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3/10 法国电视台深度报导:中共全方位渗透法国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 美中科技战 为何专家建议禁光刻机出口中国

法国电视台深度报导:中共全方位渗透法国

武汉弘芯千亿骗局“大跃进”模式成烂尾

• 国药董事长曝高层一年前已打疫苗 引哗然

美印太司令:中共正加速在世界上取代美国

为“整顿”共和党 川普改变筹款策略

比利时媒体:展示被谋杀者的尸体是种亵渎

设6%增长目标?2021中国GDP仍靠债务扩张

奥斯卡影后染疫后 自曝遭“脑雾”侵害

以下是详细内容:

美中科技战 为何专家建议禁光刻机出口中国

一份新报告表示,人工智能(AI)不只是一种新兴技术,而是像“电”一样,是一切技术“基础的基础”,它“包含着重构世界生活方式的秘密”。既是“造福人类最强大的工具”,又是“未来冲突的首选武器”。

3月1日,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AI)发布一份长达756页的报告,报告第14章《技术保护》提出三方面建议:为了限制中共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发展,美国应该强制中国公司披露在美投资人工智能情况,禁止出口光刻机等关键技术设备到中国,国会应通过《学术研究保护法》等。

报告中提到,人工智能(AI)不只是一种新兴技术,而是像“电”一样,是一切技术“基础的基础”,它“包含着重构世界生活方式的秘密”。既是“造福人类最强大的工具”,又是“未来冲突的首选武器”。

然而,美国还没有准备好AI时代的防御或竞争。AI正在扩大美国脆弱的窗口期,自二战以来,美国的技术优势首次受到威胁。如果形势不改变,拥有强大实力、人才和野心的中共,将在未来十年内超越美国,成为AI领域的全球领导者。

面对严峻的现实,为了美国的繁荣、安全和福祉,美国必须采取全面的国家行动。同时,AI的竞争也是价值的竞争。中共在国内将人工智能作为镇压和监视的工具,让全世界任何一个珍视个人自由的人,感到寒意。美国应该知道如何使用人工智能进行反击。

NSCAI是根据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由国会通过成立的一个两党委员会,由15名技术专家、国家安全专业人士、企业高管和学术领袖组成。该报告是向国会提交的最终报告。

报告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人工智能时代如何保卫美国”,说明了人工智能带来的一系列威胁,美国必须做什么才能抵御;第二部分“赢得技术竞争”,论述了人工智能竞争的关键要素。两部分都将中共视为对美国技术主导地位的头号威胁。

本文是报告的第14章《技术保护》(Technology Protection)的编译。

升级出口管制和投资筛选

报告说,中共动员国家力量,针对美国的关键部门、公司和研究机构,开始一场蓄意的技术盗窃、转让活动,以实现其2050年之前成为“科技超级大国”的目标。

中共的手法多管齐下,包括:规避出口管制、与美国公司合作获取知识产权、间谍活动(每年给美国造成3000亿至6000亿美元的损失)、网络入侵、人才招聘和合作研究等等。实际上,中共正在利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资助其军事和经济现代化。

面临着中共知识盗窃持续的威胁,美国必须重新审视如何保护技术、硬件和创新公司等等。

美国可以且应该利用出口管制和投资筛选,防止敏感技术设备转让给战略竞争者,但这两项措施都是冷战时期设计的,当时民用技术和军用技术之间的区别比较明显,美国与其竞争对手在经济上几乎没有重合。

如今,这两个条件都已经发生了变化。人工智能是(军民)两用的,而美国和中国的新兴技术经济又深深融合在一起,这使得两项措施最大限度地发挥战略影响和最小化经济成本,变得极为困难。因为人工智能的两用性,意味着许多对国家安全最为关键的单个组件,在商业领域也很常见。

与此同时,美国的监管并没有跟上技术发展的步伐,商务部、财政部和国务院都缺乏足够的技术和分析能力,无法有效设计和高效执行军民两用新兴技术的技术保护政策。国会近年来采取了一些重要措施,最著名的是2018年通过的《出口管制改革法》(ECRA)和《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FIRRMA),然而,这两部法律通过两年多后,其关键方面的执行工作仍未完成。

美国必须采取步骤,提高其设计和执行有效的技术保护政策的能力,充分执行《出口管制改革法》和《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在近期,商务部、财政部和国务院必须确保有足够数量的技术熟练人员,专注于技术保护政策,并更好地利用配备技术专家的外部咨询委员会,来设计政策。

投资筛选 中共需披露在美投资情况

人工智能仍然是中国企业在美风险投资的首要技术领域,2010年到2017年,中国投资者向美国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投入了超过13亿美元。然而,美国政府对这些交易所知有限。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负责甄别外国投资是否存在国家安全风险,但只要求美国公司生产受出口控制的商品时,才披露投资情况,很少有人工智能公司这样做。因此,许多总部位于美国的中国公司,投资美国人工智能公司,没有义务向CFIUS报告其投资情况。这造成了巨大的技术转让风险。

美国必须修改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权限和程序,使其能够更好应对与敏感的两用技术相关的现代挑战。特别是与国家安全相关的人工智能、半导体、电信设备、量子计算和生物技术的应用,以及“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确定的其它行业。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应该增加对中国和俄罗斯公司敏感技术投资的披露要求。国会应该强制要求所有来自“特别关注国家”(中国和俄罗斯)的投资,必须披露其在人工智能和其它“敏感技术”方面的投资,以便CFIUS有机会在交易完成之前,对其进行审查。

出口管制 禁止光刻机出口中国

在技术层面上,鉴于人工智能的双重用途、广泛性和开源的性质,给出口管制带来了特殊挑战。从整个人工智能的构成来看,其硬件部分是传统出口管制的最可行目标。

1. 对关键半导体制造设备(SME)实施定向出口管制

中共试图发展本国的尖端微电子制造产业,大规模生产先进芯片,是美国唯一竞争对手,抑制中共制造高端半导体的能力,将使其企图受挫。美国的目标是在尖端微电子设计和制造方面,保持比中国领先两代。

美国的主要出口管制目标,是制造高端芯片所需的尖端半导体制造设备,即光刻机。光刻机是一个关键的扼制点(choke point),也最有吸引力,因为光刻机的制造相当专业,并由美国及其盟友主导。

然而,鉴于有能力生产通用半导体芯片的国家数量较多,对通用半导体的控制不太可能有效。如果单方面实施,这种管制可能会损害美国的半导体产业。

2. 统一美国、荷兰和日本光刻机的出口管制政策

委员会评估认为,16纳米对先进的人工智能应用最为有用。生产16纳米及以下芯片所需的光刻机,特别是极紫外(EUV)和氟化氩(ArF)浸入式光刻机,是最复杂、最昂贵的机型。

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应该与荷兰和日本政府合作,使这三个国家在高端光刻机,特别是EUV和ArF浸入式光刻机的出口许可政策一致。这将抑制中共在国内大规模生产7纳米或5纳米芯片的努力,并通过限制中国企业维修或更换现有设备的能力,制约中共在16纳米或下的芯片的半导体生产能力,

3. 实施最终用途报告制度 防止人工智能被用于侵犯人权

有报导披露,美国制造的芯片正用在中国新疆的一台超级计算机上,用于面部识别,大规模监控维吾尔族民众,这说明有必要更密切地监控美国高端芯片使用情况。

商务部应禁止出口特定的、高性能的人工智能芯片,用于大规模监控,迫使出口此类芯片的美国公司证明,买方不会利用这些芯片为侵犯人权提供便利,并要求公司向商务部提交季度报告,列出所有此类芯片对华销售情况。

这样的行动将表明,美国对道德和负责任地使用人工智能的承诺,促进美国公司的道德行为,并使不良行为者更难利用美国的先进芯片达到邪恶的目的。

加强科研保护 反击中共海外人才招聘

中共利用美国研究,违反了研究界的诚信、公开、问责和公平的核心原则,但美国应对中共政府行动的措施,还处于萌芽状态。

1. 国会应通过《学术研究保护法》

国会应通过《学术研究保护法》(ARPA),成立一个专门的国家研究保护委员会,改善与外国威胁有关的公开来源情报的传播,并促进政府和研究机构之间的研究共享。

美国打击技术转让的政策行动,可能会损害美国的竞争力和全球科学进步。反击中共的行动并不需要切断中美两国研究界的大部分联系。美国通过与中国的前沿工作保持联系,欢迎他们的博士级顶尖人才来美国大学学习,并在毕业后以85%至90%的比例留在美国,从而从合作中获益。

2. 与盟友和合作伙伴协调

中共获取外国技术的努力,远远超出了美国的范围。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国务院和司法部,应与盟友和合作伙伴协调,进一步共享与中共军队(PLA)下属实体进行有害学术合作的信息,并制定多边对策,以减轻这些行动的危害。

美国应努力建立一个致力研究诚信的联盟,将那些不遵守创新和全球科学合作基础的价值观的人排除在外。

3. 加强研究机构的网络安全

保护科研数据和知识产权不被网络窃取,或许是最重要的措施,也是最容易实现的安全层面。这一点对于人工智能来说尤为突出,因为训练数据或训练模型被盗,基本上就可以获得最终产品。

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等机构,应加大对信息共享结构的支持力度,并就网络威胁和入侵提供及时的、可操作的警报。此外,政府应通过中介为大学提供商业云信贷,以支持开展研究的研究团体和实验室的安全数据存储等。

4. 反击外国人才招聘项目

中共将外国人才招聘项目,作为打造中共人工智能专家“高地”的一种手段。许多项目不是合法的竞争,而是以一种违背美国研究诚信规范、违反信息披露规则、为技术转让创造载体的方式构建的。

这些项目通常采用“兼职”招聘模式,即参与者在美国保留职位,同时与中国机构保持联系。即使研究是由美国资助进行的,参与者通常因其是人才招聘项目的成员,为中共复制美国资助的工作成果。

我们赞赏国会最近采取的行动,通过对联邦资助的研究,进行标准化的披露要求,要求全面披露利益冲突、承诺冲突以及所有外部和外国支持,来限制这些计划的有害影响。

5. 加强签证审查 限制有问题的研究合作

一些美国大学和研究人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与中共军方的研究人员合作研究。其访问学者或学生被发现故意使用替代名称,淡化与(中共)军方的关系。

美国应防止有问题背景的研究人员入境,对于与中共军方有关联的学生和研究人员,实行特别的签证审查程序,禁止故意不披露或不适当披露其军事和情报背景的签证申请人入境。

法国电视台深度报导:中共全方位渗透法国

2020年10月,法国人权协会一度在西北部城市鲁昂(Rouen)游行抗议,呼吁法国关闭所有孔子学院。

“北京把征服法国作为优先目标”,“与法国合作,也是要影响欧洲”,法国第二电视台在近期推出的一篇深度报导中如是评论。

2月25日晚,法国电视二台“全面调查(Complément d’enquête)”栏目播放了深度调查报导《中国大攻势》(Chine, la grande offensive),长达1个多小时,揭露中共从文化、政治和技术等领域多层面渗透法国

主持人在开场白中说:“中国(共)是否将很快控制全球?除了经济,它要从宣传、文化、外交来影响国际社会,那远远不是西方的标准。美国认为,中共是西方国家在未来面对的最大挑战,美国恐会失去其领导地位,同时,我们也将面临安全威胁和失去西方民主价值的危险。COVID-19疫情爆发,就很好地说明了西方社会(对中共的)担忧,我们能否相信中共政权宣布的数据: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只有四千六百多人(染疫)死亡?”

报导介绍了中共宣传影片《战狼》,并说中共采取战狼外交,“战狼外交官们同声共气,为中国共产党政权和习近平服务。”正在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高峰之际,国际指责中共要对疫情传播全球负责,中共战狼外交官却不断以各种说法甩锅。

渗透法国政界 寻找权力支持

“北京把征服法国作为优先目标,中国(共)很久以来就掌握法国权力圈的运作方式,他们在寻找法国政治阶层的支持。”对应这句旁白,摄像镜头从巴黎著名的旺多姆广场,进到一家豪华酒店,对准了法华商业俱乐部(Chinese Business Club)宴会现场,二百多名中法商界精英云集在此,其中不乏法国政界的重要人物,如前国防部长阿里奥马里(Michèle Alliot-Marie),前卫生部长杜斯特布拉奇,甚至有前情报部门负责人斯夸奇尼(Bernard Squarcini)。

该俱乐部于2012年由法国人Harold Parisot创立,每月一次邀请法国政要名流、大财团代表和来自中国的商人、外交官,在巴黎不同的高级酒店举行宴会,在佳肴美酒中促进双边生意往来。2015年,前总统萨科齐、马克龙(当选总统前)都曾是该俱乐部的座上客,此外还有摩纳哥王子。

报导特别提到与中共关系密切的法国前总理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他在中、法贸易来往中扮演重要角色。拉法兰在接受采访中称,帮助了数千家法国大中小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他甚至认同,中国14亿人口,需要中共强权管制,并对习近平赞赏有加。

拉法兰认为中法外交除了原则之外还有利益,而维护“利益至关重要”。2019年,他意外地获得了习近平颁发的友谊勋章。

拉法兰不仅是法华商业俱乐部的常客,还为中共法语官媒“中国大角度”(Grand angle sur la Chine)出任主持人,为中共做大外宣。

当法国二台记者追问拉法兰,2018年法国情报部门是否因为他与中共关系密切而召见他时,拉法兰立即翻脸否认。

法国欧洲议会议员格鲁克斯曼(Raphael Glucksmann)谴责了拉法兰的行为:作为法国前任总理,不能跑遍全球为中共利益服务,来对抗法国的利益。

法国外交官里普特(Jean-Maurice Ripert)曾于2017至2019年任驻华大使,他把热爱中国的法国人称之为“法国熊猫”,他在接受采访中表示,这些法国人出自对中国文化、历史的热爱而寻求在中国发展,但他们不应接受中共可怕的极权对中国人的强制。

华为在法国市场发展内幕

在西方众多国家抵制华为的背景下,为何华为得以在法国发展?报导披露,其中很大原因是因为得到法国政治人物的支持,如前经济、财政和工业部长博洛(Jean-Louis Borloo)和前国务秘书勒根(Jean-Marie Le Guen)。两人前后成为华为在法国的董事会成员,勒根于2020年9月14日接替了博洛。

法国经济学者杜布罗伊(Stephane Dubreuil)表示,华为是最了解法国政界运作的中国企业,利用所有可行的权力作为施压筹码。他透露,华为在法国雇用最有权威的公关公司去和法国议员、参议员、各地市长们联系,面对面约谈,让各级政府为其开绿灯。

此外,华为重金聘请法国政府部门顾问进攻爱丽舍宫。一位匿名顾问在采访中透露,他受雇于华为,月薪8,500欧元,他的工作是为华为消除阻力,以及达到“与总统马克龙见面”的目的,“他们每天都在叫我这样做。”他说。

报导还说,华为在法国通过最强大的公关、广告集团,如哈瓦斯(Havas)集团、阳狮集团(Publicis Groupe)和勒根的公关公司Patricia Goldman等为其做宣传。

法国前经济部长:华为要控制全球

法国前经济部长蒙特堡(Arnaud Montebourg)表示,他曾应邀到深圳参观华为总部,与华为总裁任正非见面。“一进门,我就观察四周,发现任先生在华为办公楼门外建了白宫式的楼,我心想,这个男人知道他要什么。而在他的‘白宫’里面,设置了华为所有的开发实验室,并逐一展示给我们看。”

蒙特堡回忆说,“他(任正非)传递的一个信息就是,他们要控制全球。”

蒙特堡还表示,法国将在未来10年里投资500亿欧元发展5G技术,“我们就这样给中共开一张500亿欧元的支票吗?”“他们(中共)要控制全球通讯,但不能在我们(法国)这里。”

揭露华为背后是中共 法国学者遭控告

那麽,华为与北京当局有何关系呢?报导透露,两名法国学者均曾在法国电视上提及,华为的背后是中共当局,为此,他们受到华为施压,控告他们“污蔑”,官司案件仍在审理中。

一位是法国政治学者尼奎特(Valerie Niquet),专门研究中国和东南亚地缘问题。两年前,她在法国电视台上披露,根据她的研究分析,像其它中国国企一样,华为的运营方式跟中共有关。事后她即遭华为控告。报导说,如今,尼奎特甚至不敢提“华为”二字。

另一位是法国经济学者杜布罗伊(Stephane Dubreuil),他因同样原因遭华为控告。他表示,华为对国际上敢于揭露其与中共关系的专家、记者、电视台均进行封杀。

法国媒体联系华为和董事成员勒根就控告问题做采访。在长达6个月的不断尝试中,华为一直拒绝回应。

法国宪法委员会立法通过“反华为”法

法国欧洲议会议员格鲁克斯曼(Raphael Glucksmann)积极反华为,他常在欧盟与其他欧洲议员组织会议,谈论应对华为的安全威胁。格鲁克斯曼向法国二台透露,去年12月,他就华为参与监控维吾尔族,呼吁足球明星格里兹曼(Antoine Griezmann)停止为其代言,结果得到格里兹曼的积极回应。(报导: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2/11/n12613781.htm)。

2021年2月5日,法国宪法委员会宣布以“维护国防和国家安全利益”为由,立法通过了“反华为”法。(报导: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2/6/n12737869.htm,消息人士:法国开始拆除华为无线通讯设备,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3/2/n12783530.htm

法国情报部调查中共渗透方式

欧盟对欧洲一些与中共关系密切的政要们表示担忧,正在对此展开调查。同样,法国情报机构对内安全总局(DGSI)也对中共在法国不同领域的活动进行调查。

法国二台获得DGSI在2018年发布的一份秘密文件,警告法国科研部门面临来自中国的严重盗窃威胁。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无论是出于自愿,还是由于压力,纷纷承诺为北京窃取科研情报。

文件特别指出,法国西部的布列塔尼地区是北京瞄准的一大目标。布列塔尼地区拥有法国的国防、电信以及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布列塔尼海洋开发研究院(Ifremer)受到北京的高度关注,试图窃取其科研成果,为未来开发南中国海所用。

2019年10月,法国记者伊桑巴德(Antoine IZAMBARD)曾在其调查报导中披露了中共在布列塔尼的活动。(报导:https://www.epochtimes.com/gb/19/11/3/n11630911.htm

其次是文化渗透。法国二台记者参观了位于西部布列塔尼雷恩(Rennes)的一所孔子学院,也是法国第一所孔子学院,成立已有12年,如今全法共有17所孔子学院。报导评论说,孔子学院按北京的模式运作,不能谈及包括西藏、台湾以及天安门事件等敏感议题,其中方负责人拒绝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图书馆中的刊物都是经过精选的为中共宣传的杂志。

2020年10月,法国人权协会一度在西北部城市鲁昂(Rouen)游行抗议,呼吁法国关闭所有孔子学院

报导还举了另一个例子,2020年10月,南特市在和北京筹备一个成吉思汗展览时,遭到来自北京的审查,主办方最终拒绝合作而取消了展览。(报导:拒中共审查 法南特博物馆取消蒙古帝国展览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0/13/n12473259.htm

报导延申到比利时和瑞典,2019年,布鲁塞尔已关闭了2所孔子学院,布鲁塞尔大学拒绝了北京要求删除一个支持维吾尔族网页的施压;布鲁塞尔一名记者调查后发现,布鲁塞尔另一所孔子学院的院长宋新宁在为中共招募有影响力的情报员。事件被揭发后,该孔子学院遭关闭,宋新宁也被禁止进入申根国家。

中共渗透遍布全球

2019年7月,法国媒体调查曾披露,中共花费巨资渗透西方(报导:https://www.epochtimes.com/gb/19/7/24/n11406268.htm

法国电视二台在这次调查报导中还揭露了中共对好莱坞电影的渗透,好莱坞片商为进入中国市场,不得不服从中共的审查,自2012年起,中国国企不断巨资收购好莱坞制片公司,或是试图得到好莱坞影片的掌控权。报导分析说,在中国,电影是中共宣传其伟光正的一个武器。

其次中共是对国际权威机构的渗透,如世界卫生组织,在处理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中,世卫主席谭德塞为中共隐瞒疫情。

报导透露,早在2019年12月31日,台湾疾病控制中心副主任内部网络收到来自武汉医生的信息,提及发现有非典型的肺部疾病,似乎很危险。他当天即给世卫发出邮件警示,世卫收到邮件后,回复会转给相关的部门。事后,世卫否认曾收到这位台湾医生的最早警告。

武汉弘芯千亿骗局“大跃进”模式成烂尾

晶片示意图

武汉弘芯半导体因复工无望,已发布通知遣散员工,从曾经的明星公司,短短3年多沦为泡沫,令外界唏嘘。

学者分析,半导体之所以能够形成完整产业链,除了创办人需一定科技底蕴,长期的产、官、学三方真诚合作缺一不可,中共要想复制台湾经验,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充其量只能重现另一个“大跃进”运动。

据统计,2020年中国掀起半导体热,总计超过5万家中国企业登记半导体相关业务。透过各种方式筹资,总计募得2,500亿人民币(约新台币1.06兆元)资金。

武汉弘芯半导体从2017年11月成立之初,扬言将投资1,280亿人民币(约新台币约5,517亿元),在半导体的制程发展技术上,更挖角了台积电负责人张忠谋的左右手,台积电执行副总暨共同营运长蒋尚义来担任CEO。

为了发展半导体产业,2019年中国大陆从台积电挖角了一百多名工程师与管理人员,其中有一半都去了武汉弘芯,现今却成为大烂尾。

半导体骗局不只一家

根据美国之音报导,弘芯项目的瘫痪,凸显中共政府主导的科技产业扶植政策下,投资狂热带来的风险。弘芯之后,可能还有更多地方政府因监审机制缺失,要为类似的骗局买单。

依照去年10月统计,在一年多时间里,中国有6个百亿级以上的半导体规划项目停摆。除了武汉弘芯外,还有南京德科码、成都格芯、陕西坤同、江苏淮安德淮半导体和贵州华芯通。另外,总投资为10亿元的河北昂扬微电子也在去年陷入停滞。

政治评论员、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兼副秘书长张宇韶接受大纪元专访谈到,中共当初夸下海口,凭着财大气粗的态度,一副它什么都买得下,如今曲终人散,反映出中企的脆弱与不堪。

产官学合作无间 造就台半导体底蕴

反观台湾为半导体聚落,全球独有,无法取代。张宇韶分析,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出身背景是德州仪器,联电创办人曹兴诚则是硅谷出身,都长期在科技半导体产业深耕,同时与政府密切合作。

台积电也与台湾的清华大学、交通大学有着产官学合作,这三者间的良性互动,才会创造出独特、无法取代的半岛体产业链,这三者缺一不可。

这些成果,背后都经过长久的铺陈,以及政策扶持,才能造就这一切。张宇韶谈到,过去台湾政府提出“促进产业升级条例”、“科学园区条例”,才有办法吸引业界参与,造就新竹科学园区,并透过政府力量提供资源,让这些科技专业人员研发、发挥所长。

新竹科学员区具有“群聚生产效应”,可吸引所有上下游厂商协力进来,进而形塑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张宇韶说:“由政府主导,但是民间保有创意,产官学三边互动。中共一直要复制台湾经验,却不愿意做这样的投资与时间的等待。”

台湾中国晶片 差距一个世代

从中美贸易战爆发后,中国晶片厂即使有钱,也买不到荷兰ASML的高端光刻机,但靠着蒋尚义的业界人脉,弘芯2019年12月获得一部全新的DUV深紫外光刻机。但弘芯竟将这部8亿元人民币买下的光刻机,以5.8亿元抵押给武汉农村商业银行。

蒋尚义觉得不对劲,想要离职,但为强留住蒋尚义,弘芯董事会则威胁蒋尚义,阻止其离职,蒋甚至一度沦为弘芯对外展示的傀儡。蒋尚义在离开弘芯后,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说,“我在弘芯的经历是一场恶梦。”

张宇韶认为,蒋尚义拥有真正的技术,应该让他掌管研发,但弘芯只是拿蒋来做招牌,仅是不断开会应付、写报表,沦为一个魁儡。针对蒋尚义在弘芯的遭遇,他分析,现在中国没有晶圆发展的要件,只能买二手光刻机,中共以为只要有机器就可发展半导体,但这一点用也没有。

现在最好的光刻机是由荷兰制造,一年生产四十多部,台积电就拿走二十几部。“先进的光刻机,有一半在台积电手里。”

现在台湾半导体晶片已可以做到3奈米,中国只能做10奈米。张宇韶说,这之间的差距,就已经落后一个世代了。

弘芯泡沫化 仅冰山一角

中共现在推行的模式,比较像是“苏州模式”,就是以政府主导,却抑制了民营经济的发展。他进一步说,武汉既没有像新竹科学园区这样的规划,也无类似生产供应链,只想用“买”的方式,以剽窃、挖角强取豪夺,并没有真正自己的技术专业,这就是典型的泡沫,最终重演了另一场“大跃进”罢了。

事实上,武汉弘芯只是中国企业危机的冰山一角,中国许多商品都是靠炒作、灌水,维持表面的光鲜亮丽,例如房地产,加上权贵资本主义体质,导致中企体质不佳。

“右手靠炒作,左手靠关系,当关系不再,政府不再给资源,抽企业银根时,就会很惨。”但是因为资讯封闭,很多人不知道其中的蹊跷。

张宇韶说,上述所说的这些“就像是老鼠会,无限扩张结果,最终破沫化,打回原形。”

放弃西进 台商前往新南向国家

他呼吁,要往中国市场发展的台湾人,必须思考目前中国法制一向为人诟病,也没有遵守契约的诚信,从禁止台湾凤梨进口事件,无视契约的作为,即可看出端倪。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全球生产供应链已发生很大变化,这也是近几年台商往新南向国家布局,以及往台湾回流很重要的关键。”现在逆势操作,一头热前往中国投资的人士,盼望多谨慎思考,不要再迷信所谓的“买办文化”。

尤其中共大搞“国进民退”。张宇韶举出,从腾讯的马化腾、阿里巴巴的马云,这些呼风唤雨的中国富商,最终落得这般下场,更遑论一般台商?尤其中共将台湾视为禁脔,台商到中国等于被视为人质,后果可想而知。

国药董事长曝高层一年前已打疫苗 引哗然

2021年1月,河北省南宫市疫情爆发,市民接种国药中生生产的中共病毒疫苗。

近日,中共的全国人大代表、国药集团国药控股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于清明披露,一年前国药集团高层就接种了疫苗,并声称1年后抗体仍保存较高水平,引发舆论哗然,追问疫苗从何时开始研发、病毒毒株来源何处等。

据3月4日《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消息,于清明透露2020年3月,国药集团四级企业党政负责人接种了疫苗,经过1年的抗体持续跟踪监测,目前抗体仍均保持在较高水平,没有出现明显下降。

他还声称,该集团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新冠疫苗生产企业,向国内外供应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苗近一亿剂,已接种六千多万剂次,未发现与疫苗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云云。

按中共公开承认的武汉肺炎爆发的时间是2020年1月,武汉突然宣布封城是1月23日,因此国药集团的中共病毒疫苗,经过短短两个月就研发问世,并且在该集团高层进行接种,引发外界强烈质疑。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居住的一名白领陈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从病毒疫苗研发的周期上讲,两个月就有疫苗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中共又在撒谎欺骗民众。

他分析,“因为中国大陆这个疫苗有效率低、禁忌多,而且不良反应报告也被压着,老百姓大多不敢打,所以要放出风来说已经一年前给人试打就安全、有效了,这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不顾科学常识,不拿百姓的人命当人命,与中共标榜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相去甚远。”

新华社去年3月曾刊文“科普:新冠病毒疫苗研发为何这么‘慢’”中介绍,“疫苗研发是一项耗时久、高风险、高投入的工作,需经历前期设计、动物实验和总计三期临床试验。根据病毒种类和采用技术路径不同,一般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几年才能上市。”

报导还称,研发疫苗首先要对病毒本身足够了解,才能“有的放矢”。

陈先生表示,如果病毒是从病毒研究所出来的,也不排除他们在研制病毒的同时,也在研制针对病毒的疫苗。如果这样的话,疫情爆发很大可能是实验室事故所致。

大陆一名不方便署名的律师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他向大纪元表示,自己在大陆的宣传机构上看到过,“实验室研制新冠病毒,而且报导(研制)成功了,所以疫苗研制可能远远早于疫情爆发之前。”

他还表示,网上就武汉中共病毒(新冠病毒),一种比较普遍的看法是实验室由于管控不严病毒泄漏,导致疫情爆发。至于其它的是不是故意,也不能百分之百排除。

网民们也要追问真相,网友东方来表示,这消息又是对叱责病毒来自实验室派的一次沉重的打击!“他们集团领导在1年前就已经注射了武肺病毒疫苗。那么,这疫苗何时开始研制的?病毒株来自何方?”

美印太司令:中共正加速在世界上取代美国

2019年6月18日,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和泰国防长蓬皮帕·本雅斯里(Pornpipat Benyasri)将军会面。

一位美军高级将领担心,中共正在加快脚步,希望在世界舞台上取代美国。

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周二(3月9日)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说,中国军队在规模和能力上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在印太地区对美国构成威胁,他把这一地区称为“对美国未来最有影响力的地区”。

印太地区的军事平衡,对美国和我们的盟友越来越不利。”戴维森说。

他说,美国在该地区面临的“最大危险”是“对中国的常规性威慑力量遭到侵蚀”,如果没有常规性威慑力量,北京将会“有恃无恐”地继续在印太地区进行各种侵略,包括对台湾、香港、南海和东海的侵略。

“我们在印太地区的威慑形势,必须展示出能力、实力和意愿,让北京彻底相信,使用军事手段达到目标的代价过于高昂。”戴维森说。

目前,中共解放军的海军规模已超过了美国海军。美军印太司令部评估,到了2025年,解放军在西太平洋的航母数量预计为3艘,而美国为1艘;两栖攻击舰为12艘,而美国为4艘;现代多功能作战舰(modern multi-warfare combatant ships)为108艘,而美国为12艘。

解放军的既定目标是到2049年底成为“世界一流”军队。

戴维森说,鉴于中共在军事领域的进步,以及其在该地区日益增强的自信,“我担心他们正在加速他们的野心,希望取代美国和我们在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中所发挥的领导作用。”

“他们早就说过,希望在2050年前做到这一点,我担心他们把那项目标移得更近了。”他补充说。

这位海军上将表示,北京入侵台湾的威胁,将在“未来六年”内体现出来。

戴维森说,在解放军扩张的背景下,中共还在利用“整个政党的力量,以胁迫、腐蚀和吸收印太地区各国的政府、企业、组织和人民”。

为了对抗中共,美军印太司令部正在寻求从2022年到2027年增加约270亿美元的费用,其中仅下一财年就预计46亿美元。该提案包括添购新武器,以及加强与该地区盟友的军事合作。

戴维森说,在关岛建设导弹防御系统是他的“头等要务”。他说,这样的系统“将使关岛360度防御,免受来自中国的任何军事攻击,无论这些攻击是来自海空还是未来的弹道导弹”。

“关岛,今天是一个目标”,这位上将说,他引用了解放军空军去年的一段宣传视频,视频显示中共轰炸机模拟攻击关岛的美国安德森空军基地,“它需要被防御,需要为未来的威胁做好准备。”

为“整顿”共和党 川普改变筹款策略

纽约华人打出横幅欢迎川普回到家乡纽约。

在过去两周,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告诉自己的支持者,只向他自己的竞选网站和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同时强烈要求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简称RNC)及其国会附属组织,停止使用他的名字和肖像来筹集资金。此举为对共和党施加财政影响奠定了基础。

川普的这个筹款决定几乎肯定会从共和党那里分流一大笔捐款,并能够使川普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移走部分资金,否则,这些资金最终可能会资助那些他想要赶下台的共和党人的竞选

考虑到总统在共和党选民中的巨大声望,无法使用这个声望雄冠的共和党前总统的名字,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National Republican Senatorial Committee,简称NRSC)和共和党国会全国委员会(National Republican Congressional Committee,简称NRCC)无疑将会面临筹集资金的可怕前景。因为川普有能力激励共和党基础选民,并吸引大量小额捐助者。

大数据民意调查的负责人里奇·巴里斯(Rich Baris)对《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表示:“他这么做会搞残他们的。他们将不得不依赖大额捐赠者,而这些捐赠者不能提供无限的捐款。”

“之前川普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有一个联合委员会,推动低额捐款群体来筹款……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得到(川普的)这个信息,他们会转向川普的政治行动委员会进行捐款。”

周一(3月8日),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漠视了川普的禁止函。它在《大纪元时报》获得的一封信中辩称,使用公众人物的名义来筹集资金,符合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权利。

此举引发了川普再次发表激烈声明,明确指示自己的支持者,直接向他的筹款网站和政治行动委员会(PAC)捐款,而不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

川普在一份声明中说:“不要再给RINOs 提供资金!”这里使用的RINOS是“仅仅是名义上的共和党人”(Republicans in Name Only)的几个词的首个字母缩写。

川普说:“他们只会伤害共和党和我们庞大的选民基础——他们永远不会带领我们走向伟大。把你的捐款发送到“拯救美国政治行动委员会”的网站donaldjtrump.com。我们会让一切重新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首席法律顾问贾斯汀·里默(Justin Riemer)在信中表示,川普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娜·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关系密切,称前总统在周末向她重申,他赞成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目前在筹款和其他材料中使用他的名字,包括即将在棕榈滩举行的、川普也将计划参加的一个捐助者静修活动。

里默写道: “在川普卸任之前,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从未以他的名义发出过任何筹款请求,也没有使用过他的照片,如果没有他的事先批准,它也不会这样做。”

2月28日,川普在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上发表了备受期待的演讲,他首次呼吁支持者只向他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这次演讲标志着川普离开白宫后的首次公开露面。硅谷科技巨头公司关闭了他的社交媒体账户上的交流,并故意放大了演讲前的沉默和等候。

作为对川普极具吸引力的证明,这次演讲在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上获得了570万人的观看,打破了该频道周日的全天收视记录。根据VFT-Solutions的流数据显示,超过3000万人在线观看了这场演讲。

在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演讲一周后,川普的一名顾问向《大纪元时报》证实,总统发出了禁止函,要求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和共和党国会全国委员会停止使用他的名字和肖像。记者给这三个委员会的电话无人接听。

截至3月7日上午,共和党国会全国委员会(NRCC)仍然在其标准信息中使用川普的名字来登记新的电子邮件名单。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NRSC)也仍在其网上商店的主页为川普T恤做广告。

比利时媒体:展示被谋杀者的尸体是种亵渎

2018年9月16日,澳洲多个团体在悉尼人体展览附近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调查展出的人体标本的身份。

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五日,比利时媒体《诀窍》(Knack)刊登记者Trui Engels的文章说,在比利时举办的尸体展的尸体来源受到人们的质疑。

文章说,根据“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的说法,人们在安特卫普体育馆的尸展上看到的塑化尸体,是来自中国遭受过酷刑、被杀害的被关押者。

来自中国的尸展从去年十二月中旬至今年五月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市展出。

“一个具有道德责任感的尸体展,必须有尸体的真实身份和死因说明。”“该展览组织已经承认,展出的是来自中国无人认领的尸体,而且没有(国际)机构要求的相关文件。”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比荷卢地区经理范‧登‧布兰德(Elke Van den Brande)说。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大连塑化工厂同年注册公司。

范‧登‧布兰德说:“有迹象表明,用于塑化的尸体不是来自捐赠,也不是无人认领。”

“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认为,展出的尸体来自良心犯,他们被关押在大连塑化公司附近的大型监狱和劳教所,该塑化厂保存着尸体。

布兰德说:“这主要涉及法轮功修炼者,他们从一九九九年起遭到中共的迫害。”“大连是器官移植、塑化和迫害法轮功的重镇。中国尸体塑化大约有二十年的历史,这意味着在法轮功遭受迫害的初期,它们已经开始塑化人体,同时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也呈指数增长。”

对于比利时是否应该禁止或对此类展览提出警告,布兰德说:“在纽约,总检察长于二零零八年要求类似展览的组织者将告示张贴在入口处,说明主办方不能独立核实这些塑化尸体是否是来自中国监狱。此外,我们认为,出于道德原因,应禁止从执行死刑的国家进口塑化尸体。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禁止使用来自中国的塑化尸体进行展览,例如法国、捷克、以色列、夏威夷和美国各州。”

布兰德驳斥了个别医生认为尸体展在“教育方面非常有价值”,并且尸体“受到尊重”的说法,她说:“一个被谋杀的人的尸体永远无法得到尊严。只有不涉及犯罪,教育才有价值。”

几十年来,中共一直被指控谋杀无辜的良心犯。

布兰德说:“二十年来,作为经济产业,器官移植和塑化工厂需要大量的所谓捐赠者。塑化工厂还要努力满足全球学校、大学和展览会的需求。”

据资料显示,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的迫害初期,估计有五十万至一百万法轮功学员遭到关押。

范‧登‧布兰德表示,中共的警察在帮助塑化和移植行业。有证据表明,有些机构可以同时满足这两个目的。“例如,我们收到一封截获的电子邮件:今天早上,有两个新鲜的优质尸体运到了工厂。肝脏是在几个小时前才被取出的。令人惊讶的是,尸展中有缺失肝脏和肾脏的尸体。”

对中共在二零一五年宣称将停止非法摘取和贩运器官,布兰德说:自从二零一五年,迫于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中共一直在发布有关器官移植的官方数据,声称所有器官都来自“自愿捐助者”;但是根据二零一九年的统计分析,那是中共系统伪造的数据,是中共在欺骗国际社会。

自二零零六年以来,调查人员多次以需要器官的患者身份,联系中国医院。多家医院的医生承认他们以法轮功学员为器官来源。

二零一八年和二零一九年的调查人员的咨询电话显示,器官立即可用,并且来自健康的年轻人。烟台玉皇顶中国三甲医院的负责人在二零一七年确认,他绕过了官方器官分配系统,进行了数百次移植,并拥有自己寻找器官的渠道。

伦敦的一个独立人民法庭——“中国法庭”在二零一九年得出结论,强摘器官行为在整个中国已经发生很多年了,法轮功修炼者可能是器官的主要来源。

《诀窍》周刊杂志拥有四十九万九千多名读者,是占比利时人口一半的佛拉芒语区最具影响力的媒体。

文章来源:明慧网(比利时媒体:展示被谋杀者的尸体是种亵渎)

设6%增长目标?2021中国GDP仍靠债务扩张

长期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都是倚赖债务堆砌起来的。若一并计入地方“隐性债”40万亿元,那么2020年末全中国政府负债率将骤升至85%,远超过警戒红线60%。

3月初,中共召开的两会设定2021年GDP增长为6%,财政赤字率(赤字与GDP之比)设定为3.2%,估计约3.44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另外设定地方政府专项债3.65万亿元。在财经界看来,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仍是倚赖债务扩张。

财经人士担忧中共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据披露,全中国约四分之一省级政府将用一半以上的财政收入于偿债上。

中共前财长楼继伟年前在一场财政论坛上谈到,财政支持经济社会发展,“一味靠赤字、靠债务,根本不可能持续。”大陆杂志《财政研究》近日将他在论坛上的讲话发表刊出。

据中共财政部今年一月底公布的数据,2020年末全国政府债务余额共46.55万亿元。其中地方债务余额25.66万亿元,中央政府债务余额20.89万亿元。由此算来,全国政府负债率(债务余额与GDP之比)为45.8%,接近警戒红线60%的下限。

这仅是财政上认可的负债率,还未计入地方政府未列入财政账簿上的“隐性债”。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一般估计2020年末地方“隐性债”余额约有40万亿元。

楼继伟讲话中坦承,中共政府债务问题越来越影响到财政稳定和经济安全,而且积累金融风险。

去年中共当局以疫情为由,将财政赤字率从2.8%提高至3.6%以上,2020年全国政府赤字达3.76万亿元。

地方政府自2009年起被允许有财政赤字,该年全国财政赤字即自上一年的1,800亿元窜升至9,500亿元,直到2021年设定的3.44万亿元,期间增加了362%。

除了发行一般债之外,地方政府2015年起还获准发行专项债券,这一年发债9,744亿元,之后逐年扩张,至2020年的3.6万亿元。仅5年间增幅达370%。

据路透社报导,楼继伟去年12月在中国国债协会的会议上曾质问,“专项债给的太多……哪儿找那么多专项债专案去?”然而,3月初的两会依然为2021年优先提列了3.65万亿元的专项债。

他还指出,“十四五”时期,多数省市的债务可持续性堪忧,粗略计算,约四分之一的省级财政,需用财政收入的50%以上于债务的还本付息。

据统计,地方政府2020年全年的债务付息支出,已达到9,829亿元,同比增幅高达16.4%。

上述政府债务是记录在财政账簿上的,若一并计入地方政府“隐性债”40万亿元,截至2020年末全国政府债务余额将遽增为86.55万亿元,负债率骤升至85%,而非官方宣称的45.8%,远超过国际通用的警戒红线60%。

奥斯卡影后染疫后 自曝遭“脑雾”侵害

奥斯卡影后帕特罗于2020年1月染上中共病毒,目前仍然在康复过程中,她承认她时不时会出现脑雾现象。

自从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于2020年爆发以来,数百万人死于此疫。现在人们开始关注中共病毒引发的,包括脑雾在内的后遗症,美国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罗就是其中一位痊愈病患。

谈起《钢铁侠》与《复仇者联盟》系列影片中的小辣椒这个角色的扮演者、以及《恋爱中的莎士比亚》中的女主角奥维拉,很多喜爱看电影的人可能会想到美国女演员,曾经于1988年赢得第71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的格温妮丝‧帕特罗(Gwyneth Paltrow)。帕特罗和她先生、电视制作人布莱德‧法查克(Brad Falchuk)于2020年染上中共病毒

现年48岁的格温妮丝‧帕特罗近日在博客上表示,她和先生于去年1月先后染疫,当时体内出现了严重的中共病毒炎症。然后现在她每天早上都活动,并尽可能多地进行红外线桑拿,现在他们夫妇都仍然在恢复的过程中,她先生法查克在失去味觉和嗅觉九个月后,于今年1月份终于恢复了味觉和嗅觉,而帕特罗自己有时候仍然觉得身体很疲倦,甚至会出现脑雾的状况。

帕特罗和先生法查克。(ANGELA WEISS/AFP via Getty Images)

脑雾是一种精神疲劳状态,其症状包括失忆、思维混乱、难以集中注意力、眩晕等病症,严重影响病患的工作和日常生活,有些人甚至忘了自己是谁,人在哪里,并因此觉得自己出现了痴呆的症状。

而帕特罗并非是由于中共病毒而出现脑雾症状的唯一的一位病患,事实上很多中共病毒病患康复后出现了原因不明的脑雾现象,例如美国阿拉巴马州资深急诊护士丽萨‧米泽尔(Lisa Mizelle)表示,虽然她染上中共病毒后现已经康复,但是她的记忆和认知能力受到严重伤害,她因此无法正常工作,而不得不像其他出现脑雾症状的人一样,主动请求休假。

超过半数的中共病毒病患出现脑雾症状

法国8月份发布的一份对120位住院患者进行的调查发现,34%的人数月后出现失忆症状,27%的人出现注意力无法集中的问题。

而另外一份对于3,930位康复的中共病毒病患进行的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成员难以集中注意力,超过1/3的病患出现记忆问题、头晕或精神恍惚、遗忘日常词汇等现象。

医学家目前尚不清楚中共病毒危害为何可以引发脑雾现象,但是很多专家估计,可能是由于患者痊愈后体内的免疫反应仍然未能够完全中止;或流向大脑的血管出现炎症;或由于病患出现小型中风造成的。

研究还发现,染上中共病毒并因此而出现严重呼吸系统疾病的病患住院后,很多会出现精神恍惚、神智不清和其它类型的心智功能病变,又被称为脑病(Encephalopathy),这类病患往往住院时间更久,死亡率更高,而且往往在出院后无法立即应付正常的日常生活。

胸闷 疲劳 脱发 关节疼痛

2020年12月3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举办了一个为期两天的研讨会,讨论了在首次感染中共病毒后病患可能出现的症状。他们研究的初步结果表明,10%至88%的中共病毒患者将在数周或数月期间出现至少一种症状,例如胸痛、脑雾、疲劳、脱发、关节疼痛等症状。

而世界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刊登的一份研究报告则显示,76%的中共病毒病患在出院6个月后仍然有至少一项后遗症,例如疲劳、肌肉无力占63%,睡眠障碍26%,焦虑和抑郁则为23%。

研究还发现,中共病毒给人体造成的损害是长期的,包括脑神经及人体所有的组织器官都可能受到损伤,病患因此可能会发生类似于腹泻、便秘、失忆、头痛、心肌外层脂肪化、呼吸急促等一百多种症状。

1/3的中共病毒病患在康复5个月内可能会因此又重新住院,更有1/8的病患由于出现中共病毒并发症而去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