算中心等名义立项但从事虚拟货币“挖矿”的项目主体。

还是6月9日,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发改委发布《关于立即对虚拟货币“挖矿”行为企业进行清理整顿的通知》,要求“挖矿”企业6月9日14时前全部清理整顿。

6月12日,云南省能源局办公室人员确认,根据《云南省能源局关于进一步加强比特币挖矿企业用电管理的通知》要求,及时组织各用电部门开展联合检查,6月底完成比特币挖矿企业用电清理整顿,严肃查处相关违法行为。

6月18日,《四川发改委、四川省能源局关于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在网上流出。通知要求各市(州)6月20日前完成省内26个疑似虚拟货币挖矿重点项目的甄别、清理和关停工作,同时要求发电企业立即停止向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供电。

矿工: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6月19日晚,即四川打压虚拟货币的通知传出后次日,一个小影片开始在矿工圈流传。影片显示,矿工们开始切断比特币矿机电源,一排排跳动的绿光逐一熄灭。现场很多人都在说:“Bye,See you!”

有矿工说:“一个时代结束,bye bye!清风虽细难吹我,明月何尝不照人。寒冰不能断流水,枯木也会再逢春。”

另一位矿工说:“四川800万负荷(挖矿耗电量),今晚0点,集体关闭,区块链历史上,矿工最惨烈和最壮观的一幕要发生,这里究竟有多深远的影响,未来才会知道。 ”

还有矿工说,“今天,可以正式宣告一个时代的终结。”

6月19日,被称为币圈“历史性的一天”。这一天,四川比特币矿场不仅被拔了网线,而且被集体断电。此前,四川矿工以为内蒙等地矿场被关是因为火电挖矿污染环境,而四川利用清洁的水电挖矿或可幸免。

中国矿工或转往海外

四川矿场被关停后,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海峰告诉澎湃新闻,比特币节点分布全球,局部矿场关停,会使全球其它地区新的节点不断涌入,长期来看对比特币的算力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力研咨询公司创始人、区块炼和加密数字资产行业研究者谷燕西则表示,中国禁止挖矿后,矿工们可以转移到允许挖矿的地区继续挖矿,只不过需要面临在不熟悉的商业环境中开展业务的挑战。

一位矿机在云南和新疆的矿工告诉澎湃新闻,“先观望一下,现在没地方挖了,到月底看,要是国内做不了,就找渠道出海,找一些大公司合作。”

另一位四川矿场主也在考虑出海,首选是美国。

据报导,美国佛州迈阿密市长弗朗西斯‧苏亚雷斯(Francis Suarez)公开表示,迈阿密的大门向中国比特币矿工敞开。虽然他本人还没有接到中国矿工的电话,但他正试图通过推广该市基本上可以无限供应的廉价核能,来吸引海外矿工。

八年来中共持续打压比特币

自2009年1月3日中本聪挖出第一个比特币以来,风靡全球的比特币只有短短12年的历史,但自2013年以来,中共持续打压比特币。

比特币兴起早期,其交易、挖矿和矿机等主导权均在国外,位于日本东京的门头沟(Mt.gox)比特币交易所曾红极一时,交易量高达全球70%。但2011年6月19日,该交易所遭黑客攻击,6万用户数据泄漏,比特币泡沫破裂,单价跌至0.01美元。2014年2月,门头沟宣告破产。

经过2012年恢复期之后,2013年起,比特币市场开始回温,中国投资者大量涌入,中国比特币市场兴起,并称霸全球。根据《全球比特币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高峰时期中国比特币交易占全球交易量的80%。

不过,中共政府自2013年起对比特币的打击程度还较轻。2013年12月3日,中共央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禁止银行和支付机构直接或间接参与比特币兑换交易,但允许普通公民将比特币作为一种商品自由交易。

2017年9月4日,中共央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叫停首次代币发行融资行为(ICO),并称“代币发行融资”是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

2018年8月24日,中共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和市场监管总局五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

2018年9月18日,中共央行上海总部发布《常抓不懈持续防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风险》,宣称ICO融资主体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打压虚拟货币的目的:推广数码人民币

中共5月底率先从内蒙开始清理比特币矿场时,有大陆消息人士告诉大纪元,“中共禁止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是为了推出数码人民币。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在中国流行,势必影响数码人民币的推广,这是中共不能容忍的。”

该消息印证了独立智囊天钧政经研究员任重道的预测。任重道4月21日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说,“中共央行的数码人民币全面铺开之际,就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遭到全面封杀之时,因为它触动了央行的货币发行权。”

据报导,北京商报记者6月16日在北京地区走访银行网点时发现,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部分网点ATM机已经启用了数码人民币存取现功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