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石油价格战和武汉肺炎肆虐 伊朗遭到重创

1 min read
图为受到武汉肺炎肆虐的伊朗德黑兰街头。(摄于2020年3月4日)(ATTA KENARE / AFP)

【大纪元2020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言综合报导)发源于中国大陆,继而流行全球的武汉肺炎正在影响着几乎所有国家。福克斯新闻报导,武汉肺炎冲击和不断升级的石油价格战正在撼动全世界的市场,不过,有一个国家受到的伤害最大,那就是伊朗。

伊朗已经被致命的武汉病毒搞得医疗系统瘫痪,国家进入战时状态,又遭遇石油价格跌至数十年来最低,使严重依赖石油收入的伊朗越发无力应对。

美国前驻伊朗官员,曾担任埃克森美孚(Exxon)中东专家的阿里·赫德里(Ali Khedery)发推文说:“到2020年,油价将跌至20美元(每桶)。”

伊朗的石油出口是其主要经济命脉,已经受困相当长时间。专家表示,全球最大出口国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之间全球价格战的升级可能会削弱沙特阿拉伯以外的许多国家,而伊朗居首位。

3月10日,石油交易价格约为30美元/桶,石油价格暴跌30%,是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最大一次跌幅。许多专家表示,这个价格无法让伊朗维持生存。

2016年,在油价暴跌之后,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成立OPEC+联盟。两个国家相约每天减少210万桶的供应。沙特阿拉伯甚至希望进一步减少产量,不过,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拒绝这么做,担心会给美国石油生产商带来太多让步。

上周五(3月6日),普京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表示,从下个月开始,各国可以按需生产石油。沙特对俄罗斯的不配合感到愤怒。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新月石油公司(Crescent Petroleum)总裁巴德尔·贾法尔(Badr Jafar)对《纽约时报》说:“如果随后真的发生价格战,石油市场将痛苦连连。”“许多人将受到低价环境所带来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冲击。”

很显然,伊朗所受到的冲击最大。该国已经在承受核制裁所带来的刺痛,德黑兰的出口收入大幅削减。专家警告说,油价进一步下降可能会使本来就能力有限的伊朗更加难以支付基本服务和安全所需。

牛津大学中东能源专家贾斯汀·达金(Justin Dargin)表示:“实际上,油价下跌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可能比过去几年的西方制裁产生更大影响。”

除了价格暴跌外,伊朗还得应对该国的武汉肺炎危机,肆虐该国的疫情已经使健康危机演变为经济危机。

周二(3月10日),伊朗卫生部报告武汉肺炎新增54例死亡,创下单日新高,该国死亡病例累计达到291人,确诊病例达到8042人。不过,专家分析认为伊朗与中共一样,都在掩盖本国武汉肺炎疫情的严重性。

德黑兰最初对疫情轻描淡写,因为他们担心2月11日的议会选举投票率低。此前不久的1月份,伊朗军方“失误”,击落一架乌克兰客机,已经因此引发民众大规模抗议。

最后,有关当局将其政治考量置于公民染病风险之上,结果,此举适得其反,使伊朗成为中国大陆之外的另一疫情重灾区。

截至目前,伊朗至少有6名高官死于武汉肺炎。伊朗前国会议员穆罕默德·雷扎·拉查玛尼(Mohammad Reza Rahchamani)刚于周一(3月9日)去世;同一天去世的还有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前政治局官员法扎德·塔扎里(Farzad Tazari)。同时,有多位高官被确诊,其中包括第一副总统埃沙克·贾汉吉里(Eshaq Jahangiri)等内阁成员,还有至少24名议员。

《华盛顿邮报》全球舆论作家杰森·雷扎安(Jason Rezaian)认为,伊朗目前的许多问题本可以避免,“通过淡化这场危机,伊朗官员实际上在加剧他们本希望避免的公众恐慌,并削弱了他们在此过程中的合法性。” #

责任编辑:林妍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3/10/n11929929.htm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