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王友群:江泽民等在武汉犯下弥天大罪

1 min read

【大纪元2020年02月13日讯】武汉新冠肺炎,正肆虐武汉,祸害全国,危及世界。这是2020年的新疫情。其实,近20年来,中共最黑恶势力的总代表江泽民及其追随者,一直在武汉作恶。

1999年7月20日,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倾举国之力,发动对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疯狂大迫害。至今,这场迫害已持续20年。尽管一些人不愿承认这个事实,它仍然是21世纪全世界最严重的一场人权灾难。

20年来,湖北省、武汉市一些权欲熏心、利令智昏之辈,为升官发财,假话满天飞,什么坏事都敢干,使武汉沦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

第一、诬蔑、攻击、抹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

1999年6月7日,中共政治局会议上,江泽民不是根据全面、深入、细致调查研究的结果,而是根据他个人的想像,把法轮功因净化身心有奇效而得到广泛传播,描述为“国内外敌对势力”在中国“搞破坏”的结果,要求坚决打击。会后,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受命拍摄一部批判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电视专题片。

根据江泽民定的调,在拍摄过程中,赵致真对全中国、全世界所有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意见一概不听,完全按照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惯用的栽赃陷害手法,对深受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敬重的李洪志先生进行恶毒攻击。

1999年7月22日,这部专题片由中央电视台向十多亿中国人播出。之后,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各类电视台反复播放,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早期最重要的宣传工具。

第二、参与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总部设在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有4个录音电话调查证据证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是江泽民下达的。根据江泽民的命令,从北京到全国各地,形成了一个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庞大的国家犯罪网络。

2015年至2018年,“追查国际”对中国数百家医院和数十个器官捐献机构,做了数千例电话调查,发表了6篇调查报告。结果显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直在进行着。

从2006年起,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 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着手对中共活摘器官问题进行调查。他们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00年至2016年,中国器官移植手术量可能高达150万例。综合各方面证据,他们认为,这些器官主要来自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

在“追查国际”发布的调查报告中,武汉同济医院林正斌等82名医生,武汉协和医院曾甫清等48名医生,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唐礼功等29名医生,都在涉嫌犯罪名单上。至2014年,仅武汉同济医院一家,就做了近3000例肾移植手术。

追随江泽民、参与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武汉医生,罪孽深重。

第三、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理论根据

1999年4月25日晚,江泽民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发誓要“战胜法轮功”。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重要的依据。

此前长达7年的时间里,江泽民从未对法轮功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他发誓要“战胜法轮功”,只是他个人头脑一热得出的结论,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但是,中共的一贯逻辑是,最有权的人说的话,就是“真理”。在中共体制内,总有那么一帮“御用文人”,主子一发话,立即千方百计证明主子的话是“真理”。

中共武汉大学就有这么一帮人。比如,原武汉大学校长陶德麟积极参与发起成立“湖北省反×教协会”;武汉大学教授段德智主编的《×教不是宗教》,是最早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诬蔑法轮功的书;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承担了“中国反×教协会”资助的至少8项所谓课题研究项目;协同“湖北省反×教协会”编造了大量诋毁法轮功的文章。

武大哲学学院还协同“湖北省反×教协会”,举办全国各省区市“反×教协会”人员座谈会,培训迫害法轮功的狱警等;2016年10月,该学院成立“国际×教问题研究中心”,并于2016年、2017年,在武大召开“国际×教研究前沿问题学术研讨会”。

全世界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后,都会发自内心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但是,武大这帮人,却鬼迷心窍,甘愿助纣为虐。

第四、广设洗脑班摧残法轮功学员

根据中央“610”办公室的要求,中共湖北省“610”办公室、武汉市“610”办公室,在武汉设立了六十多个法轮功洗脑班,如湖北省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武昌区青菱洗脑班、青山区工人村洗脑班、洪山区石嘴中学洗脑班、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东西湖区海口洗脑班等。

这些洗脑班实际上是无法无天的黑监狱,通过酷刑折磨,强迫法轮功学员讲假话,非讲假话不可,不讲假话不行。在这些“人间地狱”,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致死。

第五、武汉市公、检、法、司犯下了令人发指的罪行

20年来,在江泽民的亲信,4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的领导下,湖北省、武汉市一些丧尽天良的“610”办公室官员、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等,将许多法轮功学员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居住在武昌区螃蟹甲紫金村90号的彭惟圣一家5口人,都修炼法轮功。迫害前,这是一个充满阳光、其乐融融的家庭。迫害后,就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彭惟圣5次被绑架,8次被关洗脑班,2次被非法劳教,最后被迫害致疯。

小儿子彭敏被暴打致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四肢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迫害致死。彭惟圣的妻子李莹秀,在小儿子去世22天后被折磨致死。大儿子彭亮7次被绑架,后被判刑3年。女儿彭燕多次被抓,后被判刑3年。

另外,据了解,还有令世人难以置信的暴行,也发生在武汉。

2020年,武汉新冠肺炎的爆发与蔓延,毫无疑问,是中共制造的又一场人祸。

这场人祸的源头在哪里?

不少人认为,可能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

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全中国最顶尖的研究全球最毒病毒的研究机构。它的所长是一个39岁的女人王延轶。据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讲,王延轶做这个所长专业不符、水平较差、年资太浅,根本不能胜任。

但是,为什么王延轶就能坐到那个位置上去?原来,她有一个比她大14岁的丈夫舒红兵。舒红兵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教授、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如前所述,武汉大学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重要据点。

据《燕铭时评》2月7日播报,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披露,舒红兵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亲信。1999年11月,江绵恒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江绵恒主导改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医院以及军队医院、研究所联合组成的上海帮生物工程系统利益圈,操控生物领域重大研究项目的立项和巨额经费的划拨。

舒红兵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通过她妻子王延轶,掌控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另一名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讲,中共军队,中央、地方生物科技系统,除了攸关中共生化武器研制外,还与中共高层最关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江泽民通过其子江绵恒,一直牢牢掌控这一领域。也就是说,武汉P4实验室长期处于江泽民势力范围之内。

现在,国内外不少科学家认为,武汉新冠肺炎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人工合成并外泄的嫌疑最大。

对于病毒是如何从P4实验室泄露出来的,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不慎泄露;二是中共高层在激烈内斗中失势的一方,用超限战方式,人为地释放出病毒,制造瘟疫来对付政敌,同时也制造翻盘的机会。

“在内斗中失势的一方”,很显然,是指中共江泽民利益集团。如果第二种可能被证实的话,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造的孽,实在太大了,大到没法用人类的语言形容了。

正本必须清源。

抓捕江泽民,解体共产党。源头问题解决了,其它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责任编辑:高义 #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