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4/15 拜登宣布美军于9‧11前全部撤离阿富汗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拜登宣布美军于9‧11前全部撤离阿富汗

中共海外办学 匈牙利复旦分校遭强烈抵制

参与理大保卫战 父子经墨西哥赴美寻庇护

美祭制裁后 台积电和世芯断供天津飞腾

澳大学拒绝经费诱惑 否决中共军事科研项目

加州教授:中共惧真相 袭香港法轮功真相点

贾跃亭被罚2.4亿后 再遭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以下是详细内容:

拜登宣布美军于9‧11前全部撤离阿富汗

2019年6月6日拍摄的这张照片中,美国士兵在瓦达克省Nerkh区的阿富汗国民军(ANA)检查站,俯瞰山坡。

周三(4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他将采取行动,在9‧11事件近二十年后,在9月11日之前,把驻扎在阿富汗的所有美国军队撤回国内。此前,他的前任、川普(特朗普)总统曾多次试图从阿富汗撤军

拜登说:“我们不能再继续这样的循环,继续扩大我们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以期为我们的撤军创造理想的条件,期望出现不同的结果。”“我现在是第四位主持美军驻阿富汗行动的美国总统。两位共和党人,两位民主党人,我不会把这个责任交给第五个人。”

拜登补充说,现在是“结束美国历时最长战争的时候”,也是“美国军队回家的时候”。他指出,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纽约市的恐怖袭击,“无法解释”为什么美国士兵应该留在这个中亚国家。

据白宫消息,拜登还将访问阿灵顿国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向在阿富汗战争中牺牲的士兵表示敬意。

拜登总统说,他与高级军事领导人和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音译:卡马拉‧哈里斯)进行了磋商,以做出这一决定。他说,美国军队将在2021年9月11日前全部撤出。拜登说,他最近还与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前总统布什,就这一决定进行了交谈。

去年,川普总统宣布与塔利班达成协议,称美军将在2021年5月1日前从阿富汗撤军

拜登说:“我们去阿富汗,是因为20年前发生的一次可怕的袭击。这不能解释我们为什么在2021年还要继续留在那里。”“与其跟塔利班重新开战,我们还不如把重点放在那些,将决定我们今天和今后几年的地位和影响力的挑战上面。”

拜登说,美国将向阿富汗军队提供安全援助。他补充说,如果塔利班攻击美国,军队将使用“所有可用的工具”来保护自己。

拜登说,塔利班还将被要求“负起责任”,不允许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其它恐怖组织在阿富汗兴风作浪。

拜登说:“我们将继续向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提供援助。与我们的合作伙伴一道,我们正在培训和装备近三十万名武装人员。他们将继续为自己的国家英勇作战,并以巨大代价保卫阿富汗人民。“我们将支持在联合国的推动下,阿富汗的政府和塔利班之间的和谈。”

到今年为止,大约有2,500名美国士兵仍驻留在阿富汗。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其他共和党高层对此评论说,拜登的撤军计划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麦康奈尔周二(4月13日)在参议院发言时说:“外国恐怖分子不会放过美国,仅因为我们的政客已经厌倦了与他们作战。”他还补充说:“拜登政府需要向美国人民解释,为什么他认为抛弃我们的伙伴,在塔利班面前撤退,会使美国更加安全。”

一些共和党议员赞扬了拜登的决定。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说,他“很高兴军队能够回家了”。而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写道:“是时候结束这场没完没了的战争了。”

来自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ffice of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的威胁评估报告显示,中国共产党、俄罗斯和朝鲜是最大的威胁。

至于在阿富汗达成和平协议,报告称,“明年达成和平协议的可能性仍然很低”,塔利班“很可能在战场上有所斩获,如果联军撤出支持,阿富汗政府将难以遏制塔利班。”

该报告进一步指出,伊朗将“与喀布尔政府和塔利班建立联系,以便利用任何政治结果”。

中共海外办学 匈牙利复旦分校遭强烈抵制

复旦大学校徽

中共向匈牙利提供巨额贷款,将在布达佩斯兴建上海复旦大学分校。这一计划招致当地反对派人士的激烈批评,称可能使匈牙利掉入债务陷阱,还会给中共带来政治经济利益。有分析认为,中共正采取与俄罗斯相似的一些策略,在东欧地区以及欧盟和北约成员国中扩展影响。

中共撒钱 中国高等教育机构在海外首次办学

据美国之音报导,匈牙利创新和科技部2月10日宣布,匈牙利与中国已签署有关文件,将在首都布达佩斯联合创办复旦匈牙利大学。这将是中国高等教育机构首次在海外办学。

复旦大学分校被认为是最近几十年来在匈牙利教育领域规模最大的投资项目。匈牙利媒体DIREKT36根据所获得的政府文件,于4月6日发表长篇调查报导,透露了有关这一项目的许多细节。有关报导随后被许多媒体转发和引用。

美国之音综合有关报导称,布达佩斯复旦大学分校计划在2024年开始投入使用,总投资金额高达15亿(约合18亿美元)欧元,其中,中国将向匈牙利提供12.5亿欧元(约合15亿美元)贷款。学校建设将由中建集团负责,使用中国建筑材料和中国工人。当地媒体称这家中共国有建筑巨头同一些腐败和间谍丑闻有关。

匈牙利恐掉债务陷阱 项目将使中共影响力加大

美国之音称,布达佩斯复旦大学分校项目将成为中共在欧洲扩大影响的标志性事件。当地媒体称,许多具有中共党员身份的教师、研究人员和学生都会通过这种隐蔽方式进入匈牙利,他们对党的忠诚将高于学术自由,中共官方对匈牙利的影响会进一步加大。

这一项目的投资金额之大甚至超过了2019年全年匈牙利对高等教育体系的所有支出。当地舆论因此也担心纳税人会背上沉重负担,匈牙利可能会落入中共的债务陷阱中。

匈牙利左翼和右翼反对派势力都对当局的这一举动感到震惊。主要反对派匈牙利社会党发表的声明说,复旦大学分校项目不会给匈牙利经济带来任何好处,而中国(中共)反而会在匈牙利建设一所中国的高等学校。

布达佩斯第9区区长也发文说,做生意都应是双方共赢,不应该所有的红利都由中国(中共)获得,而留给匈牙利的仅是债务。

首都市长强烈反对 警告取消2023世界田径赛

首都布达佩斯市长卡拉乔尼(Gergely Karacsony)通过脸书、给总理欧尔班办公室写公开信等多种方式表达反对。卡拉乔尼说,复旦大学分校将成为中国(中共)在欧洲施加政治影响以及中国(中共)安全情报机构在欧洲和匈牙利活动的工具。

匈牙利反对派担心,复旦大学分校将建在布达佩斯的第9区,可能会取代原计划在第9区建设有8千个宿舍的大学城项目。大学城项目几年前已经由挪威的一家建筑师事务所完成了方案设计。

代表民族主义力量的右翼政党,匈牙利尤比克运动领导人也呼吁欧尔班政府更多支持大学城项目,而不是建设复旦大学分校,因为匈牙利目前正面临年轻人大批移民的困境。

布达佩斯市长卡拉乔尼警告说,如果欧尔班政府用复旦大学分校项目取代大学城,布达佩斯市将取消举办2023年的世界田径锦标赛。

卡拉乔尼说,他希望对欧尔班政府来说,与能给中共带来政治经济利益和中共安全机构特权的复旦大学分校项目相比,大学城项目会更加重要。

欧尔班总理新闻办公室在4月8日组织发布会强调,复旦大学分校与大学城项目并不矛盾,称复旦大学分校将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大学之一”。

欧尔班亲北京和莫斯科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作为欧洲政坛强人,近些年来一直在媒体自由、人权等领域遭受许多批评。欧尔班政府也因亲莫斯科和亲北京而闻名。

匈牙利目前大量使用中国COVID疫苗和俄罗斯疫苗。反对派批评欧尔班政府疫情期间(去年)高价从中国购买呼吸机和其它医疗设备。

当许多欧洲和西方国家纷纷警惕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时,华为在匈牙利的活动却如鱼得水。华为去年秋季还在匈牙利开设了新的研发中心。

上个月,中共开始审判两名加拿大公民时,加拿大、美英和二十多个欧盟国家驻华外交官前往法庭外声援被审的加拿大人,表达对中共任意拘捕的担忧。但在北京的匈牙利外交官没有参加这一活动。

中共重点经营东欧关键国家 作为进欧洲腹地跳板

美国之音称,匈牙利和塞尔维亚被认为是中共在巴尔干和中东欧地区的两个重要支撑点和进入欧洲腹地的主要跳板。当一些东欧国家与中共关系日渐冷淡之际,这两个国家对中共的重要性也显著提高。但与塞尔维亚有所不同,匈牙利是欧盟和北约成员。

俄罗斯东欧和巴尔干问题学者伊斯坎德罗夫说,虽然在安全领域,作为北约成员的一些东欧国家要与美国、德法等国保持战略一致,但在经贸和人文合作等其它领域,这些国家却有很大自主权和活动空间,这就给中国(中共)和俄罗斯在东欧地区活动提供了机会,两国的策略因此都很相似。

参与理大保卫战 父子经墨西哥赴美寻庇护

李先生与长子于墨西哥合影。

4月9日(周五),来自香港的李先生在墨西哥边境接受大纪元记者的电话采访,他与家人因香港政府加速逮捕“反送中”参与者,担心遭秋后算账,为躲避中共在机场的监控,不得不选择流亡,从墨西哥偷渡进入美国后自首,寻求政治庇护

父子“理大”突围遭警方逮捕

2019年11月13日,警方包围香港理工大学红磡校区,李先生16岁的长子A因与朋友参与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亦称“反送中”运动)在校园内被困。11月18日,李先生进入学校寻找儿子,并带出了8名比A年纪更小的青年。

香港理工大学冲突被视为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最大的人道危机,示威者与警察的对峙、抗争长达16天。最后有1,377位成年示威者遭拘捕,318位未成年示威者被要求登记身份及个人资料,成为运动中单日拘捕人数最多的一天。

回忆起当时的情境,李先生仍心有余悸。11月18日抗争者持续被围困,李先生进入学校带儿子回家,虽然他们一家人都是“黄丝”,但身为父母,还是很担心小孩的安危。李先生说:“外面都被封锁了,小朋友都很怕,很多都比我儿子小,我可以带多少就带多少出来,最后带了8名后生仔(年轻人)一起离开。”

2019年11月18日李先生(着红衣)与儿子从理工大学突围时被海外媒体摄下的画面。(李先生提供)

为了突破警方包围,示威者以垂降下天桥、爬下水道等方式离开校区。李先生带着几名青年趁夜躲避警察,但下了天桥就遇上警察并被直接拘捕。他们虽然没有被打,但却不断遭言语恐吓。

李先生夫妻俩都很支持“反送中”运动,虽然担心儿子上街头的安危,但还是选择尊重小孩,李太太会用电话追踪儿子的位置,确保A的安全。理工大学突围那晚,李太太发现父子俩从理工大学离开后,超过一个多小时都没有移动过位置,就知道他们可能遇上警察了。

警察肆无忌惮地恐吓示威者,A说:“警察恐吓要杀了我弃尸大海。从北角警署送去法庭的时候,他们(警察)用力推、挤我们(遭拘留的示威者),拘留时也一直被骂。”他认为香港警察已经无法无天,比黑社会还恐怖。

长子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自2014年雨伞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港人走上街头要求“真普选”,直至2019年“616反送中大游行”200万人上街,李先生一家人始终不曾缺席参与香港的公民运动。李太太说:“见到今日香港的情况,真的很伤心。看到很多年轻人被打,我们也与小朋友讨论过,要他上街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安全。”

李先生大多数是参与“反送中”活动的后勤支援,他工作下班后会利用时间参与行动。而A则是多次站在“反送中”活动冲突的最前线,尽管戴了防毒面具,仍被催泪瓦斯熏得又辣又刺痛,他说:“我们在现场看到警察掉下来弹壳,发现都是中国制造。因为弹头上的接缝,可以看到焊接纹路,如果是外国的催泪瓦斯弹头不会有接缝,而且很多子弹都已过期。”

A回忆自己遭遇过最恐怖的一次事件是被警察围堵。约五十几名手足被逼进某条小路,警察不间断地射击催泪弹、胡椒子弹,还有塑胶子弹。他们前面只有一个人可以退出去的路口,但警察就蹲点在路口不断地攻击,只要突围就会遭警棍乱打。A最后与另两名友人跃过花丛、翻过栏杆,逃出警方包围,但留下了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每晚失眠、作恶梦,甚至出现片段失意的症状,经过心理医生咨询、治疗,约过了三个月后才逐渐康复。

A在抗争运动后期还去学习、考取了医疗急救执照,因为前线抗争常需要及时的医疗救护,他说:“我们有很多骨折还有催泪弹造成的伤害。”他还发现前线的女生也很多,甚至比男生还勇敢,总是奋不顾身地回头去救人。

反“国教”走上抗争路

1999年,李太太从中国迁居香港,但此前她的父母一直都在香港工作。李太太说:“我小时候不觉得香港与内地有什么差别,但到了香港就会产生比较。其实没有小孩前也都觉得差异不大,但遇到教育问题,真的就会发现香港教育还是比较好。”

李先生说:“其实别人告诉你,你也不见得会相信,真的是要自己去发现差异。”他举例,在香港,人们碰到陌生人跌倒,都会主动去帮扶,对方还会谢谢你;但若在中国,人们则会担心被碰瓷、被讹钱,看到路人跌倒,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

香港的生活经验,让李先生开始意识到共产党有多糟。他说:“你做得好,谁会反你呢。如果它(中共)好,谁会反?”

李先生因不希望子女接受“国教”,而走上香港公民抗争之路。他说:“中共要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那套教给孩子,歌颂‘共产党好’的洗脑教育,让香港人很反感。”李先生有三个孩子,老大16岁,老二14岁,最小的才5岁,为了下一代的教育与将来,他站出来反对港府推行的“国教”,也开始关注香港社会议题。

香港推行“国教”让李太太忧心忡忡,她说:“很多人见到中国社会‘发达、富裕’的假象,被潜移默化地骗了。”她认为这些所谓的德育及国民教育都是中共政府的洗脑政策。

李先生原籍广东,2009年结婚后移居香港。他开始阅读过去在中国无法涉猎的历史书籍,渐渐发现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假的。过去李先生一直以为是共产党打赢日本,国民党在拖后腿,后来才明白事实完全相反。

李先生表示,现在香港的国际学校还好一些,但如果是公立学校,已经不能批评共产党,不能说政府的不好,只能称赞政府;老师还将爱国、爱党教育灌输给小孩,基本上和内地一模一样,可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香港的英文教育也不似过去那般受重视,虽然是粤语授课,但学生们必须要说普通话,香港的本土文化逐渐被侵蚀。

“踢保”流亡与期待香港重光

李先生与长子A都有遭警方逮捕的纪录,“踢保”后仍随时有可能遭警方起诉。所谓“踢保”是指疑犯拒绝保释,警方需于48小时内决定是否落案、起诉相关人士,否则疑犯就不需再续保和到警署报到;但“踢保”并非无后顾之忧,警方仍可继续调查该案件、起诉疑犯;踢保的疑犯难以预计自己何时被起诉,一般而言,警方若将起诉疑犯,会在报到、续保时告知对方。

因为港警拘捕了大量参与活动的示威者,没有余力和人手可以调查,所以有很多人选择踢保。李先生说:“但警察可以慢慢调查案件,随时抓人,我们只是暂时被释放。”

《国安法》施行后,香港人人自危,李先生担忧之后可能无法出境,甚至自己与长子会被判刑,所以被迫举家离开香港。他哽咽道:“香港是我生活的地方,我们房子刚装修,所有的家具都是新的。其实我们真的很不想离开香港,我们真的很舍不得。”无奈苛政猛于虎,面对中共与港府的恶势力,李先生只好开始计划出逃、流亡。

李先生说:“一国两制已经死亡了,现在的香港根本就是一国一制,不存在一国两制。香港的行政、司法都不是独立机关,警察、海关根本都已沦为政权打手。香港已不是民主、自由的社会。”

据李先生所知,目前香港前往英国的航班已遭重点盘查,有很多便衣警察在监视,他担心自己与家人已在黑名单上,无法上飞机,加上没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等各种因素考量,最后选择借道墨西哥进入美国寻求庇护。

4月10日(周六)凌晨2点多左右,李先生与长子A偷渡越过美墨边境,进入美国自首,暂时拘留在移民监狱,寻求政治庇护;其妻子与两名幼子仍在寻求法律援助,希冀美国能基于人道立场允许他们进入美国,不需进入移民监狱。

李先生原打算一家五口同时抵美,但担心幼子无法适应移民监狱环境,同时亦担心群聚,小孩抵抗力弱容易遭疫情感染,所以最后决定分头行动。他说:“我们等于是从头来过,但留在香港就是死路一条,是有很多担心,但还是得走。”

A认为现在的香港就像是遭日本占领的3年零8个月,但终会等到“重光日”,他说:“大家都是这么想的,现在就像香港抗日时期,希望香港可以撑过这段时间。”

美祭制裁后 台积电和世芯断供天津飞腾

南华早报》4月13日报导,台积电表示已经暂停接受天津飞腾的新订单。一名消息人士透露,台积电将完成美国商务部将天津飞腾列入实体清单之前的订单。图为台积电。

上周,美国商务部对七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实施出口管制。媒体报导说,台湾芯片生产商开始停止为黑名单上的天津飞腾出口芯片。

4月8日,美国商务部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或美国对外政策利益”为由,把包括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内的七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公司和研究机构列入“实体清单”,其中飞腾公司与多家台湾芯片供应商合作。

《华邮》报导说,飞腾芯片在台湾最先进芯片工厂中生产,飞腾芯片设计的最后阶段也由台湾世芯公司完成。

《南华早报》4月13日报导,台积电表示已经暂停接受天津飞腾的新订单。一名消息人士透露,台积电将完成美国商务部将天津飞腾列入实体清单之前的订单。

报导说,台积电一名代表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但表示该公司将“一如既往地遵守所有法律和法规,并将根据出口限制进行运营”,无需进一步阐述。

天津飞腾开发用于超级计算机以及个人计算设备的中央处理器,是中国提高核心芯片组件自力更生计划的核心公司之一。

美国商务部表示,上黑名单的七家公司都和中共军方合作,为军方研发超级计算机,从事破坏稳定的中共军事发展工作,包括研发高超音速武器。

《日经亚洲评论》4月13日报导,台湾世芯电子公司(Alchip Technologies)为飞腾提供芯片设计服务和知识产权,并帮助飞腾将芯片生产外包给台积电。

世芯首席执行官兼总裁沈祥霖(Johnny Shen)周二对投资者表示,“这是我们首次有客户被列入实体名单”,他指的是美国贸易黑名单。“我们与飞腾的所有业务……包括与(台积电)的芯片生产,都被搁置。”

世芯表示,飞腾方面出示了书面资料,称芯片并非军事用途。该公司表示,将向美国工业和安全局寻求出口许可证以恢复与飞腾的业务关系,但表示无法估计何时或是否能获得此类许可证。

《日经》报导,根据出口管制律师和国际清算银行的说法,供应商必须申请出口许可证,才能向这些公司提供美国技术含量超过25%的任何产品(称为最低限度规则)。

但这个最低限度规则可以降低甚至取消。美国在2019年将华为技术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加入实体名单,并将适用的最低限度百分比从25%降低到0%,实际上禁止所有全球供应商使用任何美国技术来为华为提供服务。这一更严格规定切断了华为获得重要芯片供应的渠道,包括阻断了华为从台积电和三星获得芯片。

美国律师事务所Orrick的贸易专家兼合伙人哈里‧克拉克(Harry Clark)告诉《日经亚洲评论》,供应商应意识到出口管制法律可能会突然改变。他说,客户应“建立并严格且始终如一地执行合规安排”,以免其产品最终被中国(中共)军方使用。

美国之音报导,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周三表示,台湾芯片厂商将会注意出口符合美国的规定。

她说,芯片制造商和出口商一定要符合台湾的规定,至于美国的新规定,相关厂商的出口也会符合美国规定的要件。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上周三也表示,台湾政府将与美国合作监控其芯片供应商。他说,台湾政府希望“确保台湾对中国的半导体供应符合美国更广泛的战略目标。”

“台湾政府一直在与美国紧密合作,以确保供应链不仅对台湾有利,而且对更广泛的国际社会,特别是志趣相投的国家也有利,我们需要遵循这些准则。”他说。

澳大学拒绝经费诱惑 否决中共军事科研项目

阿德莱德大学的管理层表示,该校是澳洲从事国防研究最深入的大学之一,并对最近国际合作的本质性变化保持着警惕。图为阿德莱德大学一景。

澳洲的阿德莱德大学(Adelaide University)拒绝了一些提供丰厚研究经费中国科研合作项目,原因是这些合作项目可能与中共军事技术研究有关联。

据南澳《广告人报》报导,阿德莱德大学在递交给议会委员会的文件中表示,该校通过内部审核程序否决了这些合作项目,其中有的项目涉及的研究经费高达300万澳元。

能带来300万澳元研究经费的是一个关于先进材料的项目。该校调查发现,这些经费来自一家香港公司,该公司在中国有着深远的相关利益,甚至可能和洗钱或隐藏资产有关联,而且先进材料研究通常和军事用途有关。

第二个被阿德莱德大学拒绝的项目是一家深圳公司提出的关于计算机安全和稳定性的项目。这两个项目是在联邦政府出台严格法规打击外国干预之前被否决的。

而自从去年5月打击外国干预的严格法律实施后,阿德莱德大学又拒绝了5个合作项目。该校虽然没有透露被拒外国大学的名字,但表示由于这些项目涉及国防研究和核武器,该校认定这些属于高风险项目。

阿德莱德大学的管理层表示,该校是澳洲从事国防研究最深入的大学之一,并对最近国际合作的本质性变化保持着警惕。

该校还透露,他们应该是唯一一所成功续注国防工业安全项目成员资格的大学。

4月13日(周二),澳洲外交贸易部次长、前澳洲驻华大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呼吁阿德莱德大学的毕业生注意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

她表示,中共正在“挑战和破坏”原本已经商定好的国际准则,其中包括与澳洲商定好的规则。而今天的毕业生可能会受到相当直接的影响,因为这种影响会波及到澳洲乃至全世界的和平与繁荣。

而一天之前,澳洲前国防部长派恩(Christopher Pyne)在阿德莱德大学讲话时发出警告说,中澳可能在未来5年到10年之内爆发战争。她表示,她谈论的不是一场网络战争,而是一场会造成人员伤亡的真正战争。

加州教授:中共惧真相 袭香港法轮功真相点

4月12日,洛杉矶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洛杉矶中领馆前举行抗议活动。吴英年在集会上谴责中共雇凶接连破坏香港法轮功真相点、袭击法轮功学员的暴行。

近日,香港法轮功学员设立的真相点接连遭暴徒破坏;4月12日,承印香港《大纪元时报》报纸的新时代印刷厂,又遭袭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教授吴英年认为:“这些事情都是中共指使的明显犯罪行为,因为中共非常害怕事实真相被曝光。”

他指出,中共一直在制造谎言、诽谤法轮功,至今仍在凶残地迫害大陆法轮功修炼者,中共很害怕其所做的一切恶行被曝光。而《大纪元时报》又是一家以敢于报导不受中共审查的真实新闻而闻名的媒体,同样令中共畏惧。

据大纪元不完全统计,从4月2日至9日,香港各区至少有6个法轮功真相点,接连十多次遭到暴徒用尖刀破坏或袭击;还有的暴徒推倒年长的法轮功学员。

而4月12日清晨约4点,4名戴口罩的男子手持大锤闯入香港《大纪元时报》印刷厂,砸毁印刷机设备,还向设备上倾倒混凝土块,同时毁掉多台电脑和印刷机的中央控制台。

针对这一系列的恶性事件,吴英年说:“中共是最怕真相的,中共靠着狡辩和洗脑,一直在给人洗脑,包括用所谓的‘爱国’名义。这次它们(中共)终于是按捺不住了,而且是用黑社会很下流的、残暴的手段进行破坏。”

中共打压法轮功真相点无合法依据

自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全球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在各自国家的旅游景点设立真相点。

吴英年认为,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点主要讲两方面的事实:一是澄清中共炮制的诬蔑的谎言,另外一个就是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他表示:“中共一直在诽谤法轮功修炼者,例如自焚,完全是中共自导自演的,再栽赃到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还有就是什么(编造)1,400例(死亡案件)、所谓的围攻中南海。其实所谓的围攻完全是法轮功学员和平的、合理合法的依法上访。这些谎言完全都是为了煽动仇恨,为了给中共的迫害提供借口。”

另一方面,他说:“真相点也在揭露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非常残忍的迫害。到今天为止,有名有姓的、有案可查的,有细节的就已经至少有4,641位大陆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很多人是被中国大陆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场所用酷刑折磨致死,这种迫害一直在持续。”

“过去二十多年来,法轮功修炼者只是在告诉民众这些基本的事实。”他说,讲述这些事实是公民最起码的言论和信仰自由。就算中共去年在香港通过所谓的“港版国安法”,都不能用其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借口。“因为法轮功学员说的都是事实,不涉及任何国家政权的问题,所以中共就用了土匪行径打压。”

呼吁世界共同谴责 制止中共暴行

吴英年说:“法轮功学员都是与人为善的,可以说是与世无争,对任何人都是无冤无仇,包括和黑社会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为什么黑社会会攻击法轮功呢?这明显就是中共在指使。”

早前,香港还出现过一个中共红色组织“香港青关会”。该组织自2012年成立后,就对香港法轮功学员设置的真相点及其它活动进行侵扰和破坏。根据总部位于美国的追查国际(WOIPFG)发表的公告指出,“香港青关会”是中共“610办公室”操控的中共官方机构,是中共在香港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去年年底,“香港青关会”正式解散。但解散后不久,香港就发生了此次的一系列恶性事件,吴英年说:“共产党就是一个黑帮组织,它们已经做惯了这种事情。在中国大陆,警察直接就像土匪一样,没有任何搜查证,就可以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家里去文革式的打、砸、抢。香港的今天已经内地化了,但中共好像还要保持一个表面的假象,所以就唆使匪徒、香港黑社会去搞事,这个太明显了。”

吴英年强烈谴责中共指使暴徒行恶,同时也希望各国政府及公众能够关注、共同制止这种暴行。

他说:“我们也在这里正告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应该去追究制造这次暴行的这些罪犯。香港警方如果还有一些起码的职业道德和良知,就应该立即调查这件事情,将凶手捉拿归案!”

贾跃亭被罚2.4亿后 再遭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贾跃亭被当局处罚2.4亿元人民币之后,再被终身禁止进入中国证券市场。

乐视网及其实际控制人贾跃亭4月12日被中共当局分别处罚2.4亿元人民币,第二天官方宣布贾跃亭被终身禁止进入中国证券市场。目前贾跃亭人在美国,中共发布这些消息之前,贾跃亭的美国电动车公司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上市文件,计划今年第二季度在纳斯达克上市。

中共证监会网站4月13日发消息说:“贾跃亭违法情节特别严重,近日证监会决定:对贾跃亭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前一天,乐视网发公告说,证监会指乐视网存在从2007年至2016年财务造假等行为,证监局对乐视网处以2.406亿元人民币罚款,对贾跃亭处以2.412亿元人民币罚款。

根据大陆媒体的消息,贾跃亭对罚款一事尚未做出回应,对进入证券市场一事回应称“证据不足”、“应对其从轻处罚”。

2017年中共证监会十多名发审委前委员被抓的时候,官方指该事件涉及乐视网IPO的问题。当时贾跃亭回应说,“这是与乐视网无关的案子。”“乐视网IPO100%没有造假。”

贾跃亭2004年创办乐视网,2017年辞去乐视网CEO职务,前往美国。当时贾跃亭说,赴美的原因是为乐视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在美进行融资,将于两周后回国。但至今尚未回国。

大陆媒体引述业内人士的分析说,如果贾跃亭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会被法院强制执行。但如果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则无法执行,因其多年不在大陆,怎样执行尚不明朗。

引发业界关注的是,中共官方宣布处罚贾跃亭之前,贾跃亭的美国FF公司刚刚发布利好消息——FF公司于4月5日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S4上市文件,意味着FF公司预计于第二季度登陆美国纳斯达克的计划进入了倒计时。

今年1月28日,FF公司宣布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PSAC)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合并,随后将在纳斯达克上市,计划融资10亿美元。

FF公司4月5日提交的上市文件显示,PSAC公司董事会高度认可FF的公司愿景、管理团队、高端技术以及FF拥有的超800项智能电动车专利,文件还披露了1.16亿美元的供应商信托持股计划。

贾跃亭被处罚的时候,也正值中共当局密集处理科技企业之际。

本周以来,当局首先宣布阿里巴巴“违反反垄断法”,开出183亿人民币的罚单,并第三次“约谈”蚂蚁集团,要求其变成金融控股公司,完全接受官方监管;随后,34家互联网平台被当局召集开会,并被限期一个月“整改”,否则重罚。

自由亚洲电台4月13日引述旅美经济学者郑旭光的分析说,中共当局可能会对这些企业进行变相国有化,收紧控制。这对于消费者来说,用户体验的提升可能会停滞,也就是说互联网平台生态可能会开始冻结、萎缩,它的发展会举步维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