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7/27 中概股在美遇2008年来最惨跌幅 两日达15%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中概股在美遇2008年来最惨跌幅 两日达15%

视频:“烟花”来势汹汹 上海狂风暴雨

“快手”港股暴跌近12% 市值蒸发1.26万亿

杨威:中美会谈严重错位 关系无法回转

中共禁公职人员转发洪灾信息 维权人被告诫

50℃高温加缺水 伊朗民众抗议遭实弹镇压

纽约市民反对强制打疫苗 响应全球游行集会

以下是详细内容:

中概股在美遇2008年来最惨跌幅 两日达15%

图为示意图。(Shutterstock)

中共政府针对科技和教育行业的全面打击,在全球市场引发了巨大冲击,导致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股票,自2月份以来的短短五个月内市值蒸发了7,690亿美元。

据彭博新闻社(Bloomberg)报导,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Nasdaq Golden Dragon China Index)追踪了98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最大的公司,周一(7月26日)该指数暴跌7%。此前,中共监管机构公布了对教育部门的改革方案,禁止教授学校课程的公司盈利、筹资或上市。这增加了上周五8.5%的跌幅,使该指数两天的跌幅达到15%,为2008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Jones Trading首席市场策略师迈克尔·欧洛克(Michael o’rourke)表示:“(中共)监管方面的不确定性很大,投资者无法量化。”他补充道“在中国(中共)政府确认这些结构的合法性之前,投资者应保持谨慎。”

一些大型投资者已经开始抛售他们手中的中国公司股票。凯西·伍德(Cathie Wood)旗舰品牌方舟创新ETF(Ark Innovation ETF)本月将其持有的中国股票,从2月份的8%的高点削减至不到0.5%。该基金完全清空了其手中的科技巨头百度公司的头寸,只持有134股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的股票。它唯一持有的另一个股票头寸是中国房地产网站KE Holdings inc.今年迄今已经下跌了60%。

中国最大的几家教育公司TAL Education Group、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 Inc.)和高途科技(Gaotu Techedu Inc.)的股票周一均下跌至少26%,使上周五的创纪录的跌幅进一步扩大。

这三家中国公司的股票,自2月中旬以来一直持续暴跌,今年的平均平均跌幅达到93%。

这些中国公司并不孤立的。今年在美国、中国内地和香港交易的中国教育类股的总市值,已蒸发逾1,260亿美元。

券商Benchmark分析师Fawne Jiang表示:“鉴于这些不确定性的规模,目前我们很难量化总体风险。但很明显,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未知领域,其中存在大量可变因素。”

尽管教育类股票受到的冲击最大,但其它行业可能也很快就会受到冲击。

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物业管理股周一大跌。此前监管机构表示,他们的目标是“显着改善市场秩序”。与此同时,外卖巨头美团集团的股价,创纪录地下跌了14%。因为北京当局发布通知,在线食品平台必须尊重外卖员工的权利,并确保员工的收入至少达到当地最低水平。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资深市场经济学家奥利弗·琼斯(Oliver Jones)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可以说,最近的事件突显出,为了追求更广泛的政治目标,当局现在更愿意让投资者们感到不安。”

琼斯说:“很难确切地说,在这方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总的来说,股市的下行风险似乎有所增加。”

视频:“烟花”来势汹汹 上海狂风暴雨

上海狂风呼啸、暴雨狂下。(视频截图)

台风“烟花”来势汹汹,上海狂风呼啸,伴随暴雨狂下,遮天蔽日,一片世界末日的景象,视频犹如鬼片。马路上的行人被狂风吹跑,非常无助。大树也被吹断。靠海区域的三十六万余人已转移。

7月26日,上海市民陈女士向大纪元记者介绍,上海郊区、黄浦江那里暴雨很大,黄浦江市区观望台需要楼梯走上去的,平时它的堤和路面相差两米多,但现在黄浦江的水跟堤差不多一样平了。而青埔那里有很多人转移,就是因为黄浦江的水越堤溢出了。

陈女士说,上海徐汇区排水系统不好,上海南站附近积水很深。“我朋友昨天电话跟我说的,昨晚风很大,前晚风也很大。”“另一个住在上海南苏州河近黄河路小区的朋友说,他们那里有两棵树被大风刮断。”

上海市民赵女士7月25日中午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上海在泄洪,河道里面本来是要蓄水,从25日早上就关了,主要是泄水,往海里排水。外滩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上海撤离转移安置了36万人,主要是崇明、浦东靠海的那边。

上海25日已经出现狂风暴雨。据当地媒体报导,从7月25日早晨5时至11时,上海全市普降大雨,局部暴雨。浦东、徐汇、闵行等地雨势较大,降雨量超100毫米以上;南汇、宝山风力都达到9级以上。上海浦东机场和虹桥机场25日全天所有客运进出港航班取消,多条地铁线路停止运营。

随着台风“烟花”逼近,上海维持大风大雨的天气。上海市已有成百上千棵树木倒伏,并有玻璃幕墙、广告牌、店招店牌坠落,工地围墙倒塌,多处道路和小区积水。

7月25日,上海官方称,已有36.2万人被转移,其中靠海的浦东新区转移人口最多;预计,未来三天,上海过程降雨量将达300毫米左右。

上海市气象台预计,26日上海大部强降水持续,有大雨到暴雨,局部大暴雨。

上海市气象局首席服务官邬锐对澎湃新闻表示,7月26日上海的风雨影响很大,预计全市会有大暴雨到特大暴雨,陆地最大风力可能要达到10~12级,沿江沿海地区达到11~13级。

有上海网民发帖表示,“烟花”吹袭期间,已经停电好几个小时,马路中间数百公尺长的隔离护栏都被吹翻,散落在车道上,造成危险隐患。

网民纷纷留言,“台风太扎心了,断水断电断网,外面的风声、雨声,恐怖!”

“快手”港股暴跌近12% 市值蒸发1.26万亿

图为港交所交易大厅。(大纪元资料图片)

今天(26日),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平台快手港股跌幅近12%,市值较2月高点蒸发超万亿港元。

据Wind数据,7月26日下午,快手股价持续走低,跌破115港元的发行价,总市值跌破4800亿港元。

截止收盘,快手收于114.00港元,跌幅为11.97%,股价较最高点下跌72.66%,总市值约4743亿港元,市值较最高点蒸发1.26万亿港元。

中华网财经报导,今年2月5日,快手登陆港交所,发行价115港元,市值于2021年2月18日达到高峰1.738万亿港元,当日股价最高为417港元/股。

财报显示,2021年一季度,快手实现收入170.19亿元(人民币,下同),较去年同期增长36.6%;但净亏损为577.51亿元,较去年一季度亏损进一步扩大89.4%。

近期,中共网信办以“传播儿童软色情表情包”等为由,约谈了快手、腾讯QQ、淘宝、新浪微博、小红书等平台负责人,责令限期整改,并对平台实施罚款处罚。

今年6月,中共发布《数据安全法》。该法于9月1日施行后,中共将通过该法以及《网络安全法》和正在立法进程中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全面管控数据信息。

7月23日,中共工业和信息化部以“数据安全”为由开始对互联网行业进行为期半年的专项整治行动。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表示,近期互联网监管收紧,且在政策尚未明朗之前,大部分互联网企业业绩普遍经历下调,更重要的是业绩较难像过去一样进行有效预测。投资者比较担心,监管如果进一步收紧会引发资金流出,这本身也加大市场情绪恐慌。

杨威:中美会谈严重错位 关系无法回转

2012年2月17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右)和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左)参加在洛杉矶的一个州长会议。(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7月26日,中美外交会谈在天津结束,美国国务院很快发出了意料之内的声明,中共的声明在北京时间后半夜才迟迟发布,应该是等习近平最后定稿。双方会谈实际严重错位。

外界对此次天津会谈应该并不抱多大希望,更关注的大概是双方的交锋会激烈到什么程度,火药味有多浓。双方果然在大多数议题上完全对立,中共高层不愿意放弃与美国争霸;美国新政府应该也不愿意向中共让步,更多对抗在所难免,双方关系无法回转。

会谈的目标错位

美国政府希望重新界定美中关系。会谈前,美国国务院就公开了会谈的目标,即希望规范中美关系,在公平环境下“激烈竞争”,并提出了“护栏”、“明确定义的参数”等概念。

中共随后公布了对7个美方人员和实体的制裁,还称美国“没有资格说‘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中共)打交道”。中共也再次开动了病毒甩锅模式,不但拒绝配合病毒溯源调查,还借机向美国发起攻势。

7月24日,中共外长王毅称要“好好给美国补上这一课”。中共偏要冲击美国的“护栏”,高调逼迫美国政府就范。

会谈后的美国国务院声明称,双方“就一系列问题进行了坦诚、公开的讨论,展示了保持两国开放沟通渠道的重要性”,双方“讨论了如何为负责任地管理美中关系设定条款”,“美国欢迎我们国家之间的激烈竞争——我们打算继续加强我们自己的竞争力——但我们不寻求与中国(中共)发生冲突”。

中共对新型中美关系似乎还没谱,近一段时间,中共悄悄放弃了以往“不冲突不对抗”的说法,但又极力反对美国的“竞争”概念。

中共外交部的声明中,王毅说,“美新政府总体上延续了上一届政府的极端和错误对华政策”,中国“伟大复兴已经进入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任何势力、任何国家都无法阻挡”。

王毅的话继续相当高调、但又自相矛盾地解释,“绝不会走国强必霸的老路”,“不是要挑战美国,也不是为了取代美国”;并称“双方谁也取代不了谁,谁也打倒不了谁”。

看来,中共高层虽然认识到暂时无法吃掉美国,但仍然一厢情愿地认为,美国最终只能让步,接受与中共平起平坐,至少要共同治理太平洋,甚至共同治理全球。

美国已经与印太盟友紧密合作,还联合了欧洲盟友参与印太战略,并从中东抽身,又暂时缓和了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准备全力应对中共的挑战。目前为止,美国新政府没有向中共让步的迹象,更多是围堵的态势,只是主要表述为“激烈竞争”,尽量不谈对抗,更避免谈及冷战。

双方的目标错位,也决定了会谈的方式和内容错位。

会谈的方式和内容错位

中共高层虽然奢望美国让步,但面对美国的“激烈竞争”态势,又毫无对策,对下一步中美关系如何发展并无概念,但又不肯放弃争霸,不肯认错。因此,双方的会谈基本对不上号,中共外交部当然也不清楚如何定义今后的中美关系;美国提出的问题或矛盾,中共大致上就是高调反对、继续扮演战狼。

美国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表达了对中共的“一系列行为表示担忧,这些行为违背了我们以及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并破坏了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中共外交部网站公布,王毅直接反问,“‘规则’指的是什么?……美方自己和少数国家制定的所谓‘规则’……为什么要遵守?”

双方对国际规则完全没有共识,会谈实际几乎没法进行。

舍曼特别提出了对人权的担忧,“包括北京对香港的反民主镇压;新疆持续的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西藏的虐待;以及限制媒体访问和新闻自由”,还表示“对北京在网络空间行为的担忧,以及台湾海峡、东海和南海问题”,并提到了“美国和加拿大公民在中国被拘留或被禁止出境的案例,并提醒中国(中共)官员,人不是谈判筹码”。

王毅则提出“中美关系的三条底线”,包括美国“不得挑战”中国共产党的制度;“尽快取消”对华制裁、关税、科技封锁;在涉疆、涉藏、涉港、台湾问题上“慎重行事”。

美国欢迎“激烈竞争”,联合盟友对中共实施科技封锁,供应链去共化,以逐步削弱中共的实力;同时,美国还与盟友加大军事威慑,迫使中共不敢冒险,避免冲突。拜登政府与前川普政府的最终目的大同小异,只是川普后期准备与中共脱钩,拜登不打算完全脱钩,至多是半脱钩。

无论何种方式,中共都束手无策,但面对拜登的“竞争”策略,中共高层自认还有活动空间。至少拜登政府不愿意发生冲突,意味着只要中共高层不主动挑衅,就不会面临外部军事打击的风险。中共高层眼看被削弱,也没有什么好对策,但依然可以保持政治上的高调,以维持内部的权势。

美国国务院的工作是为了确保美国的利益;中共外交部并不在意国家利益,真正关心的还是党的利益,服从于中共高层的需要,急于摆平内部质疑,因此用更多精力把此次会谈变成内部宣传。双方会谈的方式和内容自然错位。

会谈还是宣传

中共拒绝下一阶段病毒溯源调查,舍曼在会谈中重申了美国的担忧。美国对追责中共隐瞒疫情的态度并不强硬,对中共的压力很有限,也导致了中共变本加厉地向美国高调施压,同时转化为内部政治宣传。

7月26日,新华社以报导中美会谈的名义,展开高密度反美宣传,连续发表文章,包括《谢锋:中美关系陷入僵局 根本原因在于美国一些人把中国当作“假想敌”》,《谢锋:美方“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 就是打压遏制中国的“障眼法”》,《谢锋:美方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就是想损人利己,规锁他国,施行“丛林法则”》,《谢锋:美方应该改弦易辙,选择与中方相向而行,相互尊重,公平竞争,和平共处》,《谢锋:美国凭什么以全球民主人权代言人自居?》,《谢锋:胁迫外交的发明权、专利权、知识产权都非美国人莫属》。

这些文章报导的都是7月25日,美国副国务卿舍曼与中共外交部副部长谢锋的会谈,王毅还在四川成都,第二天才与舍曼见面。7月25日的会谈显然是浪费时间,美国无形中配合了中共的宣传。新华社还报导,《中方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要求“美方无条件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家属的签证限制,撤销对中方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停止打压孔子学院,撤销将中国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或‘外国使团’,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等等”。

中共一系列反美宣传后,终于对美国开出了价码,党的利益再次被摆到最前头,实际也是中共高层最介意、最担忧的。前川普政府曾变相撤回驻北京大使,准备与中共脱钩,对中共党员实施签证限制,令中共极度担忧美国可能不承认中共政权。拜登政府并未流露类似的姿态,但中共高层还是怕得要命,试图防止美国不承认中共政权的可能性,因此摆在对美谈判的第一条。

中共还公然把中共党媒、孔子学院、孟晚舟列入清单,恰恰佐证了中共喉舌和统战、特务机构在美国的渗透、以及中共背后操纵华为等企业的真相。

中共宣传之余也算说了实话,中共外交部与美国会谈,代表的是党、中共高层,却试图宣传成代表中国人民,实际自己都知道不合法。

此次会谈应该也算让美国新政府进一步认清,该怎样与中共打交道,哪里才是中共的真正软肋。

合作空间越来越小

美国国务院的声明最后提到,“确认了在全球利益领域合作的重要性,例如气候危机、禁毒、防扩散以及包括朝鲜、伊朗、阿富汗和缅甸在内的地区问题”。

中美合作的空间实际相当有限,所谓的气候问题,各国提出了未来10年的减排目标,中共却继续增加排放到2030年。所谓的合作,应该就是中共能参加会议而已。

在伊朗、朝鲜核问题上,美国估计只能希望中共不要持续大动作捣乱,哪会有什么真正的合作?中共背后支持缅甸军方政变,一直没有与美国合作。

7月25日,舍曼与谢锋在天津会谈,王毅则在四川成都与巴基斯坦外长会谈,称“中巴决定围绕阿富汗问题开展共同行动”。中共急于填补美军撤离后的真空,根本谈不上合作。王毅还刚刚结束了对叙利亚、埃及、阿尔及利亚的访问,中共还准备填补美国撤出中东后的真空呢?舍曼到天津之前先访问蒙古,7月26日。中共国防部长魏凤和马上也去了蒙古,与蒙古国防部长会谈。

双方声明少见的共同点应该是,都没有提及经贸合作,只是中共要求美国取消关税和制裁。经贸领域合作曾被中共称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

舍曼访华的同时,美国国防部长访问越南、新加坡、菲律宾,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问印度,美国政府应该也预料到了中美会谈可能的结果。

美国政府希望重新定义中美关系,应该可以理解,但中共不愿配合,中美会谈的错位还会继续。美国可能还得再重新调整针对中共的策略,否则下一次的对话仍然没有多大意义,拜登和习近平即使勉强会晤,也同样难有价值。

中共禁公职人员转发洪灾信息 维权人被告诫

7月24日,广西维权人士李燕军遭到当地警察上门告诫:“不要再在网上(推特)发未经核实的消息,否则就……”。(六四天网图片)

7月20日河南洪灾造成严重人员伤亡。灾难发生后,当地民众紧急转发相关资讯和视频,希望引发外界关注,帮助有效救灾,但这些资讯几乎都被屏蔽。郑州当局甚至下令禁止公职人员转发洪灾相关信息。

据六四天网消息,张新年律师在微博转发了网名“我是663手里的玩具熊”7月21日的一则帖文:“我是河南人,但不在洪灾城市。我妈今天早上接到市政府通知说:不让政府部门人员转发任何关于郑州洪灾的相关信息,说网上的都是夸大其词别有用心。”

“可是我姐姐已经失联11个小时,我闺蜜的妈妈前天去郑州大学附属医院办事情被水冲走,头部撞到汽车颅骨粉碎性骨折。这怎么就成夸大其词了。气哭了。”

独立经济学者“冷山时评”在推特上也转发了张新年律师的这则博文,称“郑州市政府禁止公职人员转发洪灾信息,哪怕家里有人失联也不行……”

广西维权人士李燕军回应此推文:7月24日“我也被辖区派出所黄副所长上门警告:不得再在网上(推特)发未经核实的消息”。

李燕军向大纪元记者表示,24日南宁市仙葫派出所黄副所长等人到他家里来警告:‘不得再在网上发未经核实的消息,否则就……’我问:‘是哪一条消息不应该发?’”

李燕军还表示,“24日晚上,我看到很多不让转发郑州灾情消息的信息,看来是上面统一部署了。”

网民表示,被禁止在网络上转发郑州洪灾的帖文。(六四天网提供)

李燕军今年六四前,因转发“六四坦克人”的视频被传唤了二次,一次是6月4日当天,说是传播不实信息;6月25日又再次被传唤,十分钟就被戴上手铐,改为“寻衅滋事罪”拘留12天。

拘留期间李燕军以“绝食”抗议当局的迫害,一直到7月7日释放。当局至今没给他传唤证和拘留决定书。

50℃高温加缺水 伊朗民众抗议遭实弹镇压

2021年7月10日,示威者在柏林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 Gate)前参加伊朗全国抵抗委员会(NCRI)召集的反对伊朗政权的抗议活动。抗议者在模拟被抗议者上绞刑架。(PAUL ZINKEN/AFP via Getty Images)

伊朗数月来持续干旱,加之高达50摄氏度的酷热天气,抗议活动正蔓延全国。据报导,伊朗安全部门向示威者发射实弹,以进行镇压。

此次抗议活动于7月15日始于伊朗西南部的石油省份——胡齐斯坦省(Khuzestan)。该省连月来遭受干旱,缺水长达数周,因而民众怨声载道。此后,抗议活动蔓延到其它地区。

自3月以来,伊朗部分地区受到严重干旱影响。胡齐斯坦省是伊朗最热的地区之一。据Weather.com报导,该省阿瓦士市(Ahvaz)周一(26日)下午的温度高达122华氏度(50摄氏度),预测夜间温度为99华氏度。根据预测,该省整个周看起来情况差不多。

BBC报导,面对120华氏度以上的高温,加之严重缺水,抗议者在示威中高呼“我很渴”。而该省安全部队一直在向抗议人群开枪射击。

大赦国际在上周五(23日)的一份报告中说,安全部队通过部署致命武力,“不分青红皂白”,导致8名抗议者被杀,包括一名十几岁男孩。此后,冲突一直在继续。

大赦国际说:“过去一周的录像,加上来自实地的一致描述,表明安全部队使用了致命的自动武器、本身带有滥杀滥伤弹药的散弹枪和催泪瓦斯来驱散抗议者。”

这段来自上周的录像是由波斯语BBC制作人哈迪·尼利(Hadi Nili)分享的,从中显示出此次抗议活动早些时候的个别场景。

马西·阿利内贾德(Masih Alinejah)是一名反伊朗活动人士,最近遭遇所谓的绑架阴谋。她分享了她所说的八名遇难者的图像。

伊朗国家媒体报导说,有三人在骚乱中被杀,其中包括一名警察。国家媒体称,煽动者应对这些死亡事件负责。

据活动人士称,真正的死亡人数更高,安全部队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胡齐斯坦省的两个独立消息来源告诉CNN,防暴警察和国家安全人员对上周抗议活动中的几起死亡事件负有责任。

反对派新闻机构人权活动家通讯社(HRANA)说,在伊朗各地的城镇,至少有10人被杀,102人被捕。

联合国人权负责人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上周五敦促伊朗当局解决缺水问题,而不是对抗议者采取武力反应。

她说:“开枪和抓人只会让人更加愤怒和绝望。”

伊朗称联巴切莱特有关安全部队镇压抗议者的说法是“错误指控”。

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上周六(24日)示,不应指责抗议者,当局应努力解决缺水问题。

但抗议活动已经发展成为对政府和该国最高领导人的异议,并已蔓延到不同城市。

纽约市民反对强制打疫苗 响应全球游行集会

打扮成山姆大叔的克朗(Elliot Crown),在镜头前摆出愤怒的形象。(李霖昭/大纪元)

24日下午,纽约市有数百人在中央公园参与游行集会,响应全球范围的反对疫情中对城市进行封锁、强制打疫苗、推行疫苗护照(vaccine passport)等过度限制措施。

人们的游行路线是从中央公园中心的毕士达喷泉(Bethesda Fountain)开始,走到哥伦布圆环(Columbus Circle)边上的公园西南角。参加集会、游行的人们拿着反对疫情中对人们的自由过度限制的标语,大部分标语表达对强制打疫苗的抵制。

市民游行前举着标语集合。
市民游行前举着标语集合。(李霖昭/大纪元)
市民短暂发言致词,准备开始游行。
市民短暂发言致词,准备开始游行。(李霖昭/大纪元)
7月24日中午,纽约市民陆续来到中央公园的毕士达喷泉(Bethesda Fountain)集合,准备参加游行集会。
7月24日中午,纽约市民陆续来到中央公园的毕士达喷泉(Bethesda Fountain)集合,准备参加游行集会。(李霖昭/大纪元)
7月24日,纽约市中央公园的毕士达喷泉(Bethesda Fountain)是这场游行集会的起点。
7月24日,纽约市中央公园的毕士达喷泉(Bethesda Fountain)是这场游行集会的起点。(李霖昭/大纪元)
7月24日,纽约市有数百人在中央公园游行集会,反对强制打疫苗等疫情强制措施。
7月24日,纽约市有数百人在中央公园游行集会,反对强制打疫苗等疫情强制措施。(李霖昭/大纪元)

纽约市民阿莱娜(Alena)带着自己制作的三个标语来到现场,其中一个写着“我的身体,我的思想,我的选择”(my body,my mind,my choice)。

她表示,人们在医疗上应有选择的自由,她也是来维护言论自由。她反对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被强制要求打疫苗,同时很担忧中共病毒(又称武汉肺炎、新冠病毒)疫苗的安全性,指出“这只是实验性疫苗”。

市民阿莱娜(Alena)(右)带着自己制作的三个标语来到现场。
市民阿莱娜(Alena)(右)带着自己制作的三个标语来到现场。(李霖昭/大纪元)

市民维拉斯米尔(Hernan Villasmil)来自委内瑞拉,他自己制作了写着“不要疫苗护照”的标语,身上穿的白T恤上画着一个反对注射的图案。疫苗护照是一些政府为已经完全接种了中共病毒疫苗的人颁发证书,作为入境旅游的一份文件。“这是社会主义计划”,他认为和社会主义有关的媒体与政府以疫情为借口,想用强制措施控制人民,而疫苗的副作用已开始显现。

打扮成山姆大叔的克朗(Elliot Crown),在镜头前摆出愤怒的形象。一只注射针筒穿过了他星条旗图案的高礼帽,他双手被链条束缚着。克朗表示,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在对疫苗说“不”,“我们必须说‘不’,为了我们的人权”。他提到,以前人们将医疗实验实施在小白鼠、兔子身上,现在在人身上做实验,是疯狂和不必要的行为。

埃里克(Erich)在游行队伍中举着两个反对要求儿童戴口罩的标语。
埃里克(Erich)在游行队伍中举着两个反对要求儿童戴口罩的标语。(李霖昭/大纪元)

埃里克(Erich)在游行队伍中举着反对要求儿童戴口罩的标语。身为两个小学生的父亲,埃里克说,学校强制孩子戴口罩,他不认为那样健康,孩子反而容易头痛。“口罩剥夺了他们的氧气,增加了二氧化碳,充满了唾液和鼻涕”,“没有任何研究表明口罩能抵御新冠病毒”。他希望孩子可以选择不戴口罩。

纽约市祖传中医针灸师蔡桂华在集会现场受访时表示,中共病毒疫苗没有经过长期的毒副作用的观察,就投入了市场,“匆匆忙忙地研制出来”,“就在活体人的身上进行注射”,对大众安全很不负责任。

他希望人们意识到,“共产党它就是一个冠状病”,“心术不正的人就特别容易被传染”。他从中医讲究正气的角度,提醒人们防御中共病毒要加强自身的正气:“要有正气,就能抵御那一身邪气。老是做坏事,就所谓跟共产党一样的这种人,往往病毒就找上他。”

7月24日,纽约市有数百人在中央公园游行集会,反对强制打疫苗等疫情强制措施。
7月24日,纽约市有数百人在中央公园游行集会,反对强制打疫苗等疫情强制措施。(李霖昭/大纪元)
7月24日,纽约市有数百人在中央公园游行集会,反对强制打疫苗等疫情强制措施。
7月24日,纽约市有数百人在中央公园游行集会,反对强制打疫苗等疫情强制措施。(李霖昭/大纪元)

“全球示威”(World Wide Demonstration)又名“全球集会为自由”(World Wide Rally for Freedom),是一项国际性的联合社区抗议活动,致力于鼓励公民在所在国反对与新冠病毒相关的限制措施。他们支持5项自由,分别是支持言论自由、行动自由、选择自由、集会自由和健康自由。

22日,该活动的Telegram平台发布了一张照片,里面有7月24日在144个世界各地城市的示威集会通知海报,预示这次活动的规模之广。参与的国家包括加拿大、英国、法国、荷兰、印度、瑞典、日本等。24日晚,有多国的网友在网路上发布了当天的活动画面。据媒体报导,澳洲当天有上万人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本的市中心街道参与游行,反对澳洲实行疫情封锁措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