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3/24 马斯克再受挫 中共军方藉国安禁用特斯拉

2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马斯克再受挫 中共军方藉国安禁用特斯拉

习近平白忙乎?欧盟取消投资协定审议会

美官员:朝鲜周日发射两枚短程导弹

【名家专栏】左派长期作为已危险至极

• 钟原:中共战狼外交 或让拜登政府更强硬

中共驻法使馆掀骂战 学者:对内打鸡血

科罗拉多酿枪案 拜登吁参议院立法控枪

科罗拉多枪案遇难者身份公布 枪手被控十罪

以下是详细内容:

马斯克再受挫 中共军方藉国安禁用特斯拉

中共下发文件限制军队人员和重点国企员工使用特斯拉汽车,声称担心特斯拉收集的数据或导致国安资讯泄露。图为2021年1月23日湖北省武汉市特斯拉门市。

3月22日《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报导说,中共政府正在限制军队人员和重点国企员工使用特斯拉汽车,理由是担心特斯拉汽车收集的数据可能导致国安资讯泄露。专家分析指出,中共大搞“战狼外交”,以“担心危及国家安全”为由打压美国在华企业特斯拉,并借机扶持本土企业。

中共限制特斯拉使用 马斯克承诺“保密”

3月19日,中国社交媒体传出中共解放军66389部队80分队向军区大院发出的通知,称“经过考察和实际测试,特斯拉品牌汽车装有全方位摄像头、超声波传感器等一系列能够暴露目标位置的技术装置,为确保军事秘密绝对安全,家属院所属区域禁止驶入和停放该品牌车辆。”

很快,中共网管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删除该通知,中国数字时代网存有截图。《华尔街日报》也间接证实这一消息。

3月22日《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报导说,中共政府曾对特斯拉汽车进行安全评估。中共官员认为,特斯拉可以通过车辆获得各种数据,包括汽车何时、何地、如何被使用,以及驾驶员的个人信息。中共政府担心某些数据可能会被送回美国,因而限制军队人员和重点国企员工使用特斯拉汽车。

3月19日,特斯拉方面回应称,在中国市场出售的车辆均未开启车内摄像头,也未参与FSD beta全自动驾驶测试。

据中国财新网发布消息称,马斯克承诺会保密。特斯拉CEO马斯克称,不会利用车辆在中国从事情报活动。特斯拉是智能汽车翘楚,配备摄像头、具备强大环境感知能力的车辆与日俱增,中国有一些人士担心会影响中国国家安全。

3月20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上,马斯克针对中国的这种担忧予以回应。“如果特斯拉用汽车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我们就要关门停业了。”马斯克说,“所以我们有强烈的保密意愿。”

打压为配合战狼外交 并扶持本土电动汽车

对此,旅美中国时政评论员石山说:“中共出于安全考虑限制特斯拉只是个借口。作为电动汽车,特斯拉的这些功能不是现在才有的,所谓的‘威胁’也不是今天才出现的。之前中共为何不担心?而且恰恰选在中美外交会晤这个敏感时间点上担心?很明显这是配合中共的‘战狼外交’。”

另据美国财商经济研究所首席研究员Mike Li分析,中共当年引进特斯拉就像引进苹果手机一样,是利用他们的技术和产业链,扶持中国本土新能源制造业。中共一向过河拆桥,特斯拉进入中国以来,已带动蔚来、理想、小鹏等本土电动车品牌发展。现这些制造商羽翼已丰,中共当然不想让特斯拉继续发展壮大。

据中国大陆腾讯网引述知情人士消息报导,总部位于杭州的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即将推出高端电动汽车品牌Zeekr,以对抗主要竞争对手特斯拉。

Zeekr品牌隶属于吉利汽车公司即将设立的电动车实体“00科技”(Lingling Technologies)。吉利计划由“00科技”公司管理吉利旗下纯电动汽车品牌,包括基于SEA浩瀚智能进化体验架构生产的领克品牌,以及几何电动汽车品牌等。

腾讯报导称,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销量迅速增长,吉利此举旨在实现创始人兼董事长李书福长期以来的“雄心”,即制造“奔驰一样”的高档汽车,以对抗电动车市场龙头特斯拉。吉利全资拥有沃尔沃集团,并持有戴姆勒9.7%股权。

据特斯拉近期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文件,去年特斯拉在中国营收达66.62亿美元,年增123.63%,占特斯拉全球总营收21.12%,仅次于美国市场48.22%份额。

另据吉利汽车1月6日发布的数字,吉利去年总销量为132万辆,连续4年成为销量最佳的中国乘用车品牌。但吉利新能源汽车表现不如预期,去年仅售出6.8万辆,较2019年大跌近40%。

除吉利外,蔚来、小鹏、理想也开始步步紧逼特斯拉,尽管去年12月,这三家电动汽车企业在中国的销量加在一起只有1.9万辆,仍低于特斯拉超过2.3万辆的业绩,但这三家企业较2019年同期相比,增幅均超过100%。

特斯拉2020年在中国的销量超过14.7万辆,但随着蔚来和吉利等中国本土品牌继续分享销量,市场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习近平白忙乎?欧盟取消投资协定审议会

2020年9月,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图右)、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图左)9月14日跟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欧中峰会视频会议。

在3月22日欧盟中共互祭制裁后,欧洲议会取消了一个对《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的审议会,该协议曾由习近平亲自出马,被认为是习的“外交胜利”,外界认为,目前在欧中激烈对峙下,中共的这个“胜利”岌岌可危。

3月22日早上,欧盟、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罕见同时出手,就中共侵犯新疆维吾尔人权问题对北京实施制裁。其中欧盟、英国和加拿大制裁了四名中共官员以及一家中国实体,禁止他们入境并冻结其国外资产。

当天中共迅速进行回应,宣布对欧洲10名个人和4个实体制裁。其中包括五名欧洲议会议员(MEP),四个机构是批评过中共的欧盟理事会政治与安全委员会、欧洲议会人权分委会、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丹麦民主联盟基金会。

中共的“反制裁”在欧洲激起了更大的反对浪潮。周一,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副主席居拉(Winkler Gyula)在电邮中说,“鉴于欧盟与中国(中共)关系今天的最新发展,尤其是(中共祭出的)令人无法接受的制裁”,欧洲议会决定取消原定星期二就签署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举行的一个审议会。他还表示,“欧盟是讲价值观和原则的,无论是在欧盟内部,还是在全球范围内。”

欧洲议会主席萨索利(David Sassoli)表示,中共的制裁“将面临后果”,他星期一发推文说,对受到中共制裁的五名欧洲议员和欧洲议会人权小组表达“坚定支持”,“我重申,对他们以及其他被制裁的欧盟人员和实体表示支持。”

在制裁名单上的荷兰议会议员舍尔茨玛(Sjoerd Sjoerdsma)发推文说:“这些制裁证明中国(中共)对压力十分敏感。”另一位被北京制裁的德国籍欧洲议会议员彼蒂科菲尔(Reinhard Bütikofer)则说,中共的制裁十分“荒谬”。

还有一位被制裁的是法国欧洲议会议员吕克兹曼(Raphael Glucksmann),他在推特上说,“这一切(制裁)都是因为我为维吾尔族人发声、为人权发声。让我们明确指出:这些制裁是我的荣誉勋章。抗争将继续下去!”

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博雷尔(Josep Borrell)说:“中国(中共)非但没有改变政策,没有解决我们的合理担忧,反而再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措施令人遗憾且不可接受。”

《欧中投资协议》的谈判历时近7年,曾多年来陷入僵局。在去年9月的中欧峰会中,习近平亲自上阵,希望促使协议达成。

当年12月,中共突然在多个长期无法解决的关键领域如市场准入、公平竞争、永续发展等方面做出重大让步,12月30日,习近平通过视频连线和欧盟领导人及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会晤,双方共同宣布“完成了投资协定的谈判”。

中共媒体对此欢呼雀跃,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这是当前中欧经贸关系中“最重要的议程”。外界一度评论,中共通过这个协议拉拢欧盟,孤立美国,而且这个协议忽视人权问题。

但是这个《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还必须获得欧洲议会的批准,所以目前并没有尘埃落定。美国之音报导,一些分析人士说,北京在这个关键时刻罕见地对欧洲议会成员实施制裁,等于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法新社也报导,该投资协议尚未正式签署,现在中共和欧洲互相反击,这份协议看来可谓是“命运未卜”。

美官员:朝鲜周日发射两枚短程导弹

美国官员3月23日表示,朝鲜在周末发射了两枚短程导弹,这是朝鲜对拜登的首次公开挑衅。图为朝鲜于2019年7月25日发射的两枚短程导弹。

美国官员周二(3月23日)表示,朝鲜在周日发射了两枚短程导弹,这是平壤对拜登政府的首次公开挑衅。官员们表示,美国仍对与平壤对话持开放态度。

据路透社报导,拜登政府的两名高级官员在一次电话简报会议上向媒体表示,朝鲜本次的试射行动,使用的是低端武器系统,不在联合国安理会的试验禁令范围内。

该媒体指出,拜登政府自2月中旬以来,多次试图在幕后与朝鲜进行沟通,但都遭到朝鲜拒绝,随后出现了这起试射行动。

美国高级官员表示,拜登政府对朝鲜政策的全面审查,已进入“最后阶段”,并将在下周接待日本、韩国的国家安全顾问时,讨论这一问题。

官员补充说,华府不认为本周末发生的活动,会关闭美国与朝鲜沟通的大门。

《华盛顿邮报》率先报导了朝鲜本次的行动,该媒体引述知情人士的说法称,朝鲜对美韩联合严词批评,并试射多枚短程导弹,被视为是金正恩对拜登首次的公开挑衅。然而,美国国防部拒绝对此事做出回应,朝鲜驻联合国代表团也没有立即回应此事。

专门研究朝鲜动向的美国智囊机构“北纬38度”(38 North)主任珍妮·汤恩(Jenny Town)表示,朝鲜的行动看起来“相当温和”。她指出,朝鲜的导弹试射和美韩联合军演有关,推测是针对军演而来。

汤恩说:“这种围绕军演的测试很常见。”

美韩联合军演在本月举行,尽管今年的军演缩减了规模,变成了电脑模拟演习,然而还是引起了朝鲜的不满。

自2017年以来,朝鲜没有试验过核武器或洲际弹道导弹,但在川普与金正恩的河内峰会破局后,朝鲜多次进行了短程导弹试验。

【名家专栏】左派长期作为已危险至极

2021年1月13日,来自特拉华州的国民警卫队成员在华盛顿国会大厦参观圆形大厅

军队应更专注于打赢战争,还是专注于军人个人的不满?美国人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但是﹐因为拜登领导的国防部(DoD)的所作所为,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有理由被迫提出这个问题。他收到了国防部拙劣的斥责,而不是军队应专注于击溃我们的敌人的保证﹐国防部的回复说明了我们国家的存亡问题。

这表明,进步分子在我们体制内的长期作为正达到危险的顶点。

这是一个危险的顶点,因为将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等事务政治化是致命的。

我们的军队必须不受政治化的影响,特别是不受政治正确和不服从命令的影响,否则就缺乏必要的意志和能力来威慑﹐并在必要时打败我们的敌人。

如果没有一支不受这些弊端影响的军队,我们的和平与繁荣就会受到侵蚀,人民会死去。

然而,在过去十多年里,也许这个国家最后一个值得信任的机构——军队,已经显示出危险的迹象,表明它正屈服于我们所有其它机构存在的弊端。

这不是对我们所珍视的军队本身的控诉,而是对那些因否定其核心原则而玷污军队的人的控诉,以及对虽然不认可﹐却顺从这种行为的文职领导人的控诉。

塔克‧卡尔森与国防部的争论﹐将这一现实公之于众,让全美国人看到。

卡尔森主要谈到了美军中的三个问题:拜登总统赞扬了军队在“打造孕妇飞行服”﹐“更新对(女性)发型的要求”取得的进展;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为根除美军中定义不清的“极端主义”的努力;还有一份美国海军水手的阅读清单,其中包括了伊布拉姆‧肯迪教授(Ibram X. Kendi)的《如何成为反种族主义者》(How to Be an Antiracist)之类的基础文章。海军的积极性自然来自这份书单。

卡尔森想知道,除了培养世界上最强大、最坚韧、最智慧的战斗部队,一支专注于这么多小事的军队真的能与共产中国抗衡吗?

国防部以一篇新闻报导作为回应﹐标题是:《新闻秘书谴责福克斯主持人诋毁美军的多元化》,文章完全错误地将卡尔森的论点描述为对女性的攻击,而不是对身份政治的攻击和对功勋的辩护﹐文章充满了不同背景的女兵的形象﹐国防部的回击证明了卡尔森的观点。

现役军人通过他们的社交媒体账户﹐也加入到对卡尔森的讨伐,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

这还没有说到美军明显的政治化,其正在考虑放宽体能标准,因为在这方面,女性往往远远落后于男性。

也许这并不令人惊讶。军方只是在追随总司令的脚步,总司令认为美国是一个系统性种族主义国家,他还相信白人至上主义和极端主义构成了我们最大的灾难,而且与他的许多行政命令一致﹐进步主义应该渗透到联邦政府的方方面面。我们为什么要指望军方不遵从政府的这种文化呢?

但事实是,我们军队的政治化早于拜登总统和民主党主导的立法部门。

我们刚刚目睹了四年来我们军队内部上下的不服从、阻挠和更糟糕的情况,更不用说我们的情报和外交政策机构了。

这四年以国民警卫队显然因为政治原因﹐而未能在国会骚乱之前做好部署而结束,尽管时任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敦促这样做。

想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川普总统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亚历山大‧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中校有效地领导了一项弹劾,因为他反对一项不应由他做出的外交政策决定。

川普总统的美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姆‧杰弗里(Jim Jeffrey)承认,就当地的驻军水平﹐他欺骗了总统,“制造骗局,不向领导层说明我们有多少军队。”

几位前军方高官公开设想,如果川普总统在2020年大选中失利(而拒绝下台),军方可能不得已拿掉他。

退役将军们对川普总统进行了疯狂的攻击,将他比作墨索里尼,将他的政府与希特勒的纳粹政权相提并论,并指责总统是通俄的叛徒﹐这种行为可以说是违反了《统一军事司法法典》(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

在川普总统和拜登总统之间,军队内部的阅读清单也有连续性。据报导,在2020年,时任国防情报局局长认可了美国教育学博士罗宾‧戴安格罗(Robin DiAngelo)的新书《白色脆弱》(White Fragility),这是一部与肯迪著作相当的反种族主义圣经,显然摒弃了(美国海军战略思想家兼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汉(A.T.Mahan)、(普鲁士将军,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和(中国春秋时期军事家)孙子的著作。

为了确保左派灌输下一代的士兵,我们了解到西点军校要求学员在其领导课程中阅读批判性种族理论和酷儿理论(queer theory)。相关政策比比皆是。

在川普之前是巴拉克‧奥巴马总统。他的政府系统地淡化了伊斯兰恐怖威胁,并解雇了军方那些对威胁的规模、范围和性质提出不同意见的人。

奥巴马政府还清除了圣战者威胁论的培训材料,甚至相关的执法记录。

奥巴马政府继续在阿富汗的战争,根据阿富汗文件﹐主要是因为政治原因。奥巴马政府制定了自杀式的交战规则,把对手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2009年11月,在奥巴马担任总统初期,尼达尔‧哈桑(Nidal Hasan)少校在德克萨斯州胡德堡陆军基地开枪﹐造成13人死亡,30人受伤,仅此一点就应该告诉我们,我们的武装部队已经出了大问题。

这个人的名片上有伊斯兰教徒的标记,写着“SoA (SWT)”-“真主的士兵”,“SWT”是Subhanahu Wa Ta’ala的第一个字母缩写,阿拉伯语的意思是“最荣耀的,最崇高的”。哈桑少校在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担任心理健康医师时,曾就伊斯兰法、圣战主义以及对军队的影响﹐向同行做过令人不安的演讲。

他的行为引起了联邦调查局的注意。然而,他仍然留在了我们的武装部队中,这使他得以实施一次致命的袭击。国防部宣布他的圣战行为是“工作场所暴力”。当时的美国陆军参谋长乔治‧凯西(George Casey)将军宣称,“胡德堡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悲剧,但我相信,如果美军的多元化在此沦为牺牲品,那将是一场更大的悲剧。”

这是12年前的事了。

塔克‧卡尔森做了出色的工作,让人们注意到我们军队的有悖常理的政治化,这种政治化的结果只能是削弱士气,扭曲军队文化,造成军队内部的纷争和混乱,使美国对我们面临的威胁视而不见,并阻止有才能的人加入﹐所有这些最终都会削弱我们的国家安全,并导致未来美国人的生命损失。

令人警醒的事实是,这个问题已经恶化多年。

阻止左派在我们的军队和所有机构内的长期作为,并扭转它,是我们一生的根本任务。

原文:Tucker Carlson-Military Spat Shows Left’s Long March Reaching Dangerous Apex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本‧温加滕(Ben Weingarten)是克莱尔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的研究员﹐也是埃德蒙‧伯克基金会(Edmund Burke Foundation)“NatCon小队”的联合主持人。他是《美国的忘恩负义者:伊尔汗‧奥马尔和进步伊斯兰教主义者接管民主党》(American Ingrate: Ilhan Omar and the Progressive-Islamist Takeover of the Democratic Party)一书的作者,目前正在撰写一本关于川普政府下的美中政策及其转型的书。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大纪元时报》。

钟原:中共战狼外交 或让拜登政府更强硬

3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左)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右)参加美、日、印、澳安全对话视频会议。

美中会谈在3月19日不欢而散,杨洁篪和王毅的火药味表演,引发美国朝野强烈反响,纷纷敦促拜登政府对中共强硬。拜登仅仅把中共定位成竞争对手,应该导致了习近平的更大误判,才有了杨、王二人在美中会谈上的战狼态度。

会谈之后,中共也明显感到效果不佳,中共党媒的报导比较低调,美中关系没能真正改善,中共高层虽然利用了民族主义,但在外交层面实际搞砸了。事已至此,习近平也没有了退路,看到美国政府的反应似乎并不算强烈,王毅再次被授命向美国施压、测试。然而,中共一再过火施压,实际却逼得拜登没法放软,但美国政府能否真的强硬起来,还需要拭目以待。

王毅又上场

3月23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报导《大国应当做“四个表率”》,完全引用中共外长王毅当天回答记者提问的话说,“大国就应该有大国的样子。这个样子不是指大国的胳膊比别人粗、地位比别人高、权力比别人大”,“大国要带头讲平等”,“不能唯我独尊,动辄从什么‘实力地位’出发以势压人”,“大国要带头讲合作”,不能“热衷于搞什么单边制裁”,“不能以所谓意涵不清的规则来取代普遍认可的国际法”,王毅还说,要“构建超越制度文明差异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共明明被美国的经济和科技制裁掐住了脖子,也自知实力不够,却仍然非要摆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架势,要求美国放弃领导地位,也不承认美国提到的国际准则。中共实际有求于美国,却一再喊话美国放软合作。不仅如此,王毅还借着与俄罗斯外长的会谈,发出《关于当前全球治理若干问题的联合声明》。

新华社报导的这个《声明》大谈中共逻辑的人权、民主,仅承认中共自己所说的“国际法”,还称“亟需召开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峰会”,“探讨全人类共同问题的解决途径”,“维护多边体制的权威性”,“完善全球治理体系”。

王毅谎称中俄合作不针对第三国,但这个《声明》显然针对美国,准备进一步压低美国的地位,最多只能是联合国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拜登团队应该还在评估美中会谈,看到中共继续毫无顾忌地挑战,不知有何想法,又会怎样应对。

美国政府并非没有动作。会谈之后,3月22日,美国与欧盟、英国、加拿大相继宣布了对中共官员的最新制裁。3月22日,中共在台海派出2架歼-10战斗机骚扰,美军的RC-135U侦察机很快回应,创纪录地直逼福建沿海25.33海里(约46.9公里),习近平当天恰好视察福建,具体地点离台湾仅470公里左右。

美国的这些动作不能算软,但似乎并未解除习近平的误判,王毅不但被授意再次高调施压美国,还立刻与欧盟针锋相对。

中共不惜两面出击

3月22日,中共几乎同时宣布对欧盟的报复性制裁。3月23日,中共党媒新华社报导,《王毅:编个故事、造个谎言就能肆意干涉中国内政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报导中,王毅针对欧盟和美国的制裁,称“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同日,新华社还报导,《外交部强烈谴责某些西方国家涉疆制裁:终将为其愚蠢和傲慢付出代价》,引用了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当天记者会上的话说,“相关国家自封人权‘判官’,充当人权教师爷”,“他们没有任何资格指责”,“架起几门大炮就能打开中国大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们终将为他们的愚蠢和傲慢付出代价”。

华春莹当然知道欧盟暂停了《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当天面对记者追问,她不小心说了实话,“欧方不能指望一方面讲合作、捞实利,一方面搞制裁”,“欧方应该反躬自省”。

当然,新华社没敢报导这段问答,中共试图以经济利益换取欧盟在人权问题上让步的真实想法,被华春莹情急之中泄漏了。

拜登一直希望联合盟友对付中共,布林肯正在欧洲参加北约外长会议,或许是认真讨论共同强硬对抗中共的良机。美国、欧盟、北约、五眼联盟,能不能真强硬,并敢于拿出强力反击中共的有效手段,实际迫在眉睫了。面对中共的两面出击、战狼姿态,各国首脑和政界若还不能醒悟,就太失职了。

中共不但一再蛮横,还四处拉拢、抱团,准备与美国和西方各国全面对抗。看起来,习近平的误判并不容易消除,若拜登和各国首脑不能尽快祭出有力的杀手锏,打到中共的痛楚,中共高层恐难收敛。中共拉拢俄罗斯,其实不足为惧,各国的政治老手应该都看得清楚。

中俄联盟有多大水分

3月23日,新华社高调报导了中俄联合声明外,还追加报导《外交部发言人介绍中俄外长会晤情况》,试图夸大俄罗斯外长访华的成果,实际更多内容是中共自说自话。

中共宣传的中俄联盟,与美、日、印、澳四方联盟相去甚远,与美日、美韩2+2会谈也无法相比,与美印国防部长会谈也不能比,更别说北约外长会议了。俄罗斯若真打算与中共联合对抗美国,就应该派出外长和国防部长一同访问,实际仅有外长访华,所谓的联盟大打折扣。

俄罗斯外长访华之际,习近平却去了福建考察,看来也不打算与俄罗斯外长见个面,这也不像盟友的做法。王毅和俄罗斯外长的会面,不在北京,却安排在广西桂林,同样也没法见到李克强。不知这样的安排,是否可能与疫情有关,欧洲第三波疫情再起,中国大陆是否也出现了,只是又试图掩盖呢?或者为了躲避沙尘暴?总之,中俄外长在广西桂林会面,更像美中在阿拉斯加的会面地点选择,不像盟友外长应该会面的地点。

中共外交部网站上还发出一篇文章《王毅谈中俄四点战略共识和四大努力方向》,王毅总结的四点共识分别是,“元首战略引领是新时代中俄关系的政治优势”,“中俄团结抗疫”,经济“务实合作”,“中俄国际协作为世界贡献了宝贵的稳定性和正能量”。

王毅总结的这四点,在外交上可以用在任何一个国家身上,根本不算盟友级的共识,也根本没有军事合作。王毅还说,“双边贸易额连续第三年稳定在千亿美元以上水平”,这样的贸易规模,比起中美5,600亿美元贸易额、中欧5,860亿欧元贸易额相去较远,算不上盟友级的水平。王毅罗列的两国油气、核能、数字经济、绿色经济、人工智能、5G、大数据合作中,实际增长空间有限。

新华社没有转载这篇文章,应该也觉得这些“盟友共识”太牵强。俄罗斯当然希望中共多买石油、天然气和一些武器,最满意的应该还是《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俄罗斯外长也特意提到这个2001年签署的条约,其中最关键的部分就是江泽民把以往不平等条约的争议领土都划给了俄罗斯。

俄联邦仅仅在口头上支持中共,当然也因为与美国、西方关系不睦,但俄罗斯没打算出头抗衡、争霸,却撺掇着中共往前冲。如同朝鲜战争一样,俄罗斯应该巴不得美中在太平洋开战,或许可以从中渔利,俄罗斯没有显示与中共军事联盟的意图。中共也明知道俄罗斯不会真帮忙,但如今的孤立局面下,也只有象征性地拉一拉俄罗斯,为中共的“全球治理”壮胆。

中共此举,应该也会让美国和西方进一步醒悟,中共的争霸企图如此真实和迫不及待,有人愿意接受中共的治理吗?各国是该放弃与中共合作的天真想法了。

中共驻法使馆掀骂战 学者:对内打鸡血

中共驻法国大使馆日前对法国政、学界进行谩骂,引发国际关注。图为中共驻巴黎大使馆。

连日来中共官员战狼姿态咄咄逼人,对外撒泼的丑剧一波接一波。美中会谈中共代表杨洁篪战狼表态引发国际哗然后,中共驻法国大使馆日前也不遑多让,与法国政、学界激烈骂战,引发国际关注。法国外交部23日召见中共驻法大使卢沙野表达不满。

此前,法国参议员计划组团访问台湾,中共驻法大使馆致信给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参议员李察(Alain Richard),要求他取消正在组织的国会访台团,措辞严厉强硬,引起法国社会反弹。

法国学者波恩达兹(Antoine Bondaz)发推文批评中共外交官员无权指挥法国民选官员。中共驻法国大使馆却在波恩达兹推文下留言Petite Frappe(小流氓)进行个人辱骂。

法国媒体和一些议员批评中共大使馆搞“战狼外交”,侮辱学者,有欧洲议会议员也加入批中共行列。

接着,中共驻法大使馆21日又发表措词强硬的文章,为公开谩骂法国学者一事辩护,直指这名学者“跪舔台湾当局”、“疯狂地逢中必反”;还叫骂:“如果真有战狼的话,那是因为疯狗太多太凶,包括一些披着学术和媒体外衣的疯狗对中国疯狂撕咬。”更称“这样(忍气吞声)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大陆独立媒体评论员吴特对大纪元表示,中共驻法使馆的这种回应并没有回应中共使馆侮辱法国学者是“流氓”这一实质问题,反倒是倒打一耙,重复他们对于与中共意见不同的海外学者和其他人士的攻击,依然是一种战狼外交,反映出这些中共外交官已经完全不顾国际观感,蛮不讲理到极点。

中共驻法大使馆的“战狼姿态”并非孤例。早前中共代表杨洁篪在美中会谈中斥责美国“中国人不吃这一套”、“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等,点燃大陆民间的民族主义高潮。

3月2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以超长篇幅、严声反驳英、美、加及欧盟多国就中共侵犯新疆维吾尔人权问题对北京实施的制裁,声言“今天中国不是120年前的中国”,不再怕“外国列强”的“几门大炮”。又指这些国家“根本没有任何资格指责中国,而他们亦终将为他们的愚蠢和傲慢付出代价”。

对于中共外交官员为何屡屡对外发飙撒泼,吴特认为,“中共体制内有的人可能是觉得外国人欺软怕硬,会被这种撒泼式的言论吓退。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因为在海外敢说和中共腔调不一样的话的人本身就是对中共本质有一定认识且敢出来说话的,撒泼耍赖只会加深这种认识甚至会更加引起这部分人的反感。”

吴特表示,中共这种“战狼外交”真正起作用的是对内,给一些被中共洗脑的普通百姓和中共高层一些对外强硬派打鸡血。

对于美中会谈上,一向以圆滑著称的杨洁篪的战狼表态,吴特分析认为,杨洁篪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次对美撒泼估计是想通过这种战狼行为来博取政治资本,也可能是迫于上意不得已而为之。整个中共体制就是宁左勿右、逆向淘汰,最终是温和理性的人都被迫噤声,由愚蠢蛮横的战狼派主导了局势。

资深时事评论员唐靖远也表示,中共为何越来越狂妄,中共这些说辞反映出两个问题:一个是习近平已经彻底抛弃了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战略,他要转变为一种侵略性的、非常强势的操控性战略。

另一方面,中共在有意识地利用各种超限战手段,将中共极权体制和意识形态向全世界输出,其目的是要证明中共红色极权体制拥有合法性,而且比自由民主国家的制度更加优越。这是共产主义与生俱来的扩张侵略本性决定的。但中共的战狼表态只能让国际社会越来越看清中共的本质和手段。

吴特表示,中共屡屡对外战狼姿态,也会使得未来中共对外让步会面临来自内部的舆论压力越来越大,这样分析下来,这种战狼外交只会让中共和其它国家的矛盾越来越激烈,最终实际情况会与中共想要的那个目标越来越远。

欧盟多国传唤中共大使 欧洲议会CAI审议

对于中共一系列战狼外交的后果,据报导,法国周二传唤中共大使卢沙野,强调中共对法国议员和一名研究人员的侮辱和威胁是“不可接受的”,已经跨越了一个外国使馆的界限。

法国外交部说,卢沙野的这种方式,对中国与法国两国元首所表达的政治意愿构成障碍,对发展两国关系也构成极其严重的问题。据报,卢沙野对法国外交部“极其直接地”点出了问题所在明显感到震惊。

除了法国,比利时、丹麦、德国等欧洲联盟多国今天也传召中共派驻大使,抗议中共报复性制裁10名欧洲联盟议会及成员国议会议员。

在3月22日欧盟和中共互祭制裁后,欧洲议会取消了一个对《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的审议会,该协议曾由习近平亲自出马,被认为是习的“外交胜利”。外界认为,目前在欧中激烈对峙下,中共的这个“胜利”岌岌可危。

科罗拉多酿枪案 拜登吁参议院立法控枪

2021年3月23日,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对此前一天发生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Boulder)的大规模枪击案发表讲话。周一发生在King Soopers超市的枪击案造成10人丧生。来自丹佛郊区阿瓦达(Arvada)的艾哈迈德‧阿里维‧阿里萨(Ahmad Al Aliwi Alissa)被控十项一级谋杀罪。

美国总统拜登周二(3月23日)呼吁参议院通过新一轮枪支控制措施。昨天,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Boulder)发生一起大规模枪击案,造成10人死亡。

拜登说,他想立即采取行动,应对枪支暴力,“一分钟都不想等,更不用说一个小时”。

他敦促众议院和参议院禁止“攻击性武器”。他说他还是参议员的时候就这样做过。

“作为一名参议员,我做到了这一点。它使大规模枪击事件得以减少,我们可以再做一次。”拜登说。

他还呼吁参议院通过两项众议院法案——堵上枪支销售背景调查漏洞,包括“查尔斯顿漏洞”(Charleston loophole)。

2015年6月17日,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发生一起重大枪击案。一名白人在当地的一座黑人教堂开枪,造成9人死亡,包括一名议员。

众议院3月通过一项扩大枪支背景调查法案。这两项法案扩大了对所有枪支销售的联邦背景调查,并将背景调查审查时间延长。

其中一项法案旨在堵住“查尔斯顿漏洞”,即如果3天内未完成背景调查,枪支销售就可以进行。新一轮法案将背景调查时间从3天延长到至少10个工作日。

据警方称,21岁的艾哈迈德·阿利维·阿里萨(Ahmad Al Aliwi Alissa)周一涉嫌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的一家King Soopers超市大肆开火,造成10人死亡,包括1名警察殉职。

来自丹佛郊区阿瓦达(Arvada)的嫌犯阿里萨面临十项一级谋杀罪指控。

官方表示,他们仍在努力确定这起枪击案发生的动机。《丹佛邮报》报导,阿里萨以前的同学周二透露,他在高中时便已充满暴力色彩,脾气暴躁且偏执。

阿里萨在脸书上的账号显示,他恨所有患“伊斯兰恐惧症”的人。称“在#christchurch清真寺(丧生)的穆斯林并非一个枪手的牺牲品。他们是诋毁他们的整个伊斯兰恐惧症行业的受害者。”

显然,这里他所指的是2019年发生在新西兰基督城的枪击事件,造成数十人死亡。

据美联社、《今日美国》和位于波士顿的东北大学汇编的数据库显示,周一午后发生在科罗拉多的袭击事件是今年美国发生的第七起大规模杀人事件。

此前不久的3月16日,亚特兰大地区三家按摩店发生枪击事件,造成8人死亡。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纽约民主党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周二表示,参议院将专门采取行动,扩大枪支背景调查。

舒默说,悲剧接连发生。“这提醒我们,我们必须面对美国一个毁灭性的事实:无情的枪支暴力流行在以惊人的规律性偷走无辜生命。”

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周二宣布,他将重新引入立法,以加强枪支销售背景调查。

科罗拉多枪案遇难者身份公布 枪手被控十罪

周一(3月22日)下午,一名枪手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一家超市内开枪射击,致使购物者仓皇逃命。这起枪击案造成多人死亡,包括一名警察殉职。

周一(3月22日)下午,一名枪手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Boulder)一家King Soopers超市内开枪射击,造成10人死亡,包括一名殉职警察。周二所有遇难者和枪手身份得以公布。

博尔德枪击案嫌疑人、21岁的艾哈迈德‧阿里维‧艾里萨(Ahmad Al Aliwi Alissa)被控10项一级谋杀罪。

博尔德警察局长马里斯‧赫罗德(Maris Herold)说,周一,在King Soopers超市发生的枪击事件中,有10人丧生,其中包括一名博尔德警察。枪击案嫌疑人已被“指控犯有10项一级谋杀罪,不久将被送往博尔德县监狱”。

赫罗德还提供了事发当天相关详细信息:“3月22日周一下午大约2点40分,警察被派往King Soopers超市。几分钟之内到达现场后,他们立即进入商店与嫌犯交火。嫌犯被击中,几名警官受伤。”

她说,犯罪嫌疑人被送往医院,正在接受治疗,目前情况稳定。赫罗德还说,犯罪嫌疑人腿部受伤,但不清楚是否被执法人员开枪击中。

赫罗德说,枪击案中遇难的警官是51岁的埃里克‧塔利(Eric Talley)。现年51岁的塔利自2010年加入警局。他身后留下了7个子女。

赫罗德还公布了此次枪击事件中其他9名遇难者的名字和年龄。他们分别是:

丹尼‧斯特朗(Denny Strong),20岁;
内文‧斯坦尼斯奇(Neven Stanisic),23岁
里基‧奥尔兹(Rikki Olds),25岁;
特拉洛娜‧巴特科维克(Tralona Bartkowiak),49岁
苏珊娜‧丰特(Suzanne Fountain),59岁;
特里‧莱克(Terry Leiker),51岁;
凯文‧马奥尼(Kevin Mahoney),61岁;
林恩‧默里(Lynn Murray),62岁;
乔迪‧沃特斯(Jody Waters),65岁。

“我们向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暴力行为中丧生的所有遇害者表示哀悼。”赫罗德说,“我们将致力与州、地方和联邦当局进行彻底的调查,我们将为所有这些家庭伸张正义。”

政要纷纷对枪击案发声

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市长山姆‧韦弗(Sam Weaver)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向昨天枪击案中遇难的10人致哀,并向殉职的塔利警官致谢。

“我们​​感谢并悼念遇难者的生命。我们要记住的人之一是博尔德警官埃里克‧塔利,他在英勇保护他人安危时被枪杀。”

“我们永远无法答谢塔利警官及其家人的牺牲,但我们不会对此忘怀。”他补充说。

科罗拉多州州长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称博尔德超市发生的致命枪击事件为“无意义的悲剧”。

“我们为那些丧生的人、为他们的家人、为能够脱身但摆脱不了无形伤痕的幸存者感到痛心。”他说。

来自科罗拉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乔‧尼古斯(Joe Neguse)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不能成为我们的新常态。”

“我们需要看到改变,因为我们失去了太多的生命。”他说。

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周二宣布,他将重新引入立法以加强背景调查。

警察局长赫罗德还说,调查人员已经提审过嫌疑人,但尚不确定他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联邦调查局特工迈克尔‧施耐德(Michael Schneider)说,枪击事件发生还不到24小时,目前确定枪手作案动机还为时过早。

他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的目标是对该案进行彻底调查,其中包括确定被调查对象的作案动机。我们正在为此努力。”

资深执法人员告诉CNN,对博尔德枪击案嫌疑人艾哈迈德‧阿里维‧艾里萨(Ahmad Al Aliwi Alissa)的家进行了搜查,发现了其它武器——一枝AR-15式手枪。

拜登总统将在今天下午晚些时候针对枪击案发表讲话。

该嫌疑人目前正在接受治疗,预计将于今天下午晚些时候入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