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中共科技专制拖累 科企出国路几近被堵死

1 min read
两名知情人士对路透社表示 美国国务院已向川普政府提交一项提议
要求将中国蚂蚁集团加入贸易黑名单

在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肆虐的当下,科技与道德成了全球政府的关注点,加速美中科技脱钩进程。中共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控制带来国家安全威胁,迫使美国不得不出手反制,中共科技专制几乎封死了中国科企在海外的出路。

然而,由于中国的科技企业受到中共政府的管制,所以其业务发展越庞大,收集的数据越广泛、越深入,对各国安全带来的风险也越大。美国认识到,没有道德约束的科技发展只会带来更大的全球灾难,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步步紧逼正在得到全球民主国家的响应。

中共病毒大流行加速中美科技脱钩

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被封锁在家的人们开始更多地依赖电子商务购物,并通过网络观看电影,进行游戏等。美国CNBC报导,从医疗保健到云计算,中国科技巨头看到了他们的业务正在蓬勃发展。

阿比舒尔·普拉卡什(Abishur Prakash)是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咨询公司“创新未来中心”(Center for Innovating the Future,简称CIF)的地缘政治专家,他通过电子邮件告诉CNBC,由于中共病毒,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得到技术。从医疗保健到运输,再到金融,科技正在成为一切的核心。

但另一方面,中共病毒全球传播也使全球化受到了质疑,脱钩似乎势在必行。与此同时,美中之间冷战升温,中国的科技公司身处风暴眼中。美国已对华为实施制裁,限制了华为获得美国技术的渠道,并切断了对其重要半导体产品的供应。华盛顿还对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实施了制裁,10月4日,该公司发公告承认美国制裁“会产生重要的不利影响”。

CNBC报导认为,这有可能会冲击中国发展其国内半导体产业计划的核心。除此之外,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ByteDance)拥有的TikTok(抖音海外版)被指控收集美国用户数据并将其发送到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CNBC报导指出,这些举动被认为是科技“脱钩”的证据,即中国科技和美国科技成了两个截然不同、操作有别的生态系统。

“中共病毒所做的是,它加速了一切,尤其是在技术地缘政治方面。本来可能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缓慢进行的技术脱钩却在当下正在顺利进行之中。”普拉卡什说。

美国已对华为实施制裁,限制了华为获得美国技术的渠道,并切断了对其重要半导体产品的供应。华盛顿还对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实施了制裁。示意图。(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新商业现实”形成 中国科技国际路遇阻

CNBC报导认为,脱钩的概念是在中国科技公司试图进军国际市场的时候出现的。

就美国而言,美国科技公司一直受到美国和欧洲政客和监管机构的关注。美国议员也越来越担心科技公司的实力过大。7月,亚马逊、苹果、脸书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们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托拉斯小组委员会上作了远程的声明。普拉卡什表示,这一切意味着“新商业现实”正在形成。

普拉卡什认为,这种新商业现实对中国公司而言可以限制他们销售的产品种类。例如,如果华为无法获得所需的芯片,是否可以继续生产下一代智能手机?该公司获得人才的途径也可能会受到打击。他补充说,中国科技公司要想像西方竞争对手一样在全球范围内运营的可能性“很快变得不可能了”。

普拉卡什说:“他们被迫遵循一套不同的规则,其中包括被迫出售或被禁止。”

科技脱钩涉及金融 蚂蚁“回国”也面临美国压力

除了以上谈及的科技巨头,两个中国的数字支付平台正在受到美国的关注。彭博社近日报导,由于担心数字支付平台威胁到国家安全,最近几周,美国官员加紧了有关可能限制蚂蚁集团的支付宝和腾讯微信支付的讨论。

对于美国官员而言,令人担忧的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国际上的日渐普及使中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银行和交易数据访问权限,这些数据最终可能包含亿万美国人的个人信息。

彭博社报导认为,如果美国政府继续推进,将直接打击蚂蚁集团在上海和香港的上市计划。虽然蚂蚁集团在中国的收入占绝大部分,但是川普(特朗普)政府的审议可能至少会促使投资者重新调整对支付宝的国际增长期望。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表示,蚂蚁集团原本预计在美国上市。川普政府后来宣布2022年1月1日前,已在美国上市的企业及尚未在美国上市并计划在美国IPO的中国企业,需遵守美国的审计讯息披露要求。蚂蚁集团因此打消了在美上市的盘算。

不过,彭博社报导认为,川普政府针对腾讯即时通讯应用程序微信的做法,即美国公司可以继续在美国以外的地区与微信合作,仍可能为美国如何处理支付平台提供线索。

10月9日,联邦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敦促美国政府采取行动,推迟蚂蚁集团首次公开募股(IPO)。

10月14日,两名知情人士对路透社表示,美国国务院已向川普政府提交一项提议,要求将中国蚂蚁集团加入贸易黑名单。

10月初,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的话透露,尽管最终的决定尚未逼近,但是美国高级官员围绕是否以及如何限制腾讯和(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集团的支付系统的讨论,最近几周已经在加速进行。

辛里奇基金会撰写报告的新加坡研究员亚历克斯·卡普里(Alex Capri)表示:“这些行动给中国公司造成了生存危机,随着它们越来越被视为中共代理人,这些公司受到了抨击。在中美技术冷战的大背景下,中国公司与北京的联系使它们沦为恶性行为者。”(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报告:技术与道德须两全 中共令科企成恶性行为者

但事态发展可能并非如此。彭博社报导,根据美国企业家梅尔·辛里奇(Merle Hinrich)在亚洲建立的辛里奇基金会(Hinrich Foundation)的一份报告,随着数字脱钩的加速发展,以及具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联合起来促进其技术标准和道德规范,中国的科技公司将在全球范围内面临更艰难的时期。

辛里奇基金会表示,美国对TikTok、微信、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半导体制造国际公司等公司采取的行动只是更深层次转变的开始,这将使欧盟和国际组织重新考虑他们如何与中国科技公司互动。

国际上很多国家,如澳大利亚、日本和英国,已经跟随美国禁止使用华为5G网络,印度已禁止包括视频共享平台TikTok在内的一百多种中文应用程序。

今年8月,美国发起了“清洁网络”计划,旨在从无线和数字网络中淘汰中国技术,理由是它构成国家安全威胁。迄今已经有四十多个国家加入“清洁网络”计划。

辛里奇基金会撰写报告的新加坡研究员亚历克斯·卡普里(Alex Capri)表示:“这些行动给中国公司造成了生存危机,随着它们越来越被视为中共代理人,这些公司受到了抨击。在中美技术冷战的大背景下,中国公司与北京的联系使它们沦为恶性行为者。”

中共的恶行,如限制新疆、西藏和香港的自由,特别是北京在6月突然在香港颁布了新版国安法,引起了人们对在国际上依赖中国技术的强烈担忧。而中共多次将此类事务称为内政,并警告外国不得干涉。

彭博社报导认为,华盛顿势必加速阻止中国科技公司扩张进入海外市场的努力。辛里奇基金会报告指出,技术与基本意识形态价值的联系是导致各国重新考虑其立场的关键因素。

卡普里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样的‘唤醒时刻’特别导致西方国家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强烈反应。我们开始看到世界各地的自由民主国家连成阵营,这对中国(中共)的技术专制制度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并在整体上进一步连累了中国的技术公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