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武汉新型冠病毒 全球准备好了吗 微软创办人五年前预告 人类下个灾难是病毒

1 min read
这场来势汹汹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再次揭开了人类与微生物间的竞赛,也暴露了全球还没有为病毒引发的流行病做好准备。(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0年0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综合报导)这场来势汹汹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再次揭开了人类与微生物间的竞赛,也暴露了全球还没有为病毒引发的流行病做好准备。

人类虽然征服了天花和小儿麻痹症等流行病,但是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18年发表的《管理流行病》(Managing epidemics)报告中指出,自1970年以来,全球出现了1,500多种新的病原体,21世纪流行病的传播速度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更快,更远”,以前流行病只局限在病毒发源地,现在会“非常迅速地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现在,源自中国武汉被认为是SARS近亲的新型冠状病毒,在短短几周内让全球拉警报,各国纷纷采取防御行动,中断与中国的航线以及人员往来。

微软公司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2014年发表的《下一次爆发? 我们还没准备好》(The next outbreak? We’re not ready)的演讲中说,当今全球的灾难“不是核爆,而是病毒”,如果有什么东西在未来几十年里,可以夺走上千万人生命,比较有可能的就是“高度传染的病毒”。

微软基金会近日承诺提供1亿美元资金,开发疫苗和药物对抗新冠病毒。

2002年底,在中国广东省出现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又称萨斯或“非典”)迅速蔓延到海外,直到2003年夏天才解除危机。2009年,新型流感病毒H1N1在9周内遍及全球,导致多达57.5万人死亡。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以及霍乱、鼠疫和黄热病等的卷土重来,令人感到不安。

更糟糕的是,新的传染病菌株的耐药性不断提高,上个世纪研发的抗生素正在失去药效。美国前公共卫生紧急情况顾问、奥斯陆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负责人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说,这个人们更密切联系及互动的世界,为微生物提供了“无以量计的机会”,“如果哪个地方出现弱点,全球各地都会遭殃。”

表面上看起来人类的发展似乎拥有了科学智慧,可以改善全球的生物安全问题,也有了更好的信息共享系统,但是缺乏长期关注及资源投入,每一次新的爆发仍然带来全球性的恐慌。

武汉肺炎爆发后,中共当局指向华南海鲜市场是祸源。然而,根据中国专家日前在国际期刊发表的论文,武汉当地早期病患中有数人根本没有去过那个市场。

彭博社2月6日报导说,对一党专制、领导终身制的中共来说,在对抗变异病毒的战争中,如果部署得太晚,即使拥有“强大的权力”,也无济于事。

知情人士说,去年12月,武汉市就出现不明肺炎的病人,月底前湖北省及武汉市的卫生保健部门都被告知了这件事。然而,直到1月23日,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才决定封城。该市市长坦承,当时已有500万武汉市民离开了。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前副主任杨功焕(Yang Gonghuan)告诉彭博社,在武汉市采取有效措施之前,“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在该市及周边地区传播了一个多月,扩大了增加感染的基础。”

盖茨可能没想到,人类未来几十年的“病毒天灾”,如果加上“人祸”,可能被夺走的生命,不仅仅是几千万人了。

要想防范未来可能爆发的流行病,各国政府必须有坚强的政治意愿,投入资金鼓励企业研发疫苗及新药。

自从致命的SARS和埃博拉(Ebola)出现后,美国联邦政府增加资金,开发治疗新疾病的药物和疫苗,并且准备试验可以对抗冠状病毒的药物,其中之一的是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

瑞德西韦对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测试失败,但是美国首例新冠病毒患者在病情恶化后接受了该药的治疗,第二天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

吉利德公司说,它已经向中国运送了足够治疗500名患者的瑞德西韦药,并且如果在中国进行的试验获得正面的成果,将努力生产更多这种药物。

该公司首席医学官默达德・帕西(Merdad Parsey)说:“我们有一支7天24小时全天候工作的团队,正在全面启动生产线,竭尽所能地尽快生产更多可用的产品。”

然而,在吉利德动员所有人力,尽快生产瑞德西韦以抢救中国病患的同时,武汉病毒研究所却在抢先申请瑞德西韦用于新冠病毒患者的专利。

另一方面,英国科学家正在帮助中国追踪新冠病毒如何从武汉传播到世界各国。像新冠病毒这样的病毒会不断在其遗传物质中发生突变,虽然这些改变对生物体的结构或功能影响不大,但是它们会像树环一样,提供科学家一些重要信息,例如病毒已经存在了多久、如何到达,以及如何迅速传播等。

爱丁堡大学分子进化教授安德鲁・兰巴特(Andrew Rambaut)说,通常某个地区出现前所未见的疾病时,需要找出它是否会一直传播,或者它是否来自其它地区。

“如果能找到那些接触源,就可以打破那些传播链。”兰巴特说。

责任编辑:叶紫微 #

新闻来源: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2/6/n11850142.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