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独家:981工程罪恶滔天 所有媒体都没说的重要线索

1 min read
981工程罪恶滔天,所有媒体都没说的重要线索。(人物: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9月15日,微信上热传一条来自北京301医院的广告,一个让人倍感陌生的名字“981健康工程”进入视野。广告宣传,这项工程的目标是让中共领导人延寿至150岁。

150岁的引入注目之处在于,这个年龄远远超过大多数人的寿命。而多重器官衰竭(指二个或二个以上的器官系统出现问题)是老年人(大多为70岁以上)逝世的重要原因之一,疾病主要包括气管、心脏、肺脏、肝脏、肾脏、脑等重要身体器官的慢性病。由此可见,解决器官衰竭问题,是延寿的重要手段,这就涉及了一个重要问题——器官。

百度公开资料显示,“981健康工程”课题组是2005年成立,并于5月正式启动,是一项旨为“社会精英”健康服务的“重大工程”。该工程从国内挑选最权威的专家和特色医术,并在中共解放军301医院军事医学科学院等众多科研院所及有相关专家参与,拥有一号首长医疗保健专家7位,保健专家级医生30余位;拥有会诊专家170多位(主任医师、国内学科带头人),设置防癌、慢病管理科、抗衰老医学科等十一个科室,“面向社会精英人群及业界领袖,为他们的健康保驾护航”。

由于该广告内容过于敏感,广告次日遭到屏蔽。就在大家纷纷猜测这项工程是否涉及活摘人体器官的敏感话题时,几条所有媒体都没注意到的重要线索,间接证实了人们的猜测,首先一条那就是臭名昭著的“白衣屠夫”黄洁夫,在卸下了众多职务后,唯一保留了的职务即是——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

黄洁夫: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vs“活摘掌门人”

黄洁夫是肝胆外科专家,从2001年就担任卫生部副部长,也一直担任中国器官移植的对外发言人,被称“活摘掌门人”。黄洁夫从2001年起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专为中共高层权贵做医疗服务。

中央保健委员会,隶属于中共中央办公厅,主要负责共产党领导人的个人身体健康。正常社会,国家首脑保健非常正常,共产国家,党魁“保健”,就不单单是保健问题了,这背后的罪恶,不用说,大家现在也能略知一二。

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和“活摘掌门人”这两个头衔放在一起,意味着什么?注意,“保健”不过是掩人耳目,找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名词而已,“延寿”、“不老”、“不死”,其实中央保健委员会根本没有奇方,其宣传中所谓“981首长健康工程是首长健康医疗保健的一项重大试点工程……是目前市场上独一无二卓有成效的健康医疗保健体系。”这“独一无二”是因为其突破人类道德底线,敢做能做其他国家医疗体系做不了的事——活摘。

除了黄洁夫这个领头的,其他的首长保健专家也必然是临床“经验”相当丰富,才能具备给领导操刀换器官的资格。

2005年:981健康工程课题组成立vs活摘的标志性年份

“‘981健康工程’课题组是2005年成立,并于5月正式启动,是一项旨为‘社会精英’健康服务的‘重大工程’”。这条信息虽然冠冕堂皇,但是却披露出这个工程与活摘的重要关系,下面我们举出一些例证。

例证一:2005年黄洁夫的一台手术登上头条

2005年,黄洁夫的一台手术成为全国性门户网站的头条:“25小时两例肝移植手术创记录”。这台手术涉及一名高官和两个活体。

黄洁夫操刀的这台手术,发生在2005年9月23日,地点是新疆,这名据称是高官的癌变患者被匿名。

报导称,黄洁夫在新疆期间亲自操刀的这台肝移植手术,从开始寻找备用肝脏到肝脏运到手术室只用了大约一天的时间,这两个“肝供体”分别远从广州和重庆运来。黄洁夫此行是跟着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参加新疆50周年的庆祝活动。

例证二:2005年首届全国肝移植学术研讨会开启vs黄洁夫多次提到2005年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报告显示,时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从2005年年底开始,就以中国器官移植权威和官方发言人的身份不断发表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的言论和文章,成为了中共器官移植的代言人。

黄洁夫在2000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中国的肝移植状况,“……从70年代末期的最初尝试,到80年代的徬徨、停滞,在90年代再度起步……”文章还讲,从1977年到1999年7月的23年间,全国共完成肝移植228例次,相当于平均每年不到10例。

2005年是活摘的重要年份,一个原因是这年开始了“第一届全国肝移植学术研讨会”。仅仅一年后,2006年3月26日,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第二届全国肝移植学术研讨会”上就宣布肝移植的迅猛发展:“目前国内有500多家医院开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约有3500例。”

2007年5月,黄洁夫在两篇不同刊物文章中提到2005年肝移植数量。一篇文章是最早发表于卫生部网站,黄洁夫向媒体透露:“2005年肝移植总数2500多例。”另一篇是《中华外科杂志》2007年第五期的文章引述黄洁夫所提供的数据:“我国在2005年开展临床肝移植3500例。”

例证三:胡锦涛同学张孟业兄长2005年被催促进行器官移植

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清华大学水利系的同学张孟业,原是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高级讲师,张孟业的兄长张孟丹原是广东省政协委员、广州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根据《新纪元周刊》报导,1999年7月、11月张孟业夫妇因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非法抓捕,2000年初,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到广东视察,责备广州迫害法轮功不得力,再加上张孟业是胡锦涛的同学,江泽民有意陷胡锦涛于不义,故意拿张孟业开刀,这样张孟业成了广东省第一个被抓去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2005年初,张孟丹身体开始出现问题,在广州中山医学院检查出患有肝癌,住进了中山医二院,后来转院到中山医三院找最好的医生来医治。

2005年7月一天,张孟丹告诉去医院探望他的张孟业,称中山医三院医生建议他做换肝手术,但当时张孟业并不赞成。

第二天,张孟丹说医生在催促他,让他赶快作决定,只要4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找到一个肝,快则三天,慢则五天,而且看在同是中山系的份上,中山医三院的院长陈规则、时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将会替他亲自做手术。对此,张孟业还是持不赞成态度。

第三天,张孟丹说,医院告诉他现在肝移植手术费要再加20万元的介绍费,称这肝是通过关系弄出来的,还说让他放心,并举例说中山大学某系的一个教授也曾做过换肝手术,现在还生活的很好。不过张孟业还是不赞成这样做。

到了第四天,医院突然来个180度的转弯,称张孟丹癌细胞已扩散,没有治疗价值,就不用做肝移植手术了。不久还让张孟丹转院至中山二医。

张孟丹、张孟业开始觉得很奇怪,刚刚还在催促做肝移植手术,几天就突然说不行。事后兄弟俩明白因为张孟业一直被“610”的特务跟踪,因发现张孟丹、张孟业是兄弟关系,害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被泄露,所以就取消了手术。

张孟丹转院后,在医院的高干病房住院,两个多月后离世。

2005年11月,张孟业流亡到泰国,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曝光出来后,他才意识到当时黄洁夫要给其兄长做手术,明显是涉及活摘器官。

301医院:暗黑禁地“元帅楼”vs器官太多打广告

中共军队总医院(简称301医院)是中共中央的重要保健基地,为中共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直属正军级单位,是解放军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医院,该院的招牌由江泽民题写。

301医院聚集了一大批曾留学美国哈佛等高等学府的医师和护理人员,该医院是具有先进的脏器移植技术的医疗机构,心脏外科主任等管理人员都是在日本学习过机器人手术技术的医师,也是中共国第一所可以进行机器人手术的医院。

301医院也是中共领导人就医和疗养之处,包括邓小平、李先念、王震都先后在该院治疗。301保存众多中共领导人的秘密,特别是收治中共高层官员的南楼,更是暗黑禁地。国家主席在内的中共高层人员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接到这里,进行必要的保健和治疗。而一旦进入该项工作,军方将封锁医院周边所有的道路。

这次在微信上打广告曝光“981健康工程”的就是301医院。当然,中共领导人的就医之处,掌握着全国最大的资源,领导人用不完器官怎么办?供大于求的情况下,301想到了面向社会打广告。

军队武警医院:参与981健康工程vs涉器官移植黑幕

这次“981健康工程”的广告,还涉及“军事医学科学院”。据悉,在中国大陆,从事器官移植手术的多是军队武警医院或与之有合作关系的器官移植医院。器官移植也是中共军队、武警医院发展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

比如追查国际就曾做过一个一手调查《关于中共军队、武警医院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这则报告是目前最详尽、权威的调查报告,在此不多介绍。仅附链接: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21820

老龄化社会vs开放二胎

这则广告还涉及一个问题,即大陆人口老龄化和人口下降问题。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全国老龄办常务副主任王建军2018年表示,预计到2050年前后,大陆老年人口数将达到峰值4.87亿,占总人口的34.9%。

试问,老年人越来越多,用活摘的手段不断给老人延命,活体库肯定有不够用的情况吧?为什么开放二胎?人们按正常思维想问题的时候,殊不知,魔鬼早已打上下一代人的主意了。

来源:       看中国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