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2/23 民调:若川普创建新党 半数共和党人将追随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 民调:若川普创建新党 半数共和党人将追随

太空异象:球状星团惊现大群小型黑洞

章家敦:中共BBC禁令揭露北京审查程度

蚂蚁腾讯旗下银行将被列数字人民币试点

罢免州长组织者:为加州人民感到骄傲

民主堡垒的自毁:纳瓦罗报告的启示

白思豪关闭川普中央公园冰场

以下是详细内容:

民调:若川普创建新党 半数共和党人将追随

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如果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建立一个新的政党,大约一半的共和党选民将加入。美国前总统川普的资料照

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如果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建立一个新的政党,大约一半的共和党选民将放弃共和党,加入其中。

萨福克大学(Suffolk University)和《今日美国》(USA Today)联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约46%的共和党受访者表示,如果这样,他们将放弃共和党,加入川普的政党。只有27%的人说,他们仍会留在共和党内。其余的人则表示还没有决定。

一位来自密尔沃基(Milwaukee)的共和党人、小企业主告诉《今日美国》:“我们觉得共和党人并没有为我们奋斗,而我们都看到,唐纳德·川普每天都在竭尽全力为我们奋斗。”“但是,有些共和党当权派,他们只是同意民主党当权派的意见,而且从不反对。”

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共和党人应该“更忠于川普”,而只有五分之一,即19%的人表示,共和党人应该减少对川普的忠诚,更多地与共和党当权派政客保持一致。

本月早些时候通过YouGov公布的另一项民意调查显示,33%参与调查的共和党人表示,他们将加入川普领导的从共和党中分离出的政党。另外37%的人说,“也许”他们会加入川普的新政党,而剩下的30%的人说,他们会继续留在共和党。

希尔-哈里斯调查(Hill-HarrisX)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4%的共和党人表示,他们要么一定会加入,要么可能会加入川普领导的“MAGA党”或“爱国者党”(Patriot Party)。3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更有可能继续支持共和党。

希尔-哈里斯调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民调专家德里坦·内绍(Dritan Nesho)对Hill.TV表示:“如果川普从共和党中分离出来,创建自己的政党,民调显示,他很可能能够轻松创建全国第二大政党,将共和党挤到第三位。”

最近的一系列民意调查及其结果表明,川普仍然在共和党选民中享有压倒性的支持,而且很可能仍将是共和党的中流砥柱。这位前总统还没有正式宣布他是否会参加2024年的总统竞选。他已经表示,他将支持奉行“让美国再次伟大”精神的共和党初选候选人。

与此同时,这位前总统目前正卷入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的口水战中。麦康奈尔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暗示,川普可能会因其1月6日的演讲而面临刑事起诉,这促使川普发表了一封措辞激烈的信函,抨击这位肯塔基州共和党人的领导。

川普计划于2月28日在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上发表讲话。川普的高级顾问杰森·米勒(Jason Miller)上周末对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表示,这位前总统将专注于打击大型科技企业的垄断,与中国共产党对抗,并创造就业机会。

太空异象:球状星团惊现大群小型黑洞

球状星团NGC 6397的哈勃照片

最近,天文学家在球状星团NGC 6397的中心发现了意料之外的奇异现象:星团中心隐藏着一大群小型黑洞

状星团是非常密集的恒星系统,这种恒星系统一般年龄很大。比如这个球状星团NGC 6397年龄几乎与宇宙年龄相当。

这个星团位于距离地球7,800光年的地方,是距离地球最近的球形星团之一。由于它的中心非常致密,因此被认为属于核心塌陷的星团。

起初,天文学家认为球状星团中心存在一个中等质量的黑洞。这种中型黑洞是介于星系核心的超大质量黑洞(高达太阳质量的数百万倍)与恒星坍缩形成的恒星质量黑洞(质量是太阳质量的数倍)之间的黑洞。它们是否存在一直是天文学界长期争论的问题。迄今为止,只有少数可能的中型黑洞被确定。

“我们发现了非常有力的证据表明球状星团的中心有一团看不见的质量。但是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个看不见的质量不是‘点状’(比如孤立的较大质量黑洞),而是离散的,分布在一块占星团大小百分之几的区域内。”法国巴黎天体物理学研究所(IAP)的爱德华多‧维特拉尔(Eduardo Vitral)说。

为了分析这团看不见的隐藏质量,研究团队使用星团中的恒星速度来确定其总质量的分布,也就是可见恒星、暗淡的恒星以及黑洞中的质量。在某个区域质量越大,恒星绕其运动的速度就越快。

研究团队使用先前对恒星在夜空径向运动的估计,从而确定了恒星在星团内的真实速度。

这些对星团核心恒星的精确测量只能通过哈勃望远镜(Hubble Telescope)进行数年的观测。

哈勃望远镜的数据被添加到盖亚望远镜(Gaia Mission)提供的经过校准的径向运动的观测数据中,这些数据精确度低于哈勃望远镜的观测结果。

“我们的分析表明,在整个球状星团中,恒星的轨道几乎是随机的,而不是系统的呈圆形或非常细长的轨道。”IAP的研究员加利‧马蒙(Gary Mamon)解释说。

研究团队得出结论,鉴于其质量、范围和位置,不可见的质量成分只可能由大质量恒星的残留物(例如白矮星、中子星和黑洞)组成。在与附近较小质量的恒星发生引力相互作用后,这些恒星尸体逐渐沉入星团的中心。

这种星体之间的弹球游戏称为“动摩擦”,通过交换动量,较重的恒星被隔离在星团的核心中,而低质量的恒星则迁移到星团的外围。

“我们使用恒星演化理论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发现的大多数质量都是黑洞形式的。”马蒙说。

最近的另外两项研究也提出,恒星残留物,尤其是恒星质量的黑洞,可能会填充球状星团的内部区域。维特拉尔补充说:“我们是第一个提供质量和分布的研究,发现核心塌陷的球状星团的中心似乎是小型黑洞的集合。”

天文学家还注意到,这一发现提出了这样的可能性,即这些紧密堆积的球状星团中黑洞的合并可能是引力波的重要来源。引力波是时空本身的波动,可以被引力波天文台观测到。

这项新研究发表在2021年2月11日的《天文与天体物理》期刊上。(文/萧路)

章家敦:中共BBC禁令揭露北京审查程度

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

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Gordon Chang)表示,中共最近宣布禁止英国广播公司(BBC)世界新闻台在中国大陆境内落地,是北京封闭自己的又一个令人不安的例子,此事件也清楚地表明了中共审查制度的程度。

北京时间2月12日,中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对BBC世界新闻台在中国落地发布禁令,声称BBC报导中共对少数民族的暴行损害了中国人的“团结”。

“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一直在排斥世界其它地区。这基本上是对中国人心灵的封闭,因为习近平不喜欢外国影响。”章家敦告诉福克斯新闻,“当中国(中共)切断自己与世界其它地区的联系时,它不会得到与其他人交流的好处。每个人都会从与他人的交谈中获益,而封闭自己的社会最终通常会扼杀自己。”

中共通过酷刑、拘禁、强奸和种族清洗制度来镇压新疆维吾尔人。前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上个月在离任前夕宣布,中共此举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BBC在2月2日对中共暴行进行了报导,引发中共不满。再加上英国媒体监管机构“通讯管理局”(Ofcom)在本月初吊销了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的执照,从而进一步推动了中共禁止BBC的决定。

“通讯管理局”吊销CGTN执照原因是CGTN是由中共控制的,而不是一家独立运作的媒体机构。根据英国广播法,持有广播执照的组织可以由国家资助,但不得由政治机构控制。

BBC在中国原本就受到严厉的审查,仅在国际酒店和一些外交住所才能看到,这意味着大多数中国人看不到BBC的节目。

中共因在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肺炎疾病)爆发初期隐瞒疫情,而遭到全球谴责。此外,中共还通过官媒来传播有关病毒起源的阴谋论。

“全世界的人都将会开始思考中国(中共)有多少审查制度。”章家敦说。

他还表示,很长时间以来,习近平一直可以逃脱这种责任,但“这次(指禁止BBC事件)很可能是一个转折点,让人们真正开始了解(中共)审查制度有多严格。”

BBC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中共的禁令感到“失望”。声明说,“BBC是世界上最被信任的国际新闻广播台,公正、没有偏见、无所畏惧且不偏不倚地报导全球新闻。”

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2月11日在推特上回应说,中国(中共)决定在中国大陆禁止BBC世界新闻台,这是对媒体自由的不可接受的剥夺行为。

“中国(中共)在全球范围内对媒体和互联网自由实行最严格限制,而这一最新措施只会损害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声誉。”拉布写道。

蚂蚁腾讯旗下银行将被列数字人民币试点

蚂蚁集团的浙江网商银行(MYBank)和腾讯的微众银行(WeBank)都将被引入数字人民币APP的数字钱包。图为蚂蚁集团于上海的办公大楼

大陆民营银行将被中共列入数字人民币试点银行,包括蚂蚁集团的浙江网商银行(MYBank)和腾讯的微众银行(WeBank)都将被引入数字人民币APP的数字钱包。

大陆第一财经报导,在数字人民币APP中,选择添加钱包的运营机构除了六大国有银行之外,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均已位列其中。

路透社2月22日报导,数字人民币APP运营机构页面显示,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两家的图标呈灰色,显示“即将开通”。

22日当天,蚂蚁集团母公司阿里巴巴股价下跌2.49%,腾讯跌3.71%。

网商银行发言人回应路透说,“网商银行作为数字人民币研发参与机构之一,将按照央行总体安排稳步推进试点测试。”微众银行没有给予置评。

中共从2020年开始相继在深圳、苏州、北京、上海等地进行数字人民币试点,此前数字钱包仅限于6家中共国有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邮储银行。

多家电商平台参与数字人民币的试点

除了银行,此前还有几家电商平台参与了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包括京东、美团、滴滴、B站等。京东和美团2月22日的港股股价也出现下跌,跌幅分别为3.8%和5.52%。

彭博社22日报导,目前大陆的电子支付正被广泛使用,其中蚂蚁集团的支付宝和腾讯的微信支付每年处理大陆电子支付交易额占一千三百多万亿总额的94%。

电子支付和数字人民币的区别之一是,电子支付由企业自行掌控,而数字人民币由中共央行掌控。

中共央行2014年首次提出数字人民币的时候,曾有市场人士认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可能会受到冲击。

从2020年至今,北京当局逐步限制和收缩互联网金融的权限范围,包括叫停蚂蚁集团上市、限制互联网贷款额度、收缩互联网金融公司参与银行贷款的权限、规定出资比例和贷款余额、全面叫停互联网平台存款产品等。

对于中共的数字人民币,立场新闻2月18日引述《金融时报》的分析表示,数字人民币是由中共央行发出,可被政府调控,而且与中国共产党密不可分,届时用户将不会享有真正的匿名权。

另外,市场有分析认为,大陆金融市场不透明,大部分金融市场仍不对外开放,所以数字人民币不足以吸引海外投资者;但由于北京当局将把数字人民币确定为法定货币,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大陆的地位将被动摇。

罢免州长组织者:为加州人民感到骄傲

组织者吉娜‧培根、迈克‧内特、乔‧柯林斯等人在wehaverights组织的罢免州长纽森的集会上。

2月20日,民间组织“我们有权利”(We Have Rights)在加州文图拉县海滨公园(Promenade Park)举行了盛大的周年庆祝活动。

自去年6月开始的对州长纽森的第三次弹劾,在上周五已征集到超过170万个签名,各地的志愿者还在抓紧时间,争取在接下来的三周内征集到总数为200万个签名。

南加民众在文图拉县集会,呼吁罢免州长纽森。(李梅/大纪元)
南加民众在文图拉县集会,呼吁罢免州长纽森。(李梅/大纪元)
南加民众在文图拉县集会,呼吁罢免州长纽森,已征签超过170万人。(李梅/大纪元)

组织者吉娜‧培根(Gina Bacon)说:“几乎每一次集会后,我们都能收到近千个签名,我们看到人民真正的团结。在罢免州长的网站上列出了众多的原因,每一项都会让一部分人加入进来。”

人民的力量

“罢免州长纽森”(Recall Gavin 2020)运动的组织者之一迈克‧内特(Mike Netter)说:“我为加州人民感到自豪,我们组织联合了非常多的人,不论族裔、年龄、职业和党派,大家为共同的事业相聚在一起,每个人都有机会为此做事。”

“在这里你能看到许多普通人的欢乐,罢免州长征签活动给了人民一个机会,掌握自己的命运,夺回人们的权利,我认为这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在征签活动中人们看不到气恨,而是喜悦,人民的力量让我感到非常的惊喜。”

内特向路过的格兰达打招呼,并说:“像格兰达,9个月来她一直在做征签,实现自己的一个人生目标。征签让每个普通人有机会表达他们的政治诉求,而这样的志愿者大约有4万到5万人,最近有更多的志愿者加入了这个运动。”

主持人让参加罢免州长纽森征签活动的志愿者们举手,集会现场很多人在举手。(李梅/大纪元)
乐队在罢免州长纽森集会上演奏,人们随着音乐舞动。(李梅/大纪元)

在其它征签点上,记者也见过几位从一开始就加入志愿者行列的华裔,志愿者晓枫说,刚开始时很难,志愿者和来签名的人都少,夏天特别热。现在是各种各样的人都来签名,当然也有反对的。志愿者特蕾莎表示,包括各种旗帜、标牌、桌椅和表格等,都是志愿者自己置办的,但这些付出非常值得。

内特说:“你看到人们非常地高兴,许多人日日夜夜地工作,是因为他们相信应该将美国人民团结在一起,将加州团结在一起,而不仅仅是罢免加文‧纽森这样一个糟糕的州长。我们需要团结在一起,改变和修复政府的基本形象,不能让他们这样操纵人民。”

四面都漆成了罢免州长纽森的宣传图的车。(李梅/大纪元)

州长要核对签名者身份?

内特表示,他们很可能这样做,核对每一个人的签名,他们试图使用权力阻止(罢免),但相比之下,加州民主党在去年的大选中却不想检查人们的选民身份。

“我认为人们应达成共识并使投票合法,我们正在向200万个签名努力,我们拥有85%的验证率,一般没有这么高,这样在他们检查时我们能够超过底线(150万个合格签名)。”特蕾莎介绍说,比如写的名字超出了长方格,或写地址时城市名用了简写,或写错了县名等等,该签名就有可能被剔除。

南加民众在文图拉县罢免州长纽森集会上的旗帜。(李梅/大纪元)

不能一党执政

内特认为,去年中共病毒(COVID-19)的大流行好像加速器,让许多问题浮出水面;州长纽森超越了他的权力,施用了他的权威,但是他以前也这样做过,但现在政府走得太远了,在各方面压制人们的生活;这就是COVID-19起到的作用,让很多问题凸显出来并变得更激烈。

南加民众在文图拉县集会,呼吁罢免州长纽森。(李梅/大纪元)
民众在罢免州长纽森的车前交谈。(李梅/大纪元)

内特说:“加州在未来需要保持一种平衡状态,我们不能只有一个政党执政,任何一方在位的时间太长,做任何事情的时间太长,都会以失败告终。人们应该就自己想要的东西,进行公开地表达,应该拥有这种自由,我们必须有平等发言权的政党,我们想要一个自由的环境。”

“人们要能表达自己的意愿,并且不被打压。政党不只是一个组织,是由人民组成的,每个人的主张(在具体事务上)也不一定要完全和你的政党一样,政党应该表达人民的意愿。这次征签就有各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加入,人们在罢免州长这一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内特表示,希望更多的人在最后的三周内加入这场伟大的运动,表达自己的意愿,掌握自己的命运。

民主堡垒的自毁:纳瓦罗报告的启示

图为川普政府的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

美国被世界看成是民主制度的堡垒,但是,去年的大选过程摧毁了美国民主制度的根基——公正、诚实、透明的选举。正如纳瓦罗博士所言,这不仅导致川普总统个人的竞选失败,也是7,400万投票给川普总统的美国选民的失败,更是美国民主制度的失败,还是对世界各国民主制度的严重冲击。对这样的结果,世界各国都看在眼里,历史也会如实记录这一场事件的来龙去脉。然而,究竟美国这次大选的舞弊活动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参与此次大选的读者们,或隔着太平洋关注美国选战的中国人,你们都一清二楚吗?本文通过介绍纳瓦罗报告的内容,为读者们提供一幅比较完整的选举舞弊图景。

一、纳瓦罗的三份选举舞弊报告

要详尽地关注去年美国大选的舞弊问题,对大部分读者来说是个不容易的任务。如果只看民主党的喉舌,舞弊是不存在的,因为它们拒不报导;如果看少数几个支持川普的媒体,或者看社交媒体上关于舞弊个案的讨论,则碎片状的新闻接连不断,要根据这些零散的新闻来拼出一幅舞弊全图,实在太难了。

从2020年12月17日到2020年1月13日,川普总统的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发表了3份正式报告。第1份报告题为《完美欺诈:选举违规的六大关键层面(The Immaculate Deception: Six Key Dimensions of Election Irregularities)》,揭示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中6个摇摆州的异常表现,估计有37.9万张非法选票被计入;第2份报告题为《欺诈术(The Art of the Steal)》,介绍了选举舞弊的种种操作手法;第3份报告题为《是的,川普总统赢了:案例、证据和统计结果(Yes, President Trump Won: The Case, Evidence, & Statistical Receipts)》。这3份报告都可在一个专设的网站上下载(https://navarroreport.com/)。

纳瓦罗报告填补了这次大选舞弊全貌这个空缺,让读者们能有一个概括的了解。此报告假定读者熟悉选举程序和舞弊手法,因此很多地方只点到为止;我则把可能让读者感到困惑的一些情况尽量用通俗的描述加以澄清,希望有助于读者们理解舞弊的大致情形。

这3份报告资讯详实,附有大量尾注,说明其资讯和数据的来源。这3份报告虽然是一个系列,大体上遵循舞弊概貌、舞弊手法、舞弊结果这样的思路来安排内容,但3个报告并未按统一的提纲逐步推进地描述大选舞弊的方方面面;它们似乎是由不同的人执笔,依照完成的时间先后发表,各报告的内容有一些交叉,各自的结论非常简短且相对独立。报告发表后,民主党的喉舌出版物和电视台基本上采取集体默杀的手法,以阻止其社会效应的扩散。但《大纪元时报》就这3份报告做了概要的介绍。到2021年2月22日,笔者未发现有机构或个人因报告内容失真而表达强烈不满。

二、专制是如何在民主堡垒中炼成的?

纳瓦罗报告很长,本文不可能全面介绍,只用其第3份报告来描绘这场大选舞弊的全貌。这第3份报告分析了一个大家都关心的核心问题,2020年的总统大选是否真被一股政治势力偷走了?

此报告的作者对可能的非法选票采取了保守的计算方法,用图表和数据说明了6个摇摆州潜在的非法选票的分类数量。每个数据的来源都可通过尾注查考。

纳瓦罗报告指出,潜在的非法选票数量之大,使所谓的拜登“胜选”的微弱差距相形见绌。作者认为,面对这些证据,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得出2020年总统选举是一场公正选举的结论;任何读了这份报告的人都应该感到,他们不得不寻求更清晰的答案。虽然左派和主流媒体为了“团结”和“和谐”,要求所有美国人服从和承认这场选举的所谓“结果”,而且接受“政治正确派”灌输的说法——“这是一场自由、公正的选举”。

该报告称,现在美国几乎有一半的人认为,2020年的总统选举存在重大的违规行为;若不对这些违规行为进行全面调查,只会增加有这种怀疑的美国人的数量。而美国的一小撮社交媒体寡头的专制或法西斯主义行为则助长了对寻求真相的压制,这些寡头自作主张地对数千万支持川普的美国人进行言论审查。7,400万投票给川普总统的美国人有权要求全面调查和寻求真相。如果民主党、共和党的叛徒、反川普的“主流”媒体以及社交媒体寡头继续压制对2020年大选真相的探索,历史将以最严厉的方式对所有这些人、公司和机构进行评判。我们已经看到,在极短的瞬间,美国就从一个完整的、充满活力的民主制度,危险地走向了一个共产主义式的警察国家,由一个合谋的、失控的社交媒体寡头垄断来守护。

三、可疑选票的前三名

美国有6个州两党的总统候选人一向竞争激烈,因此这些州被称为摇摆州。这次大选中谁赢得了这些摇摆州,谁就能当选。然而,恰恰是在这6个摇摆州里出现了大量可疑选票,而参与操控这些可疑选票的,并不只是民主党及其支持者,也包括共和党官员。其中,可疑选票最多的就是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和威斯康辛州。以下是纳瓦罗报告介绍的情况。

宾夕法尼亚州共有近100万张潜在的非法选票,大约是拜登“胜出”的81,660票的12倍。最集中的潜在非法选票(68万张)类别与监控投票观察员有关。如果不对计票过程实行真正的监督,那就无法核实邮寄选票的合法性。然而,该州却把共和党的投票观察员隔开在一个足球场的距离之外,不让他们进入处理选票的房间;虽然他们试图履行观察点票过程的法定职责,却被选务当局围困在禁区里。选后比对58,221张已计入的邮寄选票,发现选务部门收到选票的时间与信封上邮戳的日期为同一天,甚至在邮局盖戳之前即已计入合法选票。笔者在此稍作说明,即便邮戳日期为真,邮局收到邮寄选票之后还要转送邮局的分拣中心处理,以便投寄,正常情况下邮局不可能把当日收到的邮件立刻送投。另有9,005张选票的信封上根本没盖邮戳,明显违反了州选举法。

乔治亚州共有601,130张可能的非法选票,是拜登“获胜”的11,779票的50多倍,最大的一类是不合法的邮寄投票(31万张)。该州法律规定,选民要在选举日之前180天之内申请邮寄投票;然而,在选举期间该州官员计算的选票中有30.57万张不合法,因为这些选民在邮寄选票申请截止日期180天之前就申请邮寄选票,公然违反了该州选举法。

威斯康星州共有50多万张可能的非法选票,是拜登胜出的20,682票的25倍以上。最大类别的潜在非法投票与“不诚信选民”有关,因为选务部门允许“不诚信选民”使用借口来规避投票时需要通过照片识别选民本人的选举法规定。根据该州法律,若选民自己判断认为,由于年龄、身体疾病或体弱等因素而处于无限期“受限制状态”,可通过邮寄方式收到选票,如此便绕过该州的选民身份证法。但2020年大选时该州选务部门把选民“无限期受限制”状态的定义扩大了,使得“无限期受限制”选民的人数从2019年不到7万名选民激增到2020年的20多万人。事后该州最高法院裁定,该州选务部门的这一做法在法律上是错误的。但216,000张问题选票仍然被该州计入选举结果。此外,该州大选期间出现了民主党组织的“公园里的民主”活动,其组织者自行设立了200个非法投票站,在那里收集了17,271张选票,直接违反该州法律,但这些非法投票站的选票被选务部门接受为合法选票。

这么多可能的非法选票,只要清查并排除其中的十分之一,川普就胜选了。但是,这些州的选务部门宁可计算可能的非法选票,却不愿依法纠正。

四、另外三州选票疑云重重

亚利桑那州共有254,722张可能的非法选票,是拜登“胜出”的10,457票的24倍。其中最大的一类是选举登记截止日期之后才“登记”的选民投下的那15万张邮寄选票;另有22,903张邮寄选票,选务部门收到的日期居然是邮戳日期当天或邮戳日期之前,这是极不可能的事。该州的投票数比登记选民多出11,676人,这些非法登记的投票人数比拜登宣称的10,457张“胜选”数还多。

密西根州共有446,803张可能的非法选票,是拜登“胜出”的154,818票的3倍。最多的问题选票来自莫名其妙的选票计数激增,以及投票机的违规行为和没有选民登记号码的选票被计算为合格选票。11月4日凌晨该州出现两次重大的“拜登票数激增”现象:凌晨3:50有54,497张选票投给拜登,仅4,718张选票投给川普总统;6:31更新的计票数据显示,拜登的选票增加了141,258张,而川普总统仅获得5,968张选票。该州法律规定,如果选票不能对应选区选民的登记号码,这样的邮寄选票是非法的。但选举官员允许174,000张这样的选票按合法选票计入。

内华达州共有220,008张潜在的非法选票,是拜登“获胜”的33,596票的6倍。该州最大的违规行为是,使用机器而不是用人力来核对投票者的签名,公然违反了州法;该州克拉克县用Agilis签名匹配机来核实选票上的签名,这些机器所核对的13万张选票受到质疑。这种机器在选举日并没“按制造商的建议”操作,它比较邮寄选票外侧签名的档案影像的质素低于机器“制造商建议”的标准,选举官员更改或调整机器的设定,使得机器的运转不可靠。

五、六州选票以假代真

选民登记数据库如果保留大量的虚假资讯,就为伪造选票大开方便之门。这种现象在这6个摇摆州都非常突出。

密西根州录入了35,000多名没有登记住址的选民之选票,其中至少有480多名来自已确认死亡的“选民”;还有13,200多名在其它州登记的选民之选票被密西根州选务部门视为本州的合法选票,公然违反了州选举法;有27,800多张选票在选民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况下,以他们的名义计入选举结果。

笔者去年11月8日在《大纪元时报》上撰文指出,密西根州2019年的合法投票人口为748万,而登记选民人数却是812万,多了64万,因此可能造成大量虚假选票。2020年2月18日该州地区法院发布公告称,1月下旬已从选民名单中删除了17.7万名选民。如果这17.7万不合法的假选民资讯能在选举前从选民登记数据库中删除,川普便可赢得该州的多数选票。该州选务当局选前故意保留这些资讯以作舞弊之用,选后则删除这些假选民资讯以销毁证据,但该州法院和检察官只要求选后更正选民登记数据库,却不剔除这些假选民的“选票”。

乔治亚州将1万张已故“选民”的“选票”计为合格选票;另有15,700张选票是由“鬼魂”选民投的,他们已迁离申请邮寄选票的地址,这次选举时却从旧住址申请了邮寄选票并向选务部门提交了选票;还有1,000多选民投了票却没有住址,这样的“选民”居然也收到了邮寄选票并投票;有4万多名选民在他们不合法居住的郡县投票;66,247名选民未满法定投票年龄却成功地投了票。

内华达州有42,284人同时在两处地址登记为选民;19,218名外州选民在该州投了票;还有1,506张选票是以已故“选民”所“投”;8,000多张选票由无地址的人所“投”;连4,000名非美国公民也投了票。

亚利桑那州有19,997人不住在他投票地点所在的镇,依法不属于当地选民,其选票本应被宣布无效;2,000名选民根本没有地址(笔者注,可能是虚构“选民”);5,790名选民已移居外州或在另一州登记为选民(他们在亚利桑那州所投的票属于双重投票,应视为无效);75,726名选民在外州已经投票(他们在亚利桑那州已没有投票资格);36,473人没提供公民身份证明,便获准投票。

在宾夕法尼亚州,民间调查者选后发现,有8,000多名可能已死亡的选民“投票”,1,500张100岁以上人士所投的票很可疑;有4万多人在他们不合法居住的郡县投票;66,247名选民未满法定投票年龄却成功地投了票。该州众议员Frank Ryan和其他几位议员发现,该州计入的选票比登记选民多202,000多张;还有14,300多张从登记选民不合法居住地址投出的邮寄选票;7,400多名其他州的登记选民在宾夕法尼亚州投票后被计为合法选票;742名选民投了2次票,此外还发现了几百张伪造选票。

在威斯康辛州,有6,848名在其他州注册的选民投了票;还有234人在该州投票2次;选务部门又将高达17万张缺席选票计入,这些选票没有法律规定的缺席选票申请。

如果各州依法清除非法选民的投票和可能的假选票,拜登在这6个州就都败选了。

六、纳瓦罗报告的结论

纳瓦罗这第三份报告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该报告中提出的案例、证据和统计数据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理由,即2020年大选很可能不仅被从川普总统那里窃取,而且还从7,400万真心投票支持川普总统的美国人那里窃取。鉴于这些证据,任何人都不能说,川普总统在11月3日大选后的几周内坚决提出选举舞弊和违规问题并呼吁他的支持者以和平方式进行抗议,是一种错误。事实上,如果川普总统不站起来捍卫投票箱的诚信,就是对7,400万美国人的背叛。鉴于这些证据,民主党及其领导层,或主流媒体的记者,或背叛的共和党人声称没有选举违规的证据,这是不负责任的,荒谬的。

鉴于这些证据,还必须说:那些现在质疑2020年大选投票可能不合法的美国公民,不应该受到有线电视新闻网、社交媒体平台或平面媒体的影响。出现我们现在所观察到的那种令人憎恶的行为——这种社会和政治行为不是美国的民主,更像是共产主义式的专制主义。从公开羞辱到去平台化,以及公开呼吁惩罚所有支持过川普总统或在他的政府中工作的人,这些行为不是美国人的方式;相反,这是奥威尔、卡夫卡式的专制集权主义,这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死亡和我们民主制度的丧钟。

现在必须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对此进行全面调查。如果不进行全面调查,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就有可能使选举被操纵制度化,而美国的大部分人将不再相信这个制度。这关系到我们选举制度的未来,公众对该制度的看法,最终关系到我们自由民主共和国的未来。

大纪元首发

白思豪关闭川普中央公园冰场

纽约人批评市长为政治游戏 伤害儿童福祉 损失就业

市长白思豪2月21日关闭了中央公园两个川普家族拥有的溜冰场

中央公园的两个溜冰场昨天(2月21日)下午四点突然关闭,引发众怒。人们说,市长白思豪因为溜冰场的主人是川普家族,就提前六个星期关闭了溜冰场,伤害的只是纽约儿童。

根据溜冰场所有者以及经营者“川普组织”(Trump Organization)的一份声明,他们位于中央公园北端的沃尔曼溜冰场(Wollman Rink)和拉斯克溜冰场(Laker Rink)将于本周五(2月26日)正式结束与纽约市的合同。溜冰场已于21日关闭,这个关闭日期比往年提前了六周。

这两个溜冰场一直是附近纽约市孩子们的乐园,每年都应该到四月份才关闭。而今年,因为纽约市政府在1月6日后,借口川普煽动暴乱,切断了和川普组织的生意。而今提前关闭了这两个溜冰场,因此又失去目前溜冰场的250份工作岗位。

市民中的溜冰爱好者们都对这个决定感到愤怒。一些有孩子的家长在网上发起联署呼吁,要求市长继续开放溜冰场。

在change.org上的呼吁信上写到,这两个溜冰场是纽约中央公园的地标性运动场,很多溜冰的人甚至从2岁开始就在那里溜冰。

“市长白思豪想终止川普家族拥有并正在经营的合同,意味着这些溜冰场需要一直关闭,直到被其他人买下;如果没有人买,就要永远关闭。”呼吁信中写道,“而适合溜冰的时间就只有一个多月了,虽然不长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至关重要。”

尤其在疫情关闭、学校关门的时候,高中生们通常在早晨5:30就来此溜冰,一周来几次;除此之外,溜冰场还为很多教练、溜冰救生员、管理者和保安提供了工作机会,其中几十人都在这里工作了十年以上的时间,这些人在疫情困难时期特别需要这份工作。

“这件事丝毫无关政治,作为川普的财产,沃尔曼和拉斯克溜冰场几乎不能给川普提供任何财务方面的收益,现在他已经离开了,溜冰场对他来说什么也不能提供了。”信中还说,“请为所有溜冰者以及所有珍视它们的纽约人留下我们的溜冰场!”

人们在网上纷纷批评这种以孩子的利益为代价的政治游戏。

一个在此溜冰场上教哈林社区儿童打冰球的组织“哈林冰球”(Ice Hockey in Harlem)在推特上表示,“市长白思豪是以伤害哈林孩子的代价玩政治。让孩子们去玩!”

网友GTRxMan说,“事情是,当无能的纽约市政府做不到的时候,川普修建了溜冰场;中央公园的溜冰者对白思豪为惩罚川普而关闭溜冰场感到愤怒!”

市民Joycelyn Engle说, “我们要我们的中央公园溜冰场开放!帮助我们的孩子,别再仇恨了,孩子第一!”

与此同时,纽约一些左派官员,如曼哈顿区长高步尔(Gale Brewer)和主计长斯静格(Scott Stringer)等都在网络上表示,要继续开放溜冰场,但是要把溜冰场从川普手中拿过来,给非营利组织来经营。

高布尔为此给市长和市议会写信,提议把溜冰场交给“中央公园保护组织”(Central Park Conservancy)来管理。

“川普组织”副总裁、川普二儿子埃里克(Eric Trump)对此事发表声明说,这是一场“纯粹的政治表演”,被伤害的只有纽约人。

他说,“纽约已经成了一个大家都在逃离的死城,不去集中精力拯救上升的犯罪率、高税收、关闭的生意以及完全不胜任的领导层,市长却只知道到川普大厦前面去画什么标志,或者破坏疫情中孩子们唯一的一个室外活动场所。”

埃立克质问道:“这些破事什么时候结束?我们城市看中的是什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