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封城应对突发疫情?美媒分析美国将如何做

1 min read
美国专家对中共隔离数千万民众感到惊讶,他们表示,如此极端的控制手段很少能奏效,甚至适得其反。而民众自发隔离的抗疫效果会更好。图为1月27日武汉街道。(Photo by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0年0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中国武汉肺炎病毒传播迅速,疫情蔓延全国。湖北数千万民众被封锁已成现代公共卫生史上最大举措。但据对美国公共卫生机构和政府报告的审查,封城的举措往往会适得其反。

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报导,美国专家对中共隔离数千万民众感到惊讶,他们表示,如此极端的控制手段很少能奏效,甚至适得其反。而民众自发隔离的抗疫效果会更好。

封城导致不信任 维持封城成本高
根据公共卫生机构和对政府报告的审查,在美国,在应对像正在席卷全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这样疫情时,对整座城市或区域强制限制民众行动的举措很少会在计划中正式考虑。

密歇根大学医药史学家霍华德·马克尔(Howard Markel)表示:“这让人难以置信,是所有隔离之最。我无法想像有这样的事。”

隔离像中国的湖北省这样一个地区,将病人与未感染者围困在一起,这会增加政府的负担,因为这就需要确保食物、水和其它物资在隔离区的供应。这时公众支持极其重要,这样的做法会造成民众对政府不信任,也会促使民众回避规定,或拒绝报告他们的症状。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全球卫生法律教授劳伦斯·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说:“公共卫生的金条玉律是必须获得公众的信任,而这(封锁)就像把疫情转入地下。真实情况是,那样的封锁非常罕见,也从来没有奏效。”

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看,巴尔的摩市前卫生专员温蕾娜(Leana Wen)问:“人们能与他们的家人隔离吗?如何堵住每一条路?物资如何送到市民手中?我们制作过很多针对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和危机事件的计划,据我所知,我们的卫生部门还没有考虑过城市范围的隔离。”

武汉拥有1100万人口,是此次疫情的发源地。这样的举措发生在中国新年之际,往年通常会有4亿人在此期间到亚洲各国旅行,但在卫生危机面前,中共选择了用极端的方式来处理。

戈斯汀说:“它们这样做是因为政治领导层总是想,如果你作出一些惊人的可以看得见的事情,你会受到欢迎。它们不会接受任何完善的公共卫生建议。”

民众自发隔离效果好
以往的隔离措施往往成效平平。在2014年埃博拉疫情时,对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西点贫民窟的隔离企图导致发生暴力冲突,民众入侵封锁区,包括市民行贿来获得通行。在同一疫情中,塞拉利昂对其大部分人口封锁了三天,但那可能导致了民众对症状的隐瞒不报。

但是,2009年为应对H1N1猪流感传播,墨西哥停止商务活动五天,该举措对疫情减缓有所帮助。

一个世纪多之前,在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期,美国政府尝试部分封锁费城和芝加哥,但很快放弃。当时的流感导致全球4000万人死亡,美国有50多万人死亡。

2006年由马克尔进行的研究显示,在该流感进入第二波传播期时,一些小社区,如旧金山湾的军事基地和科罗拉多州的采矿镇甘尼森(Gunnison),民众自发切断与外界的所有联系,成功地阻止了流感的传播。

面对突发疫情 美国会怎么做?
封锁百万民众在一个像中国这样的专制社会中会比较容易。2007年给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份关于大流行报告中,一个专家小组建议,即使是在最严重的五级流行爆发期,也不使用行政命令来进行封锁。

该报告建议,政府应该依靠患者自觉在家隔离;有家庭成员染病的健康者自觉隔离在家;限制学校活动;限制或禁止大规模集会;社会拉开距离;鼓励人们在家工作。而一些措施,如监控疫情传播,跟踪患者的接触范围等,应加入公共卫生的常规措施。

2006年,美国国土安全委员会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共同发布了一份233页的策略,警告现代大流感将杀死多达20万到200万美国人。该策略指出,不可能使用的“地域性隔离”将导致“人们无论是否接触特定病毒,都会被滞留在疫区。”

根据该报告,“传统的地域性隔离在实施时将增加显着的机会成本,可能导致大量资源和财产的分散,这些资源和财产本来可用于更有效支持较轻微的疾病控制措施。”#

责任编辑:林妍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30/n11831560.htm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