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4/24 中共气候承诺再被打脸 被发现污染数值造假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中共气候承诺再被打脸 被发现污染数值造假

阿拉巴马农工大学关闭孔子学院 美议员称赞

美十个州起诉拜登 挑战“气候危机”行政令

曾慧燕:我曾在世贸大楼专访李洪志先生

SpaceX载4名宇航员前往国际空间站

民主党党鞭绕过安检进众院被罚5千美元

中共外交部对美国抗共法案跳脚 红二代回击

【名家专栏】民众呼唤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忧投资者不支持加税?白宫拒绝置评

新防疫法引争议 德媒:送给极端分子的礼物

以下是详细内容:

中共气候承诺再被打脸 被发现污染数值造假

3月15日,北京市被漫天黄沙笼罩,空气污染已达严重污染水平。

周四(4月22日)当习近平参加全球气候视频峰会,力图通过气候会议来扩大国际影响力之时,前一天,美国科研机构发表文章,揭露中共提供的空气污染数字涉嫌造假。外界认为,这让习近平高调的“气候外交牌”再次尴尬。

福克斯新闻报导,根据哈佛大学和波士顿大学研究人员联合进行的一项新研究,中共的空气污染数据可能是在地方官员的操纵下炮制出来的。

这项研究发现,中国的北京、沈阳、上海、广州和成都这五个城市提供的官方监测站数据,与美国大使馆搜集的数据之间存在“重大差异”。

哈佛大学的杰西‧特瑞尔(Jesse Turiel)和波士顿大学的罗伯特‧考夫曼(Robert Kaufmann)研究了从2015年1月至2017年6月间期间,中国地方城市和美国使馆对PM2.5的测量记录,PM2.5被认为可能是导致肺癌,哮喘和心脏病相关的颗粒物。

他们发现,在空气高度污染的时候,双方对这几个城市的检测数字就会出现差异。这表明,“当地空气质量较差时,(中共)政府控制的监测站就有目的地少报污染程度”。

该报告是在周三(世界地球日)发出的,第二天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拜登总统的气候峰会。中共官媒自称习近平将参加在线活动并“发表重要讲话”。

2011年,北京因为官方的污染读数严重低估,而遭到公众的强烈抗议。美方当时每小时发布基于PM2.5的空气质量报告,而当时中共环境保护部发布的空气质量数据,只包括对直径最大为10微米颗粒进行的监测,这完全掩盖了中国空气问题的真实情况。

在抗议声中,2011年12月30日,中共环境部门通过新修订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PM2.5正式纳入中国大陆环境空气质量监测范围,并启动了若干PM2.5空气质量监测站。

然而这份哈佛大学和波士顿大学的新报告发现,尽管中共承诺要进行改变,包括要求城市每小时报告污染数值,但中共官员们仍在编造数据。

报告中写道,这种窜改数据“只是以不同的、更难以检测的形式出现的”,以前中共官员是围绕一个特定数值来编造数据,现在是在污染浓度高的时候“人为拉低”数字。

研究分析,中共地方官员之所以竞相低报,是为了以免官位不稳。这跟北京政府的作法有关,比如,中共在没有提供更多资源或财政支持的情况下,就把控制污染的压力和责任转给地方官员,加大了对污染严重城市官员的处罚。

“当地官僚们为了向上级报告‘正确’的数值,面临巨大压力。有些人就跟其他地方官员互相勾结,或谎报数据。” 报告写道,“鉴于这些制度上的欺骗手段,外部观察员和公众经常对中共官方的空气污染数据持高度怀疑态度。”

阿拉巴马农工大学关闭孔子学院 美议员称赞

中共通过一系列课程和资金计划几乎渗透到美国教育系统的每一个部门,这些计划将中共的宣传带进美国课堂,旨在对美国的孩子进行灌输。图为北佛罗里达大学校区内的孔子学院办公室。

美国阿拉巴马农工大学执行委员会(Alabama A&M University)投票决定关闭孔子学院,此前联邦政府通知该大学可能会失去获得某些联邦资金资格。

阿拉巴马媒体集团(al.com)网站4月22日报导,这所大学的执行委员会上周六做出这个决定。孔子学院因与中共政府的关系,受到国会众议员莫‧布鲁克斯(Mo Brooks)的批评。布鲁克斯对阿拉巴马农工大学此举表示赞赏,并敦促也设有孔子学院的特洛伊大学(Troy University)也这样做。

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在4月6日给阿拉巴马农工大学校长安德鲁‧休吉恩(Andrew Hugine Jr.)的信中说,国防部不会向设有中国(中共)孔子学院的大学提供赠款、合同或其它资金。国会在2021年《国防授权法案》中禁止此类拨款。

布鲁克斯在回应阿拉巴马州农工大学决定的声明中说,这些机构(孔子学院)在美国校园里没有立足之地。

布鲁克斯说:“孔子学院不过是中共的宣传和间谍活动单位而已。”

“近一年来,我和其他爱国的阿拉巴马人呼吁阿拉巴马州农工大学和特洛伊大学关闭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孔子学院。上周末,阿拉巴马农工大学校董会表现出对国家的热爱和明智判断,投票决定关闭其孔子学院,并终止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他说。

布鲁克斯写道,“我对农工大学的决定表示赞赏,并赞扬他们的大学领导将美国列为第一。我敦促特洛伊大学跟随阿拉巴马农工大学以及数十家关闭孔子学院的其它爱国大学的步伐。中国共产党禁止美国在中国境内赞助支持自由、支持民主的机构。美国必须通过禁止中共在美国领土上从事间谍活动和宣传活动来进行回应。”

去年,川普(特朗普)政府指定华盛顿孔子学院美国中心为中国共产党的外国使团,这一指定意味着该中心必须向美国政府报告有关资金、人员、课程和其它活动的信息。

阿拉巴马农工大学的孔子学院于2016年成立。

阿拉巴马州议会共和党众议员汤米‧海恩斯(Tommy Hanes)正发起一项法案,禁止阿拉巴马州公立大学开设孔子学院。

海恩斯说:“这是保护我们的自由,且自由不受共产党统治世界议程影响的一步。”

阿拉巴马州大学共和党联盟主席克林特‧里德(Clint Reid)也对农工大学的决定表示赞赏,并表示希望其它大学也能这样做。

里德说:“我们赞扬阿拉巴马农工大学通过关闭孔子学院,捍卫学术自由和国家安全。”

特洛伊大学周四在一份声明中证实收到了国防部的信。声明写道:“大学目前正在审阅这一请求,目前还没有对这封信和特洛伊大学孔子学院做出决定。”声明提到,国防部有关联邦资金禁令实施日期是2023年10月1日。

该大学的孔子学院在2007年开办。

作为对外宣传的“语言和文化中心”,由北京资助的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大学校园中充当中共宣传工具,扼杀学术自由,并因此受到审查。

根据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调查小组委员会的一份报告,这些机构的资金和人员主要由汉办提供。汉办直接受中共控制。

根据全美学者协会(NAS)的数据,截至3月25日,美国目前共有50所孔子学院,包括8所计划关闭的。其中,44所在美国高校,1所在私立教育机构中国研究院(China Institute),还有5所在K-12公立学区。

另外,根据NAS的数据,迄今为止,已有74所这样的机构已经或正在关闭。

美十个州起诉拜登 挑战“气候危机”行政令

2020年1月22日,路易斯安那州首席检察官杰夫‧兰德里(中)在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美国的十个州正在起诉拜登总统,因为他下达了行政命令,要求所有联邦机构着手解决他所说的“气候危机”。

拜登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签署了这项行政令。该命令称,联邦政府“必须推进环境正义”,以及努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增强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能力”等。

周四(4月22日),这位民主党总统公布了他的气候议程的新阶段,誓言美国将在203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半。

路易斯安那州司法部长杰夫‧兰德里(Jeff Landry)就此警告说,如果不加以挑战,拜登的命令可能会摧毁一系列行业。兰德里领导着路易斯安那州向联邦法院提起的这起跨州诉讼。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乔‧拜登的行政命令应该让每个美国人感到警惕。如果不加以制止,总统可能会利用这种破坏性的成本结构,来证明几乎任何事情的合理性。”“路易斯安那州为我们的国家提供了至关重要的自然和人造资源,并享有丰富而传奇的生活方式。从木材和食品到石油和天然气、化学和工业产品,再到娱乐体育精神和户外活动,我们经济和文化的几乎所有方面都受到了这种不合理政策的威胁。”

拜登的命令还要求联邦机构,估算三种温室气体的排放量,这份长达57页的诉状将之称为“SC-GHG估算”(SC-GHG Estimates)。

因为这些气体无处不在,所以这些估算可能与每一条联邦法规和一系列其它活动的成本/效益分析有关,还包括了从洗碗机到自动售货机等各个方面。

州司法部长在诉讼中警告说:“换句话说,联邦机构现在必须使用‘SC-GHG估算’,来计算美国及其公民每天遇到的几乎所有事物的监管成本和效益。这意味着,联邦机构将利用‘SC-GHG估算’,为每一项监管行动和“其它相关活动”来分配巨额成本,从而从根本上改变各州开展商业活动和美国人生活的方式。可以毫不夸张地说,‘SC-GHG估算’是历史上最广泛、可能也是最昂贵的联邦监管举措。”

他们还补充说,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对这些估算的使用没有遵循联邦法律要求的程序。拜登政府使用这些估算时也没有遵循这些程序。

拜登政府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原告要求法院命令联邦机构不要使用这些估算,并声明这些估算违反了法律,而且是具“任意性并变化无常的”。

阿拉巴马州、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肯塔基州、密西西比州、德克萨斯州、西弗吉尼亚州和怀俄明州的司法部长,以及南达科他州州长克里斯蒂‧诺姆也加入了该诉讼。所有人都是共和党人。

在国会的另一个行动中,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奇普‧罗伊(Chip Roy)和科罗拉多州共和党众议员劳伦‧博伯特(Lauren Boebert)表示说,他们将试图推动就推翻拜登1月20日的行政命令和其它类似命令的立法进行投票表决。

罗伊在一份声明中说:“拜登政府愿意牺牲数以百万计的石油和天然气工作岗位,提高能源成本,摧毁我们的能源独立,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安抚热爱‘绿色新政’的激进分子。”“国会是时候停止他单方面对经济的破坏,把美国人民放在第一位了。在所有众议院共和党人都签署了这项协议之后,我期待看到,有更多我的民主党同僚,愿意保护美国的就业和能源安全。”

曾慧燕:我曾在世贸大楼专访李洪志先生

美国资深媒体人曾慧燕档案照。

在我38年的采访生涯中,历史机缘凑巧,风云际会,有幸见尽“风流人物”。岁月流逝,有些人与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印象不但不模糊,记忆反而越来越鲜明。

大约在1999年6、7月左右,我在曼哈顿世贸双子星大楼一号楼专访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尽管双子楼在2001年9月11日发生恐怖袭击事件,轰然倒塌,但当时一幕迄今仍历历在目。

今年是1999年“四二五法轮功中南海上访事件22年周年纪念。这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后,规模最大的一次民众集体上访事件,引起北京当局极大关注和不安。

法轮功学员当时上访,是因为“媒体不公正报导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申诉时遭到警察使用暴力”,因此当时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市国家信访局(位于府右街和西安门大街)上访,希望政府合理对待,争取合法的炼功环境。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及其高级官员,会见五名法轮功学员代表,随后达成协议。获官方善意回应后,学员临散去时,破天荒地上连一片碎纸的垃圾都没留下。至此事件本应和平落幕。

可是,由于许多西方媒体报导此次学员上访,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十年以来,中国政府遭遇最大规模民间集体上访,也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和平上访,当时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对此非常震怒,要求对法轮功开展铁腕镇压,并指责朱镕基总理的处理措施太过软弱。

1999年6月6日,中共公安机关开始对一百多名在北京参加“四二五”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展开讯问。

在此背景下,作为最早关注法轮功现象的新闻记者,我在世界日报星期天出版的《世界周刊》,专题报导了“四二五”中南海上访事件。我敏锐发现,这次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只是事件的开始,远非结束。所以,我希望专访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因为得知他早于1998年初,已通过“杰出人才”身份申请移民美国,且居纽约。我透过时为法轮功纽约地区联络人易蓉(现任“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居中联络“李大师”接受专访。

易蓉毕业于哈佛大学,原职是中国对外经济贸易部和中国驻外大使馆商务外交官。

早期我认识的法轮功学员,毫不夸张的说,几乎个个都是学有专精的“俊男美女”,除易蓉外,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也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两人被外界视为李洪志先生的得力左右手。

在他们安排下,我终于在某天下午如愿专访李洪志先生,地点是曼哈顿世贸大楼双子星一号楼。

当时已盛传中共当局将全力镇压法轮功,但当天访问,李洪志先生似乎仍对北京当局有幻想,不断强调朱镕基如何支持法轮功,并说中共不少领导人和公安部官员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好转。所以他不大相信当局会镇压法轮功。

据中国公安部内部调查,从1992年5月至1999年7月,七年来大陆炼法轮功人数达7000万至1亿,人数超过中共党员。在法轮功学员中,有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级及以上的中共高官、军队实力派人物,还有教授、名人、富商及社会各界人士。甚至当时七个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家属,也都有人炼过法轮功。中国国内媒体发表过不少正面报导。1996年1月,《转法轮》被《北京青年报》列入北京市十大畅销书。

当天访问,我就当时传闻中共当局将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国并将法轮功内定为“邪教”等问题,向李洪志先生查询,他表示不大相信,说,我是个修炼人,向来对政治权力不感兴趣,怎么会对他们造成威胁?我只是在教人修炼,让他们身体健康。

由于当时数码相机(Digital Camera)还未面世,我用传统相机拍了几幅李洪志先生受访的照片。回报社后,麻烦负责暗房胶卷冲洗的同事帮忙冲印照片。神奇的是,李洪志先生每张照片背后都出现一个类似法轮的图案。

说实话,我在专访李洪志先生时,尽管张而平和易蓉对“师父”毕恭毕敬,而在不同人眼里,对李大师有不同定义:法轮功学员奉他为“亲如父、敬若师”的师父;一些国际政要视他为“精神领袖”、“亲善大使”,得益修炼法轮功恢复健康的人,尊他为“伟人”和“救星”。我则没觉得他有什么与众不同。

但当拍摄他的照片冲印出来后,我对他身后和头上出现的法轮百思不得其解,曾和暗房员工讨论,他怀疑是否闪灯折射在墙上的反光?可是,我访问时是下午,阳光明媚,世贸大楼光线非常充足,拍摄时完全不需要用闪光灯,何来“反光”?

当时,易蓉曾送了《转法轮》等相关书籍,希望“感化”我,可惜我是“孺子不可教”,完全看不入脑。倒是那些出现在“李大师”身后的法轮,迄今二十多年,仍在我的脑海清晰浮现。

言归正传。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发言人唐银龙,于1999年6月7日,郑重否认将法轮功内定为“邪教”的说法,“纯属捏造”!他并强调,“中国政府从未禁止任何健身活动”。

言犹在耳,三天后(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610办公室,目的是“统一研究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具体步骤、方法和措施”。

江泽民在当时中共政治局其他六个常委都反对的情况下,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对修炼“真、善、忍”、号称一亿人的法轮功群体进行残酷镇压。

同年8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指“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是企图搞乱全国的重大政治事件”。此后,法轮功与中共当局的关系,转化为“敌我矛盾”。

后来,李洪志先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公开露面,更没有接受任何外界媒体访问。所以当法轮功学员听说我见过他们的“师父”,都非常羡慕。

顺便一提,我未必认同法轮功的全部观点,但我赞赏他们对“真、善、忍”的追求和身行力践。“法轮功”学员虽然遭受残酷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中共种种暴行令人发指,但“法轮大法”因此从中国走向全世界,遍地开花。我去任何国家旅游,在当地观光景点,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不亢不卑向往来游客派发宣传品,即使你不认同他们,至少对他们的坚忍执著、不屈不挠的精神肃然起敬。

当然,我觉得“忍”应有一定限度和底线。前几年,我曾在纽约法拉盛图书馆门前,看到一群亲共的“爱国华侨”,穷凶极恶地朝几位上了年纪的法轮功学员吐口水,还上前指手划脚戳脑袋,气得我又犯了老毛病,“路见不平,出口相助。”这个时候,还“忍”什么呀?岂不是姑息助长坏人的嚣张气焰!

我常对民运人士说,如果你们能做到法轮功学员的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坚韧不拔的十分之一,也许民运就成功了。

2021年4月21日 于纽约

注:曾慧燕,资深媒体人。1979年由中国广东移居香港,1980年任职记者,先后服务于港台和北美多家新闻机构,前后共38年,被誉为当今见过海峡两岸三地最多名流政要的华人记者。曾获香港报业公会主办的“最佳新闻从业员比赛”三个大奖,包括“当年最佳记者”、“最佳特写作者”、“最佳一般性新闻写作”,打破历届得奖纪录,并先后当选“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和“世界十大杰出青年”(为首位香港新闻从业员得主)。另外,入选“2006年度全球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等。

(大纪元首发。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大纪元。)

SpaceX载4名宇航员前往国际空间站

4月23日, SpaceX执行Crew-2 载人任务。

美东时间周五(4月23日)清晨5时49分,SpaceX载人龙飞船搭乘猎鹰9号火箭,从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升空,载着来自3个国家的4名宇航员前往国际空间站,开展为期6个月的任务。

这是SpaceX在一年内第三次使用载人龙飞船将宇航员送往国际空间站,也是第一次利用回收的火箭助推器和飞船执行任务。此前两次的载人飞行任务名为“Demo-2”和“Crew-1”。

观看猎鹰9号和龙飞船发射场景请点击这里

本周五的载人任务名为“Crew-2”。4名参与“Crew-2”任务的宇航员分别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宇航员谢恩‧金布罗(Shane Kimbrough)和梅根‧麦克阿瑟(Megan McArthur),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的法国宇航员托马斯‧佩斯克(Thomas Pesquet)和日本宇航员星出彰彦(Akihiko Hoshide)。在周六清晨载人“龙飞船”(Crew Dragon)在与国际空间站对接后,他们将在那里度过六个月。

这个名为“奋进号”(Endeavour)的载人龙飞船此前曾在2020年5月将NASA宇航员罗伯特‧贝恩肯(Robert Behnken)和道格拉斯‧赫利(Douglas Hurley)送往国际空间站。而此次发射的猎鹰9号火箭去年11月执行过Crew-1任务,送4名宇航员前往国际空间站。

NASA代理局长史蒂夫‧朱尔奇克(Steve Jurczyk)本周早些时候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为商业载人计划、SpaceX团队和NASA团队以及他们为实现可靠、安全、有效的空间站运输所做的一切感到无比自豪。”

“Crew-2”发射任务原定于周四(4月22日)执行。然而,由于飞行路线上的恶劣天气,官员们选择推迟行程。

长期以来,SpaceX一直将可重复使用性作为其商业计划的基石,希望通过回收和翻新硬件来降低航天成本。尽管该公司在过去几年中已经在卫星和货物发射中多次重新使用助推器和航天器,但这次飞行将标志着该公司首次在执行载人任务中使用回收硬件。

民主党党鞭绕过安检进众院被罚5千美元

2021年3月9日,华盛顿特区,南卡罗莱纳州民主党众议员吉姆·克莱伯恩(Jim Clyburn)。

美国众议院民主党第三号人物、南卡罗莱纳州民主党众议员吉姆·克莱伯恩(Jim Clyburn)表示,在因逃避国会大厦内的金属探测器检查,而被罚款5千美元之后,他计划就此上诉。

在周四(4月22日)回答CNN关于他是否曾因此被罚款的问题时,他回答说:“是的”。克莱伯恩还补充说,“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克莱伯恩说:“这只是另一方有人想要整事儿罢了。”但他没有对此详细说明。

据《政治家》杂志(Politico)报导,克莱伯恩周二(4月20日)在国会大厦参加投票。在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后,有人看到他绕过了安全探测器。

《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已经联系了警卫官帝摩斯·布洛杰特(Timothy Blodgett)和议员克莱伯恩(Clyburn)的办公室,请他们就此发表评论。

克莱伯恩的发言人在周五(4月23日)给新闻媒体的一份声明中说:“国会议员克莱伯恩尊重议会的规则,但他不同意针对这起事件进行的角色描述。”

在1月6日国会大厦被闯入的几周后,众议院民主党人投票决定,对故意绕过金属探测器的议员处以罚款。第一次违规是罚款5000美元,第二次是10000美元。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南希·梅斯(Nancy Mace)周四在推特上提到克莱伯恩事件:“我同意,党鞭先生,(设置)金属探测器有点过分(实际上是违宪的)。”“罚款?甚至会更糟。谁愿意帮我凑钱给他?”

到目前为止,已有数名共和党议员因此被罚款。

其中,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众议员路易·戈默特(Louie Gohmert)因未通过安全探测器而被罚款,后来他为此提出上诉。

戈默特说,他在出去上厕所之前,他已经通过了安全探测器。

此外,众议院道德委员会(House Ethics Committee)宣布,肯塔基州共和党众议员哈尔·罗杰斯(Hal Rogers)也将被罚款。因为他在触发了金属探测器之后,却一直走进众议院。当时罗杰斯告诉守卫警察,他必须先去投票,再返回来接受安全检查。

中共外交部对美国抗共法案跳脚 红二代回击

乌云密布的北京天安门广场。

4月22日中共外交部官就美国参议院外委会通过的“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跳脚,大骂美国粗暴干涉内政,目的是为了在竞争中打败中国云云。对此,北京的红二代驳斥中共说,世界大国中,美国对中国最好。感谢美国都来不及,中美关系搞得如此之糟,外交部王毅、杨洁篪在内的极左官员也该负责。

21日,美国参议院外委会以21比1绝对优势通过跨两党提案“战略竞争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应对中共各个领域问题,包括掠夺性经济作为、恶意影响力作战、发展数位威权、军事扩张、对台野心、压迫香港与新疆等,被外界认为是最重磅的全面“抗共法案”。

22日,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相关话题时,大骂美国“严重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渲染‘中国威胁论’”,“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还质问美国“难道美国发展的目的就是为了在竞争中打败中国吗”?“扭曲和狭隘的心态”同世界大国的格局毫不相称云云。

对中共的军事、外交颇有研究的北京一位学者型红二代向大纪元表示,习近平说的“中美关系有一千条理由要好下去,没有一条理由要打起来”,我是赞成这个思想的,这是第一。

第二,现在中央的这些部长们的水平都很低,他们想发挥习近平的思想越发挥越左,就是拍马屁拍的不是腚子上。

他驳斥汪文斌说,“美国并没有要把中国搞垮。作为世界大国来讲,美国对中国是最好的,美国对中国的支持太多了,美国从来没有侵占中国的一寸土地,而俄国人侵占中国大片土地。”

他进一步表示,“过去战争赔款,美国都不要,还帮忙给中国人办学校。抗日战争时美国人对中国人帮助太大了,因为中国要修公路,美国把推土机这么笨的家伙从美国本土运到中国来,我们要感谢美国都来不及。”

他强调,“这些人把这个思想激化了、极左了,越搞越厉害,非但要推动战争爆发,还说‘战争爆发中国一定会打赢,美国打不过中国’,这不是胡说嘛!”

该红二代认为,帮忙吹嘘美国打不过中国的所谓学者,不懂军事也不知道国家现在真实的军事力量。“比如台湾问题,现在极左思想越吹越厉害,马上就解放了,很快台湾就回归了。不是这样的。”

他批中共战狼外交说,中华是文明古国,说话要好好说,“要厚道一点、诚实一点、规矩一点。不要那么放肆,动不动就骂别人,动不动就是老子第一,我的国怎么厉害。不要这么说,不降温这个矛盾缓和不下来。”

他认为,中美关系搞成现在这样恶化,王毅、杨洁篪这些极左思想的外交官也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他还认为杨洁篪表演尤为过火,“他说的这些狠话,我认为纯粹是作秀。因为他的女儿、老婆都在美国,他怕中国人骂他跟美国‘同流合污’了,所以他的立场表现是反美的。”

【名家专栏】民众呼唤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美国演员兼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左)和唐‧希格尔(Don Siegel)在电影《警探哈里》拍摄现场交谈。两人合作拍摄了三部电影,包括《独行铁金刚》(Coogan’s Bluff,也译为《库根的恐吓》)、《警探哈里》(Dirty Harry,也译为《肮脏的哈里》)和《迷雾追魂》(Play Misty for Me)等。

目前我们的公共街道安全系数持续走低,或许重温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主演的《警探哈里》(Dirty Harry)系列电影会给人颇多启示和力量。

电影里的故事情节让我们想起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早期岁月,那时犯罪案件猖獗,自由主义法官纵容和轻判罪犯,整个社会都充斥着反对警察和支持犯罪的歪风邪气。

这股暴力浪潮,令美国大众终日感到危机四伏、担惊受怕,这时出现了一系列电影,捕捉到了普罗大众对法律和秩序的热切期盼。

在这些电影里,第一部、也是最著名的要数1971年的《警探哈里》,由伊斯特伍德扮演旧金山的哈里‧卡拉汉警官。这部电影影响甚巨,广受好评,被美国国会图书馆遴选列入国家电影保护名单,被誉为具有“文化、历史和美学意义”。

[译注:国家电影保护名单(National Film Registry),是美国国家电影保护局(National Film Preservation Board)指定国会图书馆保存电影的列表,以免重要影片年久散佚。从1989年开始每年年底评选一次,一次只能收录25部电影,评选对象为上映超过十年的电影作品。]

在影片末尾,美国人民看着一向严厉执法、成效显著的卡拉汉警官因厌恶旧金山的亲犯罪、反法律的整体文化而愤怒地扔掉了自己的警官徽章。(现在,这个城市的激进左翼倾向甚至更加严重——在“警探哈里”那个时代,可没有人类粪便地图那些玩意儿。)

美国电影观众反响热烈,《警探哈里》仅在全美首次发行中就获得了超过其预算9倍的票房收入(尚未计入国外销售和后来的多次重映带来的可观收入)。

《警探哈里》有四部续集,但这并不是大众文化对支持犯罪和反对警察的法律制度作出反应的唯一案例。当时最负盛名的警探题材电影是三年后(1974年)由查尔斯‧布朗森(Charles Bronson)主演的《虎胆追凶》(Death Wish,也译为《猛龙怪客》)。与《警探哈里》一样,《虎胆追凶》亦广受好评,获得超高利润(国内总票房超过其最初预算的五倍)。它也有四部续集。

这些犯罪题材电影描绘了对自由主义、反对警察、支持犯罪等现象的彻底蔑视,大众对这类反对暴力犯罪的电影热烈追捧,反映了美国人民对社会面临失控状态的真正恐惧。最终,暴力横行和秩序崩溃呼唤社会变革,1993年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当选为纽约市市长。他实施了大胆、直截了当、高效实用的市政措施,使纽约变得安全有序,令人耳目一新。

而现在,我们又回到了“警探哈里”之前的世界: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每晚都发生暴力事件,暴力事件总是伴随着各种骚乱和抢劫案件,白天的犯罪和暴力程度更是令人恐惧,所有这一切在一个文明国家里是不可饶恕的。

我们正处于一个巨大的犯罪浪潮之中。暴力的广度以及安全文明的堕落程度可谓前所未有、闻所未闻。一场针对警察的战争正在进行,2020年有264名警察被害,比前一年猛增96%。在纽约市,敌对势力使用燃烧弹来燃爆警车。全国各地的谋杀案发率正在急剧上升。2020年出现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年度凶杀案增幅,达到36.7%。

具体而言,2020年,全美所有主要城市的凶杀案发率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年度飙升。

2019年和2020年之间,西雅图出现了74.1%的增长;
新奥尔良出现了61.7%的增长;
亚特兰大出现了57.9%的增长;
芝加哥出现了55.5%的增长;
波士顿出现了54.1%的增长;
波特兰出现了51.5%的增长。

面对凶杀案的惊人增长,以及枪击案、劫车案和其它犯罪行为的更大增长,一直反对警察、支持犯罪的左派所作所为表明,他们一无所获、无动于衷。

面对咄咄逼人的犯罪行为和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恶行,甚至许多幼童被杀等种种危机,民主党联邦众议员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最近刚刚呼吁“不要再维持治安、监禁和军事化等措施”。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特莱布议员代表底特律。

而根据“2020年底特律市犯罪报告”,2020年发生了327起凶杀案,与前一年的275起相比增加了19%。2020年发生了1173起非致命性枪击案,与前一年的767起相比,猛增了53%。

当美国普通民众总被告诫要支持暴力行为、反对法律和秩序力量,他们日益感到沮丧和迷茫。此情此景之下,他们就越想从流行文化中新一代的伊斯特伍德和布朗森等警官英雄那里获得慰藉和解脱。

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左派无法解决犯罪问题,他们只能制造犯罪问题,新一代的朱利安尼等政界明星将出现在2022年的中期选举大舞台,并开始大放异彩、占据主导。

一边是主张解散警察和关闭监狱的特莱布等民主党人,另一边是致力于保护无辜平民和打击犯罪的共和党人,选举当前,何去何从,相信大多数美国民众早已心如明镜,做出明智的抉择。

刊自Gingrich360.com。

原文Clint Eastwood, We Need You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共和党人,1995至1999年间担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2012年曾作为总统候选人参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忧投资者不支持加税?白宫拒绝置评

白宫发言人珍·普萨基

美国总统拜登准备大幅调升资本收益税和其它富人税的消息造成周四(4月22日)股市下跌,白宫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周五(23日),记者在新闻会上向白宫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提问,拜登政府是否对投资者明显不支持对富人加税的提议感到担忧。普萨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我做(发言人)这行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不会对股市走势发表评论。”她说,“但我确实看到了数据,事实上,今天早上股市又上涨了。”

彭博社和《纽约时报》等媒体稍早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导说,拜登拟提案要求将最高边际所得税(marginal income tax)税率从37%提高至39.6%,并提议对收入超过100万美元者的资本收益税税率提高近1倍,从20%提高至39.6%,以便填补其给儿童照护、普及学前教育和劳工带薪假等重大投资计划需要的约1兆美元资金。若再加上为“奥巴马健保”注入资金的3.8%投资收益税率,美国的投资收益税将升至43.4%。

媒体报导使得美国股市周四逆转涨势,并大幅走低。股指在周四的交易时段收盘时下跌了约1%。

周五下午,股市出现收复失地的趋势,因为分析师预测,任何此类加税措施在国会通过前都可能被稀释和缩减。

高盛经济学家在一份发给客户的分析中说:“我们预计国会将通过一个缩减后的加税版本。我们预计国会将达成一个更温和的加税幅度,可能是28%左右。”

报导说,拜登的加税计划与其2020年总统竞选纲领保持一致,他当时就提出,上任后要提高对公司和最富有美国人加税。但他也多次承诺过,不会对年收入低于40万美元的人加税。

CNBC报导说,白宫对股票波动反应冷漠,这与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政府形成鲜明对比。川普任期内,美国股市创下多个历史纪录,川普也经常将市场收益作为政府治理成功的一项指标,并认为股市跟美国经济、美国人的养老资金等联系在一起。

新防疫法引争议 德媒:送给极端分子的礼物

德国新防疫法审议当日,上千民众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集会抗议。

德国新版《感染防护法》里“紧急刹车”的内容引爆争论,自从周三(4月21日)该法案正式通过以来,德国民众、政客、专家、媒体轮番上阵炮轰。《图片报》甚至称,该法案是“送给极端分子的礼物”。

所谓的“紧急刹车”(Notbremse)是德国政府推行的一系列防疫措施,只要7天内每10万居民感染率超过100,这些防疫措施就自动生效,包括宵禁、停课、接触限制、关闭商店等。这些措施不仅是政府的政令,还被写进《感染防护法》修正案,成了明文法规。本周六(4月24日)起,该法规正式生效。

德国和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主编瑞切特(Julian Reichelt)发文《送给极端分子的礼物》,痛斥新防疫法剥夺了民众自由。文章写道,“4月21日将被载入史册,因为在这一天,这个热爱自由的国家的民选政府做出决定,把公民关起来。默克尔的‘宵禁’最好的结果是毫无效果,最坏的结果则是加剧(疫情)恶化。”

瑞切特指责,默克尔领导的联邦政府在防疫方面完全失败。既没有订购足够的疫苗,也没有充分保护养老院的老人。而对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联邦政府提供的援助太少。“政府在许多方面都很失败,结果却是民众接受惩罚。”他写道。

此外,他还指出,警察不知道该如何有效地执行这项“可怕的法律”,难道“他们要把在春光明媚的夜晚一起散步的夫妇押送回家吗”?

如果法律不明确或者无法执行,就会出现执法任意性。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民众对国家的愤怒就会汹涌而至。瑞切特直言,新版《感染防护法》是“给极端分子的礼物”。

德国电视一台“ARD”的评论员贝克尔(Kristin Becker)虽然不像《图片报》主编措辞那么犀利,但也对“宵禁”措施的相称性和有效性提出质疑。

文化记者奥索夫斯基(Maria Ossowski)则对新版《感染保护法》感到“震惊”。她在德媒“Rbb24”上写道,“不幸的是,在这部法律中,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让人感觉到,我们人民的代表为社会整体的文化尊严做了特别的努力,或者对实际存在的问题表现出一点理解。禁令如果不是一刀切,而是能有合理的差异化,就会更容易被接受。”

她指出,文化工作者可以做好一切准备,演职人员戴着FFP2口罩,在音乐厅前进行大规模病毒测试。她写道,“我们尊重对所有人健康的关注,我们并不否认病毒的存在,我们只是震惊于这种一刀切的做法竟然被写进法案中。”

电视记者和作家诺伊汉(Florian Neuhann)在德国电视二台“ZDF”对新版《感染防护法》的审议过程提出批评,他说,“本周,该法案在联邦议院和联邦参议院匆忙通过。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如此重要的法律难道不应该得到充分的审议,这种做法是令人不齿的。”

国会议员担心宵禁引发“彻底混乱”

新版《感染防护法》所提到的宵禁,是指禁止民众在22点到5点期间出门,除非有特殊情况。而在22点到24点间,独自出门慢跑或散步是允许的。这意味着在宵禁的地区,公共交通在宵禁时间也是禁行的。

德国联邦议院副议长库比奇(Wolfgang Kubicki,自民党)对《图片报》说,“这可能会引发极大的混乱”。在宵禁期间,人们不能够乘坐汽车、火车,甚至飞机不能穿越受影响的地区。那么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如果中间要路过宵禁地区该怎么办?

库比奇表示,“联邦政府现在必须尽快解释如何实施其法规,否则德国铁路公司也可能会面临重大问题。”他认为这比“复活节休息”闹得笑话更严重,这次不是总理道个歉就能解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