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3/10 接种疫苗后是否需戴口罩 保罗与福奇爆争执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 接种疫苗后是否需戴口罩 保罗与福奇爆争执

•【名家专栏】对抗马克思主义的美国堡垒

美21州起诉拜登政府 指无权撤输油管许可

• 在“罢免纽森”运动截止日递交签名表

• 加州非持械抢劫重罪恐改轻罪 民间哗然

• 荷兰大选落定 吕特有望四度连任首相

• 中共人质外交 美中2+2会谈之际审加国公民

• 是否2024参选总统 川普透露一条件

以下是详细内容:

接种疫苗后是否需戴口罩 保罗与福奇爆争执

美国联邦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保罗资料照

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和传染病医生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就人们在注射疫苗后,是否需要继续戴口罩的问题发生了争执。

保罗说:“你是在告诉每个人都要戴上口罩。”“如果我们已经不再传播这种传染病,难道这不是在演戏吗?你已经接种疫苗,却还戴着两个口罩,那不是在演戏吗?”

之后,福奇反过来指责保罗是在“演戏”。并表示新出现的COVID-19(中共病毒)变种是需要继续“戴口罩”的一个很好的理由。

保罗说:“你们制定的政策是建立在猜想的基础上的。”他说福奇希望人们“再戴上几年的口罩”。

最近几个星期,福奇因为对疫情的预测而面临越来越多的批评。这些预测最终都没有实现,同时他还反复发出“因为封锁政策的放松而导致中共病毒传播”的警告。

保罗对福奇说:“你已经接种了疫苗,但你却戴着两个口罩到处示众。”“如果你已经有了免疫力,那么你戴上口罩就是为了安慰他人。你戴口罩不是因为任何科学的原因。”

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建议,接种过疫苗的人仍然应该戴口罩。

福奇接着回应说:“戴口罩不是在演戏。”并说他“完全不同意”保罗的声明。

今年1月,保罗在福克斯新闻的采访中曾告诉人们,接种过疫苗的人应该丢弃他们的口罩。

这位肯塔基州共和党人当时说:“如果你已经感染过这种病毒,或者你已经接种了疫苗,而且第二剂接种已经过去几周了,那么就扔掉你的面罩。并告诉福奇博士要向前进了。因为一旦你获得了免疫力,你就不需要再这么做了。”

本周,根据上周发表的一项研究,福奇认为,学龄儿童之间保持3英尺(约合0.91米)——而不是6英尺(约合1.83米)——的距离就足够了。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在3月8日的最新指南中说,完全接种疫苗的人不必戴口罩,不必与同样完全接种了疫苗的人或未接种疫苗但“患严重COVID-19的风险较低”的人保持社交距离。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Rochelle P. Walensky)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完全接种疫苗的人,现在可以开始在自己家中恢复一些社交活动。”“ 采取放宽接种疫苗人群的某些限制措施,可能有助于提高对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的接受程度。”

Meiling Lee对此文亦有贡献。

【名家专栏】对抗马克思主义的美国堡垒

纽约自由女神塑像

为什么在所有国家中,美国是新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世界中心?

当今,从美国各地传出的新马克思主义教条层出不穷,其累积效应是破坏宗教、家庭、私有财产、法治、诚实公正的选举,尤其破坏了美国例外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包括《美国宪法》。任何一个教条都不能孤立地看待,其总目标是打倒美国和西方。计划中可能结果将是北京乘虚而入。

(译者注:美国例外论是法国政治理论家托克维尔1831年创造的这个概念,指美利坚合众国因具独一无二之国家起源、文教背景、历史进展,以及突出的政策与宗教体制,故世上其它发达国家皆无可比拟。)

直到1941年珍珠港遇袭,美国才不情愿地接受政治和外交上的领导角色,这一角色必然地源于她当时在经济、军事和日益增长的文化主导地位。

但是,美国的观念毫无疑问是建立在犹太-基督教价值观和一个核心的基本信仰的基础上,即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在民众中建立政府,其正当权力来自于被统治者的同意。简而言之,这就是美国例外论。作为人类,美国当局对这些原则的运用并不完美,但他们准备付出可怕而血腥的内战的代价,以阻止(有些州)为了保留奴隶制而脱离联邦。

长期以来,在纽约、好莱坞和旧金山的流行思潮很快就被整个西方世界所采用,特别是在英语圈国家。但是,来自美国精英阶层的思想已不必与美国例外论相一致,而是越来越多地与新马克思主义教条相一致。

美国演变成新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重要中心的原因至少有三点。

首先是宗教的衰落,日益反宗教的政治和司法建制派加速了这种衰落。

这导致国家的犹太-基督教价值观,以及美国例外论观念的接受程度双双下降。这些价值观可以在《美国宪法》和《独立宣言》这些非凡的文件中找到,丘吉尔宣称,《美国宪法》和《独立宣言》是继《大宪章》(Magna Carta)和《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之后,“第三个伟大的产权契约,英语国家人民的自由就建立在这个契约之上。”

宗教衰落的后果并不是人们相应地变得更加聪明和理性。正如英国作家、基督教护教学家斯特顿(GK Chesterton)所言(这与他的教导是一致的),“当人不再相信上帝时,并不是人什么都不信了,而是什么都信。”

人似乎天生就相信,相信是人的天性的一部分。但是如果上帝不再被信仰,就会被伪神和原始而愚蠢的信仰所取代。对于极左人士来说,以往的传统做法是寻求对社会主义的普遍追求,比如,沿袭现在很少有人阅读的马克思《共产党宣言》中的教条。

在此基础上,又添加了一些明显独立且简单易懂的教条,如“性别理论”或“批判性种族理论”。人们通常一开始会认为这些教条荒诞不经,但新马克思主义建制派的力量最终确保了它们的可行性。直到那时,人们才意识到,在这一切的背后,有一个邪恶的目的。因此有人担心,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早些时候单方面宣布的法令中,采用了性别理论,将破坏女性竞技体育以及女性在公共场所的安全。

第二个因素与那些出于贪婪而自愿加入新马克思主义统一战线的“真正信徒”有关。这些人就是列宁口中“有用的白痴”的继承者,这些人甚至随时准备出售共产党用来绞死他们的绳索。

北京所提供的远比列宁所能提供的任何东西都更具吸引力。共产党定期展示一个真正的聚宝盆,财富让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各界——工业、政治、学术、文化、媒体和体育界眼花缭乱。

即使意识到付出的必然代价是美国和西方的衰落,落入陷阱的人会成为俘虏,这依然很诱人。中共开出的条件很明显,“我们可以让你发财,但要小心。我们同样可以很轻易地把这些拿走。”

第三个因素是新马克思主义者在体制内的长征,尤其是学校和大学。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保守派当局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确保了不断增长的、被动接受型的听众的存在,一代人之后,这些人可能对其它东西知之甚少。这就是所谓的奥沙利文法则(O’Sullivan’s Law),法则以英国记者约翰‧奥沙利文(John O’Sullivan)的名字命名,他是撒切尔夫人的亲信。

该法则称,任何不是明显右翼的组织或企业,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变成左翼。

加上北京的财富、宗教的衰落和第一代人受教育程度的降低,这种倾向和吸引力对新马克思主义左派来说是无法抗拒的。

教条精选

最近,由于我对川普(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结论,我遭遇了新马克思主义的教条——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攻击。

概括地说,我的看法是,川普总统仅用一个任期就成功地扭转了美国的颓势,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意识形态和道德上。有人对我的结论进行了情绪化的攻击,最后用一种似乎是现在标准默认的异化形式回答的:“你是个种族主义混蛋。”考虑到我的欧亚血统,这样的回复非常不恰当。

批判性种族理论只是美国大学里流传的众多谬论之一,它最有力的支持者是民主党。民主党以前曾经强烈支持奴隶制和种族隔离,现在由一位总统领导,他本人曾是一位杰出的种族隔离主义参议员,在最近的竞选活动中声称,任何不投他票的非裔美国人,不能称自已是黑人。

所有这些和类似的谬论都是新马克思主义武装的一部分,旨在摧毁西方文明。

《时代》周刊最近披露,“重要人物”阴谋集团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推翻川普,他们是由持这种信仰的人和亿万富翁的新马克思主义者,组成的统一战线。这也是为了确保没有其他局外人敢剥夺他们沼泽的权力。联合这个阴谋集团的是北京提供的聚宝盆和马克思主义天堂,即使是以美国和西方的衰落为代价。

这些伪科学谬论悄悄地塞进了我们已沦陷的教学机构的课程中,不管是哪个政党执政。(英国著名小说家)奥威尔式的官腔通常被用来限制话语中认可的思想。因此,使用“性别”(gender,文化、社会性别)而不是“性”(sex,生物学性别),就等于承认,是男是女不是由出生时就决定的,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现任总统大笔一挥就毁掉了妇女的体育活动以及妇女入厕的安全等问题,说明了这一做法的严重后果。

抵制他们的谬论就会被制裁,即使不是被法律,也会被社交媒体——《时代》周刊所称的阴谋集团的关键成员所制裁。

当今的核心谬论是人类活动造成的灾难性全球变暖理论,这个理论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由于气候暖化的停滞,官腔现在使用“气候变化”代替“气候变暖”。(我们不应该用这个说法,就像我们在表示“性”时不应该使用“性别”一样。)

一位联合国官员坦率地表示,全球变暖这个教条的真正目的是推行全球社会主义模式。

尽管北京承诺零排放,就像他们承诺不会犯下种族灭绝罪一样,他们一直在嘲笑美国的衰落,中国去年新建的煤炭发电能力是其它所有国家总和的三倍多。

对于源自美国的新马克思主义教条,北京有两种应对方法。要么给予他们名义上的支持,要么忽略任何没有好处的东西,大概包括社会性别理论,因为知道这样做的好处有助于削弱西方。

如果你认为这些教条都是新的,那就大错特错了。

最近,总统拜登参加弥撒,悼念据说死于中共病毒(或死于其它原因)的50万美国人,乐队演奏了《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

但是,拜登恢复了川普总统之前未批准的90亿美元的对外援助,这笔钱用于堕胎或杀死外国婴儿。最高法院在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中,基于妇女选择权的谬论,确认妇女决定是否继续怀孕的权利受宪法保护(此判决等于承认美国堕胎的合法化)。有了这个先例,此后,约有3,000万、多数是健康的美国婴儿(黑人婴儿不成比例地高)被杀死,并没有乐队为这些婴儿演奏乐曲。

这个最老旧的武装教条之一,现在被应用于人出生前甚至出生后,这表明了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内在倾向:只要方便,就可以随时剥夺人的生命,在马克思主义国家,可能夺走了一亿多人的生命。

近年来,迄今为止,反击新马克思主义教条传播,最有力、最有效的人是美国总统川普。在短短一个任期内,他就让新马克思主义统一战线陷入了困境。他过去、现在仍然是对抗这种邪恶的堡垒。

他给美国人民和他们的朋友树立了榜样,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合法、爱国、和平地抵抗。

这就是为什么《时代》周刊提到的阴谋集团想尽一切办法把川普赶下台的原因,但是,他们阻止川普回归和他的追随者效仿他的企图失败了。

唐纳德‧川普是对的。通过成功地再次确立美国伟大的理念,只要这样,最好的将会到来。

原文:Donald Trump: Bastion Against Marxist America刊登在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大卫‧弗林特(David Flint,A.M.)是澳大利亚新闻理事会和澳大利亚广播管理局的前主席,还是一位名誉法学教授。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美21州起诉拜登政府 指无权撤输油管许可

北达科他州加斯科内(Gascoyne)郊外,为Keystone XL输油管道做准备,还未使用的管道。

德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周三(3月17日)表示,因为拜登政府决定撤销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关键许可,德州和美国其它州一同提起集体诉讼

在德克萨斯州和蒙大拿州的主导下,目前共有21个州联合对拜登政府提起诉讼帕克斯顿周三在声明(连结)中说,该诉讼指出,拜登没有单方面改变美国国会制定的能源政策的权力。

“监管州际和国际商业的权力,包括授予或拒绝跨越国际边界的石油管道许可证,是由国会,而不是总统,所掌握的。”他说。

诉讼书(pdf)还表示,拜登政府的决定,也侵犯了各州管理和控制其边界内土地的权力。

Keystone KL将作为对现有管道系统的扩展,由TC能源公司(TC Energy Co.)设计,旨在将大约830,000桶石油从加拿大和蒙大纳州运输到美国中部的交界处和休斯顿的炼油厂。2019年,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批准了被撤销的1.2英里管道的建设许可。

该管道的建设和运营模式旨在为了创造和维持数千个就业岗位,并推动美国实现能源独立。它还旨在改善与加拿大的商业关系,并为高贫困地区提供税收。

但是,拜登在上任以后,以遏制气候变化为由,撤销了Keystone XL管道的许可。

拜登在一月签署的行政命令中说,撤销是必要的,因为该管道“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和世界都面临着气候危机”,该命令称,“在国内,我们将通过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来应对危机,以更好地回建,旨在既减少有害气体排放,又创造良好的清洁能源就业机会。我们的国内努力必须与美国的外交参与齐头并进。由于大多数温室气体排放源自我们的边界之外,这种参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必要和紧迫。”

“保留Keystone XL管道许可不符合我的政府的经济和气候要求。”拜登补充道。

然而,美国参议院能源委员会主席、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上个月也敦促拜登,希望扭转他对Keystone XL管道的反对意见。曼钦称,该项目将为工会提供了就业机会,且输油管道比通过卡车或火车运输更安全。

周三,帕克斯顿和蒙大拿州总检察长奥斯丁·克努森(Austin Knudsen)在德州联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

此外,阿拉巴马州、亚利桑那州、阿肯色州、乔治亚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亥俄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南达科他州、犹他州、西弗吉尼亚州和怀俄明州等,总共21州的总检察长都加入了这起诉讼。

帕克斯顿说:“拜登总统上任第一天起,就把推翻上届政府的所有工作,当作自己的使命,完全不顾宪法对他权力的限制。”

“他撤销输油管道许可的决定不仅是非法的,而且还将破坏成千上万工人、他们的家庭和社区的生计”,帕克斯顿在声明中说,“本届政府继续吹捧想像中的绿色能源工作,却没有认识到他们在现实世界中的行动,将使辛勤工作的美国人无法温饱。”

“监管外国和州际商业的权力属于国会,而非总统。这是乔·拜登超越其宪法角色,损害蒙大拿人利益的另一个例子。”蒙大拿州总检察长克努森说。

克努森在声明中说:“他的行为甚至没有被认为对环境有利。他试图取消Keystone XL管道,是向其富有的沿海精英捐助者,发出的一个空洞的美德信号。它显示了拜登对蒙大拿州和管道沿线其它州农村社区的蔑视,这些社区将受益并支持该项目。”

英文大纪元记者Janita Kan、路透社对这份报导做出了贡献。

在“罢免纽森”运动截止日递交签名表

志愿者在“罢免纽森”运动签名递交截至日前5天征签。

3月17日晚,“罢免纽森”征签的最后一天,推动该活动的民间组织在线上会议上宣布:已收集到2,177,730 个签名,并且还持续有签名的数量在上传──这是自去年6月份开始的征签活动取得的成果。


志愿者
在“罢免纽森”运动签名递交截至日前5天征签。(照片由琼斯提供)

“罢免纽森”运动志愿者在递交签名后合影。(李梅/大纪元)

最后时刻又递交2万个签名

17日下午不到3点,斯特拉(Stella)、山姆(Sam)等几名志愿者在橙县选举中心办公楼前,等待着最后几位来送征签表的人;下午4:30前,她们整理并封好了10个纸箱和1个纸袋,来到选举中心门前等待递交;4:50时(5点整截至),选举中心的人出来接受了总共21,855个签名。

志愿者在“罢免纽森”运动截至日当天递交征签表。(李梅/大纪元)

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斯特拉和她的团队一直在仔细地检查后送过来的签名、统计数量、重新装箱封好,并且每个箱子上都注明箱内共有多少个签名,并最后记下总的签名数。

准备递交的签名表,已封好箱和统计了数量。(李梅/大纪元)
准备递交的签名表,已封好和统计了数量。(李梅/大纪元)

全部签名表按时递交后,大家都松了口气,站在“罢免纽森”大横幅旁合影,并且喊着“Recall Newsom”。斯特拉说:“我们大家都非常自豪,我一点都不意外,我们总共能收集到超过2百万个的签名。”

大部分地区的征签活动在3月7日结束了,志愿者们把最后收集到的签名递交给“罢免纽森”的民间组织,以进行递交前的检查。比如是否有两个县的人签在一张表上了,是否姓名地址等都填在格内,志愿者还需要在每张表下签上自己的名字和地址。山姆说他这两天签字签的手腕都疼。

志愿者在选举中心前统计最后送来的80多个签名。(李梅/大纪元)
“罢免纽森”运动志愿者在等待递交签名。(李梅/大纪元)

但是斯特拉、琼斯(Jones)和越南裔的志愿者的征签活动在3月7日后没有停止,一直持续到3月15日,他们几乎每天都去威斯敏斯特等地征签。在州务卿办公室公布的数据中,截至2月5日统计,橙县递交的103,536个签名中,有19,691个不合格(占19%)。斯特拉说:“橙县有很多个组,我们只是其中之一,我们收集的远远超过所需的150万个,不怕他们严格地审核。”

琼斯说:“今天是历史性的一天(征签的最后一天),我想让州长知道我们人民的力量,我希望每个人都看到这一点。我们都是普通人,不是他们描述的什么种族主义或民兵,我家就有不同的颜色,但我们都热爱美国并为她自豪。”

“罢免纽森”运动志愿者。(李梅/大纪元)

疫情促成了罢免纽森的运动

斯特拉表示是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促成了罢免纽森的运动,她40多年前移民来到美国,“加州那时是个金州,现在成了个游民州”,2015年时她们想过要离开。斯特拉说:“但是我们应该留下来改变这一切,州长纽森做的很多事都在伤害着加州;现在拜登又开放边境,让每个人都可以进来,获得免费品,如果我们不努力战斗,我们将失去这个国家。”

德莱昂(DeLeon)说:“特别是疫情之后,我们的权利被侵犯,大公司没有关闭,小企业却被歧视和关闭,几百万人破产。州长告诉我们不要这样做,不许那样做,可他自己可以去餐馆和好几个人一起吃饭,自己的孩子一直在上学。”

拜耳(Bayer)说:“我觉得关闭学校绝对是错误的,我有几个漂亮的孙子,我必须为他们做些事情;而且小企业大都被关闭了。”拜耳说来签名的人有30%以上是民主党人,也有共和党人和独立人士,她还遇到一些没有登记选举的人也想签名。

琼斯说:“加州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阳光、海滩、山脉,但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在洛杉矶有很多的游民和非法移民等,加州还是最后开放的州,而别的州早就开了,我们对纽森的作法非常不满。”

成为志愿者

德莱昂说:“当我一听说这件事就和州务卿办公室联系,当请愿书一公布,我就下载和打印出来,差不多在去年6月份左右就开始做征签了。我们通过罢免请愿书告诉州长纽森,你不履行自己的职责,滥用职权,那么你将失去这个职位。”

德莱昂说基本上是自己做,在大街上拿到了几千个签名,“我和他们交谈听他们的故事,很多人很高兴能签名,我们没有烧毁城市或做违法的事,合法地使用纸和笔的力量,这感觉真好”。

斯特拉是一位志愿者团队召集人,她说:“只要人们有这个意愿,有热情,都可以加入。我们从去年6月10日开始了罢免活动,有几位从开始坚持到现在,做了整整九个月的义工。我们希望唤醒更多的人。罢免纽森增加人们之间的联系,人们在思考正在发生的事情,并愿意加入进来。”

山姆表示对纽森的作法不满,他也是从一开始就加入了团队,一直做了九个月。“有一次出了点意外,征签表到处飞,我们几个赶紧去追和抓。刚开始还有人签名后,写上了我们志愿者的地址。但大家越做越有经验。”

谈到征签的过程,琼斯表示:“我们在不同的区域收集签名,与韩裔、越南裔和西班牙裔社区的人们一起工作,合作很愉快,大家都是自愿的付出时间和金钱。大概每个区域都有个召集人吧,所以你想去哪个地区时可和他们联系,讨论在哪里设征签点最合适。我知道日文和西班牙文的媒体去采访过,还有一位杰夫·罗兰(Jeff Rowland)正在制作罢免纽森的纪录片。”

最后,斯特拉强调:“征签只是一个开始,纽森他们正在试图取消我们的罢免活动,也找人到处收集签名。所以从今天开始直到9月份,罢免纽森的征签已经结束了,大家不要再签署任何请愿书,那是要求取消罢免纽森。但他们不会得逞,我相信,神会帮助我们。”

加州非持械抢劫重罪恐改轻罪 民间哗然

加州民主党议员草拟的SB82提案旨在将非持械抢劫重罪改为轻罪。该提案3月16日(周二)在加州参议院安全委员会通过的消息一传出,就在华裔社区掀起轩然大波。图为加州橙县的Theo Lacy Facility监狱。

自2014年,加州通过了将盗窃重罪改为轻罪的“47号法案”后,加州的商店、汽车盗窃等犯罪率激增,放虎归山的政策引起加州警长们的不满。近期,加州民主党议员又提出一项SB82提案,旨在将非持械抢劫重罪改为轻罪,该提案于3月16日(周二)在加州参议院安全委员会通过。消息一出,在华裔社区掀起轩然大波。

SB82提案由加州民主党参议员斯金纳(Nancy Skinner)提出,若最终通过成为法律,根据规定,未来加州所有的非持械抢劫罪一律降为轻罪(Misdemeanor)。由此,该提案被民间视为“47号法案2.0加强危险版”。

周二下午,有大量民众和团体观看了加州参议院安全委员会的会议,并且致电到现场,反对SB82提案;还有至少五十多位社区领袖和民众等候几个小时后,未能拿到号在会议上发言。不过,最终,该提案仍以4:1通过,支持票中的4人皆为民主党人。

加州反毒联盟(California Coalition against Drugs)湾区总监李少敏(Frank Lee)认为,加州参议院安全委员会无视选民的投诉和关注。立法者是在以降低刑期为借口,罔顾守法公民的人身安全,使犯罪者变本加厉行恶。

他抨击,SB82提案将拓展“47号法案”对治安的伤害,成为恶法中的恶法。倘若过关,不仅偷窃950美元以下的罪犯可以逍遥法外,还将使得抢劫而故意害人的罪犯充斥社区,令人极度不安。

他说:“很多罪犯(对无辜民众)造成的伤害更大,包括生理和心理的伤害,即便他们没有使用任何武器。长者和妇女是最受这项提案危害的群体,提案却根本没有考虑到他们。”

3月12日,加州灭罪同盟、平等公义协会(Organization for Justice and Equality)和加州反毒联盟联合发出紧急声明说:“正当犯罪案尤其是抢掠案不断增加,社区人人感到极度不安之际,斯金纳再次提出一项SB82提案……正如当前950美元以下的盗窃都可定为轻罪而无须入狱一样,是在变相纵容罪犯。现在抢掠案件已大幅增加,人人自危,如果SB82提案通过,简直使人难以在加州安居。”

SB82提案规定,除非抢劫案中的受害人严重受伤,才会将嫌犯处以重罪刑罚。但各团体和民间指出,在法律上,严重受伤的定义相当狭隘,不易定罪。而根据近期在华人社区的抢劫案,受害者大多被打致鼻青脸肿,犯人若非持械,在SB82提案保护下,只会被判轻罪。

李少敏认为:“斯金纳对SB82的论点是错误的,因为提案中有很多细节,会导致对重案罪犯的赦免。”

南加民众胡女士(Christy Hu)说:“现在加州人已经被47号恶法害惨了,坏人盗窃不超过950美元就能逍遥法外,现在又来一个SB82,连抢劫罪也成了轻罪。按照这种思维,就是只要劫匪没用武器把人打残,就算徒手使用暴力伤人、抢劫、威胁人,都不算重罪,这简直不可理喻。如果真到那一步,我觉得大家出门就只能被逼带枪防身。”

由于SB82提案在参议院公共安全委员会已经通过,下一步,将会被送入州参议院拨款委员会进行复核。

不过,李少敏呼吁,如果每一位加州人可以广传有关SB82提案将给社区带来的负面影响,并且不断向立法者用打电话、写信、发邮件等方式施压、抗议,反对提案,扩大关注度,可以让提案在推进过程中受到阻力,甚至有可能被拦截。

去年领导加州第20号公投案(旨在推翻47号法案)的总统筹李特(Reid)强调说:“我们同盟,包括加州各地之警队、地检官、商会等,一定会尽力反对此提案,不容有失!”

奥克兰唐人街商会会长陈锡澎(Carl Chan)表示,这场反对SB82提案的重要战役刚刚开始。加州地方检察官协会、加州警方、受害者团体领袖、商会领袖等在这一提案问题上,表达出反对意见。

荷兰大选落定 吕特有望四度连任首相

2021年4月18日,志愿者们在荷兰乌得勒支(Utrecht)雅伯许会展中心(Jaarbeurs Utrecht)点票。

荷兰国会选举于周三(3月17日)结束。出口民调结果显示,看守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自由民主人民党(VVD)有机会赢得最多国会议席,继续执政,吕特有望四度连任。

票站调查显示,在国会下议院(即二院,或众议院)150个议席中,自由民主人民党有望取得36席,亲欧盟的偏左政党D-66党排第二,取得27席。自由民主人民党未能取得过半数议席,不能单独执政。

吕特需要与至少两个其它政党组成联盟,才能在议会中获得76个席位的多数。

不过,吕特已宣布取得压倒胜利,称为选举结果感自豪,将在第四任内带领国家走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

吕特(或译鲁特)是欧洲任职时间最长的国家领导人之一,在位十年。

“荷兰选民给我的政党投了压倒性的信任票”,面带微笑的吕特在议会对记者说,“过去10年并非一直事事顺心。”

今年(2021年)1月份吕特政府陷入一桩儿童福利丑闻,集体辞职。

荷兰税务局指控,在2013年至2019年期间,大约上万个家庭欺诈性地领取了儿童福利金。而荷兰国会经过调查后发现,这是一项错误指控。

“当然,未来几年的主要问题也摆在桌面上,就是如何在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后重建国家,向前进。”吕特说,“我有精力再干十年。”

这次选举被广泛认为是对政府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中表现的一次公投。此次疫情已造成荷兰1.6万多人死亡,这个拥有1,700万人口的国家有110万人感染。

由于感染率居高不下,荷兰实行夜间宵禁,白天禁止公众集会,竞选活动主要通过电视辩论进行。

目前,荷兰正在采取预防措施最严格的锁定措施,包括宵禁和关闭酒吧及餐馆。

为了防止病毒传播,保持社交距离,此次投票持续了三天。老年选民被允许使用邮寄选票。各市的计票工作预计持续到晚上。

到下午结束时,大约1,300万合格选民投了票,投票率为81%,而四年前的投票率为82%。

阿姆斯特丹的半岛电视台报导说,此次是该国二战以来参加选举的政党数量最多的一次,有37个政党参加选举。

公共广播公司NOS预测,自由党领袖海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此次选举中或屈居第三。维尔德斯人称“荷兰川普”。

民主论坛创始人蒂埃里·鲍德(Thierry Baudet)据说此次表现出乎意料的好。鲍德反对疫情期间采取锁定措施,称为中共锁国宣传的结果。

中共人质外交 美中2+2会谈之际审加国公民

自孟晚舟事件后,中共已扣押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右)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左)至今。

美中高层于美国时间3月18日至19日在阿拉斯加会面,而届时,中共将对两名2018年在大陆被捕的加拿大公民进行“庭审”。分析认为,这正凸显中共在采取“人质外交”手段。

美国之音3月18日报导,加拿大外交部3月17日发表声明表示:“我们在北京的大使馆接到通知,对迈克·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迈克·科夫瑞格(Michael Kovrig,康明凯)的庭审将分别在3月19日和22日进行。”

声明说:“我们认为(中共)对他们的拘押是专断的,并继续对(中共)有关法律程序缺乏透明深感不安。”

北京时间3月19日正是美中高层在阿拉斯加会面的首日。当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将与中共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中共外交部长王毅进行会面,这是拜登政府的首次美中高层会面。

报导引述分析表示,中共选择在这一天开始庭审两名加拿大人,被视为北京在中美高层对话前向美方增加压力、为自己增加谈判筹码的举动。

上述两位加拿大公民——斯帕弗和康明凯,分别是商人和加拿大前外交官,他们于2018年12月11日同日被中共抓捕。在此十天前,加拿大政府应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在温哥华转机的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

美国对孟晚舟的诉讼内容包括欺骗美国银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协议等。2020年5月27日,加拿大卑斯省最高法院认定孟晚舟符合双重犯罪,意味着孟晚舟涉及的指控在美国和加拿大都属犯罪行为。

加拿大定罪孟晚舟的一个月后,中共以“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和“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罪名,对上述两位加拿大公民起诉。

另据加拿大《全国邮报》(National Post)2018年12月19日报导,在上述两人之后,中共又抓捕了第三位加拿大公民,但因隐私问题,没有提供进一步信息。

中共以加拿大公民作为“人质外交”筹码的事件引发加拿大民众强烈反响,以及对中共的强烈反感。

加拿大独立智库麦克唐纳-洛里埃研究所(Macdonald Laurier Institute,简写为MLI)3月初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主流民意认为政府应该与世界民主国家站在一起,共同应对中共挑战。其中,超过三分之二受访者支持加拿大与印太地区民主国家加强合作,比如印度、日本、澳洲、台湾等。

今年2月25日,全球五十多个国家签署了加拿大牵头起草的《反对在国与国关系中任意拘押宣言》(Declaration Against Arbitrary Detention in State-to-State Relations),反对一些国家把拘押外国公民当作外交筹码。

是否2024参选总统 川普透露一条件

美国前总统川普的资料照

美国前总统川普(特朗普)在3月16日播出的美媒采访中表示,他是否决定在2024年竞选总统取决于共和党人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的表现。

“根据每一项民调,他们都希望我再次参选,但我们将会看看,再看看吧。首先第一步,我们必须看看我们能对众议院做些什么,我认为我们有非常非常好的机会夺回众议院。”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播玛丽亚·巴蒂罗莫(Maria Bartiromo)的采访时说。

“我认为,我们有机会在参议院做得更好。我们需要在参议院有领导力,坦白说,我们没有。我们需要在参议院有更好的领导力。我们有很好的机会夺回参议院,坦白说,我们会在那(2022年中期选举)之后做出决定。”川普说。

在采访中,川普着重强调了2020年大选中,共和党在众议院反转了十几个民主党的席位,使得佩洛西差点失去她的众议院议长职位。川普表示,他有信心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夺回众议院。

川普此前在2月28日于佛罗里达州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PAC)上发表演讲时也曾暗示,他可能会在2024年再次参选。

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对共和党来说至关重要,其决定着共和党能否挫败民主党推动的议程。参议院共有100个席位,目前民主党和共和党形成各占50个席位的平局,但副总统贺锦丽将以参议院议长的身份打破平局,因此民主党实际上在参议院占有微弱优势。鉴于目前的两党席位比例,共和党要想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夺回参议院的控制权也并非难事。

在众议院,共和党只需获得5个席位就可夺回控制权。在夺回众议院的计划中,共和党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该党对在几个关键州重新划分选区有控制权。凭借绘制有利地图的能力,共和党可以提高他们的候选人在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等关键竞选中获胜的机会。

但川普警告说,如果民主党推出的H.R.1选举改革法案最终成为法律,将很难再有共和党当选。

“将发生的是,民主党人将能够做他们在上一次、2020年选举中所做的事情”,川普说,“而当你看看那场选举中发生的不诚实和所有的事情,这本不应该发生。”

H.R.1法案中争议最大的条款包括:允许全国性大规模邮寄投票、16岁和17岁青少年的选举登记、永久允许提前投票、对网上登记进行最低限度验证、将选票的收集合法化以及重罪犯服刑期满后的投票权等。

前副总统彭斯也表达了他对H.R.1法案的极度担忧。

“它(H.R.1)将增加选举舞弊的机会,践踏第一修正案,进一步削弱对我们选举的信心,并永远稀释合法合格选民的选票。”彭斯说。

他称,民主党推动的选举法H.R.1是“违宪的权力掠夺”。

(英文大纪元记者Ivan Pentchoukov对本文有贡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