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4/06 托马斯大法官:社交媒体公司即将面临清算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托马斯大法官:社交媒体公司即将面临清算

中共借司法整顿打压人权律师群体

武汉清明祭扫 数十万人挤满陵园 当局噤声

1至3月 至少2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美边境危机加剧 边境处理设施部署新人力

杨威:三星堆新发现 冲击进化论无神论

工程奇迹 挪威将建世界上第一条船舶隧道

96岁的二战老兵为救世军编织数百顶帽子

川普屏蔽黑粉案 美最高院撤销有罪判决

中共船只惹怒菲律宾 总统府发异常强硬警告

以下是详细内容:

托马斯大法官:社交媒体公司即将面临清算

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

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周一(4月5日)警告说,社交媒体公司面临清算的日子即将到来。

据《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报导,托马斯周一向大科技公司发出警告说,高等法院——甚至国会——很快就可能要介入,解决社交媒体公司“在任何时候,以任何理由或没有任何理由”监管言论自由的行为。

托马斯是在最高法院驳回了一个指控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上屏蔽用户互动的案件的意见书中发表了上述评论的。

托马斯法官意见书中写道:“正如推特明确展示的那样,剥夺言论自由的权利,被最强有力地掌握在私人数字平台手中。”“ 就《第一修正案》的目的而言,这种权力的重要性,以及可被合法地修改的程度,都提出了有趣和重要的问题。”

这位乔治·布什(George H.W. Bush)任命的大法官表示,数字平台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言论数量”,但是对该这些言论的控制权“集中”在私人公司手中。

托马斯法官写道:“我们很快将别无选择,只能去解决,我们的法律原则将如何适用于数字平台等高度集中的私有信息基础设施的问题。”

最高法院撤销了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2nd U.S.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的一项裁决,该裁决支持对担任总统时的川普进行起诉的人,他们指控川普阻止他们,在他的推特账户上的互动,他违反了第一修正案。

上诉法院判决的理由是,川普是一名政府官员,他的账户是一个公共论坛,不在他的私人控制之下,因此批评者应该有权查看他的账户并与之互动。

最高法院最终驳回了这一诉讼,因为川普已于1月20日离任。

但托马斯法官表示,第二巡回上诉法院的裁决,与推特公司对言论的完全监管不一致,推特甚至完全禁止川普进入该社交平台。

托马斯法官写道:“当一家私营公司有不受限制的权力封杀某些人时,说它是一个公共论坛似乎有些奇怪。”“至少可以这么说,推特的言论控制和川普先生的控制之间的差距非常明显。川普先生阻止了几个人与他的信息互动。而推特不仅禁止川普先生与少数用户互动,还将他从整个平台上删除。”

他说,“今天的数字平台为史无前例数量的发声提供了渠道,包括政府官员的演讲。”

托马斯法官写道,当政府控制该领域时,法院通常认为,政府官员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权利。但当社交媒体公司这样做的时候,这似乎就已经不是问题了。

他指出,推特有绝对权力在任何时候屏蔽任何人,并建议在未来可能需要区别对待社交媒体公司,要求他们为每个人服务。

他说,立法者可以通过立法,要求社交媒体公司遵守公共设施法。他还举例提到了电报业务,这些业务“必须一视同仁地为所有客户提供服务。”

根据美国《通信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款,国会为社交媒体平台提供了免除民事责任的保护,使公司免于因为发布第三方信息而被起诉。

然而,托马斯法官说,国会并没有“加强其责任,比如不能歧视,而这很重要。”

托马斯大法官写道:“如果问题的一部分是私人的、对公众可用的在线内容和平台的集中控制,那么部分解决方案可以在限制私人公司排他权的理论中找到。”

1月6日的国会大厦袭击事件发生后,推特无限期关闭了川普的账号。当时,他有超过8800万的粉丝。

共和党议员经常威胁要取消能够使社交媒体公司免责的230条款,称这些科技巨头公司封杀保守派的言论。

乔治亚州共和党众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在周日(4月4日)复活节时,成为推特的新的攻击目标。她说,推特公司对她说,他们在她发布“他复活了”(He is risen)推文时,不小心封锁了她的账户。

她说:“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个谎言,这不是个失误。令人感到好奇的是,推特是否曾经‘失误’暂停过@louisfarrakhan的账户?或者他的想要杀死警察的追随者?”。她指的是有争议的“伊斯兰国”活动人士。

中共借司法整顿打压人权律师群体

中共宣布实施司法整顿,又将人权律师当成打压对象。图为代理12港人案的部分律师,左二是卢廷阁,左三是卢思位。

近期,中共宣布实施司法整顿,但却无视司法界的腐败乱象,将人权律师当成打压对象。外界认为这一现象正是中共视政治为先、人权为零的真实写照。

近期,4位被迫害的中国人权律师接受了大纪元记者采访,他们分别道出中共假借司法整顿,实则报复、欺压人权律师的拙劣手段。他们中有几位律师都曾经为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做过无罪辩护。其中,程海律师也是709案的辩护律师,另3位律师任全牛、卢思位、卢廷阁还代理辩护过“12港人案”。去年8月,12名港人试图逃亡台湾,遭到中共海警拦截,被关押到深圳,判刑。

中共迫害人权律师的手段包括殴打、吊销执照、注销律师事务所、禁止出国访谈学习等。

任全牛律师:中共首先从人权律师下手

谈及中共这次高调发动的所谓“司法整顿”,任全牛认为,各地首先拿维权的、抗争的或有人权信仰追求的律师下手。他提到中共各级政府之所以这样,是有着“愚蠢”的想法。

“现在的当权者,包括他下面的这些人,感觉他们都特别的自信。”他说,“所谓的拿下了香港,用疫情折腾全世界,拿它们(中共)没办法,它们就是‘膨胀’,它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他表示,在中共眼里,“只要把这些律师拿掉,嘴捂住,或者是灭了,整个社会就和谐了、消停了。”“不但把律师证给吊销了,还要把律师所给灭了。接下来,肯定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处罚打压(状况)浮出水面。”

任全牛是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法定的三名合伙人之一。曾代理“12港人案”、报导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上海张展涉嫌的所谓“寻衅滋事罪”案。

2月2日,任全牛被河南省司法厅借口以2018年代理一起法轮功信仰群体无罪辩护,违反了律师规范为由,吊销了律师执业证。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面临被强迫非法解散。因为规定律师事务所必须有3位法人,而目前又绝不允许该所添加法人。

卢廷阁律师:按照法律维护权利是被打压主因

卢廷阁认为中共对人权律师的做法“根本拿不到桌面上来”,“我们这些人权律师,实际上是按照法律严格规定,维护当事人的权利”。

他谈到之所以受到打压,“是因为我们按照法律来,没有按照他们(司法局,律协甚至是公安)的意思来。”“因为按他们意思做的话,就会侵犯我们的职业权利,他们的要求都是违法的。”

他曾经提出将所谓的要求以“正式文件”的形式提交给律师,但是,至今也没有看到。“他们不敢拿出来,好多种要求、指示、限制都是违法的,我们律师都是依法办案。”“说白了,不听他们的话就是‘违法’,继续打压你。”

他认为,中共对律师的打压,是“赤裸裸地用违法的方式”,肆无忌惮地任意地去“侵犯律师的权利”,“他们毫不在意国家制定的法律,也就是他们制定的法律,他们首先违法。”

3月27日下午,北京维权律师卢廷阁,准备到郑州代理谢艳玲房子遭强拆一案时,在石家庄高铁站,被当地警查非法以“涉嫌寻衅滋事”“传唤”,强押至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长达7小时。

之前,卢廷阁曾被司法局约谈,让他退出“12港人”案,被拒后就对他采取了打压措施。“在国内,所谓的喉舌媒体从来不报导我们的事情,我们维权多年,也不关注我们,它们就是配合政府和司法部门。”

卢廷阁感谢外媒的关注和报导,也希望公众继续关注人权律师群体。

卢思位律师:打压很严重

卢思位提到在十多年间,人权律师这个群体已被中共“打压散掉”了,他们也几乎无法继续走完代理维权这一历程了,“以后可能很多的案子找不到律师了,从几种现象就可以发现,是很严重的”。

谈到现状,他说:“案子没有律师接,一接马上就会上它们的名单,对你进行监控,这个名单实际上会给律师带来很多的麻烦、不方便,包括出行、司法局对你的管控等。”

他提到如果律师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比较“敢说敢做”,“那他们肯定就要整你。把证给你吊了,那如果再继续,就把你抓了,就像余文生、覃永沛这样。”

他提及另一现状是大量“官派律师”粉墨登场,以所谓的委托的名义介入,搞“认罪认罚”。

还有就是“通过律师事务所对律师进行管控”,不让接案,“不给盖章,不给开介绍信,那律师就做不了事了”。他说,“律师所还给你施加压力,让你转所,找不到下家,吊在中间。”

3月28日,卢思位欲乘坐航班前往北京美国大使馆面签学术出访,被四川国保拦截,并威胁如果强行登机,就会启动早已针对他的预案,阻止他顺利出行。

卢思位曾代理过“六四”、维权律师余文生、异见诗人王藏等案件,去年因为代理“12港人案”被当局非法吊销律师执照。

他曾表示,被吊销律师执业是多年办理人权案件积累的结果,而代理“12港人案”确是中共打压他的决定性因素。

程海律师:站出来投诉、控告,不能放弃

程海表示,从“709”大批抓捕律师判刑,到后来吊销律师证,还有注销的,这就是中共权力机关“肆意枉法”,是一种“犯罪行为”,“我一直在维权抗争”。

他说,“要站出来投诉、控告他们,不能放弃。”

“总得有人坚持抗争,人多了才能有气势。”他认为放弃是导致中共严重打压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而“律师集体的抗争,就会给他们(当局)造成大的抵抗”。

他提出已有十几位的律师证被吊销,还有一些被注销,“中共对律师的打压是违法犯罪的”。“ 只有发声是不行的,我们要采取法律行动。控告、投诉的过程就是把它们违法犯罪的事实给揭示出来了,曝光了!”

现年68岁的程海律师,从2007年起,开始陆续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目前已经12个年头。除了西藏、新疆、海南等偏远地区,其它地区都做过。在被当局非法注销律师事务所和吊销律师证的情况下,他仍旧坚持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因此多次被当局的人殴打致伤。他还是709案王全璋律师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

中共对人权律师的迫害由来已久,早已引起国际关注,各国纷纷谴责。特别是著名律师高智晟依然被关押在无人知晓的地方。有评论指,人权律师都打没了,中国老百姓还能有人权吗?谁还能站出来为大家说话?中国人的人权早已名存实亡。

武汉清明祭扫 数十万人挤满陵园 当局噤声

今年,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后的第一个可以自由出行的清明节。自上周开始,约有32万人挤满了武汉的陵园。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今年,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后的第一个可以自由出行的清明节。自上上周开始,在疫情爆发地武汉,死难者的家属亲友几十万人纷纷涌入陵园。清明小假日这几天,众多扫墓的车辆堵塞了通往陵园的路,维权家属却被噤声。

清明大堵车32万人挤满陵园 陆媒删文

大陆媒体网易新闻于4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武汉大暴雨,32万人挤满陵园:人群散去,他们哭了”的文章,随后此文章被删除,内容显示“404”,但此文已在网上被大量转载。

文章称:“那些乍然离场,被死神突然带走的人,上天都听到了你们的难过,家人也赶来相见了,不要再急了吧。疫情后,武汉第一个可以自由出行的清明节,第一夜,街上便黑压压的挤满了人,车流如龙,无边无际,一簇簇昏黄的灯光,呆呆的亮起。这堵在路上的,是属于去年春天的哀思。”

搜索可见文章标题。(网络截图)

点开标题后显示文章已经被删除了。(网络截图)

搜索发现,这条新闻所写的32万人的数据最初来自《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3月22日的报导。报导称3月20、21日两天,武汉迎来清明扫墓的第一波小高峰。该报记者从武汉市各大陵园获悉,周末两天武汉有32万人次入园祭扫。

为解决祭扫人员停车难问题,汉阳扁担山公墓增设了免费停车场。武汉各大陵园工作人员还表示,按照往年的经验,预计3月27日至28日,4月3日至5日将是祭扫高峰。

这篇文章在网易等多家网站的报导也被删除。中共官媒报导的则几乎是清一色的为“烈士”扫墓的新闻。

3月27日~28日,4月3日~4日这两个周末武汉的祭拜人数至今仍未见诸于媒体。不过,知情者发布的消息显示,这两个周末通往陵园的道路更加拥堵。

网民“Haiyummy”4月5日发微博说:“第一次见到路上堵车堵成这样,是清明节,六点出门就开始堵,回程一样堵到大家下车散步了,听说有人更早出门了一样堵,直到看见高速写着去往陵园方向就知道了,大概跟今年大年三十晚上武汉买不到菊花一样吧。”

这名网友还称,“疫情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具体数据也纠结不到了,但是我记得照片里那个八岁小男孩一个人在队伍里跟着大人排队去领他双亲的骨灰。可能没经历过这件事的轻描淡写就过了,更有甚者觉得不就是个疫情嘛,全球人民都经历过,至于吗?但是真的对于武汉人就是一块伤疤。”

去往陵园的路上车辆拥挤。(微博截图)

有武汉当地市民向记者提供消息称,上周有朋友去陵园扫墓时拍下的照片可见,车辆拥挤。

众多的车辆堵塞了去陵园的道路。(知情人提供)

有墓碑显示夫妻两人死于疫情,子孙7人为老人立碑。(知情人提供)

不仅本地人,外地的亲人想赶往武汉扫墓,但却苦于买不到机票。一个坐标在广州的网友,3月31日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指:主管几天没来上班,还以为她去出差了。结果一问才知道,她是武汉人,想回武汉过清明节,但是买不到票,所以提前一周飞回去。

(网路截图)

张海被非法逼离武汉

虽然是第一个可以自由出行的清明节,但一部分坚持维权、追责当局要求公布疫情真相的家属们仍然遭到封杀噤声,甚至人被赶出武汉。

居住在深圳的武汉人张海,在去年武汉疫情爆发初期,由于官方隐瞒实情、民众不知真情,张海还特意开车将父亲送到武汉市医院治病,结果其父染疫离世。一年多来,张海坚持维权,以各种方式投诉、控告、起诉武汉当局,要求向全世界公布疫情真相,而遭到中共非法打压。

知情人向记者表示,清明前夕,大约在一周前,身在武汉的张海遭到当地警方派车、人贴身跟踪,逼迫其离开武汉。张海返程途中在长沙休息了一夜,当晚却遭警察上门查房,与他用手机联系的朋友也遭到约谈。

跟踪张海的人。(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对记者表示:“清明节快到了,加上疫情一周年了,武汉当局就是怕他待在武汉,想办法赶他离开。”

“张海在武汉与其他家属见面,政府派人给对方打电话诋毁张海,还称自己不是政府的人。” “私人电话号码只有政府部门才能准确查询出来,还冒充是所谓热心人,他们就是干什么没有底线。”

张海在自己的朋友圈留言表示:“湖北、武汉两级地方政府,不就是想孤立我吗?各方位卡死我吗?继续监听电话,监控微信,明确告诉你们,孤单一人在抗黑的路上我也不可能放弃,生有何欢,死有何惧……你们犯下的罪恶,注定逃脱不了……”

维权母亲:压抑不住的哀嚎 真相得不到伸张

另一位受难者家属杨敏的女儿也因染疫离世。杨敏曾到武汉市政府举牌控诉而遭到威胁恐吓,禁足,噤声。

4月5日零时,她在微博上发帖说:“又一年清明节,拥挤的路走不完冤屈,追魂香盖不尽新起的坟头,压抑不住的哀嚎,真相得不到伸张,这到底是阳世还是阴间?那些杀害自己同胞的刽子手,你们不仅杀害同胞,摧毁一直到现在还没明确数字的家庭、高喊着武汉加油的口号,置武汉人民的生命于不顾,眼睁睁地看着老百姓苦苦挣扎而不作为!披着为人民服务的外衣的牛头马面们,你们才是真正的国贼,汉奸!高唱美丽赞歌做着残害老百姓事的人,才是中国人民的公敌。历史是有记忆的,老百姓是有记忆,冤屈的亡魂也不会放过的!”

记者通过多个渠道试图联系几位受难人家属,均未果。知情人说,受难者家属群体一直被当局打压,社交媒体群组也被警方监控,威逼、恐吓、约谈,禁止他们发声。

杨敏微博发文(微博截图)

虽然当局封杀相关内容,但民众仍然不怯于发声。

1至3月 至少2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海外法轮功学员悼念在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

76岁的丁桂英在监狱患“急病”,家人接到监狱电话通知,抢救无效离世。

刘秀芳闭上了双眼,那天,天空中飘着雪。她曾遭八次绑架,多种酷刑折磨。

陈永春出狱时骨瘦如柴、眼睛看不清方向,几个月后离开人世。

明慧网报导,2021年1至3月份,至少28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

他们中有16人在监狱里被夺走生命,8人在看守所被害死,2人在派出所死亡,1人在村委会被活活打死。

中共实施的绑架、非法判刑、关押、酷刑、奴役等让他们受尽折磨。

2020年,有8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4,64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些案例分布在大陆三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的迫害案例会远远高出目前能提供的数字。

76岁丁桂英被秘密判刑 迫害致死

丁桂英(明慧网)

2019年8月28日晚7点过,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丁桂英老人被绑架。几个警察强行将她从家中抬出来送上警车。

家人不被允许去看她,还一直以为她被关押在昆明看守所,不断到国保大队去要人。

2021年1月中旬,家人突然接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通知,说她在医院抢救无效去世;1月19日,监狱狱警将其遗体送去火化。

丁桂英去世后,家人才收到监狱“入监通知书”,得知,她于2020年7月10日被秘密判刑4年,送进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2000年,丁桂英曾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3年。

遭酷刑折磨 刘秀芳含冤离世

刘秀芳(明慧网)

刘秀芳,1953年出生,佳木斯人,曾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哮喘等。因被病痛折磨,她曾想过自杀。1995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恢复了健康。

在中共22年的迫害中,她被绑架八次,劳教三次、判刑一次,遭受过多种酷刑折磨。

在看守所,狱警用一米多长、一寸多宽的厚竹板子打她,一板子就把她打倒趴在地上,让她起来,继续反复打她。她的整个臀部和大腿被打成了一个黑紫色的大血饼。

2019年6月,历经迫害的她出现脑梗,瘫痪在床。

2020年7月的一天下午,警察逼刘秀芳的儿媳妇带他们去见她,强迫她签字,放弃修炼。

病重瘫痪在床的她被逼迫做违心的事,给她心里带来极大伤害,6个月后,于2021年1月29日含冤离世。

在监狱遭5年折磨 陈永春离世

2017年,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陈永春被非法判刑5年,5月份被转至辽宁女子监狱。

陈永春在“集训矫治监区”被高压迫害一个月后,强制干超体力的奴工。

她常遭体罚、殴打,身体急速消瘦、经常精神恍惚、不思饮食,后出现糖尿病症状,艰难地熬到5年的冤狱期满。

2020年10月18日,陈永春被家人从监狱医院接回家时,已成皮包骨,双眼凹陷。数月后,于2021年3月4日离世,时年50岁。

在修炼前,2008年的一天,她出现乳腺癌相症状。在极其痛苦时,她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身体就恢复了健康。

2015年5月,全球各地民众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陈永春以实名起诉江。同年10月,警察将她绑架,说:“我们抓你就是为了挣钱。”

她被关进营口市看守所,被铐上“死人床”、胸部被人踩踏 ……

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面临制裁

2020年7月9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对中共新疆公安厅和陈全国等4名中共新疆官员实施制裁,限制他们及其家人进入美国。陈全国参与迫害法轮功。

同年2月10日国际人权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对17名迫害人权的外国官员进行制裁。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官员黄远雄被列在其中。

资料来源:明慧网

美边境危机加剧 边境处理设施部署新人力

2021年4月1日,在新墨西哥州阿特西亚的边境巡逻队培训设施中,边境巡逻队首席探员杰森·欧文斯(Jason Owens)对处理协调员的受训者讲话。

由于非法越境事件不断加剧,一批经过新培训的处理协调员被派往德州的埃尔帕索(El Paso)和里奥格兰德河谷(Rio Grande Valley),以帮助边境巡逻员重回岗位。

这39名边境巡逻队的处理协调员(processing coordinators),花了8周的时间接受急救、流程管理、运输、基本枪械、被拘留者护理等技能的培训。这个新角色,是在川普(特朗普)政府下所开发的,以应对为了处理人道主义问题,大量边境巡逻探员被抽离边境安全部门的情况。

杰森·欧文斯(Jason Owens)是新墨西哥州阿特西亚(Artesia)边防巡逻培训学院的首席巡逻员。欧文斯说,新的协调员“接受过专门的培训,能照顾大量的被拘留者,并识别敏感人群、高危人群,确保向他们提供所需的医疗服务”。

2021年4月1日,边境巡逻队训练设施中,处理协调员学员在练习急救。 (Charlotte Cuthbertson/The Epoch Times)

协调员并非执法部门,因此不会携带武器,也没有逮捕权,但一些毕业生,希望最终能受训成为一名探员。

27岁的马可·梅纳(Marco Mena),即怀抱这样的愿望。

马可·梅纳等19名毕业生,将于4月5日起在埃尔帕索的临时处理设施内工作。其他20人,将被部署到德州唐纳市的设施。

梅纳表示,当他第一次听朋友谈起这份工作时,他还在百思买(Best Buy,美国的一个消费电子零售商品牌)的IT部门工作。

“我一直喜欢与人合作”,梅纳4月2日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说,“而我作为照顾者的那一面,让我想去帮助他们。有很多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我希望能对他们伸出援手,确保他们感到安全,让他们有地方可以休息,可以得到庇护,不必捱饿受苦。”

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初步数字报告,3月份有超过1.9万名孤身的未成年人非法越境,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法律规定,无人陪伴的儿童应在72小时内通过CBP的处理设施,并转交给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然而,这些设施在不堪重负之下,一些儿童在CBP的拘留设施里,待了一个星期或更长时间。

截至4月2日,CBP关押了超过5,380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而HHS则关押了超过13,000名未成年人。

拜登政府已在圣地亚哥、德州布利斯堡以及其它几个地方,开设了紧急的HHS设施。

2021年4月2日,新墨西哥州阿特西亚的边境巡逻队培训设施中,首席探员杰森·欧文斯(Jason Owens)和埃尔帕索首席巡逻员格洛丽亚·查维斯(Gloria Chaves)与处理协调员毕业生合照。(Charlotte Cuthbertson/The Epoch Times)

31岁的卡琳娜·加萨(Karina Garza)从邻居那里听说了协调员的工作,她的邻居是里奥格兰德河谷的边境巡逻员

加萨拥有心理学学士学位,主修儿童心理学,但在获得该职位之前,她一直从事零售管理。

“我知道,这是对我们国家有利的事情。这正是我期待的事情,我想协助我们的国家”,加萨对《大纪元时报》说,“从我们看到的和被告知的情况来看,因为非法移民大量涌入,目前非常需要我们。”

她说,教官和其他探员告诉她,她的作用将对缓解设施的压力有多么重要。

2021年4月1日,正在受训的边境巡逻队处理协调员学员。 (Charlotte Cuthbertson/The Epoch Times)

杰森·欧文斯说,探员们现在将能更快返回巡逻任务中去。

“你们即将在我们最需要你们的时候上场,”欧文斯在4月2日的协调员毕业典礼上说,“我们将能更好地做好边境安全工作。我们能更好地为美国人民服务。”

欧文斯说,本财年还计划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一个设施中,完成五个梯次的培训班。边境巡逻队希望在未来4年内,总共培训1,200名处理协调员。这项职位将保证13个月的工作,但最多可延长4年。

位于阿特西亚的联邦培训机构,每年约可培训1,750名边境巡逻员。

杨威:三星堆新发现 冲击进化论无神论

图为2005年5月28日,游客在四川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观看展出的一棵青铜树文物。文物的造型与中原文化大不相同。

近段时间,位于四川的三星堆文化遗址新出土了更多文物后,再度引发人们的关注。三星堆先后发现的各种奇特文物,令以往的神话故事变得更真实,令人们重新审视人类的历史进程。

三星堆的新奇现象,又一次印证了人类对世界的认知还很有限,某些既有的理论或观念,实际一直在障碍着人们更好地了解真理、真相。突破原有观念,对世界的认知才更接近真理。

三星堆文化遗址并非刚发现

目前发现的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西北的鸭子河南岸,因顶部起伏相连的三个土堆,得名为三星堆,应该不能真正代表该文化的真正名称。另一种叫法为古蜀文化,只能算考古的一种笼统分类叫法,人们现在还无法确认其文化的真正名字和来源。

三星堆最早在1929年被发现,1934年已发掘六百多件文物,1986年出土文物6,095件,发现了大型青铜立人、青铜神树、纵目面具、青铜神像、黄金面罩、金杖、大量玉器和象牙,与人们现在认识的中国五千年文化大相径庭,震惊了世界。之后,考古人员不断在三星堆遗址挖掘,连续出土各种文物。

对大多数人来说,特别是大多数华人来说,或许才刚刚知道三星堆文化的存在,主要因为近期中共央视忽然连续4天直播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活动,中共党媒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也相继报导。三星堆大量文物的奇特现象,至少35年前就被发现,但中共宣传机构控制了信息传播的主要渠道,很多人直到今天才有所了解。

三星堆文物至少冲击了中共推崇的无神论和马克思主义推崇的进化论,中共才有意不传播这类信息。2020年9月28日,中共政治局会议后的集体学习题目就是考古,习近平还长篇大谈“历史自信”、“文明自信”、“民族凝聚力”,当时的专家称“从古到今,中华文明和世界其他文明虽处于不同空间,但总能在相同的时间轴线上相遇相融”。

如今,中共陷入内外交困,正在千方百计地煽动民族主义转移视线,中共党媒忽然开始宣传三星堆文化,可能也是中共高层所谓“历史自信”的一部分。不过,三星堆文化实际颠覆了华人对中国五千年文化的原有认识。

2005年4月13日,考古人员正在复原从三星堆遗址挖掘出来的青铜造像,与中国传统历史的印记完全不同。(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2005年4月13日,考古人员正在复原从三星堆遗址挖掘出来的青铜造像,与中国传统历史的印记完全不同。(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中华大地上的另一种文明

按照人们原有的观念,中华文化源自两河流域,或者说中原地区。位于四川的三星堆文化,显然不在此列,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与华人原来心目中的文化烙印差距太大。众多青铜造像的面貌,根本没有中国人的特征,却更像西亚、古埃及、欧洲等国或民族的形象,以至于有人推测三星堆文化是从其它国家传来的,甚至与南美洲的玛雅文化相关。

按照考古界不同的预测,三星堆文化发生在5000至3000年前左右,也就是历史课本中的夏、商时期,原来认为那时中华文明才刚刚兴起,再往前就是所谓的新、旧石器时代了。可是,至少在四川的三星堆地区,却已经存在高超的工艺水平和文明。

三星堆文化虽然不同于中原文化,却出现在中华大地,还比中原文化更早。若此文明确实诞生于该地,而不是其它地区传来的,那中国五千年历史岂不是要彻底重写?

若此文明来自其它国家,也标志着其它国家文明的先进程度,以及当时先进的交通手段,单靠古代的车马或帆船恐怕难以实现类似的文明迁移。三星堆出土了大量象牙,如果此文明能跋山涉水传到了蜀地,为何没有传至中原,却止步于四川盆地。

如此发达文明完全消失也是迷。如果考古人员预测的5000至3000年前的时间出入不大,那么2000年前的三国时代,当诸葛亮辅佐刘备征服了蜀地、三分天下时,显然三星堆文明已经不存在了。诸葛亮六出祁山,每次用兵都受制于粮草运输,木牛流马最终也没能真正解决问题。三星堆文明时期若从外地传入,至少当时发达的交通工具与此文明本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没能被继承下来。

无论三星堆文化来自何处,但中华大地的文明历史却被提前了。中国五千年承传的主要是中原文化,尽管有众多不同族裔的广泛交流,但中原文化无疑具有垄断性的影响力,实际传遍了整个东亚地区。三星堆文化既然在当时已经处于发达阶段,为何戛然而止,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类文明真的从猿人开始吗?

三星堆文化的存在和忽然消失,至少再次证实,史前文明的存在。教科书上所谓的新、旧石器时代,或许只是大部分文明被毁灭后的状态,人类也不是达尔文的从猿到人的进化过程,更不是什么鱼类上岸,又上树、再下地的漫长转变。

三星堆文化并不孤独,南美的玛雅文化更早被证实,也被推测至少存在于大约4000年前。古埃及的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也被推算出现在大约4500年前。古巴比伦在伊拉克地区的庞大城邦,同样约4000年前就存在。英国的巨石群被确认为4000年前所建。这些历史事实和三星堆文化更显而易见地标志着,史前文明不是猿人的进化,而是早已存在的高度文明时期。

仅留下文字记载的亚特兰蒂斯大陆,据推测在1万年前被洪水淹没,但至今无法找到坚实的证据。1972年,法国一家工厂发现从非洲加蓬共和国进口的铀矿石已经被提炼过,之后专家们居然在加蓬矿区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核反应堆,鉴定为20亿年前所建,结构非常合理,运转时间曾长达50万年之久。世界各地的层出不穷的壁画,也都在向人们昭示,人类文明在各地早己几经沉浮,洪水、地壳运动,甚至星球撞击等被认为多次毁灭了这些文明。

三星堆遗址,应该算是较新的一个例证。尽管考古人员或许还远未看到全貌,但已经颠覆了大多数人的观念,因此而备受关注。此外,三星堆文物似乎也佐证了以往被视为神话而流传已久的故事。

图为2005年6月16日,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博物馆展出的青铜造像。(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图为2005年6月16日,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博物馆展出的奇特青铜造像。(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神话可能记载了真相

三星堆文明已经消失了,并没有成为中原文化的起源,华夏民族的诞生、发展,似乎与三星堆关系不大。但三星堆遗址毕竟在现今的中国境内,中共宣传机构急忙用来提升民族自尊感,生搬硬套,为中共当前的统治服务。由此引发的关注,却也引起人们对无神论的反思。

三星堆出土的大量文物中,都被认为与宗教、祭祀有关,史前文明中的宗教扮演了如此重要的地位,与中共所丑化、批判的迷信论形成了鲜明的对立。即使五千年的中原文明,宗教同样在社会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尊天敬神早就是人们生活的信条,只是在中共掌权后,系统摧毁、改写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今天大多数中国人实际对中国文化了解有限,更多被灌输的是中共的无神论,以及被中共诋毁的所谓封建愚昧文化的概念。

三星堆文明的存在,与世界各地的史前文明发现,都一再证实了不同时期人类对神的敬仰。专家们承认,三星堆文物不断吻合了《山海经》的记载,神话竟然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在中国历史上广为流传的各种神话,世界各国的神话传说,有多少属于故事,又有多少传承着真实的历史?

无论三星堆文明,还是玛雅、古埃及、古巴比伦等,这些文明若不是从猿人进化而来,到底从何而来,或许更接近事实的真相,正是被认为的神话故事。神农尝百草、大禹驾神龟治水、黄帝得道升天……这可能都是历史事实,因此只有天子才能成为皇上,中国古人才会笃信善恶有报。《周易》、《洛书》、五行八卦等,或许就是史前文明的遗留之物,所以令今天的人们费解。

史前文明也好,世界各地的文明也好,都在证明人类并不是世界上最高级的生命,这些文明从何而来尚不得而知,但大都无法避免被毁灭的命运。大洪水、地质运动、外星撞击,被归为所谓的自然的力量,历茬人类都无法克服,真的算高级吗?

谁决定着历史

仅仅回顾教科书上这一期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朝代的轮回应该不是由某个或某些历人物决定,也不是中共假称的人民群众创造了历史,人类的进程到底如何被决定?《推背图》、《马前课》、《烧饼歌》为何如此灵验?

相比之下,达尔文的进化论已经千疮百孔,马克思的原始社会演变论也成了无稽之谈,人类自诩的科学进步,面对今天的大瘟疫却束手无策。

中共或许想把三星堆文化也拉入民族主义宣传,但已经消失的三星堆人却未必是当今中国人的祖先。中共或许不得不以此转移视线,却给了很多人认真思考的机会,人们开始认清,中共灌输了无神论,把中华文明贬低成了糟粕,还篡改了近代史,一直在试图控制每个人的思想。

中国人被灌输的谬误观念,正在被三星堆文化颠覆,这应该是一大进步。在瘟疫面前,人们也应该会思忖人类从何而来,灾难从何而来,今天如何避难?未来又何去何从?

抛弃了谬误,就与真理更近,也就不再容易被迷惑,人类的正途或许正在眼前。

工程奇迹 挪威将建世界上第一条船舶隧道

世界上第一条船舶隧道计划在挪威开建

世界上第一条船舶隧道计划在挪威开建,旨在帮助船只在险恶的斯塔德哈维特海航行。该工程项目预计于2022年开工;在2025—2026年间竣工,被誉为历史上的工程奇迹。

船舶隧道着手建在挪威的斯塔德哈维特半岛(Stadhavet Peninsula)的山下,建成后全长1,700米,高37米,宽26.5米。这是由挪威海岸管理局几年前首次宣布建造的。

建造这一工程奇迹将耗资28亿挪威克朗(约合3.3亿美元),耗时3至4年时间。现在静待开工。

据挪威海岸管理局的临时项目经理泰尔耶‧安德烈森(Terje Andreassen)介绍说,这是一个已经计划了几十年的专案。因此,在一年内终于能够开始施工是相当令人开心的。

目前,在斯塔德哈维特周围航行的船只经常受到汹涌的潮汐和恶劣天气的影响。安德烈森表示,“该半岛外的海岸线是挪威风暴最多的地区,有飓风。”“在这里,还会遇到很多奇怪的电流。”

有时,船舶不得不在最近的港口等待数天,天气状况才能改善。但在隧道内,天气和潮汐不会影响过境。

安德烈森建议,让船舶航行更安全、更顺畅,可以带来高速的渡轮服务,并加强该地区的工商业务活动。“它将连接得更好,旅行将更容易。”他说。

挪威海岸管理局指出,虽然其它隧道可以容纳小船和驳船,但没有其它的地下通道为大型船只服务。

这一船舶隧道将从斯塔德哈维特半岛最窄处挖掘,因此隧道实际上不会那么长,也使得这项工程更加可行。进入隧道将由红绿灯系统控制。

这项计划是通过地下钻机和托盘钻机进行挖掘。修建隧道可能需要拆除一些建筑物,以及大约三百万立方米的岩石。

挪威海岸管理局说,建成后的结构将类似于“一个又大又长的山间大厅”。

虽然这条隧道可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础设施爱好者的注意,但隧道的主要目标正如安德烈森所说的那样,是使穿越斯塔德哈维特海变得“安全”和“可预测”。

目前,步行穿过隧道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你感兴趣,乘船去将是唯一的选择。

(挪威将建世界上第一条船舶隧道的视频。点击观看

96岁的二战老兵为救世军编织数百顶帽子

96岁的二战老兵汤姆‧康尼什编织了数百顶帽子。

一位来自明尼苏达州的96岁二战退伍老兵找到了一种巧妙的解药,可以解决由于疫情而造成的孤独感——为救世军(The Salvation Army)编织数百顶帽子

到目前为止,汤姆‧康尼什(Tom Cornish)已经在尚普林海岸(Champlin Shores)的老年公寓里用他的钩针和编织机编织了五百多顶不同颜色组合的羊毛帽子。他最初的目标是每天完成一顶帽子,但他经常超过这个目标。

96岁的二战老兵汤姆‧康尼什。(由救世军的Craig Dirkes提供)

“志愿服务对人是有帮助的。你在为别人而工作。”他向KARE 11频道解释说,“这里有人想让我把帽子卖掉,但我不卖。”

康尼什有时会把《圣经》中的信息织进帽子里,他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我觉得我是在为上帝工作”,他解释说,“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康尼什花近4个小时织一顶帽子,仅在2020年就向救世军捐赠了400顶帽子。

汤姆‧康尼什在二战时是一名海军志愿兵。(由杰瑞‧康尼什和玛丽莲‧康尼什提供)

老兵的儿子杰瑞‧康尼什(Jerry Cornish)说,他的父亲一直帮助别人。

“他就是这样活到96岁的,因为他在帮助别人。”杰瑞说,“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比他重要。”

康尼什为他人服务始于他高中刚毕业就自愿加入二战。在太平洋服役后,这位海军士兵继续在明尼苏达州的家中做义工,同时和他现已去世的第一任妻子洛林(Lorraine)一道抚养五个孩子。

他的第二任妻子马维尔(Marvel)也延续了做义工的传统。

汤姆‧康尼什全家福,包括了他的五个孩子。(由杰瑞‧康尼什和玛丽莲‧康尼什提供)

据救世军组织介绍,康尼什已经“断断续续”地编织了大约20年,当马维尔去世后,他对这个爱好更认真了。每顶帽子的制作成本约为6美元,但他开玩笑说,如果他不在打折时购买毛线,每顶帽子的成本将增加3美元。

救世军的仓库经理贝思‧科斯基(Beth Koski)称赞康尼什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并感叹他总是如此高兴地把自己的作品送给需要帮助的人。

汤姆‧康尼什全家福。(由杰瑞‧康尼什和玛丽莲‧康尼什提供)

这位老兵已经注射了两剂COVID-19疫苗,但他并不打算放弃自己的爱好。他还教尚普林海岸的其他人如何编织帽子。

“其他人从我的劳动中得到了一些东西”,他告诉CNN,“这总比打牌或看着窗外好。”

当冬天结束的时候,康尼什并没有停止。他已经在计划编织婴儿帽,并捐赠给救世军。

他说,他打算继续他的新爱好“直到我咽下最后一口气”。

汤姆‧康尼什编织了数百顶帽子。(由救世军的Craig Dirkes提供)

(英文大纪元记者Louise Bevan对本文有贡献)

川普屏蔽黑粉案 美最高院撤销有罪判决

推特向拜登政府转交了川普总统的白宫官方账号但不转交粉丝。

美国最高法院周一(4月5日)裁决,撤销前总统川普(特朗普)屏蔽黑粉案的有罪判决。

川普担任总统期间,其个人推特账号(@realDonaldTrump)屏蔽了7名紧追他的黑粉。这7人于2017年将川普告上法院,控诉川普的屏蔽行为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美国纽约联邦地方法院与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分别于2018年、2019年判决川普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

下级法院认为,川普经常使用推特账号就美国官方事务发表意见,川普的推特账号已经构成了一个公共论坛,川普封杀黑粉违反了他们的宪法言论自由保护。

川普政府去年8月要求最高院受理其对此案的上诉。但在川普大选失利后,川普政府在拜登总统就职前夕、放弃了这一上诉请求,川普政府认为,政府换届使该案失去意义。

最高院于周一(4月5日)裁决,由于川普已经不是总统,大法官们拒绝听取相关案件辩论;最高院还表示,这起案件属有争议或不再有效的案件,代表下级法院先前的判决无法影响未来出现的类似案件。

最高院裁决说,担任总统的人士已变更,故同意撤销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

2021年初,川普的推特账号被推特彻底禁止使用,至今未恢复。

保守派大法官:早晚要解决科技巨头的“集中控制”权问题

最高院的意见书未经署名,但保守派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有单独撰文12页意见书说,推特等终止川普账号的做法已凸显科技平台手中的权力问题,最高院迟早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托马斯在意见书中明确指出,他对数字平台对言论的“集中控制”表示震惊,如果原告主张川普的个人社交账号为“政府公共论坛”,为何一间私人企业却拥有不受限的权力废止这个“论坛”,这“似乎有点奇怪”。

托马斯说,他同意最高院撤销此案。

“至少可以说,推特的控制做法和川普的控制做法差异明显。川普阻止了几个人与他的信息互动。”托马斯写道,川普当时有8900万粉丝,“推特不仅禁止川普与少数用户互动,还将他从整个平台上剔除,从而禁止所有推特用户与他的信息互动。”

他随后补充道:“我们很快将别无选择,必须讨论如何将法律规定用于这些高度集中的私有信息基础设施,比如数字平台。”

起诉川普的7人原告律师代表哥伦比亚大学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Knight First Amendment Institute)则表示,它对目前的结果已经满意,虽然它希望最高院维持第二巡回上诉法院的有罪判决不变。

中共船只惹怒菲律宾 总统府发异常强硬警告

中国约200艘船只集结在南海牛轭礁附近。

菲律宾总统府周一(4月5日)警告中共数百艘船入侵附近海域,可能导致“敌对行为”,并强调菲律宾主权不容谈判,领土和专属经济区一寸也不会放弃。外媒称,鉴于菲国总统此前不愿与北京对抗,总统府这次发表的言论异常强硬。

据路透社报导,这是迄今为止,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阵营对中共在南中国海行动发出的最强烈言论。总统律师萨尔瓦多·帕内若(Salvador Panelo)称,中共船只的长期存在,为双边关系带来不必要的污点,并“可能引发两国都不想要的敌对行为”。

“我们可以就共同关心的议题和双边利益进行谈判,但别搞错了,我们的主权不容谈判。”帕内若在一份声明中说。

总统发言人哈里·罗克(Harry Roque)在新闻发布会上呼应道,“对于我国领土或专属经济区(又称专属经济海域),我们一寸也不会放弃。”

路透社称,尽管已有一连串菲律宾外交官和最高阶将领近期强烈批评中共,但这次来自总统府的言论异常强硬,因为总统杜特尔特此前一直寻求与北京交好,不愿与其对抗。

杜特尔特此前曾不愿向中共施压,要求北京尊重2016年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仲裁裁决,该裁决澄清了菲律宾在其专属经济区的主权权利,这让菲律宾国民对杜特尔特感到失望。他们指责杜特尔特用领土赌注,以换取捉摸不定的中国投资。

周一,菲律宾外交部对中共把牛轭礁(Whitsun Reef)视为传统渔场予以驳斥,并表示只要中国船只停留在附近海域,菲国就会每天向北京提出外交抗议,因这些船只“公然侵犯”菲国管辖范围。

逾百艘中国民兵船集结在南沙群岛争议岛礁数周不肯离开,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周日(4月4日)再度发声明,指控中共打算进一步占领“西菲律宾海(地区)”。

这是洛伦扎纳在两天内发表的第二份声明,他重申了菲律宾要求中国船只离开牛轭礁海域的呼吁。菲律宾称牛轭礁为朱利安‧费利佩礁 (Julian Felipe Reef),位于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

洛伦扎纳周日(4月4日)表示, “中国(中共)海上民兵继续驻扎在该地区,表明他们打算进一步占领西菲律宾海(地区)”。

菲律宾此前表示,3月7日在牛轭礁周边海域停泊了大约220艘中国船只。菲律宾政府认为这些渔船上的人员是民兵,并对这些“大量集结且具有威胁性的”中国船只提出了外交抗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