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股汇市暴跌 武汉肺炎冲击金融市场

1 min read
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武汉肺炎重创中国经济。图为北京一处建设工地的工人。(AFP)

【大纪元2020年02月04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今天(2月3日)是年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大陆A股三大股指都出现了大幅下跌。其中沪指下跌了7.72%,是2015年股灾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人民币盘中一度跌880点至7.018元。

股汇市跳水,明显是受到武汉肺炎疫情的冲击。同时,中共官方发布1月财新制造业PMI、工业企业利润指数同时出现下降。

据美国驻华使领馆的推文消息,美国驻华使团将在今天向公众关闭,一直持续到7日。这个消息显示出疫情仍然非常严重。这场世纪大瘟疫,仅就目前中共官方通报的数字来看,已经远远超越了2003年的SARS疫情。

中国经济受重创
中共央行今天向市场注入了1.2万亿资金,希望稳定金融市场。不过三大股市并没有受到刺激,在当局史上罕见的“大护盘”之下仍然齐刷刷跳水。沪深两市3000个股跌停, 2015年股灾后的最大单日跌幅出现了。

今天是年后第一个交易日,沪指开市就跌穿了2800点,低见2716点,跌幅达到8.7%。最终报收2746.61,跌幅高达7.72%。深成指跌了8.45%,报收9779.67点。创业板指下跌了6.85%,报收1795.77点。

人民币汇率也是一样,开盘后大幅震荡。盘中一度跌880点至7.018元,创下2019年12月12日以来的新低点。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成交量十分清淡,始终维持在低位。

中共国家统计局网站今天公布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比2018年下降3.3%。财新/Markit联合公布,1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降至51.1,为五个月低位。

瘟疫横行之下,当局已经要求工厂延迟开工,让民众待在家中避免被传染。中国内外的经济学家普遍预计,武汉肺炎疫情将重创中国大陆第一季度的经济。

这只是年后第一天交易日情况。香港资深银行家、大学客座教授吴明德预计,武汉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比SARS的冲击要大5~10倍,中国GDP增长可能会因此下跌15%。

仅以中共通报的数据,2003年的SARS使中国GDP增长下降了1%~2%。当时当局只是把感染者进行隔离,尽管人们会担心,但仍然会去上班,全国的经济活动依然在进行。

但是这次武汉肺炎疫情传染面更广,当局采取的措施更剧烈。除了湖北几乎“封省”之外,很多省际公路被阻断。市县乡村之间的交通也被人为阻断,全国假期不断延长。

吴明德以武汉肺炎在1月中旬爆发计算,第一季段的影响会是中国整个GDP的50%,第二季段可能是25%。假如疫情可控,在4、5月制造业可能会活跃,三四季度可能会追回一些损失。但是服务业是没有办法追回来的,这对经济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根据数学模型估算,今年如果没有这个瘟疫,中国经济GDP可能增长5%。但是有了这个疫情,是少了20%。全部算起来,应该对中国的影响是15%,中国损失将超过16万亿人民币。

吴明德说的4、5月制造业可能活跃,是以当年SARS的情况作为参照作出的判断。SARS病毒在5月之后不耐高温,直至逐渐消失。武汉肺炎病毒会不会也是这样呢?我们希望瘟疫退去越快越好。

不过,从股民的表现来看,信心可能已经没了。

时事评论员陈思敏表示,今天大陆A股崩盘,很可能就是亿万股民集体对中共宣称疫情“可防可控”的否定。股民已经逐渐明白了,表达立场观点,可以用脚投票。

15家医院将被军管?
就在整理稿件当中,收到陕西咸阳网友发来的爆料视频。视频中显示,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察,手里端着冲锋枪等枪械,牵着军犬,在马路上行进。后面跟着闪着警灯的警车,在用扬声器向市民喊话,警告人们不许串门等等。

今天稍早还收到另一位网友爆料,武汉市第一医院急诊科的所有医生和护士已经放假了,急诊科已经被驰援部队和医生全面接盘了。消息称中共部队已经接管了武汉地区负责抢救任务的15家重点医院,后边还有几十辆军车从不同方向驶抵武汉。

网友称中共部队已经入住武汉酒店,建立了作战指挥部,联勤保障部队司令李勇任总指挥,全面指挥部队医院和后勤保障工作。

据称除了医疗系统之外,还有地方不具备的特殊兵种——防化部队,带着全套装备开设野战医院和防生化隔离区等等。这个消息目前没有得到证实。

看到这个消息,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要为武汉人民担心。我们希望当局能切实应对疫情,减少各种损失。果真如此,就是好事。

但是看过今天投入使用的火神山医院的相关照片和视频,心情并不轻松。网络照片显示,这个医院有一间一间的病房。(每间)病房内有两张床,窗户上有铁栏杆,还有一个送饭用的双层小窗口。这种设计不像病房,更像牢房。窗户用铁条加固,病房从门外上锁,病人从里面根本打不开。

这种设计,明显是怕人从里面跑出来。武汉的病人排队都住不上医院,巴不得有医院收治,快点治好自己的病,怎么可能跑呢?如果病人不会跑,那做这样的设计干什么呢?

我看到有不少网友留言,都表达了同样的担心,军管以后,流出的消息会更少。有网友说,“交给军方代表有军人把守,死多少人没法统计”。

也有说,“活死人墓,活着进去死了出来。千万不要进去!医生的死活他们都不管,怎么会救治病人?”

另一位网友说,“送进去火神山的,不出意外,是条不归路。但是相信当局会摆拍一些喜出院的演员,唱唱红歌,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

网上还有一段视频,因为YouTube限制,所以不能播放。我把视频link放到文字稿中,大家可以去单独看。不过这个消息我们没有得到证实。(https://youtu.be/waGAdLoJ6BM)视频中显示,有身穿防护衣的人,手里拿着枪支在武汉城内走动,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但是背景有枪声传来。

病患年龄越来越小,群聚感染状况明显
今天中共卫健委表示,儿童和孕产妇也是武汉肺炎的易感人群。卫健委改口,是因为儿童感染的年龄越来越小。继北京先传出9个月大的女婴染病后,上海也出现了7个月大的染病儿童。现在染病年龄又被刷新,海南一名只有3个月大的婴儿感染了。

染病儿童年龄越来越小,迫使卫健委不得不进行第三次改口。最初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称,“儿童和年龄比较小的人不容易感染”,后来改口说“不排除疫情的高危群下沉到青少年”。

中共卫健委的三次改口,与当初隐瞒疫情一样。疫情之初,中共卫健委的专家在元旦说没有“人传人”,2日变成没有发现“明显人传人”,3日又改为没有发现“明显人传人的证据”。

在疫情压不住之后,中共卫健委的专家17日说“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20日承认“人传人风险大”,24日说潜伏期也会“人传人”,再到后来疫情完全失控了。

卫健委在倒逼之下,不断抽自己的嘴巴。

而卫健委这次承认儿童和孕产妇是易感人群,证明了人们的一种担心:群聚感染已经相当严重。在昨天山东通报的60起疫情当中,49起是家庭聚集性,6起是同事间聚集性,5起是暴露性。

典型的一起发生在山东临沂,一名女患者从武汉返回山东老家后,陆续和家庭、同事聚餐。结果,她的丈夫、儿子、儿媳,以及儿子的岳母、妻弟和一名同事,6个人都被确诊感染了武汉肺炎。

这一点非常值得人们注意。

武汉肺炎目前远超SARS
中共国家卫健委今天通报,武汉肺炎累计确诊人数是17,205人,已经造成361人死亡。目前累计追踪18万9583人,15万270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不过我收到一位网友发来的截图,网友称是截自腾讯网站。这是一份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实时追踪,上面清楚的显示,截止到2月1日夜间11点39分。全国确诊15万4023,疑似7万9808,治愈269,死亡2万4589。

对网友爆料的信息,我在腾讯网站没有找到这个网页,所以不能确定信息是否准确。不过1月26日,腾讯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在武汉肺炎疫情实时动态中,最初显示包括港澳台在内,确诊病例是1万5701例,死亡是2577例。

腾讯的这组数字,当天也出现在了网易网站,都被网友截图保留了下来。不过这两家网站很快进行了“修正”,“修正”之后的数字,与中共卫健委通报的数字就一致了。有网友认为,可能是腾讯和网易的小编不小心公布了“正确数字”,“泄露了党国机密”。

如果这种现象只在一家网站出现过一次,或许人们可以理解。但是这种现象在两家网站同时出现,并且腾讯又出现了第二次,其中的原因,您怎么看呢?

其实就官方今天通报的数字,疫情的严重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官方通报的SARS疫情。

官方称SARS造成了中国349人死亡,但武汉肺炎已经造成361人死亡,比SARS多了12人。而累计确诊的人数,武汉肺炎更是当年SARS的3倍之多。

特别要指出的是,如今还只是武汉肺炎爬坡阶段,这场瘟疫还没有结束。我们希望各项数字都不要再扩大,中国人民已经无法承受瘟疫的折磨。但是事实并不乐观,我们不得不说,按照目前中共治理瘟疫的糟糕状况,数字仍有扩大的可能。

而且昨天我们在节目中提到,大陆财经记者实地采访了十几个家庭和一些定点医院的医生。根据翔实的证据撰写了长文,披露很多人在死亡之前根本没有机会被确诊,因此并没有在官方公布的武汉肺炎死亡名单当中。

财经最后得出结论,大量病患是在官方的确诊流程和统计数字之外。就是说,如果把真实的数字公布出来,数字对比可能会更惊人。

温州封城爆警民冲突

昨天温州也封城了,900多万人口的城市,成了武汉之外的第二个严重疫区。当局明令要求,每户家庭每两天只能由1名家庭成员出门采购生活物资。其他人员除了就医、公共服务或者与国计民生相关的工作,不许外出。

当局从昨天开始,对车辆限制了使用,暂停了市内公交系统和长途客运。主要交通干道被封闭,电影院、游泳馆等公共场关门停业。企业暂时停运到17日,学校复课到3月1日。所有54个高速公路进出口,已经关闭了14个。

温州是湖北黄冈之后,全国第二个实施出行管控的城市。当地疫情防控人员向《时代周报》介绍,温州已经是“硬隔离、硬管控”,类似进入了“战时状态、战时措施”。

虽然远隔800公里,但温州人口流动大,使疫情在这里迅速扩散。从温州重手封城来看,全国防疫似乎已经进入了2.0阶段。

尽管温州“全民隔离令”只有7天,但封城前就爆发了冲突。网络视频显示,有人用温州话痛骂警察,认为当局没有妥善照顾感染者,造成其他人被感染的可能性增加。有网民称,市民与警方发生了冲突。

有网友发来一张图片,浙江义乌火车站出站口外,有10名身穿白色防护服的人。图片上用冷幽默的方式表示,“以为到了沙特”。

其实山城重庆前天也准备在今天对主城区实施交通管制,车辆单双号出行。但是几个小时之后,当地警方又取消了这个规定,目前不清楚原因是什么。

而湖南娄底冷水江市已经从昨天下午2点,严禁私家车出行了。警方通告称,全市所有路口信号灯设置为24小时红灯,只有特种车辆可以行驶。如果私家车闯红灯将扣6分,并罚款200元。

“粪口传播”,“淘大花园事件”或再现?
今天大陆媒体报导,广州疾控中心在疫情监测中,在一名确诊患者家中的门把手上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这是广州第一次在外环境中发现病毒存在。

有网友在telegram中上传视频,告诉人们尽量不要用手去按电梯按钮。视频中显示,他用打火机的燃火口一端去触碰电梯按钮,完成之后,打着打火机的火苗,让火苗烧烤打火机,进行消毒。

广州通报的这个情况,让我想到了昨天内蒙古通报的病例。澎湃新闻报导,在内蒙古的新增病例中,有一人在本市没有外出,没有接触过发热病人,也没有到过农贸市场,更没有与野生动物的接触史。

也就是说,这个人感染武汉肺炎的原因,与当局通报的情况都不一样,不是飞沫传播,也不是接触感染。不过文章表示,这名新增病例是住在另一名确诊病例的楼上。

这样看来,我们平时使用的手机、电脑键盘、水龙头等等,都需要日常清洁,做得需要更仔细一些。

前天,深圳第三医院表示,一些武汉肺炎确诊患者的粪便经过核酸测试呈现阳性。

1月31日美国疾控中心专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其中提到他们在一名35岁的男患者粪便中,也检测到了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反应。

这两个一致的发现意味着,患者粪便中可能有病毒存在。换句话说,武汉肺炎可能存在着医学上所说的“粪口传播”。

这些新情况,令人不禁想到了2003年香港淘大花园事件。淘大花园是香港观塘区的一个大型私人住宅楼群,当年SARS病毒曾肆虐淘大花园E座,整栋楼100多人感染。

淘大的传染链条是:源头病人可能通过E座的污水排放系统、人与人接触和大厦的电梯楼梯等公共设施,使单元楼内一批住户染病,然后又传染给同座的其他住户等等。

如果是这样,疫情可能更难控制。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2/3/n11842216.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