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2/20 台湾防长换人 中共再派8军机大规模扰台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 台湾防长换人 中共再派8军机大规模扰台

• 新泽西州长:变异病毒阻碍新州经济重开

• 拒孟晚舟要求 英法官判汇丰无需公布文件

• 大陆学者张雪忠发起“国民制宪”网络公投

• 澳洲多元文化委员会主席祝李洪志大师新年好

• 涉共谍案 台湾军情局四退役将校遭起诉

• “新疆有个集中营?” Clubhouse的这个房间对心灵的震撼

以下是详细内容:

台湾防长换人 中共再派8军机大规模扰台

中华民国国防部官网2月15日发布共机动态,1架运8反潜机侵扰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图为运8反潜机同型机。

2月19日,台湾的国安团队高层出现人事变动,当天中共军机加大挑衅,派出8架军机和1架通信对抗机,甚至1小时内就侵入6次,之后台湾军机将其驱离。台湾说这是2月以来中共最大规模的一次空中干扰。

路透社报导,台湾国防部长严德发转任国安会咨询委员,原国安局长邱国正接任防长,原陆委会主委陈明通担任国安局长,而前国安会咨询委员邱太三则出任陆委会主委。

台湾媒体分析,陈明通被视为民进党的“中国通”,这是继许惠祐之后第二位“文人”国安局长。这也显示在新的国际与两岸情势下,台湾把国安情报工作的重心,放在更重视研判中共政治意图上。

台湾国防部说,当天中共4架歼16战机、4架歼轰7战机、1架运9通信对抗机侵扰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ADIZ);台湾方称这是共机本月以来最大的扰台规模,台湾空军将其驱离,还“发出了无线电警告,并部署了防空导弹系统来监视其活动。”

近日,中共飞机几乎每天都在台湾的西南角飞行,最后一次大规模入侵是在1月24日,当时有12架中共战机参与其中。

前一天(2月18日),美国佛州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Rick Scott)重新推出《防止台湾遭侵略法》(Taiwan Invasion Prevention Act),以保护台湾不受共产主义中国日益增长的侵略。

同一天,在美中经济暨安全检讨委员会(USCC)的线上听证会上,多位美国前官员一致认为,台湾是美中最可能爆发军事冲突的热点。他们分析,台湾是中共核心利益,北京也决心要统一台湾,在这背景下中共军机频频扰台,恐导致“意外”发生。(来源 大纪元)

新泽西州长:变异病毒阻碍新州经济重开

新泽西州长墨菲说,更具传染性的变异毒株的传播阻碍了更多的经济重开可能。图为英国科学家在实验室研究B.1.1.7新毒株。

周三(2月17日),新泽西州长墨菲表示,更具传染性的变异中共病毒在新泽西的传播阻碍了该州更多的经济重开可能。

墨菲表示,虽然中共病毒疫苗接种仍在继续,而且新泽西每天的确诊病例和住院人数有所改善,但变异的中共病毒给经济重开带来了不确定性。

新泽西在最近几个月受到第二波病毒的侵袭,墨菲最近第12次延长了新泽西州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但最近新确诊阳性的7天平均数比上个月下降了48%,与疾病相关的住院人数是11月中旬以来的最低数字。目前已有41万人全面接种了疫苗。

墨菲在周三的疫情简报会上说,“如果我们继续看到特别是住院率的继续下降,毫无疑问,我们会采取更多的措施来开放经济……我们现在会计划在未来几周内重新开放的更多项目。但由于病毒的变异,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加谨慎。”

墨菲没有说明变异病毒阻碍了哪些经济重新开放的措施。本月早些时候,墨菲允许餐馆、健身房和其它场所将室内容量从25%提高到35%。他最近还允许有限数量的家长在现场参加高中和青年体育赛事。

到目前为止,州政府官员只在新泽西确定了病毒的一个变种,即首先在英国发现的B.1.1.7毒株,不过最近在全美国至少发现了7个新的中共病毒变种。

州卫生厅长佩希奇利(Judith Persichilli)说,截至周三(17日),在新泽西的12个县共发现了50例英国毒株感染病例。其中海洋县(Ocean)最多,12例;其次是艾塞克斯县(Essex)7例;伯灵顿(Burlington)、莫瑟(Mercer)、密豆塞克斯(Middlesex)、孟莫斯(Monmouth)和莫里斯(Morris)县都是4例。

根据联邦疾病控制中心(CDC)的数据,该变种英国毒株B.1.1.7比典型的中共病毒毒株的传染性高30%至70%,CDC预计到3月它可能成为美国的主导病毒株。

据英国卫生官员上个月透露的一些数据显示,这一变种病毒可能更致命。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表示,对感染了“常规菌株”的患者,大约1千人中可能有10人会死亡。但对于新菌株,预计1千名感染者中约有13~14人或会死亡。

同时由于新毒株的传染性大为增高,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感染,那么必然带来更多的死亡威胁。

墨菲在谈到这个病毒变种时说,“我们知道它更容易传播。而科学研究还不全面,我们并不清楚,我想现在美国没有人清楚,变异病毒的阻碍和影响到底有多大。”

州卫生厅中共病毒顾问布雷斯尼茨(Eddy Bresnitz)博士说,目前还“没有真正看到疫苗对变异病毒的有效性降低”。

但科学家们担忧,新病毒通过其表面蛋白质发生突变,以帮助其逃脱药物治疗或人体免疫系统的反击。

州卫生官员呼吁民众继续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以防止被任何变种病毒感染。

墨菲还敦促新泽西州人避免前往巴西和南美洲出差旅行,因为那里已经发现了其它病毒变种。

据CDC周四(2月18日)的报告,在美国至少有1,549人,感染了英国、南非和巴西变种病毒株。

这些病例中,绝大多数是传染性更强的英国变种病毒B.1.1.7。目前,该变种病毒已在41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发现,其中佛罗里达州就占了四分之一以上病例。

南非变种病毒目前共发现21起病例,分布在9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另外在4个州中,共发现了5个感染巴西变种病毒的病例。

CDC称这些数字只是通过分析阳性样本发现的病例,而不代表在美国传播的此类病例的总数。

拒孟晚舟要求 英法官判汇丰无需公布文件

2020年11月17日,加拿大卑诗高等法院就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渡案举行听证。图为孟晚舟在保安陪同下离开法庭。

周五(2月19日),英国高等法院一名法官判决,汇丰银行(HSBC)无需公布与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涉欺诈指控案件有关的内部文件。

孟晚舟因涉嫌误导汇丰有关华为的伊朗业务交易,导致汇丰违反美国制裁伊朗规定,孟晚舟因此面临美国银行欺诈指控。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当局的要求,加拿大执法机关在温哥华逮捕了过境的孟晚舟;目前孟晚舟处于居家监禁状态,面临引渡美国的法律程序。

2013年8月,孟晚舟曾向汇丰银行驻香港高管做了一次PPT演示。孟晚舟向汇丰银行所在地的英国法院提诉,要求获得汇丰关于此案的相关文件,以抵制美国引渡要求。孟晚舟的代表律师辩称这些文件将证明她没有误导银行。

上周在英国高等法院一次听证会上,孟的律师辩称,针对她的指控是基于她在2013年向汇丰高级行政人员所做的介绍。

法律小组辩解,孟晚舟在做介绍中的陈述是美国当局提出的,且是“不完整版本”,要求英国法院下令发布汇丰银行的文件,详细说明会议内容。

孟晚舟的律师在提交给英国法院的文件中说:“实际上,汇丰银行高管们对华为与Skycom之间真正关系有所了解。”

汇丰银行则反对孟晚舟的要求,认为伦敦高等法院无权下达此类命令,孟晚舟想要的信息可能包括世界各地汇丰银行部门持有的文件。

英国法官在周五的书面判决中拒绝了孟晚舟的申请,并下令她的团队支付80,000英镑(111,936美元)法律费用。

迈克尔‧福特汉姆(Michael Fordham)法官说:“我没有下达命令的管辖权。”

汇丰银行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该银行对法院裁决感到满意,并称银行不是美国潜在案件或加拿大引渡案件的当事方。

“在英国提出的这一公开申请没有任何根据,我们很高兴高等法院同意我们的立场。”汇丰发言人说。

华为发言人则说,今天的法院判决令华为感到失望。

美国当局在起诉书中称,华为和孟晚舟参加了一项欺诈计划,目的是通过Skycom为华为在伊朗的业务获取违禁的美国商品和技术。孟还向银行撒谎,目的是将资金转移出伊朗。起诉书说,Skycom是华为的“非官方子公司”,而不是当地合作伙伴。

华为和孟都否认了美方提出的刑事指控,其中包括银行欺诈、电汇欺诈及其它指控。

加拿大法院定于今年3月听证关于孟晚舟引渡到美国的案件。

大陆学者张雪忠发起“国民制宪”网络公投

大陆学者张雪忠2021年2月17日在推特上发起“国民制宪,和平转型”的网路公投。(张雪忠推特截图)

目前居住在上海的原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教授张雪忠2月17日在推特上发起“国民制宪,和平转型”的网络公投。张雪忠在过去数年间,公开反对一党专政,呼吁中国建立宪政。

他在17日的推文中说:“‘国民制宪,和平转型’是我深思熟虑后提出的政治主张。它既是中国政治现代化的路径和愿景,也是动员公众支持和推动政治变革的口号,且最有可能成为不同阶层的共识。这一主张有人同意,有人批评。我决定在推特上进行一次网络公投,看此帖能否在一周内转发超过一万。”

【网络公投】

“国民制宪,和平转型”是我深思熟虑后提出的政治主张。它既是中国政治现代化的路径和愿景,也是动员公众支持和推动政治变革的口号,且最有可能成为不同阶层的共识。

这一主张有人同意,有人批评。

我决定在推特上进行一次网络公投,看此帖能否在一周内转发超过一万。

如支持,请转发! pic.twitter.com/VhoZgQSx70

— 张雪忠ZHANG Xuezhong (@zxzlaw) February 17, 2021

上述推文发出后的十几个小时,张雪忠再发一则推文表示:“当局开始要求我删除这条推文。我的回答是:‘虽然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勇敢的人,但我仍不想放弃自己的言论自由,也不希望自己的言论自由受到不正当的干涉。’”

18日张雪忠发推文说,刚结束一次面谈。“在刚结束的面谈中,我说:‘我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很想过安定平静的生活。但是,这种生活不应以牺牲言论自由为代价,所以实在不想删除这条推文。’言论自由不是可以谈判的利益问题,而是难以妥协的原则问题。”

张雪忠是原华东政法大学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他在2013年首次呼吁国民制宪,当年他发表题为“2013反宪政逆流的根源及危险”一文,公开反对一党专政。同年,张雪忠遭华东政法大学停职解聘,2019年被当局吊销律师执业证。

2020年5月中共两会前夕,张雪忠发表近万字致中共全国人大公开信,再次呼吁中国国民制宪、和平转型。随后,张雪忠遭上海警方带走,24小时后获释。

此前数年,张雪忠一直公开发声反对共产极权,屡遭当局打压。他于2009年发表《中国需要去马克思主义化》一文,随后被校方停止授课资格;此后,他两次向中共教育部发表公开信,呼吁取消大学政治必修课及政治考试科目。

2012年,张雪忠公开反对香港“国民教育”计划,再遭校方打压。同年9月9日,律师王朝峄在微博透露,张雪忠当天退出中共党组织。同年10月,张雪忠的微博被禁。

在2月17日发起“国民制宪”网络公投之后,张雪忠连发多条推文,其中一条写道:“在专制国家追求宪政民主,从来都是极其艰难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们,‘这太难了’、‘这太天真了’、‘这是与虎谋皮’、‘这简直是异想天开’……我们正是在克服了种种失败主义、愤世嫉俗和绝望情绪之后,仍然坚持自己的信念和理想。”

旅美宪政学者、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所长王天成2月19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对张雪忠的勇气表示赞赏。

王天成说:“很多人对中国转型的未来悲观、绝望,如果是这种气氛,转型发生的可能性会更小。我研究民主转型,历史上很多国家在专制时代时,大家都觉得专制政权过于强大,会永远存在下去,但到了某个节点,迅速发生了崩溃。所以不要被悲观情绪控制,要有想像力、要保持希望。”

澳洲多元文化委员会主席祝李洪志大师新年好

澳洲勋章获得者、澳洲多元文化委员会主席、前澳洲人权专员瑟夫‧欧斯多斯基博士(Dr. Sev Ozdowski)。(明慧网)

辛丑年伊始,澳洲勋章获得者、澳洲多元文化委员会主席、前澳洲人权专员瑟夫‧欧斯多斯基博士(Dr Sev Ozdowski)向李洪志大师以及澳大利亚、中国、世界各地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表达最美好的新年祝福,并相信法轮功必将在与中共的正邪较量中获胜。

欧斯多斯基博士最初是通过了解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接触到法轮功,后来主动加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成为澳洲分部主席,到后来支持法轮功,并赞扬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反迫害的精神。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联合调查中共活摘真相

他第一次了解法轮功是在2007年,他阅读了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于2006年7月发表的《关于指控中国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该报告指称,中共当局在中国大规模的强行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贩卖给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

“这个报告对我来说信服力很强,我是社会研究方法领域的专家(Expert in the methodology of social research)。当我开始阅读更多有关材料后,我得出结论,这份报告也许在第一阶段还没有足够的实证,(但是)它的说服力已经非常强,(使人)不得不相信。”

欧斯多斯基博士介绍说,随后联合国的特别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rk)也得出了和自己相似的结论。诺瓦克的结论是:这份报告至少提供了一个非常连贯的完整的过程。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他因而把这一情况反映给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并得到了他们的关注。

在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曝光后,全球成立了“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英文缩写CIPFG:Coali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China),包括欧洲、北美、澳洲、亚洲四个调查团分部,目的是调查中共活摘真相。数月后,有数百名世界各国政要、律师、医生、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加入了调查团。

欧斯多斯基博士于2007年主动加入了调查团并成为澳洲分部主席,期间他与当时作为调查团的主要成员麦塔斯和乔高保持着联系。他介绍说,他几次邀请两位参加他组织的人权教育研讨会,麦塔斯每次都应邀参加了。

2009年,麦塔斯和乔高又出版了一份更新版的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欧斯多斯基博士认为这份报告比前一份报告的力度要大得多,“我想之前对报告的实证基础可能有一些怀疑的人,(看了更新版报告后)也改变了他们的看法,我认为报告以确凿的证据记录了在中国所发生的事情(活摘罪行)”。

他认为,《血腥的器官摘取》这份报告以及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努力,“为进一步曝光中共极权统治做出了意义深远的贡献。”

“法轮功必将会获胜”

欧斯多斯基博士认为:纵观中国当局对法轮功和其它事件所做出的反应,反而使法轮功成为中国和世界范围内一支非常重要的人权力量。

他还说,自己在与法轮功学员长期合作过程中,他发现他们是一群具有道德修养的、意志坚强的人。他认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信仰的强禁和迫害是徒劳的,注定要失败的,而“法轮功必将会获胜”。

“注重‘真、善、忍’是非常重要的道德准则。在与法轮功学员合作中,我通过对他们的观察后,我必须说,我当然尊重他们的道德观、他们信仰的力量,以及他们坚守自己崇高信仰的毅力。”

“展望未来,我真的认为,法轮功学员的决心是关键。(他们)不但是坚强的,而且是坚定不移的,这将使法轮功在与中共长期正邪较量中获得胜利。政府对民众的宗教信仰进行强行禁止是徒劳的。”

接着,欧斯多斯基博士用西方世界的历史来举例说明他以上的观点,他说,基督徒花了近三百年时间才阻止罗马政府对他们的迫害。他希望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会持续三百年。

“我认为这个问题会更早地得到一个好的结果。我觉得特别是中共的现政权,它(中共)的目标(树敌)非常多,中共就是要与自己有异见的其它国家对抗,因此,它将会自取灭亡。”

他接着说:“法轮功是中国民权的重要力量,也是争取信仰自由的重要力量,祝你们一切顺利。我想,你们(法轮功)迟早会在中国,在不受任何干扰的情况下自由修炼,特别是不能再发生这种对法轮功学员摘取器官、关押和折磨的野蛮行为。

“我认为这个(中共对人民的迫害)不仅影响到你们,还影响到西藏人、维吾尔人和其他人,甚至是对台湾人和香港人的各种威胁。我希望明年能给你们带来一些好的消息。”

资料来源:明慧网

涉共谍案 台湾军情局四退役将校遭起诉

中华民国国防部军情局退休军官沦共谍,台北地检署2月20日依国家情报工作法起诉少将岳志忠、上校张超然(中)、上校周天慈、上校王大旺等四人,资料照。(中央社)

中华民国国防部军情局少将岳志忠、上校张超然、上校周天慈、上校王大旺等人退役后卷入共谍案,涉嫌引介退役军官认识中共国安人员,甚至交付情报资讯。台北地检署2月20日依国家情报工作法起诉4人。

据中央社报导,国防部军情局少将岳志忠、上校张超然、上校周天慈退役后卷入共谍案。2020年10月22日前国防部长严德发表示,此案为军情局自查,发觉异常后交由国安单位侦办,“如果犯罪行为确定,这是不齿的行为”。

台北地检署获报,张超然、周天慈退役后,于民国102(2013)年间邀约傅姓军情局退役上校到中国,张男还亲自陪同傅男搭机前往,并在当地会见中国国安人员。

张超然、周天慈另于105(2016)年至107(2018)年间邀约岳志忠前往中国,3人曾一同前往,岳志忠也曾单独赴大陆与中共国安人员见面;岳志忠还涉嫌受周男之托,交付文件给中共国安人员。

此外,张超然、周天慈另涉嫌于105至106(2017)年间,引介军情局退役上校王大旺前往中国,认识当地国安人员。

台北地方法院去年开庭审理后,认定张超然在此案居于关键主导地位,且有关键证人未到案,有逃亡、勾串、湮灭证据之虞,裁定羁押禁见;另外,同案被告岳志忠、周天慈被检察官分别谕令新台币15万元交保。

台北地检署调查后,20日依违反国家情报工作法起诉岳志忠、张超然、周天慈、王大旺4人。

蒙大拿讨论法案 将安提法定为本土恐怖分子

2021年1月20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美国共产党和安提法组织成员在科罗拉多州议会大厦的台阶上焚烧美国国旗。

蒙大拿州的立法者正在讨论一项法案,该法案将把无政府共产主义组织(Anarcho-communist group)安提法(Antifa)列为本土恐怖组织。

在过去的几年里,安提法网络和与意识形态相近的组织,在明尼阿波利斯、波特兰、西雅图、奥林匹亚和其它一些城市,组织和实施了暴力街头抗议和骚乱。

蒙大拿州众议员布拉克斯顿‧米切尔(Braxton Mitchell)是代表哥伦比亚瀑布市(Columbia Falls)的共和党人,他在周二(2月16日)的一个听证会上对蒙大拿州众议院司法委员会(Montana 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透露,该法案正在接受审议。

据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报导,他表示,此举将“传递一个信息,即我们作为一个州,不会容忍这样的组织进入我们的州。”

该法案的反对者则表示,如果该法案没有将其它被指控有暴力行为的组织归类,包括1月份参与闯入国会大厦事件的组织,那么就应该反对该法案。

《大纪元时报》已经联系米切尔的办公室进行置评。

包括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雷(Chris Wray)在内的一些官员曾表示,“安提法”更像是一种意识形态,而不是一个团体。他把安提法运动描述为一场去中心化的运动(Decentralized movement)。

然而,一直在观察和记录“安提法”和其它“黑群”(Black Bloc,即穿黑衣,戴黑口罩、黑围巾的群体)团体活动的独立记者安迪‧恩戈(Andy ngo)对《大纪元时报》(Epoch Times)表示,它“不仅仅是一个意识形态、思潮”,而且“也是一场运动”,并且似乎很有组织。

Antifa是“反法西斯主义”(anti-fascist)的简称。但恩戈指出,这里的“法西斯主义”并不一定指纳粹或白人至上主义者。他还补充说,该组织经常称人民为“反对极左政治议程”的法西斯主义者。根据恩戈的说法,美国本身就被大多数安提法成员定义为“法西斯”。

恩戈还补充说,在波特兰发生的“黑群”袭击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并不是只针对所谓的白人至上主义者。

他说:“我在家乡波特兰(美国安提法西斯运动的中心)亲眼目睹的是,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实施暴力行为,不仅针对财物,还针对民众。他们一直在不断地升级、升级。”

恩戈指出,Antifa的最终目标是废除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建立无政府主义的共产主义公社。

他说:“他们相信他们可以在没有政府的情况下组织社会。”信徒们通常认为,没有人应该拥有私有财产。

恩戈进一步详细阐述了这一观点,以期消除人们认为在乔‧拜登总统就职后,极左团体将停止骚乱和示威的想法。

他说:“例如,11月4日,他们在波特兰发动了暴乱。从那时起,波特兰和西雅图就发生了十几起骚乱。”“ 重要的是,拜登就职当天,他们实际上摧毁了俄勒冈州民主党的总部。在西雅图也发生了一些骚乱。”

因一再受到“安提法”极端份子的死亡威胁,1月23日,安迪‧恩戈,这位著名记者兼作家表示,他不得不逃离美国。现在已搬到英国伦敦居住。

“新疆有个集中营?” Clubhouse的这个房间对心灵的震撼

本月初,Clubhouse上一个名叫“新疆有个集中营?”异常火爆。(合成图)

华盛顿 — 

“回族跟维吾尔族是不一样的,回族是比较好的,不像维吾尔族,他们会搞恐怖主义,给国家造成安全威胁。”

两年前,当这番话从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回族实习生嘴里说出来时,陆昊然震惊了。

陆昊然同样来自中国大陆,是一名在美国学习、生活了十余年的独立电影人。他告诉那个女生,新疆数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被关进了政府设立的拘禁营,又推荐她看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但女生漠然的态度让陆昊然很失望。

“怎样才能让一个意见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改变想法?或者用另外一种说法, 我们如何去反洗脑一个被洗脑得很厉害的人?”他问自己。

陆昊然不知道,也几乎放弃了。

不过两周前,他在Clubhouse上发起的一个讨论新疆问题的房间——“新疆有个集中营?”——意外爆红后,他觉得自己找到答案了。

Clubhouse是一款总部设在美国,最近突然走红的语音聊天社交媒体应用。在一系列触碰北京红线的话题引发华语世界的热烈讨论后,这个星期中国政府将其屏蔽。

2月6日清晨,刚刚睡醒的陆昊然在床上滑手机时,发现在中国体制内供职的一位老同学也注册了Clubhouse。在他们寒暄的工夫,美国东岸的一个朋友也上来了。

“我说,我们就弄一个Room,聊聊BBC刚报道的新疆集中营的问题怎么样?” 陆昊然提议。大家都说好。三个来自不同背景,不同政治光谱的人就这样开聊。

几分钟后,陆昊然觉得不过瘾,又提议说,不如我们把这个私聊房打开来,让Clubhouse上更多的人一起进来聊吧。

这之后发生的事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想:在长达12个小时里,平均每个时段都有数千人在线,最高峰时超过了聊天室规定5000人的上限,根本挤不进来。而一天前,他开的一个讨论在好莱坞电影业工作的房间只有2、30人参与。

让陆昊然更没想到的是,会有如此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涌入房间,分享他们的故事,家人和朋友的切身遭遇:

那时候微信不能建群,谁建群谁喝茶;

最严重的时候,马路上两个人不能并排走,并排走的话警察会用棍子打开;

我亲弟被送到集中营,我们再也没收到过他的音讯,到现在五年了;

我在国外,姥姥对我说,不要回来了。

我不知道在有生之年,能不能再见到我的家人……

定居芬兰的维吾尔医生、活动人士哈尔穆拉特·哈瑞(Halmurat Harri Uyghur)
定居芬兰的维吾尔医生、活动人士哈尔穆拉特·哈瑞(Halmurat Harri Uyghur)


哈尔穆拉特·哈瑞(Halmurat Harri Uyghur)是在“新疆房”里发言的维吾尔人中的一位。这位定居芬兰的医生、活动人士对美国之音说,那天,当朋友告诉他,有一群讲中文的人在Clubhouse上讨论新疆集中营问题时,他简直不敢相信,甚至怀疑这可能是中国政府的某种钓鱼手段。

他举手发言,讲述了父母被关进集中营的悲惨故事,和他发起的“我也是维吾尔人”(#MeTooUyghur)运动中收集的令人心碎的证言。

“让我特别激动、兴奋,让我流眼泪的事情是,很多汉人说,我们很抱歉,在维吾尔人身上发生这么多事情,我们也是很无奈,不要怪我们,很对不起,”他说。

哈瑞说,他一直有个想法,可以有一个平台,告诉汉人在维吾尔人身上发生了什么。虽然新疆出了那么多事,却从来没有过大规模的汉人声援。当他和其他维吾尔人、哈萨克人站出来为亲人发声后,他们在网络上受到了围攻。

“在推特上,不管是粉红也罢,键盘侠也罢,攻击我们,那时候我们感觉很孤独,”他说。 “没有人为我们站出来。”

哈瑞说,中国政府希望用这些人来熄灭他们对汉人的希望,也用一切手段妖魔化维吾尔人,但是在Clubhouse里,维吾尔人可以展露真实的一面,也可以向自己的同胞证明,“汉人当中好多人同情我们”。

“大家都是人,虽然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信仰,是不同的民族,但我们还能坐在一块儿边喝茶、边聊天,”他笑着说。

哈瑞记不清在那之后,他又去了Clubhouse上多少个讨论民族问题的房间。那些天,他哭得很多,笑得很多,睡得很少,黑眼圈深了不少,可是幸福感满满。

“特别美好,” 他说,“近年来我所经历的最美好的几天吧。就好像找回了好多我的老朋友一样。”

对于那天在房间里主持了四个小时的陆昊然来说,虽然曾无数次在报刊上读到维吾尔人的悲惨故事,但是,当一个个真实的声音,不加掩饰地、用一种极为脆弱的方式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感受时,他还是感受到巨大的震撼。

“这个情感和情绪的触动影响是非常非常大的,” 他说。“这个Room最神奇的一点是,慢慢慢慢大家能够分享自己最本真的想法。”

更让他觉得神奇的是,这个房间让他意识到:人的想法是可以改变的!

“有很多汉族的朋友,他们进到这个Room的时候可能是带着一种观点,但是离开这个Room的时候,想法就发生了一些变化,甚至是完全打破了刚来时的一种成见,” 他告诉美国之音。

他记得有位汉族人说,排队等待发言时,他原本是想为中国政府辩护,但听过很多分享后,想法已经完全改变。轮到他发言时,他说出的是同情、惋惜、内疚,他问:“我们能做些什么?”;还有一位汉族大哥,原本也是政府的支持者,一边开车一边听着房间里的讨论,感动到不可自持,把车停在路边,大哭了一场。

那天在世界不同角落,很多人都在流泪。其中一位在网上留言说,在这个房间里呆了一天,“抱着手机痛痛快快哭了好几场,这是第一次有那么多说着同样语言的朋友和我站在一起,讨论着我最在乎,却几乎从不用中文提起的事情。久违地感觉自己充满了温暖和力量。”

美国洛杉矶大学教授白睿文(Michael Berry)
美国洛杉矶大学教授白睿文(Michael Berry)


这段日子,美国洛杉矶大学教授白睿文(Michael Berry)也中了Clubhouse的“毒”。他在嘲讽《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的房间“胡椒粉后援会”里即兴表演,为自己作为“万恶的美帝一员”替中情局效力的行为忏悔——在他翻译了方方的《武汉日记》后,这是水军们攻击他时惯用的叙事;也曾和他尊崇的艺术家艾未未在房间里聊到凌晨3点。

“我们并不总能在所有话题上意见一致——特别是涉及美国当代政治的问题——但我希望谈话结束时,我们怀着对彼此的尊重离开,”他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

白睿文说,Clubhouse的美妙之处在于,可以听到来自社会不同领域,五湖四海观点不尽相同的人们真实的声音。他形容这像是一种“奇迹”。

“这是一个所有不同声音交汇到一起的地方,欢笑、争论、思想交流、更重要的是——聆听,”他写道。

在他看来,当今的世界,人们太少有机会真正去聆听他人的声音。

这些天,陆昊然一直在思考。他又想到了那个回族实习生,和那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究竟要如何去改变一个和自己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

“我其实以前很喜欢和别人针锋相对地讨论很多问题,因为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性主义的人,可以以理服人,但是后来发现这个方法并不起作用。”他承认,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成功地说服过周围任何一个人。

“这个房间才让我意识到,当你真正想要去改变他人的想法,其实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去给他们讲道理,而是去和他们共情,让他们能够体会和感受。通过情感的连接来慢慢地接受和理解你,” 陆昊然说。

他说,当你把一些理论、大道理扔到别人面前时,人们的第一反应是躲避、抗拒;但是当你敞开心扉时,人们会主动走到你这边来——而这正是Clubhouse的魔力。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陆昊然”为化名。 (来源 美国之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