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水坝控制湄公河上游 致下游多国干旱

1 min read
一项最新研究表明,中共修建大坝,可能直接造成湄公河下游的国家,包括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的水位达到历史新低。 (Lillian SUWANRUMPHA / AFP)

【大纪元2020年04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吴畏编译报导)一项最新研究表明,中共修建大坝,可能直接造成湄公河下游的国家,包括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的水位达到历史新低。泰国湄公河(在中国境内叫澜沧江)专家表示,这是中共业务发展的常态,依靠湄公河资源维持生计的民众被排除在利益权衡之外。

《纽约时报》4月13日报导,美国气候学家新研究首次表明,湄公河源于中国境内的青藏高原,在那里中国根本没有遇到同样的干旱灾情。相反,中国的工程师通过水坝限制湄公河流量的举动,直接造成下游国家的干旱。

中共通过水坝 对湄公河上游进行控制

周一,该研究报告的合作撰写人艾伦·贝斯特(Alan Basist)说:“卫星数据真实地告诉我们,湄公河源头——青藏高原有充足的水源,但柬埔寨和泰国等下游国家都面临巨大的缺水压力。”这些科学家属于美国航天局的“看护地球”项目团队,他们负责观察地球上的水资源。

贝斯特说:“在中国,有大量的(湄公河上游的)水被(中共)截住。”

湄公河是地球上水资源最丰富的河流之一,其营养丰富的水域和那里的渔业养活了数以千万计的人口。但是,(中国境内河流上游所修建的)一系列水坝抢走了河流丰富的资源。

那些依赖湄公河渔业的人说,他们的捕鱼量急剧下降。持续的干旱或无常的洪水使农民不堪重负。

中共通过水坝实现了对湄公河上游的控制,在旱季只为下游国家提供70%水量。即使东南亚国家依赖与中国的贸易,但是这种对湄公河的水源控制引起他们的强烈不满。虽然中共推出一项全球发展计划,称该计划将使较贫穷的贸易伙伴受益,但是这些国家抵制中共影响的势头在日益增加。

斯廷森中心东南亚计划主任,《伟大的湄公河最后的日子》(Last Days of The Mighty Mekong)的作者布莱恩·埃勒(Brian Eyler)说:“问题在于,中共当权者总想着独霸水源为己用,而不认为它(水源)是一种共享的资源。”

中共水坝控制水流 导致下游国家干旱或洪涝

贝斯特先生及其同事克劳德·威廉姆斯(Claude Williams)创建的数据模型可以测量河流流量各个组成部分,从雪和冰川融化到降雨和土壤湿度。科学家们发现,多年来,湄公河上游源头的自然流量与泰国下游某水位处测得的水位基本吻合,当上游的中国大坝水库在蓄水或放洪时,两边测量的数据会有不同。

当中国出现季节性干旱时,五个下游国家(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都会受到影响。当中国境内那边水量过剩时,湄公河流域随之就会发生洪水。

在去年的雨季期间,湄公河上游和下游两部分就遇到了两种不同的命运。由于湄公河上游的中国地区用水量远远高于平均水平,导致下游国家遭受干旱的重创,以致河流一部分完全干枯,在本应捕捞充足的季节,河床却裂开了。

在泰国北部清盛的一个水位处,水位达到历史新低。

总体来说,在28年时间里,他们研究了这个水文现象,贝斯特先生和他的同事计算出,中共水坝从上游共截获了410英尺以上的水量资源。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2月份向湄公河区域的各国外长发表讲话时声称:“尽管中国本身也遭受旱情和上游降水严重匮乏的困扰,但中方克服自身困难,主动加大对下游放水力度。”

贝斯特先生对此表示质疑。他说:“你来看看我们的水量观测地图,这里是鲜蓝色的,这说明在中国有大量的水,而鲜红色表示下游的泰国和柬埔寨极度缺水。”

中国上游的水坝有时在没有预警情况下突然开闸放水,这也会给下游国家带来痛苦。一些在河岸附近种植的农作物也会被突如其来的高位水流淹死。

中共修建水坝或给水坝放水都具有政治意义

泰国东北部玛哈沙拉堪大学(Mahasarakham)的讲师兼湄公河专家猜那龙·瑟他赛(Chainarong Setthachua)说:“中国(中共)水坝的放水每次都具有政治意义。”“它们建造水坝说是为了帮助我们。实际上是(给下游国家)制造了麻烦。然后,要求我们感激它们。”

湄公河是下游国家居民的生命线,而这条河流在中国狭窄的峡谷中穿行,因此除了水力发电以外,没有其它利用价值。在本世纪初,当时多数工程师出身的中共领导人开始加快在澜沧江建造水坝的计划。澜沧江是湄公河在中国境内的名称。

今天,在中国西南部的这条河流(澜沧江)上已经建造了11个主要水坝,这些水坝所产生的电力远远超过该地区的需求。其它始于冰天雪地的青藏高原的大河,如印度的印度教徒奉为圣河的布拉马普特拉河(Brahmaputra),在中国部分也建有大坝。

然而,即使北京开始在湄公河得上游进行水力发电,但中共却拒绝加入泰国、柬埔寨、越南和老挝共同建立的一个致力于管理湄公河的委员会。在该委员会公布的一项调查中,科学家警告说,湄公河上游的多个水坝可能会截住流向越南河口的流量中97%的沉积物。

“这条河将会死掉,”泰国北部的社区保护主义者尼越·洛卡优(Niwat Roykaew)说。

相反,北京却创建了自己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平台,并为该组织提供资金在柬埔寨建造了一栋豪华大楼。首相洪森通过该协议将柬埔寨纳入中共的势力范围。批评者指责中共资助这一协议不是为保护湄公河水资源,而是中共在湄公河上的势力喉舌。

但是,即使是在亚洲执政时间最长的独裁者洪森,也因在去年7月湄公河严重缺水情况加剧而感到动摇。柬埔寨能源部上个月宣布,将暂停湄公河大坝的建设计划,而湄公河大坝的建设资金主要来自中国。

冰川融化的水流入湄公河已经数千年了,而在中国境内水库的水量在迅速膨胀。

贝斯特说:“冰川就像银行账户里的资金,但随着气候变化,它们正在迅速融化。”“中国人(中共)正在湄公河上游建造‘保险箱’(水坝),因为它们认为银行账户里的资金最终将被耗尽,并且希望将其保留为备用金。”

随着中共地缘政治权重的增加,中共领导人将自己装扮为另一种超级大国,正如它们打出所谓“双赢政策”口号。但像斯里兰卡和吉布提这些国家,随着本国战略基建项目落入中共的控制而陷入债务陷阱。其它的非洲和亚洲国家也担心中共也只是另一个殖民帝国,它们(中共)只是掠夺当地自然资源而不关心当地民众。

“这是中国(中共)业务发展的常态,”玛哈沙拉堪大学的猜那龙(Chainarong)先生说,“依靠湄公河资源维持生计的民众被排除在利益权衡之外。”

责任编辑:林妍#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4/14/n12030720.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