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的揭露,來自法國的證據

1 min read

知情者的揭露,來自法國的證據
戈壁東||04/18/2020
2017年2月,法國駐華使館發布了一條略帶炫耀的信息:《法國總理卡澤納夫訪問了法國設計的中法新發傳染病合作武漢P4高等生物安全實驗室》。這條信息告訴人們,法國的社會事務與衛生部長、外貿國務秘書、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Inserm)院長和法國國家生命與健康聯盟主席這樣重量級人物都到了武漢。還有2004年就與中國簽訂合作協議的指導委員會主席以及法國自己的P4實驗室的主任。
公報特別強調了武漢P4 實驗室“擁有了法國和歐洲生物尖端防護設備”。卡澤納夫總理還鄭重宣布,將每年撥付100萬歐元支持武漢的P4實驗室研究。
法國在中國向全世界輸送了SARS病毒的第二年,2004年就開始與中國簽訂醫學領域協議,然後出錢出力出技術,花了十多年,終於幫助中共在武漢建成了最大的生物武器實驗室。實驗室開張那天,當時的WHO總幹事香港的陳馮富珍發來了祝賀。顯然那是一個盛大的Party,我相信這個實驗室的建成,這位中國抬上去的WHO陳秘書長也一定功不可沒。
二年以後,一個與他們興建的實驗室研究內容完全一致的強大病毒,從這個實驗室所在地傳出來,襲擊了全世界。160萬人受到危及生命的感染,15萬人在幾個月內悲慘地死去,全球因此出現災難性停轉,現在還陷在苦難的掙扎中。而且WHO的現任秘書長,又十分有效地幫助了這個病毒的傳播。
世界的悲劇,在一些人的洋洋得意中悄悄降臨

所以這幾個月,我一直在關注法國。我想聽到法國有什麼比當年更值得炫耀的消息出來 。
可惜我聽到的是,僅僅只有6600萬人口的法國,武漢病毒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到今天為止已經超過了10萬,死亡近2萬。超過了他們幫助建成病毒實驗室的那個14億人口的國家的官方數據。按人口比例計算差不多就是中國的4000倍。這樣的悲哀,這種已經遍及世界的悲哀,讓我無法止住眼淚。
4月15日法國傳來新的信息是,中共戰狼式外交的誹謗讓他們忍無可忍,緊急召集大使提出抗議,有趣的是中國駐法國大使的名字就叫盧沙野,中國人就知道中共派出這個粗魯的傢伙就是去撒野的。外交官本來是一個謙和君子使用各種方法調節各種關係的職業,可中共把上流社會紳士交往都變成了江湖小混混式的黑幫攻擊,法國並沒有倖免。
我在想,法國幫助中共建了實驗室,應該知道更多內部信息吧?法國的病毒專家也是國際著名的。前幾天消息來了。4月14日由兩位法國病毒學家接受了媒體採訪。他們終於說出了一些屬於法國的良心話。


兩個法國專家說了什麼?


因為發現艾滋病毒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法國教授蒙塔尼也(luc Montagnier),兩天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們使用數學模式對武漢病毒進行研究得出的結果,確認了印度學者提出的武漢病毒帶有艾滋病基因。他明確提到病毒序列裡被加進了很小一段艾滋病毒序列片段,但很重要,它修改了抗原基點。
我相信他說的時真相。4月12日法國科學顧問委員會主席,在義大利共和報披露了一個信息:這是一個特別的病毒,我們發現能夠應對它的抗體只能存活很短時間,越來越多的已經感染過的患者再次感染。免疫力的大廈已經垮塌。
這再次證明,武漢病毒裡被加入了破壞免疫力的愛滋病毒。這是多麼殘暴的魔鬼作品?!
當人們問到蒙塔尼耶教授,病毒會不會來自一個艾滋病人感染時,他清楚地告訴我們:為了要在HIV序列插入病毒基因,分子工具必不可少,只有在實驗室才能做到。
所以。蒙塔尼耶教授其實已經確認了,武漢病毒就是實驗室裡的生物武器。
他說到了印度的學者提出武漢病毒含有別的病毒序列,但是他們在論文正式發表之前,被迫撤回,他們受到了太大壓力。但是科學真相總會大白的。他說我年紀大了(88歲),我不在圈子內了,我可以做自由研究了。
如果是一個來自大自然的病毒,誰會在乎研究者的探討?因為最終真相會隨著探討而公開。只有罪犯才會害怕暴露,才要阻止研究。它們再次顯示了它們的強大。而它們終究不能阻止一個88歲的老人的良知。終於有人說出來了.
當有人問蒙塔尼耶教授,是不時會被當作陰謀論者?他說只有掩蓋真相的人才是陰謀論者。在疫情爆發之前我就在中國,我認為中國政府一開始就應該把真相告訴世界,中國政府必須承擔責任,尤其不應該阻止發表有關病毒來源的文章。因為這樣對研究科學是災難性的打擊,人們會因此不相信科學。
他說出來了,他疫情前在中國,他比我們所有人都更多知道真相!他終究說出來了,為一個科學家的良知和尊嚴。
就在當天,法國的巴士德學院有一位教授出來「批評」蒙塔尼耶教授,他曾經是老教授的合作者。他的主要觀點是“目前掌握的證據這是一個自然病毒,來自蝙蝠”。
我看了報道提到的他的全部採訪內容,發現他並沒有提出任何證據證明他的觀點,顯然他認為不重要。他把88歲的諾貝爾獎獲得者的觀點稱為「初學者的錯誤」,其實已經在故意表現自己的錯誤了。後來還有有這樣一個有趣的表達「病毒出現在武漢,就是這樣,沒有必要去譴責武漢人」顯然,他非常清除自己要說什麼,只是有我們不知道的原因,需要掩蓋他真實想說的話。
這個反對蒙塔尼耶結論的教授,提到了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石正麗團隊的研究“太瘋狂了”“讓人類冒著不必要的危險”。他說他2011年就提出“這是一個沒有任何意義的研究,而且十分危險”。
他在這裡向我們披露了他知道的真相。
當人們問到法國幫助中國建這個實驗室是不是明智之舉時,Simon Wain Hobson教授的回答是:蘇聯簽署了停止生化武器協議,但他們依然在製造,為什麼一定要批評中國呢?他接著說:中國是一個多病毒地區,問題是中國是個獨裁政府。
他再一次把話題引到了生化武器。這才是他要告訴我們的。
顯然,這位教授是個知情人。只是有些我們不了解的因素,牽制了他的表達。但他還是千方百計努力說出了真相。
法國與中國在病毒問題上利益牽扯太緊密了,我以為我聽不到真實聲音了。但是在這樣慘烈的災難面前,教授們真的能扛過自己的良知嗎?他們幾乎已經說出了真相,儘管後一個還是以「否認者」的身份說的話。
他們清楚地告訴了我們,法國幫助中國建立是一個病毒研究所,但是中共把它變成了尖端生物武器工廠。引發世界災難、殺死16萬人的病毒就來自那裡!
中共太強大了,連WHO這樣的組織都成了他們的奴才,普通的教授要暴露真相,要冒著很大風險。所以直到四月份,只有88歲的老教授已經無所顧忌了,所以才敢說出實話。巴德士學院的Hobson教授,顯然還沒有能超脫到不顧一切,所以他的表達很有趣。只是他更清楚地說到了生物戰武器研究這個要點和獨裁政權的根源。
這個世界有很多無法掩蓋的利益牽扯,有時候人們會忘記與誰在做交易,也許不是忘記而是選擇性失明,因為黃金的顏色太亮。

法國會有些後悔嗎?


法國不只在武漢建立了P4實驗室,他們實際還在湖北合作了汽車製造。他們在得意地炫耀終於在武漢完成了大交易時,巨大利益讓他們甚至不惜拿出最先進的技術,去武裝一個顯然的魔鬼。那個時候,他們會想到會有今天八百個法國人就有一個感染病毒這麼大的災難嗎?我同情苦難的法國民眾,他們不應該遭受這一切。我也真正的感激和尊敬終於下決心說出真相的法國教授,他們讓法國挽回了一些尊嚴。
法國很冤屈,病毒並不是我造的,我只是出於好心幫助了一個會洩漏病毒的國家,建一個安全的不至於洩漏的實驗室。但你把最好的磨刀技術,交給了一個正在磨刀霍霍隨時可能殺人的瘋子,真的做對了嗎?他們提高了殺人技術,他們開始殺人了,你沒有責任嗎?最後殺了你那麼多人,你有點後悔嗎?
全世界像法國這樣愚蠢地把最好的技術和資源,輸送到殺人犯手裡的還有多少?你們把一個罪惡的政權當作正常鄰居,你們錯了嗎?
世紀大災難就是上帝的教誨,你們聽懂了嗎?聽懂了,後悔了,就該去改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