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4/01 【思想领袖】乔丹:抵制取消文化 保护美国

2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思想领袖】乔丹:抵制取消文化 保护美国

一文看懂 拜登推出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

批疫源报告 蓬佩奥:世卫与中共合谋欺骗

研究:Android收集用户数据是iPhone的20倍

川普:正在考虑不久举行一次大型集会

台湾购MSE飞弹 台产弓三飞弹提早完成

20家H&M中国门店关闭 CEO发声

防中共渗透 台立委提将国防课列为大学必修

字节跳动涉逃税 印度政府下令冻结两账户

【名家专栏】科州民主党领袖提案审查网络通讯

以下是详细内容:

【思想领袖】乔丹:抵制取消文化 保护美国

乔丹说:“我们必须战斗,保护我们国家独特的价值观和原则,抵御左派的取消文化给我们的国家带来的冲击。”

“他们取消了《单身汉》(The Bachelor)的女主角;取消了《星球大战:曼达洛人》(Star Wars: The Mandalorian)的明星;他们试图取消福克斯新闻、“同一个美国新闻网”(One American News,也译作“美国第一新闻网”),“新闻极限”(Newsmax)电视台等;上周,他们试图取消大青蛙科米”(Kermit the Frog,注:迪士尼旗下的布偶角色)和《布偶秀》。”乔丹议员表示。

“我要说,下一个是谁?…每一个关心基本自由的公民,每一个关心宪法和《权利法案》的公民,都必须在每次看到有人被取消的时候仗义执言。”

乔丹说:“我们必须战斗,保护我们国家独特的价值观和原则,抵御左派的取消文化给我们的国家带来的冲击。”“我希望他(川普)能再次参选。他在很多方面改变了华府,如果他再干四年时间,他会继续做好事。我们只能等待,看他能否回来,我希望他会回来。”

今天记者访问了美国俄亥俄州第4选举区的美国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希望川普在2025年能再次成为美国领导人

杨杰凯:我在2021年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大会)上见到了国会议员吉姆·乔丹。

乔丹:好久不见。

杨杰凯: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有很多很多话题我们可以谈论,你在一系列政策问题上都直言不讳。首先,我们来谈谈这件事,关于这一点对你已经有很多批评。你说前总统唐纳德·川普是共和党的领袖。

乔丹:对。

杨杰凯:为什么这么说呢?

乔丹:他是保守运动的领袖,是“美国优先”运动的领袖,他是共和党的领袖。坦率地说,我希望在2025年他能再次成为我们国家的领导人。

在我们的一生中,在我的一生中,没有见过哪位总统比川普总统兑现承诺更多。他说他会减税,他做到了;他说他会放松监管,他做到了;他创造了50年来最好的经济,50年来最低的失业率;退出伊朗协议;把美国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从北朝鲜解救人质回国;重新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修建隔离墙……还有一大堆我现在想不起来的事情。

他到了华府,挑战沼泽,做了他说要做的事。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人民如此欣赏他,因为他为他们、为我们而战。他当然是我们党的领袖。

杨杰凯:他遭遇了——坦白地说,你在某种程度上也遭遇了——巨大的报复,对吧?

乔丹:对,华府沼泽不喜欢你来这里做美国人想让你做的事。华府沼泽想让你做沼泽想做的事情。政坛经常发生的事是有人在大选期间会承诺某件事,到了华府,假装做他们承诺要做的事情,但是其实并没有做,或者找借口不去兑现他们的承诺。

川普总统到了那里,说“我为什么不做呢?”他真的做了。重申一下,这个国家的中产阶级、劳动阶层、公民,这个国家的所有家庭,都感谢他。举个例子,这个人说他要建一堵边境墙,然后他就去建了一堵墙。他说他会为他们减税——我的意思是,他们知道他在为他们而战,他们知道这是真的,他相信他,知道他在为他们挡子弹。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如此强烈地支持这位前总统。

杨杰凯:我们谈谈建墙的事吧。当我很久以前听说要建墙的时候,我并没有真的认为会建墙。我只是在这里实话实说,是这样的吧?但边境墙建起来了,至少一部分墙建成了。而且毫无疑问,移民政策也发生了转变,但(拜登政府)正在改变这些。你对此持批评态度。请你说一说。

乔丹:让我们说实话吧,40天以来,拜登政府已经开放了边境,关闭了学校。拆除了南部边境上 保护国家的墙,但是在国会大厦周围建了墙来保护政客。坦率地说,我想,我们人民、美国人民认为这不是他们所支持的。这让他们很沮丧,让我很沮丧。

不过,这揭示了左派想引领国家的方向和我们在川普总统领导下的方向之间的对比。我希望他能再次参选。他在很多方面改变了华府,如果他再干四年时间,他会继续做好事。我们只能等待,看他能否回来,我希望他会回来。

杨杰凯:除了移民方面,你还看到了哪些方面的对比?

乔丹:他们(拜登政府)正在花费1.9万亿美元,近2万亿美元的(纾困)开支,本该用于应对病毒,但是其中91%的开支和病毒无关。

我总是说,最好的刺激就是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让人们重返学校,让人们回归正常生活。这是最好的经济刺激方案。我们为什么不做呢?为什么花着纳税人的钱反而让我们的子孙负债累累?

《选举法》提案为自己连任买单

当民主党人试图增加税收时,你就会看到这一点。就像我们之前说的,在边境政策和许多其它问题上,比如HR1,他们的《选举法》提案,你就会看到这一点。同样一群人花了1.9万亿美元,而其中91%的钱没有用于新冠病毒的救济和协助,同样这些人现在想让你为他们连任买单。纳税人得到了什么,不是吗?

所以,现在我有幸代表的那些选民,他们缴纳的税款不但要花在荒唐的事情上,还要帮助(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获得连任?更不用说他们(民主党人)的提案HR1基本上是把在上次选举中引起了巨大争议的一些做法(邮寄投票造成的混乱)法典化、联邦化了。

这些做法基本上要成为这个国家的常态。所以,这是说明今天美国的左派变得多么激进的另一个例子。

杨杰凯:据说,HR1将不仅有助于民主党的选举,也有助于共和党?

(注:《HR1法案》为国会和总统选举建立了一个新的公共筹资制度,法案规定,每位基层选民对候选人的捐款上限为200美元,基金匹配比例为6:1。例如,如果一名众议院候选人获得私人捐赠200美元,那么他将从公共基金中获得1200美元的匹配资金,这将使其获得的这笔捐款总额为1400美元。这个公开匹配资金项目(Public match program)的资金来源,是从公司企业向美国政府缴纳的刑事和民事罚款以及和解费中,新征收的4.75%的附加费。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估计,新的收入来源将在未来10年提供约32亿美元的资金。)

乔丹:是的,HR1会被用来资助竞选,这是我完全反对的。但是,这是左派一直想要的。他们想用你们纳税人的钱来赢得选举,继续打压那些对你和你的家人有实际帮助的事情。我认为那是错误的。如果你要竞选连任,你自己去筹款。

《平等法案》并不能促进平等

杨杰凯:另一件你一直在谈论的事情,就是最近通过的一项法案,即《平等法案》(Equality Act)。你一直在说,它实际上并不能促进平等。

(注:《平等法案》明确将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纳入受保护范围,同时,保护措施还将扩大到就业、住房、贷款申请、教育、公共住宿和其它诸多领域。)

乔丹:不能,它实际上会破坏你的最基本的自由,即国父们在《权利法案》第一修正案中提到的第一项自由,就是我们的宗教自由权利,即依照你对上帝意愿的理解方式实践你的信仰的自由权利。

该法案直接针对这项基本权利,更不用说对《1972年教育修正案第九条》(有关性别歧视)的破坏,我们都知道,《第九条》帮助了许多女性参加体育运动。在规则委员会和众议院的辩论中,民主党人声称“该法案中的任何内容都不会损害女性参加体育运动的权利。”

我说,“是,这可能不会损害她们参加体育运动的权利,但是你会让她们更难取胜。”这正是《第九条》的精神,让你能够设定你的目标,勤奋努力,真正实现你的梦想。所以这是一项非常危险的立法,我希望它不会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杨杰凯:关于《第九条》的讨论比较多一些,但这怎么算得上是对宗教自由的侵犯呢?

乔丹:它在立法中特别指出,在1990年代通过的《宗教自由恢复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基本上是以法定的形式规定你的第一修正案的自由是什么,捍卫你实践你信仰的权利,以及政府有何种强制性的理由破坏它。

我总是说,看,第一修正案中提到了几项关键权利:出版自由、请愿自由、集会结社自由、言论及政治言论自由。当然,其提到的首要权利是,你有权利实践你的宗教、实践你的信仰,国会不得制定任何法律损害这一基本权利。《宗教自由恢复法案》巩固和强调了这一点。众议院上周通过的这项《平等法案》在第25页特别指出,你不能用信仰自由来对抗该法案的措施。这是一个问题,是一个大问题。

杨杰凯:根据你现在所说的,《平等法案》可能会受到宪法上的挑战。

乔丹:是的,但是我觉得这事不会通过。这是我所希望的。我不认为它会在参议院通过。这是理想情况。在它通过并成为法律之前,你必须在法庭上挑战它。我们不能让它通过。

抵制取消文化 拒绝取消美国

杨杰凯:访谈就要结束。你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会发生什么呢?

乔丹:坚持下去,我们的任务是坚持下去。我说过很多次,我最喜欢的《圣经》经文是《提摩太后书》4:7,“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这是一段行动的诗句。我认为这句话很适合我们的国家,因为我总是说美国人不胆小,我们不是懦弱的人,我们是积极、主动、刚强的人。

我们必须战斗,保护我们国家独特的价值观和原则,抵御左派的取消文化给我们的国家带来的冲击。所以要坚持住,并予以反击,尽可能阻止左派想要做的事;2022年夺回众议院,让(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担任众议院议长;然后在2024年,川普总统将竞选获胜连任;然后我们重新开始做那些能让美国变得更好的事情,保护好我们伟大的国家。

杨杰凯:对典型美国人来说,这次会议的主题是《美国无法取消(America Uncancelled)》。你刚刚提到这个取消文化,我们看到它在加速。在你看来,一个典型的美国人该怎样处理这个问题?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话语权或者你这样的能力。

乔丹:退后一步,问自己:下一个是谁?下一个要被取消的是谁?他们取消了《单身汉》(The Bachelor)的女主角;取消了《星球大战:曼达洛人》(Star Wars: The Mandalorian)的明星;他们试图取消福克斯新闻、“同一个美国新闻网”(One American News,也译作“美国第一新闻网”),“新闻极限”(Newsmax)电视台等;上周,他们试图取消大青蛙科米”(Kermit the Frog,注:迪士尼旗下的布偶角色)和《布偶秀》。我要说,下一个是谁?

每一个关心基本自由的公民,每一个关心宪法和《权利法案》的公民,都必须在每次看到有人被取消的时候仗义执言。我在后台见过戈雅食品公司(Goya Foods)的老板。他们试图取消他,仅仅因为他说川普总统做得很好。

想一想吧,你称赞你的国家的总统,左派就要取消你。可是猜猜发生了什么?这个伟大国家的人都出去购买戈雅食品了。

杨杰凯:他称其为“抵制性购买”。

乔丹:是的,“抵制性购买”,当你看到有人在地方上发表言论而左翼开始攻击他们时,捍卫这个人。你必须站出来捍卫你的权利。我们应该这样做,美国一直这样做。从长远来看,我们才会良性发展。

每个人必须抗争 抵制左派一言堂

杨杰凯:这很引人深思,因为你说的基本上是维护每个人的权利。

乔丹:是的,不管是谁被取消了。我们说的不只是保守派人士。我的一个朋友,他已经离开国会,非常左,叫丹尼斯·库西尼奇(Dennis Kucinich,注:前俄亥俄州国会议员)。但库西尼奇是一个老派的自由主义者。他真的相信那些左翼的东西。

我认为他错了,他认为我错了,但我们是朋友,因为他相信第一修正案。这就是他的态度:让我们握手,让我们辩论,谁赢了就赢了,然后我们再讨论下一个问题,我们可以再回来讨论这个问题。这是一场公平的辩论。

他不赞成“取消”保守派人士,我也当然不赞成“取消”那些自由派人士。我只是想要一场诚实的辩论,因为如果只允许一方发言,第一修正案就不可能发挥作用。如果只有左派才能定义什么是言论,你就不能有言论自由。

这是这个国家发生的最可怕的事情。如果你不能就第一修正案进行真正的辩论,如果你不能说话,你怎么能赢呢?你将如何赢得关于税收的辩论?你将如何赢得关于边境安全的辩论?如果只允许一方说话,你如何能在关于公共政策问题的辩论中获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抗争,这比什么都重要。

杨杰凯:最后,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乔丹:没有了。

杨杰凯:好吧,祝你心情愉快!

乔丹:你也是,谢谢你!

一文看懂 拜登推出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

2021年3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白宫东厅举行的首次新闻发布会。

美国总统拜登周三(3月31日)在匹兹堡(Pittsburgh)推出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以修复道路和桥梁、扩大宽带互联网接入,并提议以大规模增加企业税来支付该计划。前总统川普和共和党人对此予以谴责,表示该计划将扼杀就业,并加剧美国的债务问题。

“这是美国一代一次的投资,不同于我们所见过或做过的任何事情,”拜登在匹兹堡说。 “它的规模很大,也是大胆的,是的。而且我们可以完成它。”

基础设施计划的重点内容
这份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将6210亿美元投入到桥梁、道路、公共交通、港口、机场和电动汽车发展等交通基础设施中;向美国老年人和残疾人提供4000亿美元的护理资金;为改善饮用水基础设施、扩大宽带接入和升级电网注入3000多亿美元;
投入3,000多亿美元建设和改造经济适用房,同时建设和改造学校;为美国制造业、研发和就业培训投资5800亿美元。

基于拜登政府的目标,该基建计划希望能改造20,000英里的公路和高速公路,并修复10,000座桥梁。 该计划呼吁到2030年,在全美范围内打造一个500,000辆电动汽车充电装置的全国性网络,并取代50,000辆柴油发动公共交通车辆。

此外,政府希望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美国人建造或修复50万套房屋,并更换饮用水系统中的所有铅管。 该计划还旨在提供通用的、负担得起的宽带服务。

企业税将大幅增加 引发就业担忧
这项基础设施计划将大幅增加企业税,以便获得资金来源。这包括将美国企业税从川普政府2017年税收法案设定的21%提高到28%,取消所有化石燃料行业的补贴,并对公司用于向投资者报告利润的收入设立最低税率。

民主党对拜登的基础设施计划表示欢迎。民主党众议员布伦达·劳伦斯(Brenda Lawrence)在推特上说,拜登的计划是变革性的,包括修建道路、桥梁和交通系统;提供安全、清洁的饮用水;废除铅管;创造高薪就业等。

但业界人士担忧,为企业增税会阻碍创造就业和刺激经济增长。

“政策制定者应该避免为创造就业和经济增长制造新的障碍,尤其是在经济复苏期间。”商业圆桌会议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约书亚·博尔滕(Joshua Bolten)周二表示。

前美国总统川普周三针对这个基建计划将引入新的税收发表声明说,这将导致“历史上最大的自残经济创伤之一”。

他说,如果这个基建计划被允许通过,“结果就是将会有更多的美国人失业,更多的家庭破碎,更多的工厂被遗弃,更多的行业被摧毁,更多大街的店铺关门-就像4年前我接任总统之前一样。”

共和党人担心拜登利用基础设施计划推动“绿色新政”
拜登的这一计划将面临明显障碍。共和党人反对大幅增税,温和派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也对政府的大笔支出可能引发过高债务问题表示担忧。

“他们想进行另一个大规模的支出法案,这将包括额外的债务,还包括大幅增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周二(3月30日)在当地的一次活动中说,“我认为这个新的民主党政府的方向是错误的。”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共和党参议员凯文·克拉默(Kevin Cramer)表示,他愿意与民主党人就某些措施合作,如扩大公路信托基金或放松法规以降低交通项目的成本,但他补充说,他认为,拜登的基础设施计划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基础设施。

他担心,这一计划将被用来作为实现民主党的气候和税收等政策的党派目标工具。

共和党人表示,他们希望该方案将侧重于道路和桥梁等核心基础设施的需求,以及如何支付所需费用,而不是充斥着“绿色新政”(The Green New Deal)或拜登的气候变化议程中的内容。

上周,共和党人表示,他们反对拜登政府的基础设施提案的成本;并警告,不要将交通基础设施的核心优先事项从该计划中删除,而将重点放在气候变化和所谓的“社会正义议程”上。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周三(30日)发表推文说,拜登的基础设施计划将带来加税;增加国家债务;实行(民主党的)绿色新政政策;取消就业;推进左派激进的种族议程。

共和党众议员米歇尔·菲施巴赫(Michelle Fischbach)周三也发表推文说,拜登总统的“基础设施”计划将增加税收,扼杀就业,并创造大量新的官僚体系来资助他们的绿色新政项目。菲施巴赫还说,民主党人想要数万亿的新支出,他们将为实现这一点而对家庭、小企业、农场和退休人员加税。

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图恩(John Thune)此前在一个听证会上曾对拜登政府的加大支出所带来的债务问题表示担忧。他说:“什么时候我们会达到事情开始崩溃的临界点?这才是我真正关心的问题,没有任何一个党派的人在真正谈论这个问题。”

一些经济学家担心美国的债务风险。他们认为,高额的债务会抑制经济增长,导致更多的债务。

“我们应该非常担心”,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阿提夫·米安(Atif Mian)此前对《华盛顿邮报》说,“我们正在谈论的债务水平肯定是现代史或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我们绝对处于一个临界点。”

批疫源报告 蓬佩奥:世卫与中共合谋欺骗

蓬佩奥资料图

世界卫生组织(WHO)周二(3月30日)公布中共病毒(冠状病毒)起源调查报告,随即引来诸多质疑声。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这份报告就是中共与世卫虚假宣传的延续,目的是掩盖真相。

世卫调查团在最终报告中得出结论称,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并认为,病毒“非常有可能”是从蝙蝠通过另一种动物传给人,而病毒直接从蝙蝠传给人或者是通过冷冻食品传播的可能性则位于中间位置。

对此,蓬佩奥周二在推特上发表推文说,世卫公布的这份报告,是中共与世卫虚假信息宣传活动骗局的延续。“这就是为什么我主张我们要退出世卫。”

蓬佩奥还谴责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帮助中共掩盖疫情,他说:“谭德塞与习(近平)串通,在关键时刻隐瞒人传人的资讯。武汉病毒研究所(WIV)仍然是最有可能的病毒来源。”蓬佩奥还谴责说,世卫组织是中共的同谋。

蓬佩奥此前曾多次提出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可能性。他在卸任国务卿前夕公布了美国对中共病毒的事实核查,称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也就是首例(中共病毒)病例确认之前,就生病了。这几名研究人员的症状与COVID-19和常见季节性疾病一致。

病毒从动物传给人也受到了病毒学专家的反驳。前总统川普时期的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3月26日告诉CNN,他相信,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的,但泄漏并不一定是故意的。

作为病毒学专家,雷德菲尔德质疑病毒从动物传给人的说法,他说,病毒从动物传给人且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得如此之好,这在生物学上说不通。

“我的看法是,我还是认为武汉的这种疾病最可能的病因是(病毒)从实验室逃逸。”雷德菲尔德进一步阐述,“别人不相信。那可以。科学将最终弄清这一问题。”

“这是我的看法”,他说,“但我是一个病毒学专家,我的一生都在和病毒学打交道。”

他说,他的这一说法并不带有任何意图。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CNN“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节目上说,美国对世卫这份报告的制作方法和撰写过程“确实感到担忧”,包括担心中共当局“帮助撰写了这份报告”。

美国联邦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首席共和党议员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在一份声明中指出:“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不过是中国(中共)宣传机器的产物。从本次调查一开始,中共就获得了世卫组织的许可,可操纵该报告的数据,排除美国科学家,并得出该报告的最终结论。这是中共公然企图改变现实,掩盖真相的举动。”

研究:Android收集用户数据是iPhone的20倍

苹果手机示意图。

爱尔兰的都柏林三一学院道格拉斯·莱斯(Douglas J Leith)教授上周发表了一份报告说,无论是iOS或Android设备,都会全天候不定时地将用户资讯回传到其服务器当中,即使用户选择不登录并拒绝共享数据。而Android设备所收集的数据数量是iOS设备的20倍之多。

这项调查是通过在装有Android 10系统的Pixel 2上和装有iOS 13.6.1系统的iPhone 8上来进行的。两部手机都连接到一台作为Wi-Fi接入点(access point)的计算机上。莱斯教授在该计算机上运行了mitmproxy程序,该程序充当所谓的“中间人”,并拦截手机设备与苹果谷歌服务器之间的所有加密流量。

莱斯测量了在手机运行的不同阶段,源自iOS和Android设备前往苹果谷歌服务器的数据流量:

  • 首次激活时。
  • 取出或插入SIM卡时。
  • 设备闲置时。
  • 在“设置”(Settings)应用中。
  • 开启和关闭定位服务时。
  • 登录到苹果的App Store或安卓Android设备的Google Play时。

结果表明,两部手机都各自向苹果和谷歌发送了数量惊人的数据——从IMEI代码和电话号码,到位置和遥测数据等各种内容。

莱斯教授表示,“iOS和谷歌Android都会回送遥测数据,尽管用户明确选择不接受这个(选项)”。此外,“即使用户没有登录(事实上,即使他们从未登录过),这些数据也会被发送。”

他发现苹果往往会从iOS设备上收集更多种类的信息数据,但收集手机数据量明显更大的却是谷歌。在启动的前10分钟内,Pixel手机向谷歌发送了约1MB的数据,而iPhone则向苹果发送了约42KB的数据。

当手机闲置时,两部手机大约每4.5分钟发送一次。

莱斯教授说,“当手机闲置时,Pixel手机每12小时大约向谷歌发送1MB的数据,而iPhone则向苹果发送52KB的数据,即谷歌收集的手机数据是苹果的20倍左右。”

不仅仅是将数据发送给苹果或谷歌。预先安装的应用或服务也可以建立网络连接,即使尚未打开或使用这些应用或服务也是如此。iOS会自动从Siri、Safari和iCloud等处收集数据以发送给苹果,而Android会从Chrome、YouTube、Google Docs、Safetyhub、Google Messenger、Device Clock和Google搜索栏(Search Bar)等应用当中收集数据。

对于这一研究结果,谷歌提出了质疑,称这些发现是基于错误的方法来衡量每个操作系统收集的数据。该公司还争辩说,数据收集是任何连接互联网设备的核心功能。

在给Ars Technica的一份声明中,谷歌说:“我们发现该研究人员在测量数据量的方法上存在缺陷,并且不同意该论文的说法,即Android设备共享的数据量比iPhone多20倍。根据我们的研究,这些发现相差一个数量级,并且在论文发表之前,我们与该研究人员分享了我们对方法论的关注。”

“这项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概述了智能手机的工作方式。现代汽车会定期向汽车制造商发送有关汽车部件、其安全状态和服务时间表的基本数据,而手机的工作方式也非常相似。该报告详细介绍了这种通讯方式,这些通讯有助于确保iOS或Android软件是最新的,服务能够按预期运行,并且手机在安全且有效地运行着。”

苹果发言人回应说,“该报告混淆了一些与不同服务有关的项目,并误解了个人位置数据的保护方式。”苹果声称他们很清楚其所收集的内容,并且该公司使用的技术阻止了它使用定位服务来跟踪用户。

川普:正在考虑不久举行一次大型集会

1月4日,川普总统在乔州举行集会,为共和党参议员助选。

前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周二(3月30日)表示,他可能很快就会举行一次大型集会,以告知人们未来还有希望。

“我们正在考虑相对快地举行一次(集会),只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未来还有希望。”这位前总统在佛罗里达州周二晚上接受他的儿媳妇劳拉‧川普(Lara Trump)的采访时说。

自从1月20日卸任总统以来,川普尚未举行过公开活动。

“我喜欢举行活动。但更重要的是,我认为我们可以把话传出去。”他说。

川普还说,当你举行集会的时候,你就知道你是否会拿下那个州。“我可以通过集会来判断我们是否会赢得一个州。当我们在24小时前安排一个集会,而我们有35,000、40,000人出现,佛罗里达州我们有5.5万人。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巴特勒(Butler),我们有52,000人。”川普说,“当你有52,000人迅速出现在集会上……人们提前四天排队,他们住在帐篷和其它设施里——这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川普还说,绝不可能他输掉了宾州,“顺便说一句,我们没有(输掉),这是一个骗局,整个事情都是一个骗局。”

川普谴责拜登的政策是在毁掉美国能源,而第二修正案将是下一个目标。“他们将会毁掉第二修正案。”川普说。

川普随后表示,人们可以抱有希望他将在2024年再次竞选总统。

“你们确实有希望,这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爱我们的国家。”他说,“这个国家,我们都欠我们的国家很多,但现在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国家。”

川普3月16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播玛丽亚‧巴蒂罗莫(Maria Bartiromo)的采访时表示,“根据每一项民调,他们都希望我再次参选,但我们将会看看,再看看吧。首先第一步,我们必须看看我们能对众议院做些什么,我认为我们有非常非常好的机会夺回众议院。”

他表示,会在2022年中期选举后再做出决定。

(英文大纪元记者Zachary Stieber对此文做出贡献。)

台湾购MSE飞弹 台产弓三飞弹提早完成

台湾国防部31日证实,已军购爱国者三型增程型飞弹

为反制共军威胁,台湾国防部31日证实已向美国购买爱国者三型增程型飞弹(PAC-3 MSE),规划在2025年、2026年分批完成交运及部署作业;此外,在台湾造飞弹方面,国防部也证实,天弓三型飞弹的量产进度超前,今年度预定生产的23枚弓三飞弹也提早生产完成,将可大幅提升空防战力。

面对中共对台文攻武吓,国防部证实,台美双方于2019年第22次专案管理暨第8次工项财务审查会议研讨后,确定增购爱三增程型飞弹,规划在2025年、2126年,分批完成交运及部署作业。

MSE飞弹,较国军现役爱三飞弹性能更为先进丶射程更远,并且增加飞弹“命中即毁”目标的能量,成军后将可填补战区高空防御飞弹与爱三飞弹系统之间的空域。

MSE飞弹的体积尺寸比现役爱三飞弹更大。一辆爱三发射车可装载4组4联装爱三飞弹组,合计16枚飞弹,MSE飞弹则须使用新的12联装发射装置,也就是一辆发射车只可搭载12枚爱三MSE飞弹。目前美国陆军及日本陆上自卫队的飞弹部队,都已部署了MSE飞弹。

至于台湾造的天弓三型飞弹,则为中远程陆基型防空飞弹系统,作战范围可达200公里以上,系统除飞弹及弹箱外,射控系统有相列雷达、战术中心、电源车、通信中继及发射架。弓三飞弹射程涵盖台湾ADIZ防空识别区范围。

根据国防部最新送交立法院的预算解冻报告显示,天弓三型飞弹的产制进度超前,2021年度预划解缴的23枚飞弹,已经提前完成。

国军陆基防空飞弹系统(天弓三型飞弹系统),总预算匡列748亿3,466万6千元,至2020年底为止,预算支用已达447亿5,250万3千元,预算支用率达到100%。

国防部说,为管制中科院产制武器系统进度,空军定期于每月召开PIPT产品整合团队工作会议丶每季召开专案管理会议,以有效推展专案进度及检讨预算支用,落实专案管理作为。

20家H&M中国门店关闭 CEO发声

H&M表态拒用新疆血棉,在中国大陆遭到部分城市的抵制出现升级现象。图为2021年3月25日北京行人行经一家H&M门店。

瑞典服饰品牌H&M首席执行官(CEO)海伦娜·赫尔默森(Helena Helmersson)周三(3月31日)表示,目前在中国已经关闭约20家门店。专家预测,这波中共官方抵制潮即将过去。

“我们希望成为一个负责任的采购方,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其它地方,我们现在正在建立前瞻性的战略,并积极研究下一步关于材料采购的措施。”赫尔默森在周三的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中说。

路透社周三报导说,H&M公布的2020年12月至2021年2月财季数据,税前亏损达到13.9亿瑞典克朗(约合1.59亿美元),去年同期的盈利额则为25亿瑞典克朗(约合2.87亿美元)。

上周,中共下属组织共青团公开抨击H&M于去年所发布之停用新疆棉的旧声明,随后在中国大陆网络上掀起新一轮抵制潮,各类电商、打车公司、还有地图应用程序都删除了任何有关H&M的信息,还有些H&M实体门店被摘牌或关闭。

按销售额计算,中国是H&M的第三大市场,占整体收入的6%。

据H&M中国官网2月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财年,H&M集团在全球74个市场共开设5018家门店,并于其中52个市场开设网上商店。截至2020年财年年底,H&M在中国内地146个城市共拥有445家门店。

赫尔默森周三表示,他们公司仍致力于中国市场,“致力于重新获得中国顾客、同事和商业伙伴的信任和信心”。

在被提问,是否中国业主强迫H&M关门,她证实,在中国有20家H&M门店已经关闭;但她拒绝介绍关门的详细原因或时间,同时她也拒绝回答H&M在中国的供应链是否受到影响的问题。

美媒:抵制潮可能是北京故意构陷 杀鸡骇猴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这场抵制使全球最大的服装零售商之一的H&M,成为一个西方大品牌如何应对中国(中共)政府干预行为的最新测试对象,北京现在越来越愿意利用民间力量干预外国公司行为。

对许多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外国公司来说,中国是他们增长最快的市场。但北京干预西方公司、或干脆叫停它觉得不遵守它的政府路线的外国企业的行为,可能是重大构陷。

上周在中国网络上,除了对H&M的抵制,也波及了其它外国品牌,比如运动品牌耐克和阿迪达斯,它们也曾就新疆的强迫劳动问题发表过类似声明。不过,只有H&M,在网上遭到了这样的一刀切的删除。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预计,中国国内网络对H&M的抵制潮将会消散。

他说,耐克和阿迪达斯等公司投资了明年的北京冬奥会,“中国(中共)没有兴趣在世界人眼里出丑”。

而品牌代理机构北京思涌平面设计有限公司(PBB Creative)战略业务主管夏皮罗(Alexander Shapiro)告诉《华日》,H&M基本上有两个选择,第一是保持低调,并希望抵制活动悄然结束;第二是甘冒销售风险、坚守其人权立场。

夏皮罗说,H&M也可以先发制人退出中国市场,如果被视为不愿意屈从北京,可能会对H&M在中国以外的市场销售有利。

“(此举获得的)关注度可能比其中国业务更有价值。”他说。

H&M是一家瑞典家族控制的企业,虽然是公开上市,但在一定程度上它可以比别的公司更免受投资者的压力,能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防中共渗透 台立委提将国防课列为大学必修

台湾师范大学校门

近来中共渗透无孔不入,也加强许多对台统战的力道。立委汤蕙祯31日在台湾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员会质询时表示,大学应将国防课程列为必修,让学生能对中共各种统战手段有更多警戒。

汤蕙祯说,中共除了在军事上持续增加威胁,甚至在学术或文化出版品上也在渗透台湾,最近也有窃取台湾关键产业技术机密的各种行为。

她说,因为从美国总统大选时双方的攻防,我们才知道美国对中共如此强烈抵制的背后原因,而因为台湾跟中国距离很近、同文同种,在这种情况下温水煮青蛙,我们会不自觉慢慢地去接受。

汤蕙祯举例,许多工程师在毕业以后,常常会面对中共以种名义包装来挖角,这通常对他们来说不太具有抵抗力,且完全没有想到这是牵涉到国安的议题,甚至会协助中共偷取台湾的技术,“我想这个问题满严重”。因此,汤蕙祯认为有必要加强全民国防教育。

教育部长潘文忠则回应,全民国防教育是高中必修课程,大学因为有《大学法》,所以列入通识教育,很多学校目前是由军训教官来规划通识的课程。

潘文忠表示,学校作两岸交流时,教育部要求务必有明确的审查,不是拿个宣传单就同意进行交流,特别是中国主办单位为党政军,与《两岸条例》有所抵触,更须注意勿踩红线,且要求在陆委会平台中登录,有特别请学校留意。

字节跳动涉逃税 印度政府下令冻结两账户

印度政府下令冻结字节跳动在花旗银行和汇丰银行的印度账户。

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涉嫌逃税印度政府下令冻结其银行账户。此前,字节跳动旗下产品TikTok(抖音国际版)因涉及安全风险,已被印度政府宣布“永久禁用”。

路透社3月30日引述两位知情人的消息,因字节跳动及其旗下产品TikTok涉嫌逃税印度3月中旬下令冻结字节跳动在花旗银行和汇丰银行的印度账户。

其中一位知情人透露,印度同时要求花旗银行和汇丰银行,禁止字节跳动印度公司从相同税务识别号的其它相关银行账户中提取资金。

该消息人士表示,印度孟买的一个高等法庭将于不久后开庭审理此案。

字节跳动要求法院撤销冻结账户的指令。知情人获悉,字节跳动提交给法庭的一份文件显示,字节跳动印度公司称,由于银行账户被冻结,其整个业务陷入停滞,这种行为侵犯了其“开展自由贸易和业务”的权利。

另一位知情人说,冻结资产可能会影响字节跳动发放员工工资和支付供应商货款。

字节跳动印度公司、汇丰银行、花旗银行和印度财政部均未立即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2020年中印边境爆发冲突后,印度宣布禁用59个中国App,以保护国家安全,其中包括TikTok。今年1月,印度宣布永久禁止这些中国App。

随后,字节跳动宣布在印度裁员。目前字节跳动在印度有大约1,300名员工,多数是从事海外业务,包括内容审核等。

今年2月中旬彭博社消息说,字节跳动正计划出售TikTok在印度的业务,交易对象是印度科技公司Glance。

此前,TikTok在美国和澳洲等国都受到安全质疑。美国川普政府2020年8月宣布将审查TikTok,美国官员担心TikTok搜集美国用户数据并将之交给中共政府,TikTok还可能被用于宣传中共。

今年2月26日,美国伊利诺伊州联邦地区法院发出文件显示,美国TikTok用户集体控告字节跳动侵犯隐私,字节跳动随后同意支付9,200万美元和解金。

今年2月初,澳洲内政部要求员工的工作手机禁用TikTok。澳洲国防部已于2020年初对其员工实行了这一禁令。

【名家专栏】科州民主党领袖提案审查网络通讯

2018年2月6日,参议员凯里·多诺万(Kerry Donovan)在集会上讲述“家庭与医疗假法案”(FAMLI法案)。

民主党控制的科罗拉多州参议院领袖最近提出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在很大程度上终结我们习以为常的新闻自由。

该州参议院“21-132”号法案名为“科罗拉多州数字通讯法案”。根据该法案,互联网平台必须在科罗拉多州注册,并遵循内容审查制度。审查制度将涵盖广泛的通讯限制。

正如外界担忧的,该法案如何定义需要审查的行为,是基于所谓的“进步主义”议程。

该法案的发起人凯里·多诺万(Kerry Donovan)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后座议员。她是代表民主党的州参议院临时议长,并宣布参选国会议员,而她并不居住在所代表的选区。

为了了解这个法案的倒行逆施程度,我们先来回顾一些历史背景。

《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保护“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各级法院经常会把这两者混为一谈,但根据《第一修正案》的正确定义,通过包括互联网等在内的媒介进行交流是行使“新闻自由”(pdf)。在当前报纸以电子与纸质载体提供新闻的时代,以上述方式对互联网通讯进行归类尤其合适。

宪法史学家通常将新闻自由的源头追溯至1694或1695年。其时,英国政府颁布的新闻许可法失效,作者和出版商不再被迫将印刷品提交给官方审查员进行出版前审批。新闻自由一旦被滥用,唯一的补救措施就是出版后的法律诉讼。最高法院已经认识到这一事件的重要性,强调新闻自由的核心在于不受事先限制的自由。

多诺万议员的法案将通过针对“数字通信平台”的国家监管,令历史倒退至1695年以前。这个概念具体涵盖了脸书(Facebook)和Parler等社交媒体,但定义非常宽泛,可以延伸至向科罗拉多州居民派发广告的当地报纸。

参议院“21-132”号法案实质上建立一个州级“数字通信管理部门”,并要求互联网平台向其注册,令英国古老的许可制度死灰复燃。依据该法案,拒绝注册将是一种犯罪行为,可处以最高每天5000美元的罚款!

此外,该法案将阻止和惩罚“不公平或歧视性的数字通讯行为”,重现1695年以前的审查制度。管理部门将对被控犯有此类行为的人进行起诉,而“数字通讯委员会”将对其进行审判。

该部门和委员会均可“传唤证人,强迫证人作证,并出示书籍、文件和记录等”。如此一来,只要有人对数字平台提出指控,官员们即有权对其进行干预;这足以令大多数平台运营商对可能惹恼自诩“觉醒”(woke)人群的内容避之唯恐不及。

更有甚者,委员会还可以强推“公平救济(equitable relief)以消除”违法行为。因为最常见的公平救济形式是实施禁制令(injunction,紧急处分,注:是以法庭判令作出的一种衡平法补救措施,要求当事人停止去开始或停止做某种事宜),外界可能会认为这仅限于单纯的停终条令(cease and desist order)。但事实并非如此。禁制令顾名思义是强制性的,即要求采取积极平权措施。而假如委员会认为有必要“消除”邪恶言论的话,“补偿”这种公平的补救措施则可能涉及评估巨额赔偿。

因此,该委员会将拥有庞大的司法权力。然而,该法案竟未能对正当程序设定基本标准。例如,它并没有规定任何特定的举证责任,如排除合理怀疑方面的证据。该法案赋予检方传唤权,而被告却无此权利。它也不保证被告能获得法律咨询权利。

真正的法官是赋予独立性的,具备长期任期、固定工资等类似待遇。但这个审判小组成员将由州长提名、经州参议院批准即可,政治意味颇浓。组员任期只有四年,州长可以随时撤换成员,仅需说明他们存在“不当行为、不称职或玩忽职守”,而这些术语却没有被法案相应定义。

该法案炮制了一份“不公平或歧视性”行为清单,供州政府审查使用,而这些行为基本上是新罪行,如“宣扬仇恨言论的行为,破坏选举公正,(及)故意传播虚假信息、阴谋论或假新闻等”。

该法案没有对这些术语进行任何定义,所以你可以想像狂热的“进步主义人士”正蠢蠢欲动。毕竟,对于他们而言,讨论2020年总统大选中的违规行为就是“破坏选举公正”,己方不喜欢的新闻报导就是“假新闻”,针对己方阵营特权群体的言论就是“仇恨言论”,而针对对方群体的言论则永远不属于仇恨言论。

至于针对“阴谋论”的禁令,则更令人无语:根据该法案的说辞,即使您讨论的阴谋是真实的,州政府也可以令您闭嘴!

显而易见,参议院“21-132”号法案违宪程度令人震惊。互联网通讯究竟属于“新闻”还是“言论”范畴,已不再重要。即使是最崇尚自由的法官也会在看到这个法律怪胎时毫不犹疑大声说不。

但该法案得以炮制出来,却不禁引发一些有趣的思考。

首先,多诺万参议员努力想让时光倒退327年,这提醒民众,所谓的“进步主义人士”其实是严重倒行逆施。保护人类自由的宪政具备十足的现代感,而众多“进步主义人士”所追求的无限制政府却与法老一样荒蛮落伍。典型的“进步主义人士”内心深处,隐藏着极权主义幽灵。

其次,我之前已经听闻了许多公职人员无知无德,如今又添一例。你能想到有人完成学校教育,更贵为参议院临时议长,仍然臆想此等法案通过宪法审查?细思更恐,此等官员竟然认为政治操控的人选能够公正其事、秉公执法,甚至认为审查制度有利于民主进程?

最后,我认为多诺万不可能独自炮制这个东西。顶着触犯“不公平行为”的风险,我想追问究竟谁是真正的幕后推手,他们究竟对美国意欲何为?

原文:Leading Colorado Democrat Introduces Bill to Censor Internet Communicat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伯特·G·纳特森(Robert G. Natelson)是位于丹佛的独立研究所(the Independence Institute)宪法法学高级研究员,曾任宪法学教授。他曾教授“第一修正案法”和“赔偿法”等多门课程。他发表了关于第一修正案和赔偿法等领域的多篇学术论文,著有《原始宪法:宪法的实际内容和含义》(The Original Constitution: What It Actually Said and Meant)一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