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和会今日世界简讯 2021/04/27 伊朗外长录音泄漏 抱怨苏莱曼尼干预外交

1 min read

世界簡訊標題導讀:

伊朗外长录音泄漏 抱怨苏莱曼尼干预外交

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遭跟踪和上门滋扰

助寻失踪船员 川普向“美国联合海军”捐款

加拿大护士接种两剂疫苗后仍染疫

共和党承诺 若夺回众院 将重启边境墙建设

高税率州的两党议员正推动《SALT扣除法》

以下是详细内容:

伊朗外长录音泄漏 抱怨苏莱曼尼干预外交

2021年4月26日,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与伊拉克外长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

在周日(4月25日)公开的一段外泄录音中,伊朗外长抱怨已故的前伊朗二号人物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im Soleimani)干预德黑兰外交事务,并努力破坏伊朗与世界大国之间的2015年核协议

总部设在伦敦的伊朗国际新闻频道周日发布的这段音频显示,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于3月份接受了一次为时三个小时的采访。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扎里夫在采访中对已故的苏莱曼尼将军言词尖锐,称其总是在外交事务中对自己指手划脚。

“几乎每次我去谈判时,都是苏莱曼尼在说:‘我希望你做出这样的让步或指出来。’”扎里夫说,“我是为了(军事)领域的成功而进行谈判。”

苏莱曼尼曾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Quds Forces)头目,是伊朗安全机构中重量级人物。去年(2020年)被美国无人机精准击毙。

时任美国总统的川普(特朗普)2020年1月9日表示,情报显示伊朗将军苏莱曼尼被击毙前正在筹划炸毁美国大使馆。

川普在苏莱曼尼被击毙后说,“我们抓到了一只彻头彻尾的恶魔,我们把他单挑出来,那是早就该做的事。我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想要炸毁我们的大使馆,我们这样做也因为其它一些显而易见的原因。有(美国)人丧失(生命)……就在一周前,有(美国)人受重伤,所以我们才那么做。”

录音中,就听扎里夫在说:“外交部的总体架构是基于安全的。”“我们国家中有一个小组有兴趣使一切都基于安全性,以突出自己的作用。”

扎里夫还说,苏莱曼尼通过与俄罗斯勾结以及加强伊朗对叙利亚内战的干预,努力破坏核协议

此次采访由伊朗经济学家、记者赛义德·莱拉兹(Saeed Leylaz)主持。他曾担任伊朗前总统穆罕默德·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的顾问。

据半官方的伊朗学生通讯社报导,周一(26日),伊朗外交部代表赛义德·哈提布扎德(Saeed Khatibzadeh)称此次采访录音外泄“非法”,并说这次对话只是出于“历史”目的,并补充说,双方一直“承诺保持其机密性”。

过去几周,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的政府正与美国及其它全球大国在维也纳举行会议,以重启核协议。川普总统于2018年宣布退出该协议,并恢复对伊朗全部制裁。

在川普政府退出协议后,伊朗越来越违反其在核协议下的义务。

2020年12月,尚未上任的现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重返2015年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是避免中东核军备竞赛的最佳途径。

今年,拜登进一步表示,美国不会为了让伊朗重返谈判桌而取消对伊朗的制裁,该措施只有在德黑兰停止铀浓缩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遭跟踪和上门滋扰

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4月26日下午遭不明男子跟踪,梁珍质问他是否《大公报》记者,他迅速逃跑。在4月24日,也有另外一名可疑男子到梁珍家敲门滋扰。

26日下午,梁珍去一间“黄店”(支持民主运动的商店)做采访。从港铁太子站出来,一个戴帽子、塞着耳机的中年男子一路尾随她。梁珍感觉他形迹可疑,于是在附近绕了几圈。梁珍说:“他似乎知道我的目标是这个黄店,我绕了一圈,他看不到我的时候,于是就往那家黄店走。”

4月26日下午,一名可疑男子跟踪大纪元记者梁珍。(梁珍/大纪元)

梁珍用手机一边录影,一边走上前质问对方:“为什么你要跟踪我?”男子一边往前走,一边否认,称“我不认识你”。梁珍说:“你不认识我,为什么从太子站,一直跟踪我到这里?”梁珍问:“你是不是《大公报》记者?”男子这时候突然跑起来,梁珍一路追赶,一边喊:“你是不是《大公报》记者?”男子迅速逃跑。

梁珍说,这名男子明显做贼心虚,“如果真是我冤枉了他,他可以澄清,为什么要跑?”

中联办旗下媒体《大公报》近日刊登文章,攻击《大纪元》与法轮功。梁珍说:“《大公报》是中共的喉舌。”她也提到,《大公报》作为媒体同业,竟然要求取缔《苹果日报》,“这完全看出它是中共的特务机构,它的所谓记者全是中共的特务。”

两天前,4月24日,有一名可疑男子来到梁珍家住宅,对楼宇保安声称“送外卖”。保安看他形迹可疑,于是要求他登记身份证。他登记的名字叫“廖X良”。

男子上楼敲门,对梁珍说,一个外国的姓程的朋友,托他来送东西,又说东西很大,放在楼下。梁珍说,不认识姓程的外国朋友。男子问:“你不就是梁珍吗?”梁珍又问他是什么人,姓程的朋友电话多少,要送什么东西?男子一直支支吾吾,前言不搭后语。梁珍质问:“你是不是中共特务?”男子称,他在楼下登记了资料。男子离去的时候,梁珍出门拍摄他的照片,没有见到他带来所谓很大的东西。

4月24日去梁珍家敲门的可疑男子。(梁珍/大纪元)

梁珍认为此人上门的目的,是证明她住在这里。“所以我就觉得中共在恐吓我,已经被他们盯上了,他们知道我的住址,这是非常邪恶的手法。”梁珍说:“我们没有做坏事,就是坚持报导真相,为什么花这么多力气跟踪我们?”

梁珍提到,近来法轮功真相点与大纪元印刷厂遭到袭击,希望外界关注法轮功学员的安全。她也希望中共帮凶不要再做坏事,最近袭击法轮功真相点的8名恶徒也被警方拘捕,“谁都看到为共产党卖命没有好下场。”

助寻失踪船员 川普向“美国联合海军”捐款

美国前总统川普(特朗普)。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最近向非营利组织慈善机构“美国联合海军”(United Cajun Navy,UCN)捐赠了一笔款项,用于协助“Seacor Power”号船倾覆后失踪船员的搜救任务。

美国联合海军”由居住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法国人后裔组成,是此次美国各地自愿者组织搜救行动的主要参与者。

周五(4月23日),该组织在社交媒体上确认了川普的捐赠,并对他表示感谢。

这家非营利组织在推特上写道:“我们将把#seacorpower船的每个船员都带回家!”

法裔美国人的“美国联合海军”的总裁托德·特雷尔(Todd Terrell)向当地新闻媒体证实,川普捐赠了1万美元。他表示,这笔资金将用于支持搜寻来自Seacor Power的失踪船员。这艘129英尺长的升降平台船(lift boat)于4月13日在路易斯安那州海岸倾覆。

川普的办公室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在美国海岸警卫队领导的一次救援行动中,从倾覆的船只中发现了11人,其中5人已经死亡。

4月19日,海岸警卫队暂停搜索,仍有8名船员下落不明。

新奥尔良(New Orleans)海岸警卫队指挥官威尔·沃森(Will Watson)上校在当时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感谢所有在搜寻过程中自愿提供协助的人。暂停搜索是海岸警卫队必须做出的最艰难的决定之一。”

倾覆船只所属的公司(Seacor Marine)表示,该公司正在集中力量寻找仍然失踪的人员,包括 “世界上一些最有经验、最有资格的救援人员和潜水员的支持,他们不彻底搜查完整艘船是不会罢休的。”

在搜索暂停后,“美国联合海军”介入继续进行搜救,并发动了“从陆地、空中和水中进行的大规模搜索行动”,试图找到剩下的船员。

当营救船只在报告有残骸的海域进行搜索时,其他搜救人员则在空中飞到不同的有利位置搜寻。与此同时,乘坐全地形车(ATV)的搜寻人员也正在覆盖附近海滩。

“美国联合海军”官员克里斯蒂弗·德鲁恩(Christifer DeRouen)在周日(4月25日)的视频播报中表示,他希望一些失踪人员仍然活着。

他说:“在我看来,参与这次搜寻的每个人都有太多的巧合。我真的相信,这将带来一些特别的东西。”

船员之一查兹·莫拉莱斯(Chaz Morales)的母亲达拉·莫拉莱斯(Darra Morales)周末在家中拍摄了一段视频,请求人们向海军捐款。她还想知道,为什么一些政府官员却至今没有处理这一事件。

她说:“州长什么也没说,总统什么也没说。我还觉得军方应该帮帮忙什么的。”

白宫没有立即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民主党人约翰·贝尔·爱德华斯(John Bel Edwards)州长,在船只倾覆之后,要求路易斯安那州所有民众为遇难船员默哀片刻。

众议员克莱-希金斯(Clay Higgins)上周说,他一直在与海岸警卫队和Seacor Marine就搜救问题进行接触,“我们提供了被认为必要的每一项联邦支持措施,以协助执行搜索、救援和恢复任务。”

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船只倾覆,但迄今为止已经有两起针对Seacor公司的诉讼。其中一份由失踪的水手迪伦·达斯皮特(Dylan Daspit)的妻子提交,另一份由克里斯塔·维尔彻(Krista Vercher)提交,她的未婚夫至今下落不明。两人都声称,由于之前的强风警告,这艘船不应该从福尔雄港(Port Fourchon)起航。

雇用该船前往其在墨西哥湾拥有的一个石油平台的塔罗斯能源公司(Talos Energy inc.)表示,该船何时启航是Seacor公司的决定。

加拿大护士接种两剂疫苗后仍染疫

少数患者是在获得全面接种后染疫,属于病毒“突破防线”的个案,这问题引起了对疫苗有效性的关注,尤其是对变种病毒。图为一名护士在穿戴防护服。

在担任一线护士一年后,珍娜‧希瑟(Jenna Heather)将注射第二剂COVID-19疫苗视为“隧道尽头的光”。因此,当她接种辉瑞疫苗一个月后竟然确诊感染了病毒,仿佛挨了当头一棒。

据《星报》报导,病毒令她一周以来,发烧、喉咙痛、流鼻涕、头痛和恶心。尽管如此,她还是很感激她得到了疫苗的保护。

她说:“我很高兴没有住院,而且情况没有恶化。”

希瑟现在已经康复,不需要住院。但是她仍然会呼吸急促,需要吸入器来帮助她度过工作日程。她今年27岁,没有任何潜在疾病,在染疫之前从未得过呼吸系统疾病。

她说:“真是让我震惊了,即使在接种疫苗后,病毒对我的呼吸系统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

病毒会突破少数人的防线

希瑟是很少数在获得全面接种后染疫的患者,属于病毒“突破防线”的个案,这问题引起了对疫苗有效性的关注,尤其是对变种病毒。

被病毒突破的染疫案例并不意味着疫苗无效。多伦多大学传染病专家安娜‧班纳吉(Anna Banerji)博士说,疫苗并非“消灭病毒或消除染疫的风险”。她说:“疫苗有效的地方是防止患者住院甚至死亡。”

多伦多大学免疫学家瓦茨(Tania Watts)指出,任何疫苗都会对一小部分人没有反应。“原因可能是他们正在服用一些药物,或者是有免疫系统疾病,老人的免疫能力也较低。”

也就是说,突破性案例很少见。4月21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接受过两剂辉瑞或莫德纳疫苗的417人中,只有两个人的COVID-19呈阳性,并出现了症状。4月13日,美国在已经完成接种疫苗的7,500万人中,确诊了5,184例突破疫苗感染病例。

安省尚无突破性病例的数据,但该省公共卫生局表示,他们正在监视此类感染,并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发布报告。

加拿大完成接种者不到3%

瓦茨说,加拿大人应该格外小心,因为与希瑟不同,大多数接种疫苗的人只接受了一剂。截至周六,有28.4%的加拿大人已接种一剂COVID-19疫苗,只有2.7%的人接种了两剂。为了让更多的人接种疫苗,加拿大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建议将第二次疫苗的注射时间最多延迟四个月,而制药公司的指导则是相隔三到四个星期。

瓦茨说,虽然一剂仍能抵抗病毒,但我们尚不知道这种免疫能持续多长时间。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的早期数据显示疫苗正在减少病毒传播,但接种疫苗的人仍有机会被无症状感染,并将其不知情地传递给未接种疫苗的人。

现有疫苗对巴西变种不那么有效

数据显示,辉瑞和阿斯利康疫苗在预防英国变种病毒B.1.1.7引致重症个案方面有一定成效,但疫苗对预防现于卑诗省和亚省流行的巴西变种病毒P.1,并不那么有效。阿斯利康疫苗仅对南非B.1.351变种的轻度至中度感染有效,有效率仅为10%,但无法确定它是否能有效预防重症案件。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不论是否针对变种病毒,疫苗不会在接种后立即生效,因为人体需要时间来建立免疫保护,而且病毒有潜伏期。安省重症治疗医生帕特尔(Alex Patel)称,越来越多染疫者是在接种疫苗后不久入院的,他在周三的8小时内接收了约三十名患者,其中一半都接种了首剂疫苗。

帕特尔博士说:“在接种疫苗后的两周内,行为应就如同未接种疫苗一样。”

共和党承诺 若夺回众院 将重启边境墙建设

美墨边境墙是前总统川普在任期间阻止非法移民的优先事项。共和党表示,如果明年夺回众议院控制权,将会继续建墙。

美国国会共和党众议员周一(4月26日)表示,如果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夺回众议院的控制权,将会重新启动美墨边境墙的建设工作。他们将会把边境安全问题提升为明年竞选的首要议题。

据《华盛顿观察家报》报导,众议院共和党第三号人物利兹‧切尼(Liz Cheney)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共和党会上说,“我认为,我们需要研究所有可能的工具,这包括边境墙,也包括技术问题和能够再次推进达成让寻求庇护的人留在墨西哥的协议。”

报导称,尽管切尼是反川普(特朗普)的,但所有共和党议员似乎都一致认为,川普优先考虑的边境墙建设是帮助阻止非法越境移民激增的有效工具,并表示应该恢复建设。

拜登在上任美国总统后,停止了前总统川普的边境墙建设。甚至由联邦政府支付的建筑材料已被运送到边境相关地区后,建筑工作也仍被切断。此举在边境墙上留下了很大的缺口,而建筑材料就在旁边搁置。

“我们已经购买了材料”,北卡罗来纳州的联邦共和党众议员理查德‧哈德森(Richard Hudson)说,“它们已经在工地上了,而我们正在向承包商付款,但现在,不建墙。”

近几个月来,随着成千上万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涌入美墨边境寻求庇护,边境安全已上升为选民的一个重要关切点。

福克斯新闻对1,000名注册选民进行了一项新的民意调查。5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拜登要为边境的非法移民遽增承担全部责任或大部分责任。

该民意调查还显示,选民对拜登在边境安全和移民问题上的工作评价最差。

4月7日,美国国家边境巡逻委员会(National Border Patrol Council)主席布兰登‧贾德(Brandon Judd)表示,边境巡逻队每天逮捕的非法越境者人数之多,本身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威胁,而其数量之大,却是前所未见的。

根据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4月8日公布的统计数据,在3月份,美国边境巡逻队共逮捕了17.2万名非法越境者。今年2月,边境执法人员抓捕了10.1万人。

高税率州的两党议员正推动《SALT扣除法》

美国国税局(IRS)的各项个人收入报税表。

高税赋州(如加州、纽约州)的两党议员正在推动H.R.613《州税和地方税扣除法》(SALT Deductibility Act,简称《SALT扣除法》),提案作者托马斯·索兹(Thomas Suozzi)表示:“我们将支持总统拜登的2.25万亿基础设施法案,但前提是通过《SALT扣除法》。”

2017年通过的《减税和就业法》(Tax Cuts and Jobs Act)规定,人们每年报税时,最多可以列举扣除所缴州税和地方税1万美元。而《SALT扣除法》希望取消这项封顶限制,允许人们扣除所有缴税花费(包括地产税),这就特别受高税率和生活费用高的蓝州如加州、纽约州等议员的支持。该法案目前已获得96位民主党议员和10位共和党议员的支持,他们并成为法案的共同发起人。

索兹表示,在设定1万美元的最高扣除上限前,纽约长岛居民平均每人可扣除2万美元缴税花费,在全国范围内,大约有4400万美国人曾经利用此项税法扣除了全部缴税花费。

加州第48区共和党众议员朴银珠说:“1万美元上限使我所在地区的居民平均少扣除了28,254美元,我呼吁取消上限,为纳税人保留更多得之不易的钱。”

《SALT扣除法》核心小组创始成员之一、加州第25区共和党议员迈克·加西亚(Mike Garcia)说:“从第一天起,取消(州税和地方税)扣除上限就是我的首要任务。”除了H.R.613外,加西亚还介绍了H.R.202《州税和地方税公平法》,这两个提案都是为了取消扣除上限。

来自加州的众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希望看到SALT相关的改革,但取消上限的代价是昂贵的,并会使高收入纳税人受益。新泽西州民主党众议员乔什·戈特海默(Josh Gottheimer)是由40名成员组成的《SALT扣除法》核心小组的共同主席,他表示取消SALT扣除上限可能造成887亿美元的政府税收损失,但可以通过打击税务欺诈来弥补。

税务基金会宣称,纽约州、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州、加州和马里兰州的居民将是《SALT扣除法》提案的最受益纳税人。根据税务政策中心的资料,收入最高的20%纳税人将获得96%以上的收益,而收入最高的1%纳税人将获得57%的收益,只有9%的美国纳税家庭将从取消SALT扣除上限中获得收益。

还有一些网友认为,加州的生活费用高的原因之一是税率太高,个人所得税、地产税和消费税税率都高,比如加州油价已达到平均4美元/加仑。据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的消息,加州消费税平均税率为8.68%,排名全美第8,但消费税排名第一的田纳西州9.95%,基本不对工资收入征税,只对股息和资本收益征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