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从习不担任疫情组长看高层运作内幕

1 min read
1月27日,武汉肺炎疫情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到访武汉,这是疫情去年12月初爆发后,首名中共政治局常委到疫区。(中共政府官网)

【大纪元2020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武汉肺炎疫情开始蔓延时,中共当局从地方到中央都在粉饰太平。当疫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时,中共当局才成立以“维稳”为目的的应对疫情领导小组。到目前为止,中国人民愤怒不已,他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的发帖,越来越看清中共祸国殃民的面目,并将矛头直指中共。

习不担任疫情领导小组组长的幕后

1月27日,中共总理李克强抵达武汉,对金银潭医院、已经在建的“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等地进行考察。官媒报导显示,孙春兰、何立峰随行。

李克强在1月26日刚出任中共中央应对武汉肺炎疫情领导小组组长。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为副组长,成员包括成员丁薛祥、孙春兰、黄坤明、蔡奇、王毅、肖捷、赵克志。官方的报导显示,这个应对疫情小组,在政治局常委员会领导下开展工作。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当局并没想好好应对疫情。习近平不担任组长,小组中多人是掌管宣传和维稳工作的官员,在这个小组中卫健委和这次疫情的爆发地湖北都没有代表。就连这次李克强考察武汉,随行的小组成员只有孙春兰。这说明,中共高层在意的哪里是什么疫情,主要是怕中国人愤怒造反,所以都是那些严控舆论和维稳的打手成了小组成员。

疫情扩散 各方矛头指向中共高层

旅居美国的学者和中国问题专家韩连潮26日连发两条推文。

第一条推文爆料:国内朋友转来的信息称,国务院月初就建议参照SARS防治方案,提升武汉地区传染病戒备,但中共中央以怕破坏中国新年气氛为由而拒绝批准。

中共官员向外披露,中共中央拒绝采取当年SARS的防治措施。(网页截图)

他的另一条推文,说的是一个国务院系统的人发给海外自媒体的信息,并贴出了两张还有不少信息的截图。截图的内容显示,疫情爆发后,中共中央要求李克强亲赴武汉,但被李克强拒绝了。因为责任不在国务院。

中共官员披露,李克强刚开始拒绝到武汉。(网页截图)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员孟昕发的帖文,也揭示了一部分真相。帖文中说,他们是1月2日拿到的标本,7日晚上分离病毒成功,8日凌晨拍的电镜,他当天看到电镜照片,整个科室欢欣鼓舞,这是前所未有的速度。

“本来他们(上级)是拿得一手好牌的。”“结果还是被他们(上级)搞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因为有政治第一的明确指示,有保密协议的严格要求,不可说不可说,要维稳。于是检验报告进了保险柜,只看到武汉方面连续一周发布的无新增病例的消息。”

帖文指,最后恐怕是实在压不住了,只好把钟南山请出来揭破部分事实,但“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肯承认有瞒报迟报漏报,不承认超级传播者,不承认英国的疾病模型是对的,不承认武汉医院床位不够”,直到23日武汉封城。

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也透露了部分中共内部运作内幕。

周在接受央视专访的时候,承认“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之后,需要获得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不被理解”。“后来特别是元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了这个病作为乙类传染病,并进行甲类传染病的管理,而且要求属地负责,从这之后……”

疫情大爆发 中共歌舞升平

武汉肺炎2019年12月初就已爆发,但中共当局一直歌舞升平,掩盖疫情真相,并抓捕传播疫情信息的网民。

武汉市政府1月5日向该市人大做得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疫情只字未提。

1月19日,武汉市还在百步亭社区举行了有四万多个家庭参加、包含13,986道菜品的“第二十届万家宴”。

1月21日,湖北省在洪山礼堂举行2020年新年团拜会文艺演出,营造“喜庆、欢快”的节日氛围,省委书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等人观看演出。

即便在23日武汉封城几个小时之后,中共当局还在大会堂举行2020新年团拜会,大谈“中国梦”,只字未提武汉封城,只字未提疫情。

23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是“中央领导同志看望老同志”,特意点出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看望了几任前总书记等等。然后其它几条都是习近平同德国、同法国总统应邀通电话,然后是习近平访问云南,走进云南佤寨,听阿佤人民唱新歌。

1月24日(除夕),武汉等十三座城市已经被封,当地医院早已人满为患。但中共照常举行春晚。

中国人对中共发出怒吼

中共当局漠视不断蔓延、严峻的疫情,并大搞“歌舞升平”的景象,引发中国人强烈不满与愤怒。

微友“征雁寂空”发帖所说:“聊着聊着就没了,走着走着就散了……在湖北全省多城市封城,全球历史上罕见的疫情蔓延生死严峻又混乱形势下,湖北省和中央如期举办了盛大团拜年会,星辰大海,歌舞升平,与民同乐。把丧事当喜事办,七十年来未曾改变。”

媒体人安替发帖说:“这次疫情有些地方官员的表现,已经不像是人类任命的官员,却很像是病毒任命的官员,约谈透露疫情的医生,关押提醒公众有疫情的网民,顶风办万人宴,处处以本区病毒传播效果最大化为最高使命。”

一位来自医疗系统的微友发帖说:“医生这个群体,向来是最乖的。让牺牲就牺牲,让闭嘴就闭嘴 。 正常情况下,物资不足,医院会首先找主管部门和兄弟单位想办法。 这次武汉各医院甩开上级部门,公开向社会求援,并明确声明现有防护物资无法保证一线医务人员安全。而且是几个医院步调一致的行动,这是毫不顾忌的在公众面前狂抽武汉政府的脸。 这种做法,几乎就是兵谏和逼宫,即使在非典时期都没有过。 这说明武汉医疗界是真的已经伤心透顶,失望透顶,彻底绝望了,忍无可忍 了。”

微友赵楚发帖说:“从武汉的疫情发生到扩散,有关当局的种种作为可谓丧心病狂,麻木不仁达到极点。其中可以看到过去十多年来残酷控制社会和舆论的恶果:当地稍有不合官方口径的个人言论,迅速被专政,记者采访被强力阻挡,没有应有的舆论关注,没有专业人士的警告建议,更没有对‘疫情初起’有关举措的批评与检讨。总之,多年来变本加厉的钳制,无可避免的社会后果出现了:官员肆无忌惮,一切任性,任何危机,自然而然地如火如茶,小事燮大事,大事燮灾难。国族之痛,何过于此!”

一名已确诊感染病毒的武汉市民发帖说: “在这次危机过去以后,我可能已经离开这片被诅咒的土地了,但还是希望你们能明白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是不是需要一个真正以保护每一个公民根本利益的政府!这个根本利益不止包括财产,更包括生命!假如我有幸能活下来,我不会再关注什么狗屁民族伟大复兴!我也不会再关注什么狗屁几带几路!我更不会关注什么国土大几寸小几寸的台湾独不独统不统!我只想在危机来临时能有饭吃,有衣穿,有人照顾和治疗我的家人!从今天开始那套宏大叙事的狗屁玩意都给我滚远点!我首先得是个人,活人!对不起,一个在危机时刻让我自生自灭的政府和国家,我爱不起!”

在微博上,前记者李海鹏写道:“武汉正在发生的事情真是太离谱了,可以空心到这种程度,无能到这种地步?”

同时,作为这次对抗疫情的医生,他们也纷纷表达了对中共掩盖疫情的愤慨与不满。

1月25日,协和医院的医生林羽(化名)向《中国新闻周刊》披露,当局为了掩盖14名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真相,不让医护人员向外透露疫情真相,“整个就不让说”;而铁路当局不让地铁员工戴口罩,“怕引起恐慌”。

他说:“太寒心了!如果官方刚开始就把情况说清楚的话,百分之五六十的人会做好防护吧。”

在一条微博中,一名自称在湖北某医院工作的女子分享了一张方便面的照片,她哀叹这是她在除夕加班后唯一得到的食物。这条微博被转发了超过三万次,收到了超过25,000条评论。“武汉政府配不上这样的医疗工作者,”一名网友在回复里写道。

中共仍在掩盖真相

截至1月27日凌晨,中共官方的数据显示,武汉肺炎已致81人死亡人,确诊2,744病例。武汉市民向法新社反馈,真实数字远远高于官方数据。

英国《卫报》1月26日援引帝国理工学院公共卫生专家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的话说,尽管到目前为止只有2,000多例确诊病例,但可能已经有10万人感染了武汉肺炎。

财新两名记者萧辉、王和岩也披露,她们到武汉了解疫情,却被中共当局打压。

萧辉发帖说,除夕当天,她在病毒源头华南海鲜市场拍了一张照片,立即被4名保安围攻,要求其删除照片。

一名保安指着萧辉大声呵斥:“快把照片删了。不许拍。”

另一名保安伸手抢相机、删照片,口中还叫喊道:“上级要求的。昨天一名日本记者来拍被送到派出所去了。”

萧辉爆料,中共当局封锁疫情,不让记者拍照片。(网页截图)

王和岩发帖披露,为了核实被感染的医护人员,她和同事辗转联系了多名医生,均比告知疾控中心有令,医护人员不得接受采访,不得对外泄露疫情。哪怕匿名,承诺保护信息源,也不受访。

王和岩爆料,疾控中心下令不让医护人员接受采访。(网页截图)

这些内容在微博上均引发对中共的批评。

责任编辑:林锐 #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27/n11825817.htm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