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医生感染也无床位 家属:亲见往外拖死人

1 min read
武汉肺炎疫情肆虐,死亡人数及确诊病例暴增。(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0年0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方净采访报导)“我姊夫被感染现在只能待在家里,我们去了好多医院,他们都不收住院。”家住武汉的李女士告诉大纪元记者,她的姊夫是医生,退休后回聘,为病人看诊却被传染。

她表示,官方报导都造假,“天天听的都不是真实的消息,我们在医院看的才是真实的。”“报导上面讲的才死了多少人,那不可能的,我们在汉口医院打针的时候,(尸体)就往外面拖的,我们都看到的,直接往外面拖的……”

医生发烧仍看诊 遭感染求住院被拒
李女士表示,她的姊夫1月18号开始发烧,自己一边打针还一边看诊病人,“那时候好多病人,可能那时候感染的。”后来发烧烧得高了没法上班,去了三四家医院,“当时武汉已经被封了,好多医院都不收,最后才在汉口医院允许他看病打针。”

“每天早上排队挂号,中午打到针,回来已经下午五六点钟。”她说,姊夫治疗一周无效,求助社区,社区看是重症,就送武汉市中心医院,“他已经拉绿色的便了,高烧42℃。我们要求能否住院做系统的治疗。结果医院说,等有人死了才能看是否有床位给他。”“我姊夫马上说回家,什么都不看了,自己的命自己来。”

李女士无奈表示,“我问了中心医院,我姊夫这情况是不是冠状的?医生点头说是。我说冠状不是会去传人吗?而且情况这么重,为什么不收呢?他说没床位,我们医生护士自己都没床位。”

“我姊夫毕竟是医生,他用强效的抗感染的药。我今天去同济医院买了2种,有一种是进口的,医院只让开一盒,我哭着流泪才给我开的,说这药是限购的,药名是莫西沙星,还有一种国产药配着吃。”她担忧地说,姊夫情况越来越严重。

官方数字都造假 病人多到数不清
李女士表示,医生自己都没有床位,可以理解,“我昨天去医院,乌鸦鸦的一片。病人太多了,哪能数得清楚。”她说有的病人头一天挂的号,第二天都还没看上病。很多病人都带着小板凳自己坐着排队等着打针。

“在汉口医院,排队打针要排2个多小时,还不算挂号时间,有的家里就分两波,一波排队,一波打针,因为医院人手不够,一天就得待4个小时,才能打到针。”

“人员、资源完全不够,我们现在也没办法,人实在太多了,所以中心医院说,没有床位,医生护士都没有床位。”

李女士说,这2个医院她都进去了,“可是不敢看,看了回来心很寒。”“朋友圈或者是报导上面讲的才死了多少人,那不可能的,我们在汉口医院打针的时候,就往外面拖的,我们都看到的,直接往外面拖的。”

她说,“天天听的都不是真实的消息,我们在医院看的才是真实的情况。”

医护人员不够 医学院学生派上场
“医生搞不过来,现在连医学院的学生都派上去,昨天来交接班的,是2个很年轻的,我觉得他们不像是医院的医生,感觉是学生派来顶一下。”她说,“因为年纪大的医生可能不敢派上去,因为年龄大的更容易感染,没看到什么年龄大的医生,给我们看病的也就是30多岁。”

她表示医护资源都不够,“没办法,人太多,武汉又是那么一个大的城市,医生护士都不够,所以现在就只能自保了。”

“我们都是自己花钱,买蛋白,因为现在国内医生都不写诊断结果,就不可能说你是这个病,就不承认报销的问题。”她无奈地说,“没办法,现在谈不了其它的,60岁刚刚退休三年不到,还没开始过好日子,就是这样子的事情发生,谁也不愿意。”

物资紧缺 普通百姓只能在家自生自灭

李女士说,目前武汉很多物资都欠缺,“消毒水在药店里早都没有了,我们是过年以前那个时候抢了一些放在家里。”“口罩一些主要的地方还有,偏一点的地方都没有,都是相当紧缺,没办法。”

她还刚给一个朋友送口罩去,“他们全家孩子老婆都在加拿大,他一个人在家,他连一个口罩都没有了,7天都没有下楼,他们楼下药店都没得卖。”

她说目前疫情根本隔离不了,“所谓隔离,那哪里隔离了?多少人都是再被(医院)放回来了,只能自己在家里隔离,只能在家里自保,自我救治。”

“我们家都在隔离,我姐姐眼镜、口罩、帽子,每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邻居都不互相串门的,也不问的。”

她对目前武汉情况感到无助,“普通百姓等死,武汉(冠状病毒感染)的话在家里自生自灭,那能怎么办?没办法的。”#

责任编辑:周仪谦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31/n11835787.htm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