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被疑是中共间谍遭追查 墨尔本华商溜之大吉

1 min read
澳洲安全机构认为,缺乏强制性的审讯权正在妨碍他们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图为澳洲国会大厦外景。(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0年0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肖婕澳洲悉尼编译报导)一名涉嫌试图在澳洲联邦议会安插中共代理人的间谍嫌疑人,在机场接受讯问后就轻松离境,突显了澳洲国家安全法律方面的漏洞。安全机构说,缺乏强制性的审讯权正在妨碍他们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

去年3月,墨尔本华商陈春生(英文名布莱恩‧陈,Brian Chen,译音) 在墨尔本机场被澳洲安全情报局(ASIO)官员拦下。之前,情报局已掌握了他试图在澳洲议会安插中共代理人,并导致另一名华裔豪华汽车经销商离奇死亡的情报。

但在机场否认自己是间谍后,陈被放行。情报局没有对陈采取任何正式行动,包括对陈提出刑事指控。国家安全官员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法律漏洞——情报局不能强制性地盘问间谍嫌疑人。

陈春生被指企图让32岁的自由党成员、墨尔本豪华车经销商赵波(Bo “Nick” Zhao,译音)赢得联邦议会席位。赵将此事报告了安全情报局,并指证陈向他提供了100万澳元,让他参加奇泽姆(Chisholm)选区的竞选。

去年3月,赵被发现离奇地死在了墨尔本一家汽车旅馆的房间里。这使得赵向安全情报局提供的情况陷入了“死无对证”的境地。

陈在香港接受时代报采访时说,当时他在机场向调查人员强调,他只是一个商人。消息人士说,陈否认认识赵波,尽管电话记录显示两人有联系,然后他就被放行离境。

陈曾表示他将于今年1月25日返回澳洲过年,并“渴望”澄清自己。但他没有回返,熟悉此案的消息人士也不指望他能回来。两周前,《时代报》几次打电话给陈,之后,他的本地手机就不工作了。

调查官员对陈的通讯设备、旅行和移民记录进行的分析显示,他使用过多重身份,包括油漆刷制造经理、军车制造商和香港记者;他还和中国军事制造商——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的子公司一起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

陈显然已经放弃了返回澳洲的计划,因为有关他涉嫌为中共做事的新信息浮出了水面,包括他假扮合格记者,获准参加2018年美国总统川普和北朝鲜的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的历史性峰会。

前澳洲安全情报局局长刘易斯(Duncan Lewis)最近警告说,外国干涉和间谍活动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正在损害澳洲的主权。

内务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已对澳洲的国家安全环境进行了全面检查,并委任了两位比其前任更为进取的新的安全机构负责人——国家安全情报局新局长伯杰斯(Mike Burgess)和澳洲联邦警察(AFP)新总长克肖(Reece Kershaw)。这两家机构都被告知,政府希望看到对外国干预的起诉。这表明这两个机构有希望获得更大的权力。

新的权力将使安全情报局能够向涉嫌参与间谍活动的人发出传票,要求他们出席听证会,在听证会上必须如实回答问题,否则他们将面临刑事指控。但除非嫌疑人撒谎,否则在他们听证会上所说的任何话都不能用来对他们进行起诉。

目前,安全情报局已有权对恐怖主义嫌疑人进行强制性质询,多个州和联邦机构可以利用这种权力调查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案件,在某些情况下,当嫌疑人试图逃离澳洲时,还可以发出质询逮捕令。

责任编辑:岳明 #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2/20/n11882036.htm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