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4/22 美新印太司令被确认 曾忧中共侵台迫在眉睫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美新印太司令被确认 曾忧中共侵台迫在眉睫

• 霍利:巨头公司想要控制我们 需打破垄断

乔文罪成后 美司法部对市警局展开民事调查

• 陷恐惧绝望 中共不顾国际谴责将香港内地化

前所未见 摄影师南极幸运拍到金黄色企鹅

涉搜集儿童个资 TikTok恐面临巨额赔偿

胡锡进争夺泡菜 韩国人空前反对中共

美军高官:中共在吉布提扩建军港 可容航母

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诠释堕入暴政的过程

•【军事热点】韩国新型战机 开启防务新时代

以下是详细内容:

美新印太司令被确认 曾忧中共侵台迫在眉睫

周三(4月21日),美国联邦参议院无异议确认阿基里诺(John Aquilino)海军上将担任美军印太司令。

周三(4月21日),美国联邦参议院无异议确认阿基里诺(John Aquilino)海军上将担任美军印太司令。阿基里诺曾在参议院提名听证会上表示,中共入侵台湾的威胁是严重的,且比许多人所理解的更迫在眉睫。

自2018年起,阿基里诺担任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他将从现任美国印太司令、海军上将戴维森上将(Philip Davidson)手中接过美军在印太区域负责人的位置。在与中共对抗日益激烈的当今,阿基里诺将领导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军事活动。

同日,美国总统拜登提名目前担任国防部长特别助理、负责国防部中国工作小组的瑞特纳(Ely Ratner)出任国防部印太事务助理部长。瑞特纳被视为对中共鹰派人物。

在3月23日的确认听证会上,阿基里诺对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表示,中国(中共)认为恢复对台湾的控制是其“第一要务”。

他也不同意戴维森最近的言论,即中共可能在六年后尝试进攻台湾。他告诉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我认为,这个问题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迫在眉睫,我们必须认真对待。”

阿基里诺说,威胁如此之大,以至于美国需要执行一项拟议的270亿美元计划,以“在短期内和紧急情况下”加强美国在该地区(印太和台海)的防御。

他强调,中共若侵犯台湾,从军事角度看,台湾所处的战略位置至关重要,全球2/3贸易可能因此受到影响;其次将损害美国对台湾、日本、韩国和菲律宾等亚洲盟国的信誉。

瑞特纳和目前担任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官的坎贝尔曾在2018年于《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期刊撰文说,美国正面临现代历史上最活跃、最强大的竞争对手,要正确因应这一挑战,就必须重新思考对华政策。

近几个月来,中共加紧了针对台湾的军事活动,几乎每天都派出军机侵入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ADIZ)。4月12日,中共派出包括战斗机和核轰炸机在内的25架军机进入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入侵事件。中共军方4月初还宣布,中共海军的航母编队在台湾周边的训练将会常态化。

台湾被普遍认为是最有可能引发一场潜在的美中战争的导火索。

霍利:巨头公司想要控制我们 需打破垄断

2月26日,美国联邦共和党参议员霍利在CPAC大会上发表讲话。

周二(4月20日),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在电视上呼吁共和党减少对巨头公司的依赖。同时他敦促,打破那些对美国政治拥有过多权力,并寻求“管理我们的民主”的巨头公司。

霍利是在“福克斯新闻黄金时段”(Fox News Primetime)节目中发表上述言论的。当时他被问及,对于一些巨头公司试图对热点政治问题施加影响的看法,比如它们最近对乔治亚州选民诚信法案的抵制。

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本·多梅内克(Ben Domenech)问道:“我们能做些什么,来让这些公司放弃参与这些文化战争问题?这些问题在美国人的生活中引起了如此大的分歧。”

霍利回答说:“我认为,毫无疑问,这些巨头公司在美国社会中拥有了太多的权力,在美国政治中拥有太多的权力,他们想要管理我们的民主……这是底线问题。他们想管理我们的政府。”

霍利补充说:“而答案是,对于它们中的许多来说,我们必须打破它们。”

今年4月初,霍利提出了一项名为“21世纪反垄断法案”(Trust-Busting For the 21st Century Act)的立法。该法案将禁止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公司进行所有并购,授权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禁止“数字主导公司”收购潜在竞争对手,并迫使那些在反垄断诉讼中败诉的公司,丧失其在垄断行为中获得的利润。

霍利在4月12日的声明中说:“一小群觉醒的巨头公司,控制着美国人可以购买的产品、美国人可以接收的信息,以及美国人可以参与的话语权。这些垄断势力控制着我们的言论、我们的经济、我们的国家。他们能够控制,只是因为华盛顿帮助和怂恿了他们对无尽权力的索求。”

他补充道:“巨头公司想要管理这个国家,而华盛顿很乐意让它们这么做。是时候打破他们、恢复竞争了。”

霍利关于“觉醒企业”的说法,也呼应了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的言论。麦康奈尔在4月初表示,商界领袖打击乔治亚州选举诚信法的做法是愚蠢的。该法案的批评者声称,该法对投票设置了不公平的障碍;而其支持者则认为,该法使选举更加安全。

麦康奈尔在家乡肯塔基州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说:“(巨头公司)介入一个极具争议问题的做法,是相当愚蠢的。”

麦康奈尔发表上述言论之前,美国公司、企业界对该选举改革努力进行了介入并表态。包括贝宝(PayPal)、陶氏化学(Dow)、微软(Microsoft)和优步(Uber)在内的200家公司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表示反对这项他们认为会加大投票难度的法案。

雅诗兰黛(Estee Lauder)、惠普(HP)、领英(LinkedIn)和李维斯(Levi’s)等公司的高管在声明中表示:“在全国数十个州,有数百项法案可能会使投票变得更加困难。”

这些商界领袖写道:“我们呼吁每个州议会和国会的民选领导人跨界合作,确保每个符合条件的美国人都有轻松地投票、充分参与我们的民主的自由。”

麦康奈尔说:“不要在这些大战中偏袒任何一方。如果企业成为极左派暴徒从宪法秩序之外劫持我们国家的工具,将招致严重后果。”

霍利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共和党结束对美国企业(尤其是跨国全球主义企业)的财务依赖,是“绝对至关重要的”。

他说:“多年来,我们的选民一直告诉我们,他们不喜欢属于我们的工作机会被转移到海外。他们不喜欢这些企业行事方式,一方面向中国(中共)卑躬屈膝,而转过身来,却作为最严重的冒犯者训诫美国人,对他们进行有关国内社会正义的教育。”

霍利说:“我们的政策不会以他们为基础。现在是我们倾听选民意见的时候了。”“我们必须对这些巨头公司本身采取强硬态度。对于那些垄断企业,我再说一遍,它们应该被打破。”

乔文罪成后 美司法部对市警局展开民事调查

2021年1月7日,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皇后剧院,联邦法官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在被当选总统拜登提名为下一任美国司法部长后发表讲话。

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周三(4月21日)宣布,司法部已开始针对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Minneapolis Police Department,MPD)警察的行为展开民事调查。

加兰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该调查将确定,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是否采取了“违宪或非法的治安模式及行为”。

来自司法部民权司和明尼苏达地区检察官办公室的律师和其他人员,将参与该调查。

据司法部称,调查范围将包括,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的警察,是否有过度使用武力的模式或做法;包括在抗议期间,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是否具有歧视性行为;以及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对待患有行为健康障碍者的做法是否非法。

加兰说,调查人员将彻底检查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的警务工作,对包括政策、培训、监督和使用武力等方面进行调查。

这些新宣布的调查属于联邦民事调查。加兰说,在调查结束后,将公布一份公开报告。他希望与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达成和解协议,避免如果有系统违宪或非法执法被发现后,出现进一步违规。

2020年5月,前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宣布对46岁的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展开联邦刑事调查。

巴尔在当时的一份声明中说,该刑事调查将确定,是否有任何民事权利受到侵犯。

《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联系了明尼阿波利斯市长办公室和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请其就此发表评论。

明尼阿波利斯市检察官吉姆‧罗阿德(Jim Rowader)告诉《大纪元时报》:“市政府欢迎今天宣布的联邦调查,并已开始与华盛顿DC和明尼苏达州的司法部小组合作,帮助他们迅速组织和进行这项调查。”

加兰是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前警官德里克‧乔文(Derek Chauvin),在弗洛伊德案中被定罪一天后,宣布这一决定的。

陪审团判定乔文犯有二级杀人罪(second-degree murder)、三级谋杀罪(third-degree murder)和二级过失杀人罪(second-degree manslaughter)。

最严重的指控是二级杀人罪,最高可判40年监禁。

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于2020年5月25日,当时他被乔文和另外两名警官拘捕。弗洛伊德因涉嫌在附近的Cup Foods食品店使用假钞而被接到报案的警察拘留,但他拒绝被警察们安置到一辆巡逻车的后座。

在据称是他使用假钞的商店旁,在与警察的一阵肢体冲撞后,弗洛伊德最后被乔文和其他警官按在警车旁的地上制服。

据称,乔文用膝盖压住弗洛伊德的肩膀和脖子9分29秒。弗洛伊德曾抱怨说他无法呼吸,并最终停止了呼吸。之后,他被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在那里他被宣布死亡。

现年45岁的乔文于2001年加入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他与另外三名参与逮捕弗洛伊德的警官一起被解雇。其他三名涉案警官托马斯‧莱恩(Thomas Lane)、亚历山大‧库恩(J. Alexander Keung)和杜涛(Tou Thao,音译)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接受审判,罪名是协助和教唆谋杀罪(aiding and abetting murder)。

(扎卡里‧斯蒂伯[Zachary Stieber]对此文亦有贡献。)

陷恐惧绝望 中共不顾国际谴责将香港内地化

2019年12月1日,香港民众举行“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大游行活动。游行人士手举“天灭中共”标语。

4月19日,美国国会通过“130号”决议案,谴责中共和港府继续侵犯香港人民的权利和自由。近年来随着中共对香港自治、民主自由的破坏,国际社会进一步加强了对中共的谴责与制裁。

中港人士分析,近日香港将包括资深律师李柱铭、何俊仁、黎智英在内的一批资深民主派人士判刑,标志港人从此告别“游行示威自由”。中共因恐惧绝望,不顾国际社会谴责、制裁要将香港彻底变为一内地城市。同时,中共在香港、大陆高调推行洗脑教育,也凸显其政权处于垂死挣扎状态。

资深媒体人:从此港人“告别”游行示威自由

4月19日晚当地时间,美国国会通过“130号”决议案,谴责中共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继续侵犯香港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决议案呼吁释放因“港版国安法”而被捕的香港民主人士与政治家,并鼓励美国与其它同盟和合作伙伴帮助港人得到保护,支持在国际法庭对北京政府不遵守中英联合声明法律承诺的诉讼,继续对中共及港府官员制裁等。

“130号”决议案是中共近期对香港一批资深民主派人士判刑后,美国采取的最新动作。

香港资深媒体人蔡咏梅向大纪元表示,因“8.18流水式集会”事件,领头的李柱铭、何俊仁、黎智英等全部被判有罪,他们是香港的精英,有的是资深律师,他们一辈子为社会公益服务的。说他们有罪很荒诞,让人很愤怒,简直是不能想像。

她强调说,“几十万人游行非常和平,没有任何的暴力行为。这是现代社会人民行使自己公民权力的和平行为,没有任何可以指责的。”

“这是当局杀鸡儆猴,借他们这些人头,在树立权威似的恐吓,让大家人人自危,通过这样剥夺你的自由,从此香港人就‘告别’和平示威的自由。”

北京时局观察员:中共视香港为反共基地

近日香港大学学生会就校园推国家安全教育一事公开致信校长,认为这是以国家安全为幌子执行“政治任务”,“断送院校自主”,“愧对学士先贤”,也是“向政权折腰,甘作傀儡,扼杀学术”。

4月18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刊文批港大学生会“抹黑国安教育”,香港的教育非改不可了,甚至威胁要“去除象牙塔中的‘恶瘤’,让毒教师、毒学生会失去存身之所”。

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向大纪元表示,现在中共要让香港内地化,所以教育系统成清理的重要对象。学生会在中共眼里都是反对派,他们组织学生各种抗争,所以学生会面临要么被解散、要么被改组,让那些忠于中共的学生来掌控。中共也会对它们认为不可靠的教师进行清洗,也不再有任何遮遮掩掩。

他认为,对中共而言,香港一直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反共基地、桥头堡,所以它现在必须要炸毁桥头堡,并认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使香港内地化,“它们认为这样才能够安全。它们认为安全是第一位,所以强推香港国安法,使香港更加内地化。”

北大学生:中共对港人整体感到恐惧和绝望

北大的吴同学认为,中共在香港强推《国安法》、阉割选举和推行所谓国安教育,其实已是它们对香港整体感到恐惧和绝望的表现,已经不惜撕破脸皮霸王硬上弓了。

他强调,“这也反映出它们在香港问题乃至自身政权稳定性方面有极大的不安全感。但是中共这种蛮横无耻的做法并不会真正解决香港尖锐的社会矛盾,也消灭不了当地民众的抗共意志,反而会给中共自己制造一个更大的火药桶,加速中共的覆灭。”

不只在香港推行国安教育,中共还下令让大陆民众高唱共产党好,在大陆全面展开所谓“爱国主义教育”运动。

大陆网络作家黄先生对此表示,“现在中共高调洗脑是图穷匕见,对于不听话的人只想杀光光,用这种方式搞人身迫害,抓捕关押,对人民进行灭口,它已经到了疯狂的状态了。”

“有一句话‘上帝想要谁死亡,就要谁先疯狂。’它们这样子说明这个政权濒临崩溃,处于垂死挣扎的疯狂状态。”他说。

前所未见 摄影师南极幸运拍到金黄色企鹅

比利时野生动物摄影师亚当斯(Yves Adams)在为期两个月的南极洲和南大西洋探险中偶遇罕见的黄色企鹅。图为南极南乔治亚岛上的一群企鹅。

大家印象中的企鹅,大抵都是黑白色。而比利时一位野生动物摄影师近日发布了一张千载难逢的作品,照片中的企鹅竟然是黄白相间,令人啧啧称奇。

现年43岁的亚当斯(Yves Adams)是一位风景及野外生态摄影师,早前在美国亚特兰大举办一个为期两个月的展览,展出了部分在南极南乔治亚岛(South Georgia)上拍摄的照片,那里是南极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

2019年12月,亚当斯带领一支摄影队穿越南极洲和南大西洋,展开为期两个月的探险活动。他们一行人在北部的索尔兹伯里平原(Salisbury Plain)登陆,准备拍摄那里聚居的12万只国王企鹅(King penguin)的壮观场面。

南极的索尔兹伯里平原栖息着约12万只国王企鹅。(Liam Quinn/维基百科

正当他们卸下安全设备的时候,亚当斯突然在企鹅群中发现了一只不同寻常的生物,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只长着明亮金黄色羽毛的企鹅在晃动,在一群企鹅中格外醒目。(请点击查看照片)

他说:“我以前从未见过或听说过黄色的企鹅,那是12万只企鹅中唯一的一只。当它出现在眼前时,大家都‘疯’了,马上扔掉安全设备,拿起了摄影器材。”

亚当斯开心地说:“我们真的很幸运,这只罕见的企鹅正好‘降落’在我们身旁,而且我们的视线也没有被其它动物阻挡。因为海滩上动物特别多,我们也几乎寸步难行,如果它距离我们50米之外,我们就无缘捕捉到这么珍贵的画面。”

这只企鹅的头和颈部呈现金灿色,胸部淡黄,翅膀边缘及腿部则是人类皮肤似的珊瑚色。亚当斯推测,这只独特的企鹅可能是患有白变症(leucism),一种无法产生色素的生理异变,体内缺乏黑色素,使其毛色苍白或斑驳。

科学家研究指出,国王企鹅会用黄色素来吸引异性,而这种黄色素很可能是企鹅自体合成的。但它不同于已知的五种鸟类羽毛色素的任何一种,代表了新的第六种羽毛色素。

但目前,尚不得知这只黄色企鹅在群体中是否更受欢迎,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是极其稀有的。

涉搜集儿童个资 TikTok恐面临巨额赔偿

TikTok及其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恐将面临数十亿英镑的赔偿要求。

中国影音软体TikTok及其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恐怕将在伦敦高等法院,面临数十亿英镑的赔偿要求,他们遭指控搜集数百万欧洲儿童的私人数据。

诉讼案要求TikTok删除所有儿童用户的个人资讯,如果诉讼成功,每位儿童可能获得数千英镑赔偿。

路透报导指出,领导这起集体诉讼的英国前儿童事务专员朗菲尔德(Anne Longfield)表示,自2018年5月25日以来,使用TikTok的每位儿童,都可能被TikTok非法搜集个人资讯,并供未知的第三方使用。

一名12岁女孩以匿名方式提出集体诉讼,朗菲尔德代表该女孩出庭。朗菲尔德提到,父母和孩子都有权利知道个人资讯,包括电话号码、位置及影片正被非法搜集。如果索赔成功,受影响的儿童每人可能得到数千英镑。

TikTok一名代表说,保护隐私和安全是该公司的首要任务,公司有健全的政策、流程和技术来帮助保护所有用户,尤其是青少年用户,“我们认为这些指控没有根据,并打算为这项行动进行辩护。”

TikTok在欧洲约有1亿用户。原告指控TikTok在没有充分的安全措施、透明度、监护人同意,或合法权益的情况下,非法搜集青少年用户个资,违反英国和欧盟的《数据保护法》。

胡锡进争夺泡菜 韩国人空前反对中共

韩国泡菜

整个韩国社会的反共情绪日益高涨,韩国民众从强烈抵制具有中国风格的电视剧,到“谁是泡菜宗主国”,再到反对中共透过“东北工程”改写韩国历史。两国从媒体上的口水战,引发逾62万韩国人致信韩国政府,反对在江原道设置唐人街

最近,韩国SBS电视台制作的《朝鲜驱魔师》因为内容扭曲史实,同时出现中国食物和道具,引发民众强烈反对。

《朝鲜驱魔师》的画面虽然是以朝鲜太宗为时代背景,但是剧中却出现了类似中国古装剧的服饰和道具。

在观众强烈的抵制下,这部斥资2,800万美元的电视剧在仅仅播出两集之后,就被下架了。播出这部电视剧的电视频道还对韩国观众道歉。

中共战狼近几个月来关于泡菜的言论,更让韩国民众情绪激动,激化了两国矛盾。

这场纠纷源于总部在瑞士的全球产业管理机构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公布了“中国泡菜的制作新标准”之后,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夸口说,这个标准证明,中国确定了泡菜的行业标杆,这也包括韩国泡菜。

美国之音引述澳洲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查尔斯(Peter Charles)的话说,泡菜事件显示“战狼”砸了自己的脚,北京选择一个没有外交价值、完全不必要的话题去打架,只会进一步损害其在南韩大众中的声誉,让本来愿意与中共合作的韩国官员的日子更加难过。

韩国国立外交院院长金俊亨(Kim Joon-hyung)说,他对北京的举动感到困惑,“你这样做事就无法成为全球领导人”,他说,“扭曲历史,认为泡菜是他们的食品,等等。”“你们有很长的历史,有自己的软实力。为什么如此小心眼?”

美国之音评论,中共的“战狼”外交策略,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惹怒韩国民众。近期两个民调显示,韩国人对中共的印象恶化。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显示,韩国人对中共持有负面看法的比例2015年只有37%。可是到2020年,这个比例翻了一番以上,上升到75%。

而另据韩国媒体近日报导,韩国有六十多万人联署,要求江原道取消兴建中国城。

该项目引起韩国民众强烈不满,截至4月21日凌晨,已有超过62.7万人联署,要求当局撤销该项目。按照规定,联署人数超过20万,韩国政府必须做出回应。

美军高官:中共在吉布提扩建军港 可容航母

吉布提(Djibouti )港口。

美军一名高级指挥官说,中共在吉布提扩建军港,规模之大足以容纳航空母舰靠港。美国有必要在吉布提、在非洲继续投入资金,以应对中共挑战。

美国之音报导,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史蒂芬‧汤森(General Stephen Townsend)周二(2021年4月20日)出席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期间他表示:“中国(中共)对我们来说是一大隐患。它们在非洲大陆各地无所不在。它们在下很多赌注。它们正在那里投下大笔资金,兴建许多关键的基础设施。”

周二的听证会是美国国会审议年度国防预算的一部分,旨在帮助议员们做出艰难的权衡与选择:一方面美军需要足够资源应对各项重大安全挑战,另一方面需要为推进重大国内政策而拨款。

军委会主席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议员主持当天的听证会。他在开场白中说,中共和俄罗斯正在非洲大陆战略性投资,采取措施提高对美国的优势。他希望了解美军如何在非洲部署资源,以抗衡中俄在那里的影响力。

军委会共和党领导人罗杰斯议员说,中共在吉布提的军事基地距离美军基地只有几英里,这令人忧虑。他说,为应对中共的挑战,美国有必要在吉布提、在非洲继续投入资金。

中共于2017年正式启用其在吉布提的军事基地。这个基地地理位置险要。它紧邻亚当湾红海入口处,是通往苏伊士运河和地中海海上运输的一个要塞。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非洲项目主任贾德‧戴佛蒙特(Judd Devermont)曾表示,中共在非洲的军事参与是其“一带一路”整体战略的一部分。如果美中发生冲突,中共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基地可能使美军进入非洲地区和采取行动的能力受到箝制。

五角大楼曾说,国防部将确保美军非洲司令部具足资源,以应对中共在非洲大陆的恶意企图。

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诠释堕入暴政的过程

1850年泰奥多尔·夏塞留(Théodore Chassériau)绘制的“亚历克西斯·德·托克维尔肖像(Alexis de Tocqueville)”。

法国人亚历克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在他的开创性著作《美国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的结尾处,提出了一个惊人的预言,即民主体制如何能够轻易地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暴政之中。

近两个世纪后,如果说他的“预言”尚未实现的话,似乎每天都越来越接近实现。

他的“预言”以下面这个振振有词的论断开场:

“我曾在美国我所在的州注意到,一个类似美国模式的民主社会国家,可以异常轻松地为专制主义的建立敞开大门……如果在现今的民主国家建立专制主义,它可能会呈现不同的特点。它会表现的更加广泛和友善。尽管不折磨人,但它却会让人堕落。”

在美国人的思想和言论中,自由是一个很正常的概念,以至于我们的制度可以“异常轻松”地变成暴政,这让我们感到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托克维尔对此做了诠释。

他描述了一个自古以来从未见过的繁荣和奢华的社会。但与此同时,大量的民众“自暴自弃、不安分地寻找那些填满灵魂的琐碎、庸俗的快乐。每一个人几乎都与其他的人完全隔绝。他只存在于自我当中并且只为自己而存在。”托克维尔预言到。

社会隔绝:打勾。

在这隔绝的一大人群之上,存在着“一种巨大的保护力量,只有它在负责照管这群人的享受和看管着他们的命运”。托克维尔把这种权力(政府)描述为一种反向的父权制。父亲们毕竟还是要“培养男子成为男子汉”,但这个政府“只想让他们(公民)永远处于童年状态”。

缺乏成熟度,更加幼稚:打勾。

你看,这个娱乐的社会,其精神核心已消亡。“这个政府希望公民自我享受,而且前提是他们只考虑享乐。”托克维尔宣称。但这里有个问题:“政府心甘情愿地为他们的幸福而努力,却希望成为他们幸福的唯一提供者和判断者。”这个政府提供甚至预测他们的需求,保障他们的快乐,指导他们的行业。托克维尔用刺耳的话语说,它的最终目的是“让他们完全不屑于思考,也免除生活的烦恼”。

智力低下和肤浅:打勾。

最终的结果是,日常选择的自由日复一日地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因为国家“逐渐去除每个公民原本具有的自主权”。

社会充斥着法律、规则和条例,监管着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即使是雄心勃勃的企业家也难以突破,托克维尔已经预见到了这一点。这张规章制度的网“虽然没有打垮人们的意志,但它却能弱化、扭曲、控制人们的意志。尽管它不暴虐,但它抑制、压抑、榨取、扼杀、消磨了许多努力,最后使国家沦为由政府作为牧羊人的一群胆小而勤劳的动物而已。”

窒息性的经济法规:打勾。

这样的体制似乎与民主的制度背道而驰。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民主原则的本身才催生了这样的体制。“他们从中得到了安慰”,托克维尔观察到这些未来的公民,“他们从被监督中得到了安慰,认为是他们选择了自己的监督者。”换句话说,因为表面上他们通过投票选择了政府,所以他们并不害怕政府侵犯了自己的自由。毕竟(这政府)在他们看来是他们选举制造出来的。

但托克维尔的看法恰恰相反。这样的政府不是人民的制造物,倒是政府逐渐让人民成为它的制造物。政府对人民生活方方面面的管制“逐渐抹杀了他们的思想,削弱了他们的精神”。

结果,人民把自己越来越多选择生活方式的能力下放给了这个体制,他们依赖体制为自己做出决定和供给已远远超越了他们对自己的依赖。

是的,他们保留了投票权。但是,托克维尔在他整个职业生涯中可以说是最有穿透力的发言中指出:

“的确,很难想像,已经完全放弃自治习惯的人,如何能够成功地选择那些管理他们的政府的人。而且没有人会相信,一个自由、充满活力和审慎的政府会从一个仆人国家的投票中脱颖而出。”

换句话说,不能指望一个不再管理自己的个体的民族会明智地选出管理他们的人。他们不再知道什么是自由、良性和明智的决择。因此,保留选票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他们所塑造的政府慢慢地但肯定地开始塑造他们。

日常生活对政府空前的依赖:打勾。

很怪异的是,托克维尔预言了煽动政客的兴起,他们会声称“他们所看到的缺陷与国家宪法的关系远远大于与选民的关系”。这不正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情况吗?人民被无休止地奉承,宪法却被不断地糟蹋。

托克维尔所描述的终止点令人不寒而栗:

“执政者的恶习,以及被执政者的无能,很快就会使它走向毁灭,人民厌倦了他们的代表和他们自己,就会建立自由的机构,或者很快就会恢复到对一个主人的俯首称臣。”

这是任何丧失了美德、丧失了对制度的警惕性、他们依附于这个政府却误以为他们控制着这个政府的人们不可避免的结局。

当到了这样的地步时,只剩下两个选择:恢复自由,或者进一步将权力整合到越来越少的人手中——甚至可能是一个人的手中。

我祈祷我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但恐怕我们比想像的要近得多了。

约书亚·查尔斯(Joshua Charles)是前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的白宫演讲撰稿人,《纽约时报》排名第一的畅销书作家,历史学家、撰稿人/代笔人、以及公开演讲者。他曾担任多部纪录片的历史顾问,并出版了一些书籍,主题从开国元勋到以色列,到信仰在美国历史上的作用,再到《圣经》对人类文明的影响。

约书亚·查尔斯还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2017年出版的《全球性影响圣经》的资深编辑和概念开发者,也是费城信仰与自由探索中心的附属学者。他是Tikvah和Philos研究员,曾在全国各地就历史、政治、信仰和世界观等话题发表演讲。同时他是一位音乐会钢琴家,拥有政府硕士和法律学位。

【军事热点】韩国新型战机 开启防务新时代

【军事热点】新型四代半战机将让韩国拥有一项值得自豪的国防装备,不仅提升韩国的武器自主能力,甚至提升韩国的主权地位。

4月9日,韩国公布了其4.5代战斗机KF-21的原型机。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韩国已开启新的独立防务时代,KF-21是韩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KF-21 Boramae是一种先进的多用途战斗机,为韩国和印尼空军设计,以取代其老化的机队。在韩语中Boramae意为年轻的鹰。

这款战斗机65%的技术来自韩国,使韩国成为世界上第八个掌握研制先进战斗机所需技术的国家。韩国已设定新的目标,即到2030年代成为世界第七大航空制造商。

韩国技术人员领导了KF-21开发的所有阶段。在这个过程中,韩国实现了KF-21战斗机关键设备的国产化,包括主动电子扫描阵列雷达。文在寅向领导该项目的韩国航空工业公司(KAI)的技术人员表示敬意。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花了近20年时间,至少592亿美元开发F-35战斗机。2016年1月开始实施该项目的韩国航空工业公司,以不到六分之一的预算,仅5年时间就成功地拿出了KF-21原型机,其研发周期之短令人吃惊。

KF-21预计将于2022年进行首次试飞。发布仪式上展示了首架原型机。另外还有3架单座型和2架双座型将参与测试飞行。首批战机将于2026年交付。计划在2028年前,向韩国空军交付至少40架,2032年达到120架。

KF-21是一款中型、具有一定隐身能力的战斗机,气动布局与F-22战斗机非常相似,采用两台美国通用电气公司航空集团生产的F414-GE-400K型涡扇发动机。最大飞行速度1.8马赫、最大载弹量7.7吨。武器系统采用美国M61火神航炮和中短程空对空导弹,与欧洲合作开发的有源相控阵雷达,弹射座椅来自英国的马丁.贝克公司。

KF-21战斗机共有10个武器挂点,每个机翼上各有3个,机身下有4个。为了强化武器挂载能力,没有设置内置弹舱,仅采用机身半埋式挂架和机翼挂架,牺牲了部分隐身性能。雷达反射截面积(RCS)与欧洲的台风战斗机相当。但随着项目后续的升级工作会大幅改善其雷达反射信号特征。

KF-21战斗机单机价格预计为6500万美元。韩国空军已经订购120架,并计划在2032年前全部投入现役。韩国空军期待用KF-21战斗机替换陈旧的F-5E/F虎式战机、F-4鬼怪式战机以及部分服役时间较早的KF-16和F-15K战机。此外,KF-21战机还将与韩国当前从美国采购的60架F-35A隐身战机形成高效互补。

这款“四代半”战斗机将让韩国拥有一项值得自豪的国防装备,将提升韩国的武器自主能力,甚至提升韩国的主权地位。该机一旦实现装备,将给韩国带来战略优势,减少韩国对进口技术的依赖。由于北朝鲜的存在,韩国是一个真正面对战争风险的国家,KF-21战斗机将为首尔提供投射力量的主动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