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鲸”疑似出动 纳指或酝酿一轮涨势

1 min read
2012年5月18日 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外的屏幕上闪烁着欢迎Facebook的标志

今年疫后股价表现最佳的交易所非纳斯达克莫属,挂牌纳指的许多美国科技股受惠于宅经济的效应,盈余非但没有受到疫情冲击,不少成分指标股还逆势创高,因而吸引了大量资金进驻、炒作,其中最典型的是所谓的“纳鲸”(Nasdaq whale),这些投机客看好纳指的后势,大量买进相关个股的买权(call options),助长了股价不断飙升的氛围。

在纳指9月的大幅波动中,据传许多“纳鲸”将买权平仓,导致相关个股大跌,指标科技股出现超过10%的修正跌幅,苹果公司更一度跌逾20%,许多专家认为选择权市场多头仓位的升降已成了纳指涨跌的领先指标。

最近9个交易日内,纳指有7个交易日上涨,累计涨幅近6%,2020年已大涨33%。许多专家解读,周四“纳鲸”又开始出动,意味着纳指可能持续上冲,不排除近月续创历史新高。

最典型的“纳鲸”可说是日本软体银行集团了。软银核心的现金收入来源是电信业务,但却将触角伸向600家新兴事业,其中多数为网络公司,近年因为投资WeWork、Uber等网络公司失利,外界猜测该集团为了填补巨额亏损而挺然走险,今年大量买进数十亿美元的美国科技股和相关的买权。

路透社报导,亚马逊、脸书和网飞等指标科技股的买权周四出现了换仓的大动作,新的买权到期日已延伸到明年第一季,显示买权大户强烈预期相关的科技股的牛市行情可能延续到明年以后。

通常,这些买权大户会在看好科技股时,先大量买进相关各股的买权,然后再买进相关的个股现货,从而推动买权价格飙涨。当这些大户想要获利出场时,就会先把巨额获利的买权优先出脱,然后再将现股卖掉,卖掉的现股或许有亏损,但买权的获利足以弥补现股亏损,如此完成一套交易。9月科技股大跌,疑似就是这些“纳鲸”大量出脱现股所引发的连锁反应。

然而,要完成上述的一套买权与现股的完美交易,必须在操作的时间点抓得相当精准才行,否则一旦跌势形成,这类的交易可能蒙受买权和现股的双重亏损,最差情况可能血本无归。

彭博社报导,软银集团在巨额操作纳指成分股买权的消息曝光后,据说公司担心惊吓到投资人,已开始转为保守操作,但软银集团未证实此一报导。

周四,亚马逊在明年1月和3月的买权合约出现了金额达7,450万美元的两笔大额交易,脸书同样期限的买权也出现了5,200万美元的巨额换手量,网飞的买权换手量也有2,500万美元,Alphabet公司买权也出现了2,840万美元的交易量。

这几笔大额的买权交易让投资人警觉,纳指周四上涨1.42%,跑赢了道指和标普指数的0.13%和0.53%涨幅。

对冲基金公司QVR Advisors的投资长艾弗特(Benn Eifert)表示,周四的买权交易型态,不管是标的物、买入的规模和到期日,都与8月的情况很类似。纳指8月大涨9.59%,其后在9月初触顶后反转修正。

部分媒体认为,周四买入这些科技热门股买权的“纳鲸”,同时间也出脱了所持有的现股,降低现货曝险、增加买权曝险,但从纳指现货市场周四上涨1.42%的情况研判,“纳鲸”未必在周四减码现货,但其大手笔的动作已引发投资人共鸣。

据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全球市场公司的子公司Trade Alert统计,周四某位“纳鲸”斥资1.8亿美元买进相关的科技股买权,折合个股的市值约17亿美元,换言之,该交易的杠杆倍数达9.4倍。部分专家猜测周四进场的这位“纳鲸”可能又是软银,但软银对此没有任何评论。

来源: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0/2/n12446381.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