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2/19 拜登政府称准备与伊朗重启核协议谈判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拜登政府称准备与伊朗重启核协议谈判

G7峰会周五召开 英首相吁查清病毒来源

• 2021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邀川普发表演讲

•《新周刊》记者辞职 发集体声明谴责管理层

• 澳洲施压脸书:政府不会让步 监管立法照旧

• NASA毅力号成功登陆火星 发回首张照片

• 访民进京上访村官打人 江西宜春警方乱抓人

• 民主党寻求提高联邦最低工资 面临挑战

以下是详细内容:

拜登政府称准备与伊朗重启核协议谈判

图为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

美国周四(2月18日)表示,准备与伊朗就两国重返2015年核协议进行谈判。伊朗核协议旨在防止德黑兰获得核武器。此次谈判是希望恢复华盛顿在近三年前退出的这个协议。

据路透社(Reuters)报导,此举反映了美国政府态度的变化。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强调了美国总统拜登的立场,即如果德黑兰完全遵守协议,华盛顿将回到正式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简称JCPOA。通称“伊朗核问题全面协定”,简称“伊朗核协定”)。

布林肯是在与被称为E3的、聚集在巴黎的英国、法国和德国外长一起举行视频会议时,提出了这个想法的。伊朗方面对此反应冷淡。

四国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说:“如果伊朗重新严格遵守根据其在《全面协定》中作出的承诺,美国也将这样做,并准备为此与伊朗进行讨论。”

在美国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退出并重新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大约一年后,伊朗于2019年开始违反协议,并在最近几个月加快了违反协议的步伐。

一位美国官员告诉路透社,华盛顿将积极回应欧盟邀请伊朗与六个主要国家进行会谈的建议。这六个国家是谈判最初核协议的国家: 英国、中共、法国、德国、俄罗斯和美国。

作为对四国声明的回应,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表示,华盛顿应该首先采取行动。

在一位欧盟高级官员提出召开此类会谈的想法后,他对路透社表示:“如果要召开此类会议,我们随时准备出席。”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进行谈判,也不清楚将于何时何地进行谈判。

拜登政府证实已经准备好与伊朗进行直接对话之后,前国务卿蓬佩奥发推文评论说:“新一届政府正在走上一条危险的道路:如果采用欧盟的和解模式,将会确保伊朗走上一条拥有核武库的道路。” (来源 大纪元)

G7峰会周五召开 英首相吁查清病毒来源

G7峰会周五召开 英首相吁查清病毒来源

周五(2月19日),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将在线举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表示,他将在峰会上呼吁国际社会查清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确切来源。

约翰逊支持拜登政府对北京提出的要求,要求中共拿出原始数据。据报导,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人员在武汉对中共病毒的来源进行了为期四周的调研,但是,北京方面并没有向他们提供他们想要的原始数据。

白宫2月13日表示,美国对世卫发表的病毒调查报告表示“深切关注”,呼吁中方公布疫情早期的数据。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2月14日接受BBC采访时也表达和美国类似的担忧。

世卫组织发言人塔里克·贾萨雷维奇(Tarik Jasarevic)最近在回复福克斯新闻的电子邮件询问时承认,“为了病毒分析,共享数据是国际惯例。”

他说,这些原始数据是由中国人提供的,但只能用于“某些研究”,但他接着说,他们将和中国人讨论是否可以用于其它方面的研究,但现在这样做还不可能。

约翰逊周一(2月15日)表示,世界大国应该签署一项关于大流行病的全球条约,以便在起源于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爆发后,确保适当的透明度。

当被路透社问到谁对COVID-19大流行起源缺乏透明性负有责任时,约翰逊说:“我认为相当明显的是,大多数证据看起来都表明这种疾病起源于武汉。”

“因此,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尽可能多地了解这种情况(疾病流行)的发生方式,以及人们所问的人畜传染性疾病的问题。我认为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数据。”他说。

近日,世卫专家逐步透露,中方拒绝向世卫专家组提供武汉早期病人和疫情数据,双方多次发生激烈争吵。专家们说,中方拒不提供早期疫情信息,使得世卫专家们很难发现有助于将来防止类似危险病毒再次爆发所需的线索。

贾萨雷维奇向福克斯新闻承认,世卫调查小组在中国时,在一些时候,和中方确实发生了激烈的、富有挑战性的对话。

至于中共病毒的实际来源,世卫组织向福克斯新闻承认,这种疾病可能是通过“冷冻食品”传播的。这一直是中共政府推崇的一种理论,试图支持中共病毒始于中国境外并输入中国的论点。当世卫的国际调查团队结束调研时,中共党媒极力宣扬世卫组织的这则声明。

2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表声明称,COVID-19大流行不可能始于武汉实验室(武汉病毒所)的泄漏事件,并淡化进一步研究的可能性。2月11日,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改口说,关于病毒起源的所有假设仍在考虑之列。

蓬佩奥在担任国务卿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目前所有证据都表明,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疫情起源于中国。1月1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一份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所作所为的事实核查,重点谈到该所和病毒起源相关的三个需要进一步审查的行动,值得进一步调查。

2021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邀川普发表演讲

美国保守联盟主席、川普竞选团队顾问马特.施拉普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受到邀请,在下周于佛罗里达州召开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简称CPAC)上发表演讲。不过尚不清楚他是否已经接受了邀请。

美国保守派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主席马特·施拉普(Matt Schlapp)帮助组织了这次会议。他说,他自己也向川普发出了邀请。

施拉普对《华盛顿观察家报》(Washington Examiner)表示:“我很想看到他能来到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

一位知情官员告诉《大纪元时报》,川普去年就受到了邀请。

川普在2020年大会的演讲中对与会者说:“上帝保佑你们!上帝保佑美国!明年再见。”

这位官员透露说,会议策划者目前不知道川普是否打算参加。这位官员还表示:“我们正处于某种观望时刻。”

川普的团队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施拉普说,他希望川普的演讲能实现。

他说:“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我们一直在交谈,我希望我们能成功。”“我认为他应该得到倾听。我认为,即使那些不同意他的人也会同意,他值得被倾听。他不应该被噤声。”

一个宣传此次大会的社交媒体帖子中显示了川普的照片。

保守派资深成员定期出席将在奥兰多举行的会议。会议地点也与传统的华盛顿会议场景有所不同。

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在之前的一条推文中说:“我们正在用阳光和自由来代替华盛顿的封锁。”施拉普通过推特表示,这次会议“将是保守派策划、计划和联合起来在美国击败社会主义的地方。”

预定的发言者包括川普时期政府的一些官员,包括前住房部长本·卡森(Ben Carson)、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和前白宫新闻秘书萨拉·赫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

川普的盟友,如南达科他州州长克里斯蒂·诺姆(Kristi Noem)、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和前代理国家安全顾问理查德·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也将发表演讲。

按照计划参加会议的立法者包括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奥克拉荷马州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兰克福德(James Lankford)、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泰德·巴德(Ted Budd)、阿拉巴马州共和党众议员莫·布鲁克斯(Mo Brooks)。

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将自己描述为世界上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保守派聚会。

川普自上个月离开白宫后一直保持低调,因为参议院一直在考虑,是否以煽动叛乱的罪名对他弹劾定罪还是宣判无罪。一些议员,主要是民主党人,认为是川普引发了1月6日对美国国会大厦的袭击。而其捍卫者则指出,川普在当天的一次演讲中鼓励支持者“和平、爱国地”前往国会大厦发声。

最后川普被参议院宣告无罪,43名共和党人站在他一边,7名共和党人加入民主党阵营投票反对他。

川普感谢议员们投票使他被宣布无罪。之后,川普批评了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麦康奈尔在国会发表了一篇措辞严厉的演讲,谴责川普——这位前总统,并称除了弹劾之外,还可以对川普进行刑事定罪。

川普说,共和党“在米奇·麦康奈尔这样的政治‘领导人’掌舵的情况下,永远不会再受到尊重或变得强大”。并表示,他将把重点放在支持“他的主要竞争对手,因为他们支持让美国再次伟大,支持我们的美国优先政策。”

《新周刊》记者辞职 发集体声明谴责管理层

近期,广东时代传媒集团旗下《新周刊》杂志社编辑部记者们辞职,并发出集体声明。(“北美生活引擎)

近期,广东时代传媒集团旗下《新周刊》杂志社编辑部记者们发布声明辞职。该辞职声明表示,管理层不了解传媒业务,不尊重行业精神等,记者们无法屈从与现代企业精神背道而驰的管理方式,离职是“最佳选择”。

据悉,广东《新周刊》杂志社去年11月份与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合并,成为广东时代传媒集团旗下刊物。合并后,12月,杂志社进行一系列人事变动及采编制度改革。

2月11日,大陆“资讯咖”称,2月10日,广东《新周刊》杂志编辑部离职记者发表集体声明,谴责杂志社近期多项改革方案,不仅缩减记者岗位、压低记者收入,还打击记者工作价值,影响记者正常工作。

香港《苹果日报》指此消息是从新浪微博传出。不过,大纪元记者在大陆新浪微博已经查询不到相关消息。“知乎”上有该消息的标题,但点开后相关内容也已被删除。

大纪元记者在“北美生活引擎”上查到该声明原文,2月10日发出的题为“身处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新周刊》之死”的该声明,落款为“《新周刊》编辑部离职记者集体敬上”。

该声明指,管理层片面理解“去纸媒化”,以“固执、保守、拒绝改变、阻碍改革”的名义,对坚持新闻专业主义立场的记者与编辑进行污名化,并进行人事“优化”;公司硬性规定杂志栏目稿件必须先在新媒体上公布,剥夺杂志栏目稿件首发权,将新媒体流量作为衡量杂志稿件的第一标准。

声明还说,杂志社套用公司管理制度,将“天天打卡,日日开会”作为衡量记者工作的标准,影响正常采编工作,还将采编成本压缩,基础稿费低至每篇800至1000元人民币;另外杂志社要求采编部完成“经营创收任务”,要求记者写“商稿”,将“利润转化、广告拉动”列为记者考核、评估、奖励标准;编辑部新管理人员作法粗暴,以个人喜好左右选题;公司内部缺乏沟通、反馈机制,员工意见不获重视。

记者们表示,管理层不了解传媒业务,不尊重行业精神等,记者们无法屈从与现代企业精神背道而驰的管理方式,不愿“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离职是“最佳选择”。

该声明未披露具体有多少记者离职,只是落款时强调是离职记者集体声明

《新周刊》于1996年创刊,每月两期,全国发行,定位是“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编采原则是捕捉当下社会的流行热词,洞察微妙的社会心态,封面专题题材涉及社会、文化、生活、艺术、历史等多个领域,曾被誉为传媒界的“话题发源地”。

澳洲施压脸书:政府不会让步 监管立法照旧

澳洲总理表示,他想对脸书说的是:
“这里是澳洲,如果你想在这里做生意,你就得按照我们的规则来,这是合理的主张。”

脸书澳洲新闻的封杀已经进入第二天,澳洲财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表示,政府不会在《新闻媒体议价法》的立法上让步,因为这事关国家利益。澳洲总理表示,如果脸书想在澳洲做生意,就得遵守澳洲的法律。

2月19日(周五),弗莱登伯格表示,他已经向脸书表达了澳洲政府对脸书的失望,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昨晚已经联系了他。

弗莱登伯格对9号台说:“我说得很清楚,我不仅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失望,而且对他们的行为方式感到失望,因为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有关他们行动的提前通知。”

脸书18日在其平台上突然封杀了澳洲新闻的脸书页面。除了澳洲媒体之外,一系列防疫机构、慈善机构的页面也不幸被封,但脸书随后恢复了防疫机构和慈善机构的页面。

脸书此举是为了抵制澳洲政府即将出台的《新闻媒体议价法》,这项新法旨在确保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平台展示新闻内容时,向制作这些新闻的媒体支付合理费用。如果双方无法就付费达成一致协议,将进入强制仲裁程序以确定付费金额。

澳洲总理表示,他想对脸书说的是:“这里是澳洲,如果你想在这里做生意,你就得按照我们的规则来,这是合理的主张。”

弗莱登伯格希望脸书能继续和澳洲政府谈判,在被问到如果脸书拒绝合作怎么办时,他对9号台说:“如果脸书拒绝合作,新法实施后,我将认为脸书是受新法监管的服务,他们可能需要进入仲裁程序。” “澳洲的决心仍然非常坚定和坚决,这事关国家利益……我们决心实施这项法律。”

他还表示,澳洲即将推出的《新闻媒体议价法》是“世界首创,澳洲在这方面正引领全世界,世界的目光都在聚焦澳洲”。

澳洲总理莫里森正在争取让其它国家也加入到与脸书抗争的行列中。莫里森已经向印度总理表达了他对脸书的担忧,预计晚些时候,他还会联系更多国家的领导人。

弗莱登伯格对澳洲广播公司说:“我认为会有来自全世界的强力支持。总理昨天和莫迪谈过话,我也在和加拿大政府保持着联系。”

脸书是在《新闻媒体议价法》立法提案在澳洲众议院获得通过之后,突然对澳洲发难。目前,该提案已经递交给参议院,最早将于下周完成立法。

NASA毅力号成功登陆火星 发回首张照片

NASA“毅力号”(Perseverance)火星车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毅力号”探测器周四(2月18日)成功登陆火星,开始在火星上寻找远古生命的踪迹。它的主要任务是研究火星的气候和地质状况,并采集火星岩石和土壤样本。

毅力号发出的第一张火星照片来看,火星上就跟一片沙漠一样,沙漠中有很多白色的凸起。

这是NASA有史以来派往火星的最复杂太空探测器,NASA此前已成功实现了8次火星登陆。

毅力号于美东时间2月18日下午3:40左右,开始着陆的“恐怖七分钟”过程。首先,进入大气层、开启降落伞、引擎驱动下落,最后放下起落架,经过天空吊车悬浮式降落到火星表面。

毅力号有6个车轮、23个摄像头,还带一个钻头。它会把采集的样本存放在金属罐内,并罐子留在原地,自己继续执行探测任务;然后2026年将有一辆取货车前往火星,把样本罐取回地球,预计火星样本将在2031年返回地球。

毅力号的核动力系统可以让它在火星上漫游10年以上。

在毅力号之前,好奇号(Curiosity)探测器已确证火星曾经存在液态水;而毅力号将继续好奇号的工作,收集火星土壤样本,然后在几年后,交由其它火星任务运返地球。

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总工程师、登陆指挥罗布‧曼宁(Rob Manning)在NASA的直播中表示,毅力号登陆是NASA科学家多年辛苦努力的共同结晶。

“当我们振臂一呼,手拉手,心连心,我们就能成功。这就是美国航天局做的。”曼宁说,“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在所有的问题上都可以做到的,我们需要一起努力去做这些事,让它成功。”

前NASA宇航员罗恩‧加兰(Ron Garan)告诉CNN说,毅力号登陆火星意义重大,因为“这是探索整个太阳系的一小步”。

他表示,人们想知道为何火星上现在没有生命,为何一个曾经有水的星球、可能曾经也有过生命的星球上不再有水,这对研究地球的气候有着不可思议的意义。

毅力号探测器的访问火星活动是“阿耳特弥斯”(Artemis)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的目标是2024年实现人类再次登陆月球,并于2028年在月球建立长期据点,作为登陆火星的前哨站。

2020年被称为“火星年”,因为地球和火星距离最近,发射火星探测器需要的燃料最少。这个发射窗口每26个月出现一次。

毅力号于2020年7月30日发射前往火星,在历时7个月、跋涉4亿7千万公里后登陆火星。它是2020年“火星探测发射窗口”期间全球启动的三个火星任务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阿联酋火星探测器“希望号”(Hope)和中国“天问-1号”。

“希望号”2月9日抵达预定火星轨道,“天问-1号”2月11日抵达目标轨道。

访民进京上访村官打人 江西宜春警方乱抓人(图片预警)

2018年2月27日,孙任秀(左图)进京上访,在南昌被截访,回到宜春吃晚饭时被楠木村村书记邹触军用玻璃杯(见右图)打伤头部,头破血流

江西宜春访民孙任秀,因为进京维权被当地政府官员殴打、抓捕,目前已被超期羁押1年半之久。律师表示为她做了无罪辩护,但案件在检察院延期了多次、还没下判决,也只能苦等。

孙任秀是江西省宜春市彬江镇白源村农民。孙任秀家属日前告诉记者,孙任秀因为上访被村官打得头破血流,当地政府强迫私了,却以强拿硬要、寻衅滋事的罪名起诉她。

公诉人指控称,孙任秀自2016年起,就其居住的朝阳小区房屋漏水、三轮车被禁止运营、四轮车被扣押、小区车库管理问题、其本人被殴打、其儿子交通肇事被认定全部责任等问题多次越级前往北京上访,被北京市公安局出具三次训诫书,并“以补偿费为由强行索要钱款”,“以进京上访相威胁,索要钱财”。

对此,孙任秀家属解释说,2016、2017年,孙任秀他们跑运输载客,用三轮车拉客,老百姓凭自己的勤劳赚点血汗钱,但政府说三轮车没有保险、不安全,不让他们拉客。

“当地政府也没有统一的处理标准,三轮车上路抓到了就罚款,罚了款又放,放了他又去拉客,拉了客又来罚。很明显的处理不当。为了这个事情孙任秀去上访,后来不了了之。”

2018年去北京上访是因为房屋漏水。孙任秀和大姐等三人在宜春市朝阳广场西街的同一个小区购买的毛坯房,经过装修后发现开裂漏水,在本地通过政府部门去信访,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孙任秀等三人前往北京上访,在南昌被截访,回到宜春饭店里面吃饭的时候,村官邹触军拿玻璃杯子砸得她满脸是血,还有黑社会人员把她打得昏倒在地。

孙任秀指控楠木村村书记邹触军用玻璃杯把人打得头破血流,但逍遥法外。(受访者提供)

家属表示,村官都是有勾结的。孙任秀的大姐所在的楠木村村书记邹触军出手打人,孙任秀被鉴定为轻微伤。孙任秀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警方不受理。

孙任秀被打伤,鉴定为轻微伤。(受访者提供)

“房屋漏水这个问题没有解决,然后又发生村官打人。我姐姐为这个事情也去上访,村官打人,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当地政府官员把她关在派出所,打人的人没被关,反而把被打的人关了。”她说。

家属介绍,被打之后,孙任秀多次去上访,政府官员包括村官就去接回来,要求要跟她私了,不肯追究打人村官的刑事责任以及背后的保护伞。

孙任秀被楠木村村书记邹触军和黑社会打伤,楠木乡政府补助了2万元。(受访者提供)

“我姐姐不同意私了,对方就把钱打到她的账号上,我姐姐退回去过一次,退回去了之后他们又找我姐姐商量,又强行把钱打到她卡上去,威逼她私了。当时还写了协议,这些证据我们都已经提交了一份给法院。”

2018年底,孙任秀签写了《息诉罢访承诺书》。在楠木乡补助其2万元的基础上,再由彬江镇白源村委一次性补偿7万元给孙秀任。

孙任秀签写《息诉罢访承诺书》,当地政府共补偿其9.5万元。(受访人提供)

没想到祸不单行。2019年7月份左右,孙任秀的儿子出了交通事故,晚上开车撞到一个老太太,老太太身亡。因为老人没走斑马线,行走离斑马线15.2米,孙任秀认为不是儿子的全责,但是交警队判他为全责。

“赔偿是很到位的,保险也赔了,私人也赔了十几万,我们也得到了老人家属的谅解书。”家属说,但孙任秀听人说以后警方还会抓人,政府打击报复她。钱也出了,又要抓人。

“听到消息后,姐姐心里非常着急。要到北京去上访。家人就劝她,就算吃亏不要去北京。”但家属认为,就算孙任秀因为交通事故不该去北京,政府不该这样打击报复。

2019年8月22日孙任秀去北京上访,当天警方就把她儿子抓起来了。8月23日把孙任秀也抓起来了。

后来家属托关系找到区政法委书记欧阳琨,希望孙任秀上访不要连累到她的儿子,后来孙任秀的儿子判了一年半缓刑。判刑的时候,死者家属也到庭来了,表示谅解。

证据确凿 法院休庭

孙任秀家属介绍,“后来检察院起诉孙任秀是以强拿硬要、寻衅滋事的罪名,压根没提这个交通事故的事情。强拿硬要是不存在的,我姐姐被打伤了,这是赔偿款。”

2020年1月份宜春市袁州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家属提供了孙任秀不是强拿硬要的证据,提供了孙被打的视频、照片。还有转账记录,证明孙任秀退回去了补助款。也提供了双方签订的《息访书》协议等证据。

当时法院宣布休庭,后面就开始疫情了,一直到去年的10月份才开过一次,也没判下来个结果。

“那次开庭是网上开庭,没有现场开庭,去年法官就说判决没有这么快,要等。我们就一直等,等到快过年了,他还是判决不下来,这么久了,开过二次庭了,已经超期羁押了。”

快过年的时候,家属去法院里面找法官。“法官就推他做不了主,他也没办法,上面还有领导,有罪没罪还要等领导开会商量。拖到年底要放假了,还没有结果。到后面电话也不接了,因为他说没有话回我了。”

“本来房屋漏水问题没解决,接回来又非法关押。他就想把你关怕了,不让你去上访。不但这个事情没解决,又搞得村官打人。一连串的事情就搞得她一直上访。”但家属认为,孙任秀没有去拉横幅,都是正常上访。

家属要求查处宜春市袁州区政法委书记欧阳琨故意制造冤假错案犯罪行为。要求无罪释放孙任秀。

孙任秀家属的公开信。指宜春市袁州区官场腐败恶劣、黑社会性质,要求无罪释放孙任秀。(受访者提供)

家属透露,孙任秀被黑社会打伤至今未愈,又不准冶疗;打人的楠木乡村官逍遥法外,现在请到里面的说客要孙任秀承认自己有罪。

“这法律扫黑除恶是写给老百姓看的。”她说。

律师做无罪辩护

孙任秀的代理律师周世敏向记者确认,检察院起诉的罪名是寻衅滋事,以她强拿硬要为由。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都还没下判决,延期了多少次。可能这个案子比较复杂。

“他们把数据加起来,不想想人家原来提出的信访的诉求,都是签过协议的,已经理赔了,都没有意见的。新帐老帐一起算。”他说,“没有随意殴打的情节,也没有其它的情况,就是说强拿硬要多少钱,次数多。”

周世敏表示,他为当事人做了无罪免于刑事处罚的辩护,从法律角度认为孙任秀的行为不构成强拿硬要。因为这些钱都是单位出的,不是个人,也不是在公共场合,所以认为不构成罪名。

据公诉书显示,楠木乡政府与彬江镇白源村,共同支付9.5万元给孙任秀。其中楠木乡政府2万元,白源村委7.5万元。

周世敏律师表示自己也感到无能为力,只能等判决结果出来,然后再寻求当事人意见上诉,现在只能苦苦地等待。“现在烫手的山芋在法院手里,看他们什么时候下判决,我们只有苦等。”

记者致电袁州区法院法官张军庆,对方没有应答。

民主党寻求提高联邦最低工资 面临挑战

2019年6月24日,一名美国工人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的装配厂组装福特汽车

民主党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实现其长期以来寻求的增长最低工资的目标,尽管对于在即将推出的疫情救济方案中纳入每小时15美元联邦工资底线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大。

如果提高联邦最低工资的提案未能在国会通过,大部分的小企业主会松一口气。

联邦政府上一次将最低时薪提高到7.25美元是在2009年。拜登的救济方案包括一项提案,即在5年内将联邦最低时薪从7.25美元提高到15美元,每年增加近1.5美元。

亚利桑那州民主党参议员西内马(Kyrsten Sinema)和西维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已经对将该条款纳入1.9万亿美元的救济方案表示担忧。

“最低工资的规定不适合协调进程,它不是一个预算项目,而且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西内玛2月12日告诉“Politico”。

国会两院的民主党人于2月5日通过了一项预算决议,启动所谓的“协调进程”(reconciliation process),以绕过参院60票的立法门槛。如果能够团结一致,民主党议员可以在没有共和党议员支持的情况下通过疫情救济方案。

根据CNBC最近的一项调查,全美三分之一的小企业主表示,如果最低工资涨到每小时15美元,他们很可能会裁员。

持反对提高最低工资的观点认为,任何提高最低工资的措施都应该考虑到地区差异。

太平洋沿岸地区(如加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和大西洋沿岸中部地区(如新泽西州、纽约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小企业主对15美元的联邦最低时薪没有太大的反应,因为这些州的最低时薪大多已经是15美元或接近这一水平。因此,这些企业主不会感受到15美元最低时薪将带来太大的压力。

如果15美元最低时薪推广到整个美国,密西西比和佐治亚等州的最低工资将增加一倍以上。据在线招聘市场ZipRecruiter的劳动经济学家波拉克(Julia Pollak)称,还没有研究表明这么大幅度的最低工资增长将会如何影响这些州的经济。

“美国各州之间的住房成本差异范围高达六倍。当然,在州内和城市之间的房价差异范围就更大了。因此,对一个各地区生活成本差异如此之大的国家,也许要求所有地方都有单一的联邦最低时薪标准是没有意义的。”波拉克告诉新唐人。

她补充说,政府也可以制定一个与特定地区生活成本挂钩的变量型联邦最低时薪标准。

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估计,联邦最低时薪15美元的规定将使90万人脱贫,但也会导致全美在2025年前失去140万个工作岗位。

就业创造者网络(Job Creators Network,简称JCN)等保守派团体批评民主党人将自己的政治目标置于全美3000万家小企业之前。

他们敦促拜登专注于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而不是提高最低工资。根据1月发布的“总统经济报告”(The 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川普(特朗普)支持经济增长的政策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使660万人摆脱了贫困。

“经济事实很清楚:在经济仍停滞不前的情况下,15美元的最低时薪将是就业和小企业的杀手。”JCN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奥尔蒂斯(Alfredo Ortiz)在一份声明中说。

他指出:“虽然支持者声称,最低时薪在几年内逐渐上涨的实施过程将淡化其负面影响,但他们忽视了向15美元时薪过渡的第一步是在2021年6月1日大幅度增加31%(即从7.25涨到9.5美元)。”他补充道,而小企业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来想办法如何吸收这一额外成本。

有人担心,关于最低工资的争论可能会进一步加深民主党议员之间的分歧,阻碍他们走向终点。

民主党内部第一个反对提高最低工资的人来自温和派民主党人曼钦。

曼钦对记者说:“我支持负责任的、合理的增长,在我所在的州(西维吉尼亚州),(最低时薪)就是11美元。”他还说,这个标准可以根据通货膨胀进行调整。

曼钦和西内马的投票是关键。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拜登的疫情救济方案将在参议院投票失败,因为参议院两党各占一半。此外,还有一个与所谓的“伯德条款”(Byrd Rule)有关的程序问题,这将决定最低工资能否成为纾困法案协议程序(reconciliation)的一部分。

译注:协议程序(reconciliation)作为通过预算法案的特别流程,受参议院的一些具体法规约束,其中之一即是“伯德条款”(Byrd Rule)。该条款防止两党利用协议程序,通过不影响联邦预算的非预算法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