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7/23 中共检察官美国“猎狐”被控跟踪美居民

2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中共检察官美国“猎狐”被控跟踪美居民

【独家】内部文件泄广东备战 加强军事后勤

乔治‧华盛顿大学将关闭孔子学院 卢比奥回应

• 瑞士7·20反迫害 议员:共产主义是毒药

美制裁古巴国防部长和内政部属下特种部队

为贩毒组织洗钱2千万 纽约加州7华人被捕

逃离加州高税率 好莱坞影业迁往新墨西哥州

以下是详细内容:

中共检察官美国“猎狐”被控跟踪美居民

2017年4月12日左右,美国边境官员在检查朱峰的行李时,发现夜视镜——一种用于夜间或弱光条件下的监视工具。(取自起诉书)

去年10月美国司法部首次对参与中共“猎狐行动”的人提出起诉,目前美国政府指控的人数新增2人,包括一名中共检察官

美国司法部今天(22日)在纽约东区联邦法庭提起一项替代起诉书,指控9人密谋在美国充当中共的非法代理人,参与串谋实施跨州和国际跟踪。两名被告人图兰(Tu Lan,音译,以下皆为音译)、朱峰(Zhu Feng)还被控妨害司法和串谋妨害司法罪。

美司法部说,他们在中共政府官员的指示下,对某些美国居民进行监视、骚扰、跟踪和胁迫其返回中国,这种中共“在全球性协调和在法律外遣返的工作”被称为“猎狐行动”。

替代起诉书表示,50岁的图兰(新增被告)曾在中共汉阳检察院担任检察官,她飞往美国,指挥骚扰活动,并命令同谋销毁证据,以阻挠刑事调查。

被告人图兰、胡吉(Hu Ji)、李敏君(MinJun Li)、翟永强(Zhai YongQiang)、朱峰仍逍遥法外。共同被告麦克马洪(Michael McMahon)、郑聪颖(Zheng CongYing)和朱勇(Zhu Yong)将于晚些时候在纽约东区受审。第九名被告的姓名仍处于密封状态。

“被告作为中共的代理人,进行非法和秘密活动,骚扰、威胁美国居民,迫使他们返回中国。未注册的外国流动特工不得在美国领土上对美国居民进行秘密监视,他们的非法行为将受到美国法律的全面制裁。”联邦代理检察官卡苏利斯(Jacquelyn M. Kasulis)说。

司法部国土安全司代理副部长莱斯科(Mark J. Lesko)说,“世界各地的执法人员都按照专业的行为准则行事,他们采取行动是为了执行法律,而不是以如此恶劣的方式违反法律。一名(中共)检察官和(中共)警察不仅在美国境内指挥和参与了一项犯罪计划,而且还试图掩盖它,这是对最高司法权的侮辱。”

FBI特工负责人克劳奇(George M. Crouch)说,FBI将追究这些人在美国境内指挥犯罪活动的责任。“此外,联邦调查局将大力捍卫美国的自由和法治理念,反对任何外国恶意影响者。”

负责国土安全调查(HSI)的菲修(Peter C. Fitzhugh)表示,“HSI与执法合作伙伴一起,将挫败规避美国法律、破坏美国国家安全和针对美国居民的企图。”

中共检察官跟踪美国居民并阻挠刑事调查

根据起诉书,大约在2012年和2014年,中共政府促使国际刑警组织向一对中国夫妇J发出“红色通缉令”,称他们因“贪污、滥用职权和受贿”被中国政府通缉。这对中国夫妇2010年起住在美国,赴美前男方曾是中共政府官员。

起诉书指,中共公安部实施“猎狐行动”的中共政府官员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批准和协调,秘密前往美国,并指示在美国的非官方人员从事违反美国刑法的活动。

2017年4月,中共汉阳检察官图兰和武汉公安胡吉指挥,将J的年迈父亲从中国送到美国,以向目标J传达威胁:如果他不返回中国,他在中国的家人会受到伤害。

他们先是指挥朱峰、胡吉和朱勇与私家侦探麦克马洪合作,收集情报、调查、监视和定位目标人夫妇。随后,图兰亲自陪目标的父亲和医生李敏君一起飞美国。在美国期间,图兰指示几名同谋监视目标一家。之后,图兰回到中国,继续与胡吉和其他中共官员一起监督行动。

例如,2017年4月9日,图兰指示朱峰:关键是Ts(目标人的老父亲)的情况,这一天结束后,要负责带他回来,还要请他说服XX,所以这次不受控制。⋯⋯其次是看他父亲是否做出任何努力,是否有机会住进儿子家,是否有机会说服儿子,然后根据情况决定,因为主要目的是让他说服XX投降。

在计划失败后,两人指示将目标的父亲送回中国。图兰建议住在皇后区、持绿卡的朱峰也“尽快返回中国,避免任何风险”。

2017年4月12日左右,美国边境官员在检查朱峰的行李时,发现夜视镜——一种用于夜间或弱光条件下的监视工具。朱峰借口这个夜视镜属于图兰,图兰是他“叔叔的朋友”,他为图兰旅美当“导游”,对她在中国的工作“一无所知”,只是“帮她带(夜视镜)回中国”。

飞行途中,朱峰向图兰报告他与目标的父亲交往不成功,“他父亲Ts对我非常敌视,把我当成你们的人,不断追问我怎么知道他的方位和旅行计划,还告诉乘务员。”

根据指控书,为了逃避侦查和阻挠美国的刑事调查,图兰指示朱峰“删除所有聊天内容”。

朱峰家人曾被“猎”

7个月后朱峰返回美国,后来他向美国政府承认说,他认识武汉公安胡吉,此人在2015年或2016年曾把朱峰的一名家庭成员“猎”回中国。从2016年9月起胡吉派他参与了几个有关J的猎狐行动。

这还没完,从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其他被告继续在中共政府的指示下骚扰和跟踪目标人J。

例如,2018年9月4日,郑聪颖和同谋开车到目标的新泽西住所,两人试图强行打开前门,并在门上贴威胁字条,上写:“如果你愿意回大陆坐十年牢,你的老婆子女没事。这事到此为止!”

参与中国“猎狐”行动的郑聪颖(音译)和同伙在J家门口留下的威胁字条。(起诉书截图)

2019年4月22日左右,J的家人收到中国包裹,他在中国的亲戚劝说他“在父母去世前回中国”“尽孝”,其中一则视频文件里面,他的一名亲戚说她在2018年11月认罪后已经获释,称其父母身体健康恶化,希望J回国“承认罪行,停止违抗,接受宽大处理”。

替代起诉书还寻求没收朱峰的财产,只要其构成或源自此类犯罪直接或间接获得的收益。

如果罪名成立,非法担任中共代理人一罪将面临最高10年监禁,串谋担任未注册代理人将面临最高5年监禁,州际跟踪罪最高判5年监禁。被告人图兰和朱峰分别被控妨碍司法公正和串谋妨碍司法公正罪,其中任何一项罪名成立,最高可判处20年有期徒刑。

【独家】内部文件泄广东备战 加强军事后勤

中共推行“军民融合”的目的,一方面是想从民企中引入资金和技术支援军工,另一方面利用民企的幌子窃取外国技术,其目的为增强其军事能力。图为示意图。 (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在与美国关系持续紧张的情况下,近日,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泄露了广东当局正在加强军事准备。当局不仅利用民企,让其服务于军队,同时还在开展防空袭的准备。

独家:文件泄广东国家级高新技术公司已“民转军”

大纪元获得广东揭阳市委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办公室的《关于2020年军民融合发展工作总结和2021年工作筹划情况报告》。文件泄露广东吉青电缆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吉青电缆公司)转为“民参军”企业后,如今面临倒闭。

从文件中看,协调吉青电缆公司转为“民参军”企业,是当局“2020年军民融合完成工作”中的一部分。文件透露,此举目的是“利用民用先进技术参与国防建设,确保急时应急、战时应战”。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但文件也泄露了吉青电缆面临倒闭的困境。文件称,2020年来受疫情影响,吉青电缆“上半年处于停产状态,面临倒闭。该公司大力筹资,争取尽快渡过难关。目前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

据悉,吉青电缆公司建于1980年,位于揭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该公司是广东省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也是目前广东电缆行业同时拥有“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和“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的公司。

大纪元记者致电吉青电缆公司询问有关该公司目前的状况及该公司服务于军队的情况,接电话的男士说,他不清楚,给记者提供了一个办公室的电话,但是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又拨打另一个电话,接电话的女士说,这里是销售部门,声称自己无法回答记者的问题,不方便说。

早在2013年,习近平提到“军民融合发展”。2016年3月,习把这个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共“军民融合”的目的在于利用民用资源、技术、资本,或利用民间身份窃取外国技术,实现中共强军的目的。

独家:广东挖掘辖区有军事价值资源 “防卫作战”成各类企业任务之一

该报告关于人武部工作有关情况的“2021年工作计划”一节中,泄露了当局正在积极与地方企业、公司、医院等签订军民通用装备预征预储协议。即让这些机构为部队提供工程机械、车辆运输维修、安保物资、军需物资、餐饮、油料保障和卫生救护等装备和服务。

文件透露,此举目的之一,是保障部队更好地遂行“处置突发事件和防卫作战等任务”。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同时文件称,当局还在挖掘辖区有军事价值的各类企业资源,加大军地合作,让社会企业更好地服务军队,服务国防。

独家:广东正在做防空袭斗争准备

上述内部文件还泄露了当局在做有关“广东防空袭斗争准备”。

文件称,“根据新形势下的需要,设立揭东区人民防空指挥中心”,“强化人防指挥通信建设,提高人防应急准备能力”。文件强调,以“能打仗、打胜仗”为目标。

文件还称,“以防空袭斗争准备为牵引,继续采取有效措施,抓好人防工程和防空指挥建设。”当局发放了一百余册《市民防空防灾应急手册》。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美国制裁参与中共“军民融合”的企业

近年来,中共的所谓“军民融合”做法已引起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警惕和抵制,与中共走得太近的民企渐被美国制裁波及。

今年4月8日,美国商务部将7家超级计算机相关公司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

《华盛顿邮报》说,这次新加入黑名单的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集成电路技术与产业促进中心、深圳市信维微电子有限公司和中共军方有联系。

以天津飞腾为例,其生产的微处理器被用于中国最大的空气动力学研究中心(CARDC)的超级计算机上,该研究中心正在研究中共高超音速武器。

此前美国也已多次制裁与中共“军民融合”相关的企业。

大纪元今年5月获得的内部文件揭示,中共早在中美贸易战开战之初,就开始偷偷从网络上删除与“军民融合”有关的信息。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这种偷偷删除“军民融合”信息的行为,说到底是中共想让那些“民企”能避开美国制裁,以便于暗中继续偷窃海外的高新技术。但是这些做法往往会招致其它国家的更大反感。

乔治‧华盛顿大学将关闭孔子学院 卢比奥回应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简称GW)的孔子学院将从2021年6月30日起正式关闭。图为该校校园。(Photo by SAUL LOEB / AFP)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简称GW)的孔子学院将从2021年6月30日起正式关闭。美国资深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7月22日发推文说,长期以来,中共一直试图以孔子学院的名义渗透到美国学术界。

卢比奥转推了“校园改革”(Campus Reform)网站关于乔治‧华盛顿大学切断和孔院关系的报导。

GW共和党成员亨特‧威尔逊(Hunter Wilson)告诉“校园改革”,GW学院(GW College)共和党人和GW学院民主党人都给大学管理部门发了一封信,鼓励他们关闭孔子学院

然而,GW“坚持认为它的运作符合大学价值观”,威尔逊解释说。威尔逊还签署了一份旨在在国家层面取消孔子学院的声明。

GW学院共和党现任主席帕特里克‧伯兰德(Patrick Burland)在GW学生会理事会(Student Association Senate)提出了一项移除孔子学院的议案。该议案呼吁“乔治‧华盛顿大学与其孔子学院断绝关系,并公开承认它们(孔子学院)与学术自由坚定承诺不相容。”

伯兰德告诉“校园改革”,“在过去的几年里,孔子学院给学术自由带来的危险以及不相容,已经变得显而易见。”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简称GW)的孔子学院将从2021年6月30日起正式关闭。(乔治‧华盛顿大学孔子学院网站截图)

伯兰德进一步告诉“校园改革”,GW学院的共和党人很自豪能够与GW学院的民主党人合作,去年呼吁关闭GW的孔子学院。他表示,他提出该议案是“考虑到它(孔子学院)在我们校园的存在如何威胁学术自由”。

此外,伯兰德告诉“校园改革”,这项议案已经通过,“关闭GW孔子学院是(保护)我们学生、教职员工和学术自由安全的积极一步”。

在接受“校园改革”采访时,GW的学生菲利普‧瓦丘达(Filip Vachuda)说:“我为GW通过关闭孔子学院,在校园内捍卫人权、国家安全和言论自由感到非常自豪。希望其它大学能够看到并效仿GW的例子。”

卢比奥周四在推特上表示,(关闭孔院是)GW迟来的决定,长期以来,中共(#CCP)一直试图以孔子学院(#ConfuciusInstitutes)的名义渗透到美国学术界。

“不过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国会现在应该迅速通过参议员卢比奥等提出的《外国影响力透明度法案》(#ForeignInfluenceTransparencyAct)。”他写道。

去年2月,卢比奥、汤姆‧科顿(Tom Cotton)和罗伯‧波特曼(Rob Portman)再次引入《外国影响力透明度法案》(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Act),要求那些推动外国政府政治议程的组织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该法案将要求孔子学院等机构依据美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进行注册。该法案还修订了《高等教育法》,要求美国大学披露任何来自外国的、价值在5万美元或以上的捐赠,以及合同或实物礼品的公平市场价值。

“美国人民应该知道,当他们与外国政府的代理人打交道时,这个法案将为外国政府在美国所从事的活动提供更大的透明度。”卢比奥当时说,“通过强制外国政府的代理人在司法部注册,这项立法将填补现行法律的漏洞,此漏洞允许中国共产党通过孔子学院渗透到我们的学院和大学中。”

几年前美国的孔子学院数量超过一百所。然而,根据来自美国国务院的数据,目前只有27所大学在运营与中共相关的交流访问项目。

瑞士7·20反迫害 议员:共产主义是毒药

瑞士纳沙泰尔州大议会议员、瑞士人民党主席尼勒‧罗塞莱-克里斯特(Niels Rosselet-Christ)谴责中共极权统治。(明慧网)

7月20日,瑞士法轮功学员来到纳沙泰尔州的首府纳沙泰尔市,举行反迫害集会。这是法语区反迫害巡回活动的第二站。四位议员到场发言,声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纳沙泰尔市(Neuchâtel)坐落在瑞士境内最大湖泊——纳沙泰尔湖湖畔,以传统手工制表业闻名。在纳沙泰尔市老城中心有很多露台咖啡厅、最受纳沙泰尔人喜爱的阿勒广场(Place des Halles),法轮功学员来到那儿展示功法、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活摘器官等罪恶。过往民众了解真相后在要求停止迫害的请愿书上签名。

过往民众纷纷过来了解情况。(明慧网)

人民党主席:迫害证明了共产主义如同毒药

纳沙泰尔州大议会议员、瑞士人民党主席尼勒‧罗塞莱-克里斯特(Niels Rosselet-Christ)在发言中说:“一百多年来,在全世界范围内,共产主义都是一种致命的意识形态。共产主义杀人,在历史上造成了数千万甚至数亿人的死亡。”

“中共在暴行方面毫不逊色。”罗塞莱-克里斯特议员说,“中共迫害许多少数族裔团体,像维吾尔人、西藏人,还有修炼法轮功的你们,这些迫害证明了共产主义所代表的意识形态如同毒药。”

他还强调说,“捍卫这些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很重要,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平和地实践他们的理念和精神信仰。精神(修炼或信仰)是一种可以把人从人的强权(控制)下解放出来,并使人能得益于神力的形式,这就是那些当权者、那些试图为自己保留权力的人所惧怕的力量……”

州大议会议员:听到迫害的真相很难过

纳沙泰尔州大议会议员约翰娜‧洛特-费舍尔(Johanna Lott-Fisher)。(明慧网)

纳沙泰尔州大议会议员约翰娜‧洛特-费舍尔(Johanna Lott-Fisher)表示,参加这个纪念活动给了她一个机会,可以结识一直在抗争的可敬的法轮功修炼者。听到中国发生的残酷迫害,活摘修炼者器官竟成了一种交易,这让她非常难过。

洛特-费舍尔议员发表演讲后,站在一旁静静地观看学员炼功,深受触动,久久不愿离去。

她感慨道:“这给人一幅非常祥和的画面,但却蕴含着一种群体的能量。遇到矛盾,反省自己,从而使问题得到化解,这真的很重要。如果每个人都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就能更好地与他人合作。”

前议长骑车三十多公里到场声援

纳沙泰尔市大议会前议长让‧保罗‧韦特斯坦(Jean Paul Weittstein)。(明慧网)

纳沙泰尔市大议会前议长让‧保罗‧韦特斯坦(Jean Paul Weittstein)顶着烈日骑自行车三十多公里到场声援法轮功学员。

“感谢你们捍卫言论自由。”他说,“当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时,感到恐怖。我认为没人有权力折磨一个人,不管是任何理由。而且,这些理由还是绝对难以想像的。一些倡导和平、仁爱、幸福的人,人们怎么能够如此对待他们?我感到震惊。”

“这里的气氛非常平和。这些炼法轮功的人自身状态很和谐。”看到法轮功学员炼功场景后,韦特斯坦前议长感到身心愉悦。

州大议会前议员:国际社会应该觉醒

纳沙泰尔州大议会前议员让‧费尔鲍姆(Jean Fehlbaum)。(明慧网)

纳沙泰尔州大议会前议员让‧费尔鲍姆(Jean Fehlbaum)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看到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场面,他觉得这是一个“让人感到舒缓的运动”,很难理解中共在过去二十多年里对法轮功如此的迫害。

他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让他想起了中世纪的野蛮行为,“在这方面,国际社会应该觉醒,多施加一些压力,以根除(中共的)这种野蛮行径。”

他还表示:“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对我来说并不过时,这应该符合我们一直努力在瑞士和欧洲所捍卫的价值观,以期培养年轻人并赋予他们一定的价值观。但愿我们的年轻一代中,会有更多一些人来参与。在我看来,这是个值得维护的运动。”

路人被法轮功的平静、祥和打动

一位本地的女护士克里斯汀‧皮法莱蒂(Christine Piffaretti)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和女儿认为法轮功“很平和,有一种希望”,感觉到“平静和安详的气氛”。她说:“这非常触动我,因为我无法想像(中共)那些人会对这样的人做那些事(迫害)。”

皮法莱蒂女士认为参与活摘器官的人,简直就不是人。她认为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依然是人类的根本价值,我们应该到处实践(的价值),不只是在中国,要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

女护士克里斯汀‧皮法莱蒂(Christine Piffaretti)接受采访。(明慧网)

当日,很多过往的路人也有和皮法莱蒂女士一样的感受,他们希望法轮功学员坚守勇气,特别要继续揭露迫害。很多人在请愿书上签名表示支持。

明慧网原文:瑞士法语区反迫害活动 四位议员到场声援

美制裁古巴国防部长和内政部属下特种部队

2021年7月11日,古巴爆发大规模反对共产极权政府的抗议。图为古巴警方逮捕上街抗议共产政权的古巴民众。(YAMIL LAGE/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财政部周四(7月22日)宣布,根据《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古巴国防部长和内政部属下的一支特种部队。

被制裁的官员和机构都有参与镇压7月初对古巴民众的反政府抗议活动。根据财政部发出的声明,78岁的古巴革命武装力量部部长阿尔瓦罗‧洛佩兹‧米耶拉(Alvaro Lopez Miera)和古巴内政部下属特种部队(Brigada Especial Nacional Del Ministerio Del Interior, SNB)将被禁止入境美国并冻结其在美资产。

周四的美方行动标志着乔‧拜登(Joe Biden)政府对古巴政府施压、采取的第一个具体步骤,国会议员和古巴裔美国人社区呼吁美国给予古巴抗议者更大的支持。

拜登在一份声明中说:“这只是一个开始。美国将继续制裁压迫古巴人民、应承担责任的个人。”

拜登还说:“我明确谴责大规模的拘留和走形式的审判,这些不公正的审判将那些敢于发声的人士送入监狱,以恐吓和威胁古巴人民保持沉默。”

白宫新闻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告诉媒体:“我们上周已明确表示,解决此事是政府的优先事项。”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周四通过推特宣布对古巴的制裁消息说:“美国将继续推进对古巴政权侵犯人权行为的问责,以回应其对和平抗议者的暴力镇压,我们已经对古巴安全部队和古巴军队首脑实施了制裁。”

7月11日,古巴各地发生了反政府示威活动,人们抗议政府对COVID-19疫情防治不力、停电、基本物资普遍短缺。有示威者喊出了“打倒专制”、“我们要自由”、“我们不再恐惧”的口号。

这次抗议活动是古巴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当局对其进行了严厉的打压。古巴流亡人权组织公布的最新数字显示,有450人遭到了拘留。

当地的互联网服务一度中断,社交媒体和短信平台的通讯也受到限制。这些服务在16日恢复正常。

古巴政府警告公民称,不要相信社交媒体上分享的新闻和图片,并指它们受到美国资助的“反革命分子”操纵。

古巴当局周二(20日)证实当局开始审判被拘留的抗议人士,他们被控煽动骚乱、从事破坏活动、传播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或攻击行为——可能会被判处长达20年的监禁。

人权组织古巴囚犯捍卫者(Cuban Prisoners Defenders)的代表哈维尔‧拉隆多(Javier Larrondo)表示,古巴当局可能会把最有影响力的反对派领袖关起来,不管他们是否参加了抗议活动。

他预计,古巴当局可能在短短两周内,关押数百名政治犯。

流亡团体Cubalex建立了一个古巴被拘留者电子表格,每天更新,已经有超过500名古巴人在抗议活动期间或之后被拘留。

该团体说,实际数字可能更高,一些家庭可能担心报告亲人被捕后遭报复,如失去公务员工作而不敢公开。

Cubalex和人权观察根据对被捕人士亲属的采访显示,大多数被拘留的人都被单独监禁,有些人下落不明。

古巴人有一个名为“失踪-紧急救援古巴”(Disappeared #SOSCuba)的脸书群,上面有张贴失踪人士的照片,或分享被拘留的故事,该群组有超过一万名成员。

为贩毒组织洗钱2千万 纽约加州7华人被捕

在调查过程中,执法人员多次没收与洗钱取钱活动有关的大宗货币,没收了超过650万美元。图为今年4月24日缉毒署(DEA)在皇后区的一个执法活动中。(KENA BETANCUR/AFP via Getty Images)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昨天(21日)指控7名华人为全美各地贩毒组织洗钱。执法人员从该洗钱组织查获逾650万美元,并没收了作为该组织洗钱非法收益的800万美元的资产。

其中,65岁的孙英(YING SUN,以下皆为音译)、52岁的王健(JIAN WANG)、65岁的刘‧法兰克(FRANK LIU)、58岁的吴蝶龙(DIELONG WU)、69岁的赖瑞(LARRY LAI)和58岁的林杰(JIE LIN)被控串谋洗钱及串谋经营无牌汇款业务;69岁的吴·史蒂文(STEVEN WOO)被控串谋经营无牌汇款业务。

共谋洗钱罪名若成立,最高可判处20年监禁;串谋经营无牌汇款业务,最高可判处5年监禁。

孙英、刘‧法兰克和吴‧史蒂文在加州被捕,定于昨天下午在加州中区联邦法庭出庭。吴蝶龙和赖瑞在纽约被捕,王健和林杰仍然在逃。

根据昨天启封的起诉书中的指控:至少从2019年11月到2021年5月,孙英协调了一个洗钱组织的活动,与美国和墨西哥的贩毒组织沟通,接收大量待洗钱的现金。从2020年4月到2021年4月,孙英在23个州组织了130多次收款,涉及贩毒收益超过2000万美元。

王健、刘‧法兰克、吴蝶龙、赖瑞、林杰和吴·史蒂文五人,被指控通过在美国各地旅行、从各州的墨西哥贩毒组织取钱、运输现金、将钱存入银行系统和/或将钱转移给不同的人或实体,促进了洗钱组织的运作。

他们主要往返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乔治亚州、马里兰州、纽约、北卡罗来纳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田纳西州。

在调查过程中,执法人员多次在该组织成员接收待洗钱的现金时,没收了这些大宗货币,总共缴获超过650万美元。

例如,去年4月28日至5月4日短短一周内,孙英安排吴蝶龙在纽约布朗士、史坦顿岛和宾州费城等地取款11次,金额逾100万美元。去年6月29日和30日两天内,孙英安排赖瑞在皇后区取款4次,金额大约19万美元。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施特劳斯(Audrey Strauss)表示:“与毒贩一样,那些清洗贩毒所得的人从危险麻醉品的销售中获利,这些毒品在美国各地社区造成严重破坏。今天被捕的人被控通过藏匿数百万美元的不义之财为毒贩提供便利。”

美国缉毒署负责人多诺万(Ray Donovan)把洗钱者形容为“跨国贩毒组织最强大的犯罪分子之一”。他说,“与任何企业一样,贩毒的最终目标是获利。这些洗钱网络为贩运者提供服务,将他们的不义之财转移到全球。缉毒署(DEA)的执法人员不仅致力于将毒贩绳之以法,还要将任何为毒品交易提供便利的人绳之以法。”

逃离加州高税率 好莱坞影业迁往新墨西哥州

图为矗立在山坡俯瞰洛杉矶的好莱坞(Hollywood)大招牌。(ROBYN BECK/AFP/Getty Images)

新墨西哥州今年因35%的娱乐业税收优惠政策,意外获得了6.23亿美元的电影业收入。眼下,不仅硅谷居民和科技公司在疫情期间逃离加州的高税率,连好莱坞(Hollywood)电影业者也在向东迁移以试图重振产业。

据福克斯商业报导,加州影视产业去年因疫情缘故,电影片厂被迫关闭而大受打击,但新墨西哥州却因此获得一笔意外财富。新墨西哥州电影办公室周一(7月19日)表示,在2021财年,电影产业为该州赚进创纪录的6.23亿美元,也有越来越多的影视业者因为35%的娱乐业税收优惠而迁往“塔马莱伍德”(Tamalewood)。

像Netflix和NBC环球集团(NBCUniversal)这样的大型制作公司去年都在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克基市(Albuquerque)建立工作室。

根据该州的优惠政策,电影制片人在新墨西哥州拍摄可以获得25%的退税。电视制作公司如果将长期的系列节目带到本州,可以获得30%的退税。

根据新墨西哥州经济发展部的数据,去年,这些影视业者在该州制作了26部电影和24个电视节目。该经济发展部秘书周四(7月22日)表示,今年以来的影视收入已创下历史新高。

电影办公室的一位官员说,这些影视产业为当地经济注入了大量资金,其赚进的6.23亿美元相比去年涨幅超过2亿美元;当局也希望当地企业能从好莱坞的东移中受益,而迄今为止所看到的数据显示了乐观前景。

据电影办公室估计,2021年或有9千名新墨西哥人在电影行业工作,平均年收入或达5万6,000美元。在过去的一年里,约75%的剧组成员是新墨西哥州人。

然而,一些地方领导人反对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来资助电影业。

格兰德河基金会主席保罗‧盖辛(Paul Gessing)表示,虽然政府正在吸引影视业者到本州并带来不错的收益,但当局也花了相当大的投资才让这些企业来到这里。

在未来的十年里,Netflix承诺在新墨西哥州投入20亿美元,但州政府预计将投入3,800万美元来吸引这些企业移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